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1102、你就是那个孩子??

丁红泪也不再说话。

【朱虹】神器缓缓地漂浮起来,化作了赤红色的一粒粒星辰光点,漂浮在她身体的周围,功体在一瞬间提到了巅峰状态。

见她如此,其他北域强者,也都戒备了起来。

虽然对面出现的只有一个人,但给众人的压力却很大,就算是被这个嚣张的独眼黑衣年轻人气的怒火中烧,却也不能小觑对手。

“一群土鸡瓦狗,也敢阻我大事,都该死。”

丁瞳冷笑,独目之中,同样有星河沉浮、星云流转,蕴含宇宙幻灭之兆,细细密密犹如丝线一般的光束爆射出来,无差别地覆盖丁红泪等人。

这是一种极致的瞳术。

丁红泪丝毫不敢小觑。

【朱虹】神器同样化作漫天星光,电光石火之间印射上去,与那密密麻麻的瞳芒对撞在一起,虚空之中响起了噼里啪啦密密麻麻爆豆一般的声响,那一片虚空破碎湮灭,既然重又组合!

轰!

最终那片虚空彻底破碎。

那骇人的瞳芒消失,【朱虹】神器倒飞回来,化作一缕丝线缠绕在了丁红泪的手腕,微微颤动,变得暗淡无光,丁红泪更是面色骤然苍白了起来,身躯摇晃,后退了一步。

“怎么?这就接不住了吗?这样的废物,也不知道周三为什么会那么放心地将北域的局面交给你,识人不明,用人不正,也难怪五极今天会一败涂地。”

丁瞳冷哼,充满了轻蔑。

他一步一步行走在黑暗虚空之中,最终走了出来,他在了青石地面上,距离众人不到千米,黑袍猎猎,黑发飞舞,整个人有一种妖魅诡谲的气息。

也在同一时间,北域强者出手了。

青云宗掌门宋伤和灭绝剑宗掌门几乎是同时出招,一闪就来到了丁瞳的身前,可怕的玄力犹如山洪爆发,朝着丁瞳覆压下去。

这两人不愧是北域武道除了玄霜神殿之外最强的存在,一旦全力出手,玄气浩瀚强横如同星河,深不可测,沛然莫御之劲气横扫四方。

“呵呵,呵呵呵呵……”

丁瞳冷酷而又残忍地笑,独目之中再度衍化异象,时空扭转,身体表层泛起一丝丝水纹般的涟漪,两大掌门轰出的恐怖力量,竟然像是击在了虚空之中一般,直接从他身体透射而过,没有着力之处,轰向了远处的黑暗空间之中。

众人面色都是一变。

那一瞬间,丁瞳的身体,仿佛是瞬间化作了虚无一样,攻击根本无法落在他身上。

下一瞬间,丁瞳反击。

刀光剑芒同时浮现,一股奇异的大势涌动。

伴随着丁瞳的笑容,两大掌门顿觉得身体有千万均沉重,更为诡异的是那刀剑之力,竟然和丁浩的力量极为相似,攻击力无匹,充斥着一种嚣张霸道的灭绝气息。

轰轰!

巨大的震荡爆响声之中,两大掌门都后退飞了出去,面色苍白,功体震荡,玄气紊乱,竟然是不敌这个年轻人。

“杀!”

轻喝声之中,丁瞳主动出手了。

瞳芒衍化时空,涟漪再起,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丁瞳的身形在原地微微一颤,短暂消失又重现,接着有惨叫怒吼之声响起,血光迸射,血腥味道瞬间弥漫虚空,等众人都反应过来时,只见两个身影缓缓地倒了下去……

正是两位玄霜神殿的强者。

他们都被瞬间斩掉了头颅,鲜血从胸腔中喷出来,犹如血色喷泉一样,以他们的实力,竟然是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瞬间就如同鸡崽一样被宰杀!

几乎是同一时间,丁瞳已经回到了原地。

他的左右手之中,提着那两个玄霜神殿强者的头颅,血水四溅,两大强者虽然被摧毁了生机,但一时还未死去,脸上有震惊错愕惊怒等等复杂的表情……

“我说过,杀你们,如同屠鸡宰狗!”

丁瞳轻蔑而又残忍地笑,挑衅一般看着众人,掌心骤然发力,嘭地一声,瞬间将两大强者的头颅直接震的粉碎,化作一蓬血雾!

他抽出一片雪白手绢,擦拭掉手掌和脸颊上的一丝血迹,嘴角依旧是残忍杀戮的微笑:“下一个死的,会是谁呢?”

