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1196、雷浆灭杀

“哼,无知的小辈,你以为我会那么容易被困住……”幽冥真仙冷笑,但很快他脸上的表情就开始凝固,呆了呆,下一瞬间像是表情突然变得无比震惊,怒吼道:“玄天宗,你这条老狗,你……”

幽冥真仙震撼地发现,自己的神魂,竟是被这一副躯体禁锢了,这实在是大大超出他的预料,此时自己想要从张凡的身躯之中出来,都已经变得不可能。

且他更不可思议地发现,这具身躯的体内,除了自己之外,隐隐有三个其他灵魂的存在,竟是在争夺身体的控制权,一旦自己失去对张凡身躯的掌控,那神魂真的有可能被炼化。

且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在丁浩的阴阳二色双鱼图案力量的压制之下,他无法调用黑暗之力来消灭体内的其他魂魄,在这种状态之下,他真的是最虚弱的状态。

“我说过,你的力量,我已经清楚,这一次,你再也无法幸免了。”玄天宗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道:“同样的手段,你施展了太多次,难道你真的以为,这天底下,没有人能够奈何得了你吗?”

“老狗,你想要夺回身躯,休想!”幽冥真仙怒吼,面色狰狞,催动自己的神魂之力,开始在身躯之中冲杀起来。

张凡的身躯之中,几道灵魂之力,同时爆发争夺起来。

张凡的身躯,此时成为了战场。

一股为玄天宗的神魂。

穆天养的天劫之力洗刷了他魂体中的黑暗之力,又被丁浩以轮回阴阳之力净化荡涤,这位昔日的万仙之祖终于摆脱了黑暗之力的侵蚀浸染,恢复了昔日一些实力,是灭杀火攻神魂的主力军。

第二道神魂却是属于张凡自己。

在玄天宗之前提供的秘法之下,张凡神魂巧妙地瞒过了幽冥真仙的感知,隐藏于身躯之中,他虽然修炼的是肉体,神魂不如仙道强者坚定,但幽冥真仙一时却也奈何不得。

一则张凡才是这具身躯的主人,具有天地法则先天的优势,二则张凡这一路走来,修炼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收了多少罪,他本本来就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经此磨练,意志早就是万物不侵。

幽冥真仙先前以为自己已经灭杀了张凡的神魂,毕竟一个肉体成仙者神魂不可能强悍到什么程度去,结果却是大意了,被张凡以秘法蒙蔽。

而那第三股神魂却是最为奇特,冰凉清净,犹如仙泉一般,似乎是时间极阴之力,缓缓荡涤四肢百骸,看似柔弱,但是韧劲可怕,以火攻的神魂秘法,一时之间,竟然也是不能奈何。

这三道神魂分工极为明确,且显然是早就有所准备,三下攻击,幽冥真仙的黑暗魂力虽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最强横的神魂,但是却隐隐不敌,加之他夺得张凡的身躯也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还未彻底炼化,身体对他还有本能的排斥之里力,各方面的作用叠加之下,这句身躯的控制权,已经失去!

“该死,该死啊啊啊……”

幽冥真仙如困兽一般,疯狂的怒吼咆哮。

他疯狂地挣扎,想要调用黑暗之力来击溃体内的三道神魂。

可所有的力量,却被丁浩的金银二色阴阳双鱼图和那刀剑之意轮回力量所禁锢,辛苦布置了多少年的大阵汲取的天地之间的黑暗之力,竟然是发挥不上丝毫的涌出,只能以本源神魂之力,和体内的三道神魂对拼。

渐渐地丁浩身边浮现的金银二色阴阳双鱼图案之力越发强横起来,宛如潮汐一般不断起伏,像是海浪拍击礁石一般。

这种力量,虽然不能一次就将礁石拍碎,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却是在一点一滴地侵蚀着礁石,那种力量慢慢地渗透到了张凡的身躯之中,配合着玄天宗、张凡和那道极阴神魂之力,如同一张磨盘,在缓慢地炼化磨去黑暗之力。

