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112、降临·最可怕的敌人

如今这块九级试炼区域之中,【神童】穆天养和【妖神宫】大太子【虚空公子】正在进行狩猎试炼,相互猎杀,有大量的清平学院弟子,一旦被那【神童】闻讯赶来,到时候两名问剑宗的长老,可不是那传说之中惊采绝艳、在千寒绝峰一剑击败关飞渡等人的【神童】的对手。

“哈哈哈,想走,没那么容易。”

大笑声中,三角脸和络腮胡身形犹如闪电一般冲了上来。

他们虽然无法击败对手,但是却可以二对二,各自缠住【百花剑】陆羽琪和男性问剑宗长老,让这两人脱不开身,无法带着五个记名弟子御空飞行逃离,只有拖延一段时间,主人穆天养看到讯号,一定会赶来。

“快,速战速决!”

【百花剑】陆羽琪大骂一声。

她一身玄气轰隆隆爆发开来,将自己最得意的地阶中品战技【百花剑法】施展开来,顿时天空之中,幻化出一朵朵漂亮的美丽花朵,空气之中弥漫着一种初春时节的料峭寒意,意境优美至极,将三角脸彻底压制。

而另一位男性长老,使得却是双手剑,每一剑刺出,都隐隐有虎啸之声,轰爆了空气,显然也是一门极为厉害的玄功剑法,将络腮胡逼得手忙脚乱。

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

因为,下一刻——

天空之中,突然传来一声清越的长啸之声,蕴含难以言喻的凛冽肃杀之意。

然后天空之中,骤然毫无征兆地风云聚变,云气翻滚,突然之间天色巨变,清空万里骤然出现了一团团银灰色的云朵,将一轮昊日阻挡在后面,大片的阴影笼罩在地面,空气之中,开始充斥着刺骨的寒气。

接着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

一个十四五岁的白衣少年,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天空之中。

这少年银色的长发犹如绝颠的千年冰雪,眉毛犹如银针,面色一片雪白,仿佛是凝结了雪堆一般,白袍猎猎作响,身后背负着两柄雪色长剑,连剑柄都是白色。

除了白色,他的身上,找不到任何的色彩。

甚至连那一双眸子,都不是正常人的黑色,而是银白,极为可怕。

他一眼看来,目光如剑,简直就是要刺透人的灵魂。

虽然并未绽放多么强大的力量,但是他凝滞在百米高的虚空,给众人的感觉,仿佛自己只是渺小的蝼蚁,这一瞬间,被一头来自于九天之上的神龙给盯住了一般。

空气仿佛是在这一瞬间被冻结,令人窒息。

“好强大的实力,应该远在【百花剑】和那位男性问剑宗长老之上,只怕……难道是这少年,已经达到了大宗师的水准?”丁浩心中暗自凛然。

这个时候,三角脸和络腮胡何等实力的高手,却神色紧张,第一时间单膝跪了下去,连大气都不敢出,朗声道:“属下参见主人。”

主人?

丁浩印证了心中的猜测。

这个可怕的白色少年,果然是清平学院号称千年难得一遇的绝世天才【神童】穆天养。

【百花剑】陆羽琪等人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没想到这个小魔头来的这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这下子可麻烦了。

丁浩却也是暗暗吃惊。

天空中,穆天养的目光犹如冰锥,他的声音也像是寒冰一样,扫过众人,落在了两个属下的身上,道:“你们两个,最好给我一个很好的解释。”

三角脸浑身一颤,跪在地上不敢抬头,道:“启禀主人……我等不敢随意打搅主人试炼……发出加急信号,是因为……因为……天峰少爷……天峰少爷他……遇害了。”

话音未落。

轰!

一股无形的可怕气浪骤然产生。

三角脸一句话,简直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天地瞬间为之变色,风云震颤翻滚。

丁浩连同谢解语、【百花剑】陆羽琪等人,就像是飓风之中的稻皮一样,毫无挣扎的余地,瞬间就被这股劲风气浪吹的飞出去了十几米,踉踉跄跄在稳住身形。

眼前一花。

穆天养已经到了三角脸的跟前,一把将这位先天高手像是拎小鸡一样提起来,雪白的面色无比狰狞,犹如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一般,一字一句地道:“说——清——楚!”

谁都看听出来,这声音之中那种彻骨的冰冷之意。

穆天养的情绪,因为这个消息,瞬间已经到了出离愤怒的边缘。

三角脸吓得浑身发抖,面无人色,结结巴巴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他没有做丝毫的隐瞒。

因为他非常清楚,在自己这位主人面前撒谎,将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

穆天养一直非常耐心地听三角脸说完,整个过程大概也就是一两分钟。

当三角脸最后一句话落下的时候,出人意料的,穆天养脸上原本略显狰狞的表情,已经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如最开始一般的平静冷漠。

丁浩心中凛然。

能够在短短两分钟的时间之内,从失去了至亲哥哥的痛苦之中,彻底脱离了开来,重新变得理智,这个穆天养,的确是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人。

空气之中寒意,逐渐消失。

之前那仿佛是巨龙一怒一般的可怕气息,也一点一点地稀释。

穆天养完美地收敛了自己的愤怒和失态。

“这件事情,不怪你们。”停顿了片刻,穆天养的声音冷漠至极,像是在诉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三角脸和络腮胡不知道主人这是什么意思,下意识地浑身一颤。

“我哥哥不愿受你们的保护约束,自己偷跑出去,又因为女色而丧命,只能怪他自己命不好,这么多年了,一点儿都不长进,像是他这样的失败者,死了也好。”说到这里,穆天养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我说多少次了,你就是不听,我终究还是不能保护你一辈子啊,我的哥哥!”

“主人节哀,杀害天峰少爷的凶手,就是那个问剑宗的弟子。”络腮胡鼓足勇气,指向丁浩。

-----------------

感谢七月桃花、小菜鸟晨星、为你、含情、影子中的舞者、Arm丶逆灬凌、锋出无右诸位巨巨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