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1193、谁才是胜利者

第二次千寒绝峰的旷世之战,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天道世界之中的最强者们,都见证了一位真正的神皇的诞生。

即便是强如【白衣帝君】穆天养,最终也是饮恨在丁浩的手下,而更令周围无数强者们更加心惊的是,这一战之中丁浩似乎依旧没有将他最强的力量表现出来,他以一种很轻松的姿态,就即便了白衣帝君,哪怕是周围人看到了战斗的过程,也依旧没有看清楚,丁浩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

当丁浩等人离去,天地之间,寂静了下来。

刘伶醉依旧在撕心裂肺地哭,以她的身份地位,这样做已经是失态到了极点,她屹立在虚空之中,眼泪狂飙,静静地看着那个白衣男子消逝的地方,仿佛是要将所有的伤心、愤怒、痛苦都发泄出来,白奇峰的肩头微微抖动,青铜军师坐在轮椅上,低着头,似乎是在沉思什么……

其他白衣神朝的战将强者们,有人也目蕴热泪。

那个战败的人,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也许很多年过去以后,每当说起两次千寒绝峰之战,人们想起的都是丁浩的无敌姿态,而那个白衣白发的男人,注定只是一个配角,可是对于白衣神朝的每一个人,对于白衣神朝疆域之内的每一个生灵来说,那个男人是撑天的柱子,是他们仰望尊敬的神!

但是这一天,这撑天支柱倒了。

在穆天养陨落的那一瞬间,周围观战的强者之中,就有人脸上露出了不善的表情,【白衣帝君】一死,就靠一个白奇峰和青龙军师,还撑不起那么大的疆域,就算是白衣神朝可以维持不灭,只怕也会四分五裂,到时候被其他势力所乘,疆域肯定会衰减……

但丁浩离开之前留下的那句话,却如一盆冷水,浇灭了所有野心家心中的火焰。

没想到丁浩竟然会出面保护白衣神朝,这样一来,还有谁敢动?

“毕竟是人族势力啊,白衣神朝不能倒,否则到时候中土神州只怕是一片战火,”一位老一辈的人族强者慨叹,道:“这片天地应该庆幸,出现了一位如此气魄和格局的雄主,否则,战事一起,又是苍生之劫啊!”

周围观战的强者们,此时也都逐渐散去。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有些人心中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江湖事,江湖了。

天穹之下,谁才是天下第一?

九天之上,埋葬着谁的梦想?

周围逐渐人影稀疏。

刘伶醉缓缓地停止了哭声,白玉无瑕一般的脸上,最后一滴流干了,看着身后同样一个个都哄着眼眶的白衣战士,她的目光,陡然凌厉了起来:“我们回去吧。”

她的声音,平静得令人心悸。

白衣神朝的人也离开。

在离去的瞬间,刘伶醉回头看着那片天空,嘴角露出一丝凄美的笑:“天养哥哥,我的眼泪,都为你流干了呢,从今以后,谁都不会再看到白衣神朝的女武神泪流!”

……

问剑宗自然是一片欢腾鼎沸之象。

一起到来的还有许多其他势力和宗门的高层,前来祝贺,丁浩依旧是天下第一,没有人敢怠慢,且经此一战,只怕这天底下也再没有什么人、什么势力可以挑战丁浩和问剑宗了。

问剑山脉上,人流如织,一派喜庆的景象。

丁浩等人也都出席,向各大势力的高层一一致谢。

这一日整个问剑宗都进入了欢庆的海洋。

丁浩也难得地自始至终都出息了宴会,与各大势力的执掌者举杯共欢,谁都看得出来,这一次【刀狂剑痴】是真的轻松了很多,有点儿放浪形骸的意思,甚至当有人提出将【刀剑神皇】的尊号冠在丁浩的身上时,他也只是稍微推辞,就接受了。

看得出来,丁浩是真的很高兴。

“天下已经平定,从此之后,再也不用担心仙古时代的悲剧重演,六道逐渐弥合,轮回开启,这个世界,终究会完整了。”丁浩举杯,大笑道:“从此之后,战事消弭,一切有章可循,希望诸位都能消弭野心,让天道世界永世太平,普通生灵不用再受战乱杀戮之苦。”

众人连忙称是。

白日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

入夜。

问剑宗的各方高层,也都出现在了掌门大殿之中。

此时,天下各方群雄,都汇聚一堂。

张凡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道:“丁师兄,既然那玄天宗已经身死,也算是有了一个交代,我想前往七海,再去看一看那位前辈,将这里的事情,都告诉她,也算是有一个交代了,这么多年的恩恩怨怨,总算是可以落下一个序幕。”

丁浩呆了呆,似乎是才想起这回事,道:“也好,也是该有个交代了,这样吧,暂且不要着急,等此间宴会结束,我陪你一起去,我也想再见见那位前辈呢。”

张凡点点头。

这话落在周围众人的耳中,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但却也都不敢怠慢,宴会进行还不到子夜,众人都拱手告辞,以免耽误了张凡的行程。