这个发现,让幽冥真仙简直魂飞天外。

黑暗之力不会被破灭,无法被消灭,这是他之所以可以祸乱仙古,连当初全盛之时的玄天宗都不能奈何他的原因之一,也是这么漫长的岁月里,始终可以活跃近乎于无敌的原因之一。

可以说黑暗力量的这种特性,是幽冥真仙的根基所在。

在他的字典里,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磨灭黑暗之力,他可以被击败,可以被封印,可以被困住,但绝对不会死亡。

但是现在,丁浩与那三道神魂之力联手,竟然让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而且穆天养的虚无灭绝杀剑更是不断地斩过他的身躯,这一套剑法显然是玄天宗专门针对幽冥真仙设置,那种近乎于生裂一般的疼痛,几乎让他失去了思考的冷静,且每一剑斩过,都会削弱幽冥真仙的神魂之力。

这样的发现,让幽冥真仙的信心几乎是在瞬间就被击溃。

他原本以为今日会是一个收获的日子,满心欢喜这些年的布置和忍耐,终于要收到成果,却没有想到等来的并非是成功,在他距离万古之功最近的时候,却遭遇到了生平最可怕的伏击。

磊土为山,千仞之功却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

“该死,我不会就这样放弃的,我不会善罢甘休的,谁也杀不死我,我还会再来……”幽冥真仙愤怒地咆哮。

下一瞬间他似是做出了什么决断,痛哼一声,张凡身躯梦地微微一震,五官之中,竟是隐隐约约冒出了一缕缕的黑色雾气,突破了诸多力量的封锁,盘旋而上,在半空之中,隐隐化作一个人形。

正是昔日火工的模样。

“这……怎么回事?不是说小凡的身躯,可以封印住他的吗?怎么居然被他逃出来了!”丁浩大吃一惊。

那一团黑色雾气,应该是一种近乎于本源精华的力量,竟是突破了张凡身躯的封锁,这可是在之前玄天宗的计划之外。

看得出来,幽冥真仙施展的应该是一种逃命的神通。

幽冥真仙以最最为精纯的本源精华逃出,但显然是舍弃了其余本源之力,这对于他来说,将是一次惨败,实力大损,不知道多少年才能恢复回来,显然他已经承认了今日的失败,想要逃走,以图东山再起。

在过去的岁月里,幽冥真仙有几次也败的极惨,逃出之后再度崛起,但却没有任何一次,像是今天一样,损失如此之大。

“玄天宗,既然你那么了解我,就应该知道,我做任何事情,都会给自己留下后路,这一次,也不例外……”幽冥真仙咬牙切齿地道,那淡黑色雾气身影狰狞无比:“这次你杀不了我,下一次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就是你们所有人的死期!”

丁浩不动声色,催动金银二色阴阳双鱼图和刀剑轮回力量,从四面八方负覆压,但这种力量,似乎是再也无法压制到幽冥真仙了。

与此同时,张凡身体表面的黑暗纹络彻底消失,一丝丝淡淡的黑暗雾气逸散,大部分的黑暗之力则被暂时封印在了张凡的身体之中,日后慢慢炼化。

这些黑暗之力涤荡干净之后,都会化作纯净能量,成为张凡身体的一部分。

这也算是丁浩之所以会同意玄天宗的计划的原因之一。

否则以丁浩的性格,就算是要消灭幽冥真仙,也不会用张凡的生命去冒险。

“丁师兄!”张帆开口,声音恢复了正常。

他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躯。

“不能放走他……”张帆再次开口的时候,声音变成了玄天宗的腔调。

“哈哈哈哈,谁能留住我?竟然让我付出如此代价,你们都该死,等我恢复了本源之力,我会亲自一个个来找你们,让你们生不如死,玄天宗,你是领教过我的手段的……”

幽冥真仙的虚影狞笑。

他现在不害怕了。

付出了那巨大的代价,丧失了大部分的本源之力,一段时间之内,万法不侵,连天地法则之力全部加于身,也不能伤及他,处于真正的永恒虚无状态。

“天地之大,你能藏到哪里去?”丁浩心念一转,冷笑:“以你的状态,万年之内,都不可能复原,有这万年的时间,我必寻到你,将你磨灭炼化,永绝后患。”

