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127、头目·段天理断天理

人群议论惊呼之声再起,自动地分开一道道路。

匆匆赶来的是四五十个天理楼的外门弟子。

为首一个人大约二十岁左右,身穿蓝衫,面貌尖酸,狭长的双眸之中,时不时闪烁过一缕精光,高高的鹰钩鼻,更是给这个人增添了几分阴鸷狠毒的气质。

“快看,来了,是天理楼头目的段天理!”

“据说这段天理,成为外门弟子已经六年,当年刚刚进入宗门的时候,也算是一个小天才,可惜好胜心太强,为了超越那一届最优秀的几位弟子,采用了某种刺激潜力的方法,虽然短期内曾一度成为那届记名弟子第一人,却也因为潜力透支,导致武道之路断绝,最终停留在了五窍武徒境巅峰,无法再有存进!”

“这么说来,段天理也是一个可怜的家伙!”

“可怜?可怜什么?要知道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

“不错,他这个人,手段太毒,为了压制竞争对手,不惜一切代价,曾经暗中毁掉了不少同届的记名弟子的天赋,这些因为自己的年武道之路断绝,更是心理变态,变本加厉,组建了天理楼之后,欺压抢掠,不知道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要是丁浩能够搬倒天理楼,也算是除掉一害!”

“嘘,小声点,要是被段天理听见,你不想活了?”

“段天理,断天理啊,这个名字没有白起,当真是断掉天理啊,根本就是一个变态!”

人群议论纷纷,但是声音随着段天理等人的到来,这种议论之声逐渐低了下去,大部分人都一个个闭口不言,显然也极为畏惧这个阴鸷狠毒的鹰钩鼻。

段天理是一刻不停地赶来的。

当小白脸报信之后,他就知道今天遇到了麻烦,一口气纠结了天理楼所有的高手,第一时间感到了这里。

感受到了周围众人的畏惧之意,段天理非常满足。

他喜欢这种感觉。

“就是他!就是这个小杂种要砸咱们的招牌!”之前差点被吓尿的小白脸,显然有着狗仗人势的天赋,这会儿又恢复了骄横的神态,站在段天理的身边,耀武扬威地指着丁浩对段天理道。

“段师兄……犁(你)……犁要为我们报秀(仇)啊!”

躺在台阶下面装死装了半天的张毅,像是看到了主人的恶狗一样,一骨碌翻起来,来到段天理的身边。他捂着半边肿的像是熟透了又掉在地上摔了一下子的烂桃子一样的半边脸,牙齿掉了不少,张嘴漏风,连话都说不清楚。

段天理的目光,从丁浩的身上移开,落在张毅脸上。

看到张毅这样狼狈又特别的伤势,段天理皱了皱眉,没有多说什么,转身来到其他十几位被丁浩直接扇飞昏死在地上的天理楼成员跟前,蹲下来观察这些人的伤势。

当他发现所有人的伤势,都只是一个清晰的巴掌印的时候,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怒意。

用巴掌抽,对于任何一个武者来说,都是一种极致的羞辱。

最后,段天理的目光,定格在了那位三窍武徒境巅峰锐金系玄气少年的身上。

他终于发现了巴掌印之外的东西——

银色的寒霜!

这犹如一层薄薄的冰层一般的银色寒霜,从面部的巴掌印开始蔓延,至少覆盖了这位天理楼高手的半边身体,很可怕的玄气能量,即便是在太阳下已经晒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冰层却没有丝毫融化的趋势。

看到这里,段天理眼中的怒意,变成了一丝凝重。

丁浩的实力,在他的预料之上。

段天理断下来,运转玄功,催动功体,伸出手拍在锐金系玄气少年的身上,啪啪啪连续拍了整整十一掌,掌心透出的一缕缕奇异的热力,这才勉强缓缓地将那一层薄薄的银色冰层消除掉。

做完这一切,段天理起身。

在起身的瞬间,他的神色,已经变得平静了下来。

但是熟悉段天理的人都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前兆而已。

他来到天理楼正门之下,目光从被冰冻在门口的金字牌匾上掠过,然后定格在丁浩的身上,带着一丝凛冽的笑意,道:“小家伙,你就是丁浩?来为你的朋友报仇?真是年轻天真的小家伙呢,你真的以为你靠你一个人,能够挑翻整个天理楼吗?”

丁浩睁开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段天理继续冷冷地道:“不要天真了,小家伙,要是真的这样,那在过去的近十年时间里,天理楼只怕早就消失了,不怕实话告诉你,你的兄弟的骨头,是被我亲手打断的,一边听着他们的哀嚎,一边一根一根打断的……嘿嘿,青衫东院的弟子,我揍了不止一人!”

丁浩眼眸中闪过一丝精芒,然后缓缓地从太师椅上站起来。

看到丁浩的情绪终于有了波动,段天理的眼中,出现了一丝一闪而逝的得意。

他继续冷笑道:“小家伙,我今天将话摆在这里,不管是那一院的弟子,不管是谁的朋友,只要他们对天理楼敢有任何的不满抵抗,我还会一根一根地打断他们的骨头,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他们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

肆无忌惮的嚣张!

这是段天理的一贯作风,不知道吓退了多少人。

但是丁浩却没有丝毫的表现,而是缓缓地从台阶上走了下来,一步一步地走向段天理。

段天理神色中,终于闪过一丝错愕。

丁浩的逼近,让他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一丝丝不受自己控制的因素,正在疯狂地滋生。

以前无往不利的办法,在这一刻似乎有点儿失效的趋势。

顿了顿,段天理稍稍衡量,又道:“不过,我天理楼毕竟是要开门做生意,不愿意闹太大的纠纷,今天这件事情,你赔偿我天理楼十万两金子,再负责我这些兄弟的汤药费,摆酒向天理楼道歉,亲手将牌匾放回去,做到这些,这件事情,就算是结束了!”

话音落下,人群之中忍不住又是一片喧哗之声。

-----------

今天忍不住又去医院了,更新迟了,大家拍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