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1118、谁说没有人会收他?

这个少年倔强挡在这里,已经影响到了正常考核秩序,他是处于好意才一再提醒,没想到这少年却这么不知好歹,外门长老冷哼了一声,道:“既然你要自取其辱,那就随你吧,不过我提醒你,以你之前的考核成绩来看,就算是你毅力测试满分,也不可能加入问剑宗。”

“可我听说,曾经问剑宗有一位前辈,就是凭着毅力测试,得以进入宗门,他的武道资质也很差,可他如今却已经是名满天下的至强者之一了。”少年黝黑的脸上,眸子里闪烁着惊人的光辉,像是燃烧的火焰。

外门长老一愣,旋即轻蔑地笑了笑,道:“你说的是【狂刀】张凡长老吧?呵呵,张长老当年的确是依靠毅力出色进入宗门,但你要知道,除了毅力,张长老的属性和悟性也不是最差,所以才有机会,而你……不是我打击你,下下品的资质和悟性,注定你终生无缘武道。”

干瘦少年闻言,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绝望之色。

他的身躯在微微颤抖,低下头似是在无声地啜泣,不过下一瞬间,当他很快抬起头来的时候,却依旧倔强地道:“谢谢长老提醒,我要试一试。”

说着,他转身大步走进了毅力测试阵法之中。

“不识好歹。”一名同时接受测试的白衣少年冷笑。

其他人也大多都对这个身上有着一股臭烘烘味道犹如乞丐一般的黑小子不屑一顾,哼,居然敢和【狂刀】大人相比,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真是不自量力。

在无数道轻蔑目光注视下,黑瘦少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迎接测试的到来。

阵法之中,最终坐了整整一百名少年。

外门长老启动了阵法。

瞬间可怕的威压压制诞生,所有少年都面色一变。

黑瘦少年更是身形一顿,差点儿直接瘫在地面上,他没有丝毫的武道基础,身体也是极度瘦弱,几乎无法承受这种压力……不过也是在短短一瞬间之后,他就咬着牙挺直了身躯。

阵法纹络闪烁,压力不断地增大。

黑瘦少年面色变得惨白,如同蜡黄一样,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苦苦地坚持着。

“我们来打赌,那个臭小子能够坚持多长时间。”之前那群衣着华贵的少年,在阵法之外指指点点,其中那个紫衣少年笑道:“我赌他不会超过一炷香!”

“半柱香!”

“哈哈,更短,一刻钟吧!”

华衣少年们调侃起来。

他们都有武道基础,来自于一个颇为有名的武道世家,底子很好,之前取得的成绩都不错,进入问剑宗不成问题,因此现在就开始以问剑宗记名弟子自居,颇有一股子指点江山的味道。

“何必和一个浑人一般见识呢。”另一个高傲的首年道:“哼,敢将自己和【狂刀】前辈比,真的是不知所谓。”

时间在众人的议论之中一分一秒地流逝。

阵法之中,终于开始有少年忍受不住那恐怖的压力,退了出去。

阵法之中人数逐渐减少。

转眼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只剩下了不到五十名少年还在坚持,而令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那黑瘦少年还在坚持,他的情况已经无比凄惨,嘴唇几乎被咬烂,鲜血顺着嘴角沁了出来,连裸露在外面的黝黑肌肤表面,都有一颗颗针尖大小的血珠细细密密地沁出,显然承受着恐怖的压力。

“没想到……”一位华服少年愣了愣。

那外门长老也是有点儿诧异,不过却又惋惜地摇摇头。

黑瘦少年的心性毅力的确是可以,能够以那种一无是处的底子坚持这么长的时间,普通人根本做不到,可惜这少年的其他资质实在是太烂了,根本就不是学武的料子,上天已经绝了他的武道之路。

时间飞快地流逝。

阵法之中只剩下了不到十人。

那黑瘦少年居然依旧在坚持。

只是此时他的情况更加惨不忍睹了,几乎成为了一个血人,浑身都被血浆包裹,百衲衣一片血迹模糊,他早就已经无法继续盘坐,像是一滩烂泥一般瘫软在原地,血水顺着地面阵法的纹络流淌……

如果不是他的身体还在微微的蠕动,也许别人早就以为他昏死了过去。

按照考核规矩,一旦昏迷,就意味着结束。

真的难以想象,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撑着他。

即便是之前调侃黑瘦少年的那些华服少年,这时也都不再灭世,不过却也不太放在心上,资质太差,哪怕你再能忍受痛苦威压,也无法成为问剑宗的弟子,这个世界,武道修炼是讲究天赋的,没有天赋,在努力一切都是徒劳。

终于,考核时间结束了。

阵法之中,最后剩下了三个人影。

一个白衣白袍的儒雅少年,一个面色冷峻的小书生,还有就是那几乎快要不成人形的黑瘦少年。

“时间到,考核结束。”外门长老大声宣布结果。

儒雅少年和小书生长身而起,只是面色微白,显然这还不是他们的极限,而那黑瘦少年,却是已经无法起身了,如一滩烂泥一般软在地上,周围血迹斑斑,只是勉强地等待考核结果,目光倔强而又炙热。

“李云毅力超甲等,木天毅力超甲等,周凡毅力……”外门长老说到这里,看了看那黑瘦少年,顿了顿,道:“周凡毅力神等!”