“哈哈,小子无知,这一次若不是玄天宗老儿算计我,你又怎么会是我的对手?”幽冥真仙咬牙切齿,道:“你等着吧,我会让你饱尝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身不如死的感觉……”

他也实在是恨极了丁浩。

“那就试试看,你能逃到哪里。”丁浩冷哼,心中转过千万个念头。

“哈哈,小辈,我下一个藏身的地方,你永远都别想找到,你这辈子都别想找到……”幽冥真仙的身形,逐渐淡化下去。

他的笑声,也渐渐地要消散在海域之中。

但是片刻之后,他原本无比暗淡的身形,竟然逐渐又清晰了起来,并未离开,显然是秘法是去了效用,或者是准备的后手不知道为何突然中断。这样的意外之变,让他狞笑的表情,变得惊愕无比,整个人仿佛是傻了一样……

“他走不了了,出问题了!”玄天宗开口,大喜,一眼就看了出来。

丁浩也看出来了不对劲。

明显幽冥真仙安排的后路,似乎是出了问题,竟然逃不了了。

“就是这个时候,哆啦A梦,出来吧!”丁浩见状大喜,当下大喝一声,扬手扔出一物。

天地之间,顿时雷声滚滚。

“喵呜……”那团肥滚滚白乎乎的东西,发出一声尖叫,仿佛是美梦被人打搅了一样,充满了怨念,正是邪月大魔王,它在虚空之中咆哮,恐怖的力量立刻爆发出来,然后无尽的雷劫降临。

“喵了个咪的,喵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渡劫啊啊啊啊!”邪月大魔王抱怨,但是下一瞬间,周围的无尽天地和海域,就被一种奇异的雷劫降临笼罩。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雷光。

这是天地之间至阳的力量。

幽冥真仙面色微微一变,这种雷劫之光,让他感觉到了不安。

“炼化!”丁浩大喝一声,体内中丹田和下丹田的那两个沉寂已久的仙王仙种的力量,也在这一瞬间,顺着玄气通道疯疯狂涌动。

“引动天劫,降临吧!”丁浩大喝。

这一次,他是在引动自己的天劫。

【刀剑双圣体】没有天劫降临,但也不是绝对的,丁浩曾经多次向玄天宗、明月仙等人请教过,也除揣摩钻研了无数的典籍,知道另一个真相——

这种体质,也有天劫。

而且这种天劫一旦降临下来,将无比的恐怖,足以灭杀至强者。

丁浩曾近做过设想,日后一旦遇到幽冥真仙且不敌,各种底牌都无用的话,那就引动自己的的天劫,以天劫之力,来击杀幽冥真仙,这是他最后的手段。

这些年以来,他一边寻找幽冥真仙,一边揣摩引动己身天劫的方法,也终于被他琢磨出来一些门道。

以邪月的天劫,激发天地的劫力,然后激发两大仙王的仙种,来催动自身天劫的降临。

毕竟两道仙王的仙种,不是丁浩刀剑双圣体修炼出来的力量,所以会渡劫,邪月是外因,仙种是内因,内外因相结合,让天地劫力降临丁浩的身体……

这是丁浩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今日尝试,成败在此一举。

果然片刻之后,天地之间的雷劫之力,渐渐地发生了某种变化——

原本是以邪月大魔王为中心的雷海劫光,逐渐地开始朝着丁浩转移,且那种色泽,渐渐从紫色化作了金色,仿佛是金色的液体从九天之上浇灌下来一样,瞬间这片海域都化作了金色的海洋……

幽冥真仙的神色,骤然变得无比惊惶。

因为他看到一丝黄金雷液低落在自己的手臂上,霎时间都烫出了一个坑洞,自己的手臂就像是伸入了岩浆里面的冰棍一样,瞬间就开始融化……

这次不再是压制和禁锢。

而是真真正正的消亡。

幽冥真仙难以置信地看了看丁浩,又看了看周围那仿若是潮水一般涌来的,他神色突地茫然了起来,长大了嘴巴想要说什么,最终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就被这金色的雷浆彻底淹没……

------

今天是来到北京鲁迅文学院报到的日子,接下来会在北京学习两个月的时间,一天都在火车上赶路,更新也是在火车上码的,才安顿好,我继续去努力码字,对不起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