自从上一次十万大山之战中,一目重伤之后,他的性格就变得更加阴鸷阴狠。

丁瞳的独目之中,又有奇异的瞳芒在流转。

众人瞬间都有一种被死神盯上了的惊悚感觉,一股凉意禁不住从尾椎鬼升腾起来直冲天灵盖,虽然对面只是一个人,却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下一瞬间。

丁瞳的身形又消失了。

“呵呵,呵呵呵……”残忍而又冰冷的笑声回荡,丁瞳再度出手,身形完全消失,四处都有涟漪荡起,预示着他随时都会再度出手。

众人全神戒备。

突然——

一道剑芒无声无息地从虚空之中透出,袭杀而至。

这一次他选择的对象是张凡,作为所有人之中唯一的体修,张凡几乎没有什么玄气波动,这也成为了丁瞳选择他的原因,那一道剑芒无声无息,瞬间就刺到了张凡的后颈,眼看着就要刺破肌肤……

眼看就要血光迸射人头飞溅……

但就在这个时候,两根手指不可思议地出现,轻轻地夹住了剑芒。

一抹森寒凉意浮现。

那剑芒本是无形之物,却在瞬间被冰冻,然后咔嚓咔嚓地断裂,一寸一寸地坠落在地上。

直到这个时候,张帆和其他人才反应过来。

猎户少年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却已经顾不上去想这些,一丝狂喜之色浮现在他的脸上,兴奋地道:“丁师兄,你醒了?”

“丁师兄!”方天翼也是大喜。

谢解语冷若冰霜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轻松笑意。

那关键时刻以手指夹住绝杀剑芒的人,不是丁浩又是何人?

他面带着淡淡的微笑,整个人有一种返璞归真的出尘气息,浓密的黑发垂在腰际,每一根发丝都缭绕着奇异的光辉,肌肤晶莹璀璨有金银光晕若隐若现,整个人没有丝毫玄气波动,彻底内敛,宛如普通人一样。

但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丁浩的强大。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虽然此时的丁浩如普通人一般没有丝毫的力量波动,但却给人一种不可匹敌的感觉,尤其是那宁静的双眸,漆黑色的瞳孔仿佛是一汪深渊,可以吞噬一切。

丁红泪背对着丁浩,却也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咦?有点儿意思。”丁瞳站在远处,独目之中闪过意思一丝惊讶的神色,他看着自己手掌上弥漫着的一层淡淡的青霜,极致的冰寒之气几乎将他的手掌毁掉,这种力量令他也生出一种恐惧之感。

这是刚才顺着他发出的剑芒侵入到他的手掌上的。

真的是很难相信,他的瞳术可以扭转混乱时空,所以刺杀才会无往不利,但这一缕寒气,在冻掉剑芒之余,竟然可以随之穿越混乱的时空,来到自己的手掌……

很可怕的力量。

心念一动,一层淡淡的黑色妖雾缭绕,终于将手掌上的寒冰祛除,丁瞳微微地活动手腕,发出咔嚓咔嚓骨头转动的声音,然后瞳孔之中,又是异芒流转。

“原来是你这个变数,真的是阴魂不散,上次被你逃过一次,这次绝杀你。”丁瞳看着丁浩,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凝重,他见到了之前的异状,知道这个被神庭称之为变数的家伙,是个可怕的对手。

丁浩分开众人,一步一步缓缓走上来,眼含不屑之意,道:“上次仙道峰上,你不敢与我正面一战,使一些阴谋诡计逼我离开,怎么,这一次敢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丁瞳眼眸深处闪过怒意,旋即又笑道:“上一次只不过是为了确保仙器归属,才调开你,你的决定真的是让人失望,为了一个无用的废物徒弟,竟然舍弃仙缘,注定难成大器,这一次我杀你,送你上路。”

丁浩哈哈大笑:“是吗?听闻你得到了仙器,名震神恩大陆,不如拿出来让我看看,仙器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丁瞳的脸色变了变,冷哼道:“杀你何用仙器?”

态度极为嚣张骄傲。

“呵呵,你看起来很骄傲,可惜你只不过是一个鸡鸣狗盗的窃贼,从小偷别人家的东西,到现在还一直在偷,总觉得别人的就一定比自己好,”丁浩不屑地嘲讽道:“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嚣张,十万大战我败你一次,今日我依旧能败你,时至今日,当年的血债应该好好清算了!”

这话一出,丁瞳微微一震。

旋即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大变。

他像是不认识丁浩了一眼,独目之中爆发出骇人的眸光,仔细地上上下下打量,神色陡然变得阴森,一字一句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丁浩脸上的嘲讽之色更加浓郁了,道:“既然都已经猜出来了,何必明知故问?”

“你……你是丁圣叹的那个孽种?”丁瞳不可思议地吼道。

丁浩眉眼之间杀机弥漫,冷笑道:“你才是孽种,你们全集,都是孽种,当年你盗我一身圣血,陷害我一家,鸠占鹊巢,伪居神庭,夺走属于我父亲的一切,今天我要一点一点全部都拿回来!”

“你真的是那个孽种,你……”丁瞳心中骇然,这一刻他终于有些慌乱,这个事实让他难以接受,那个被自己占据了一身精血的孽种,怎么可能还活着,而且居然还可以修炼,到了如此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