这话一出,周围人一片惊呼。

毅力神等?

这可是最高评价了。

相同的考核,儒雅少年李云和小书生木天表现更好,竟然只是超甲等,而快要残废一滩血泥的周凡,竟然获得了神等?

那黑瘦少年,名字正是周凡。

“我……我……还能……加入……问剑宗吗?”周凡气若游丝地问道,一般人换做他这种情况,只怕早就昏死了,他却还在坚持,倔强地问道。

外门长老在心中叹息了一声,有点儿不忍心,但最终还是依照宗门规则,摇了摇头道:“你……虽然我很钦佩你的毅力,但你之前的考核成绩,实在是太差……武道修炼,毅力不是决定因素,所以……所以几乎进不了宗门。”

这句话一出,众人都是一片惋惜的惊呼。

而那黑瘦少年,却是却雷劈一般,呆若木鸡,仿佛瞬间丧失了生机,成为了一尊雕塑。

然后两行清澈的热泪,就从他的眼中滚滚滑落。

他宛如野兽一般喉咙里低吼咆哮了一声,用一种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无线遗憾地道:“爹,娘,对不起,小凡……小凡还是……失败了……我……”

他那之前燃烧着火热光芒的眸子,瞬间失去了一切色彩。

用双臂支撑着身躯,他一点一点地朝着阵法之外爬去,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这……长老,难道就不能网开一面吗?这位小兄弟一心向道……”儒雅少年李云忍不住开口求情。

“是啊,长老,我也觉得周兄弟毅力惊人,若是错过,实在是太可惜了!”小书生木天开口。

长老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这几项考核,是宗主定下来的规矩,这多年以来,一直都严格遵守,我只是一个外门长老,不能破例,且周凡的天赋实在是太差了,就算修炼,也只是浪费资源和时间,不如老老实实做一个普通人……没有人会收他这样的弟子的!”

这一句话,等于是彻底判了周凡的死刑。

原本还心存最后一丝侥幸的周凡,彻底死心了。

周围众人也是一阵唏嘘。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平缓坚定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道:“谁说没有人会收他为弟子?这个周凡,我收了。”

声音来的突然,众人一怔,循着声音看去。

却见一个一袭步袍,容貌普通,肤色也有点儿黝黑的年轻人缓缓走了出来,来到了周凡的身前。

“咦?是刚才那几个宗门勤杂工。”华服少年之中,有人认出,这个年轻人正是之前碰到他们,被他们呵斥的那几个勤杂工之一。

其他人也都无比好奇,不知道这年轻人是何方神圣,竟敢反驳问剑宗的外门长老,看他的衣着服饰,普通简单,不似是问剑宗的人,难道是其他宗门来问剑宗抢苗子了?

但就在这时,那外门长老,却是脸色瞬间一变,立刻换了一副表情,三两步小跑来到布袍年轻人跟前,恭敬地行礼,道:“不知是张长老到来,请长老赎罪。”

这话一出,众人哗然。

难道这布袍年轻人也是问剑宗的人,地位竟然还在这位主持考核的外门长老之上?

那几个华服少年也都是呆住了。

“呃……李长老你太客气了,您是我的长辈……”布袍年轻人脸上露出了一丝赧然的笑,然后道:“对不起啊,李长老,我只是觉得,自己好像和这孩子有缘,突然想要收他为弟子,不是故意来捣乱考核的。”

外门长老连忙笑着道:“哪里哪里,能够被【狂刀】张凡看重,是他不知道几辈子修来的缘分……”说着,对那如行尸走肉一般绝望了的周凡道:“傻孩子,还愣着干什么,没有听到吗?张长老愿意收你为弟子了,你这可真的是一步登天了!”

轰!

整个人群都快爆炸了!

没有听错吧?

【狂刀】张凡?这个布袍年轻人是【狂刀】张凡?他要收那黑瘦少男为弟子?

天啊,这是什么样逆天的运气啊!

而那原本已经彻底绝望的周凡,听到这句话,呆呆地抬起头,似乎不敢相信一般,怔怔地看着张凡,似乎一时之间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