丁浩又将宗中的事情,略微交代了一番,稍作准备,这才陪着张凡一起前往七海。

……

七海海域。

天道世界重现之后,七海成为了这个世界最大的海域,苍茫无边,瑰丽神秘,即便是许多仙道强者,也不敢深入七海,海族虽然逐渐开始和陆地生灵有所接触,但在许多人的眼中,依旧是神秘强大可怕的存在。

张凡和丁浩,再一次深入七海,潜入到洋面之下,来到了那一处遗址之前。

海洋深处漆黑一片,星星点点的光亮,从一些奇怪的海兽身上散发出来,宛如暗夜星辰,这是一片孤寂而又冰冷的世界,很难想象,有人在这样的环境之中,等待了那么那么长的时间,几乎是等穿了仙古。

这处仙古遗址周围,早就有丁浩布置下的阵法,隔绝了一切气息,免得被人察觉,打扰了明月仙的清净。

进入阵法,周围的压力依旧汹涌而来。

这片仙古时代末日布置的阵法,依旧非常恐怖,丝丝的黑暗气息缭绕,自从玄天宗和火工死后,这应该是天地之间剩下的最后的黑暗之力了,也正是这些黑暗之力布置的阵法,让明月仙处于不生不死的状态之中。

丁浩穿阵而入,去见明月仙,说清楚一切。

张凡则在阵中,依照惯例,来到阵眼祭坛之前,恭敬地点燃了三炷清香,火工一声最大的心愿,就在于明月仙身上,张凡得到了【十皇体尊功】的传承,算是火工的隔代传人了,自然要来祭奠。

“师尊,玄天宗已死,祸乱消弭,您可以安心沉眠于九天之上了。”

张凡恭敬地磕头。

就在这时——

“是吗?玄天宗已经死了吗?桀桀桀桀,好啊,实在是太好了……”一个阴森而又冰冷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响起,陡然之间原本平静的黑暗大阵,疯狂地运转了起来,那三柱清香瞬间化作飞灰,阵眼祭坛轰鸣起来,难以形容的黑暗之力,从祭坛之中疯狂地倾泻出来。

“这……不好!”

张凡大惊,心中骤生警兆,想要反应之时,已经来不及,从阵眼祭坛上蔓延出来的黑色烟雾,仿佛是一个个恶龙触手一般,瞬间蜿蜒过来,将张凡缠了个结结实实,疯狂地朝着张凡的身体之中渗透进去。

“啊啊啊,给我开!”

张凡怒吼,肉体仙道之力爆发,想要震开这些黑暗之力。

“桀桀桀桀,没有用的,没有用的,【十皇体尊功】乃是我所创,它的一切优缺点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又怎么能够对抗我?”那冰冷残忍的声音,如夜枭一般怪笑,声音之中充满了得意,无尽的黑暗雾气,顺着张凡的身躯、皮肤、五官、毛孔各处,疯狂地渗透进去,转眼之间,张凡的肤色就漆黑如墨。

“你……你……是……”张凡瞬间失去了反抗之力,瞪大了眼睛。

阵眼祭坛之上,一个身影若隐若现,如鬼影一般,缓缓地浮现,其面目依稀可辨,不是当日死在烈日之下的火工,又是谁?

“你没死……你……”张凡渐渐开始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哈哈,当然没有死,布局千古,终于可以收获了,哈哈哈,我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所谓的刀剑神皇,所谓的万古第一众仙之祖,还不是一个个都被我玩弄算计于鼓掌之间!”那身影缓缓地靠近张凡,面孔狰狞而又得意。

轰轰轰!

阵法突然遭受到了强烈的攻击。

是丁浩在阵内发现了异状,第一时间赶过来,却发现阵法彻底已经改变,居然将他隔离开来,无法再进入阵中,也无法第一时间援手张凡,丁浩的实力何等的强悍,可是轰击在这阵法之中,竟然只是激起一丝丝涟漪,无法将其破开。

“桀桀桀桀!刀剑神皇,你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坏我的事情,我要你眼睁睁地看着你最好的兄弟,死在你的面前,”火工得意地狞笑,如一尊逐渐复苏的魔鬼,“十皇体尊功的后半部功法,是通过你的手,传给你的好兄弟,哈哈,所以我才能这么轻易地控制住他,是你害了他,桀桀桀桀!”

火工一点一点地靠近张凡,他的身影,仿佛是雾气一样,渐渐地开始朝着张凡的身躯融入。

“啊,多么完美的身躯,真正的战天体质,我感觉到了重生的美味了……”火工发出了舒服快乐的呻吟。

------------------

你看看你看看,书还没有写完呢,有些同志就按耐不住了,我说过了,我是冤枉的。

宣传一下刀子的公众微信号啊,搜索乱世狂刀,看到一位扛着大刀的奥特曼叔叔头像,那个就是刀子的公众微信号啦,刀剑的番外啊,还有新书的各种快讯,都会在上面抢先一步发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