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1097、画中的世界

丁红泪皱了皱眉,似乎眼前的一切也出乎她的预料。

“我们继续往前走吧。”她用手中那个一直拿着的指南针一般的器物,仔细观测了一番,依旧认准了方向,带着众人朝前走去。

丁浩略作思忖,往前赶上去和丁红泪肩并肩,道:“这一次我和丁尊主一起来带路吧。”

他没有将自己的发现说出来,以免引发一切不必要的压抑气氛。

丁红泪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没有再说什么,点点头继续前行。

丁浩神识如同潮水一般覆盖出去,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地势,最后甚至干脆闭上了眼睛,不再被眼睛看到的一切所迷惑,全靠神识反馈探知地形地势。

一炷香之后。

“停!”

丁浩突然开口,脸上露出了思索之色。

丁红泪看了丁浩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还是摆了摆手,众人都停了下来。

“情况有点儿不对,大家排成一列,每个人之间相聚一步,不要有任何的偏差,跟在我的身后,一字长蛇行进。”丁浩开口道。

众人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前面的路,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前面是一片芳草萋萋的柔软草滩,看起来平整而又舒缓,更没有丝毫的阵法阵纹能量波动的存在,没有任何的危险气息,却不知道丁浩为什么突然要说出这样的话?

丁浩没有解释。

他脚尖一挑,脚边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飞起,落在了三米之外,之间虚空微微一晃,那石头瞬间就消失无踪,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就像是瞬间被粉碎分解成为最原始的物质一样,整个过程没有丝毫的空间波动,太过于诡异。

这下子众人脸色都变了。

以他们的目力,竟然也看不出那石头的去向,没有任何法则气息流转,这有些恐怖,即便是他们神识疯狂地搜索,也分辨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丁浩的。”丁红泪皱眉道。

其他人也不再反对。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丁浩显然是发现了一些他们看不见感知不到的东西,能够瞒过这么多神境强者的感应,那一定是很恐怖的存在。

按照丁浩的指引,众人排成一列,一步一步地向前走,每个人几乎都是踩着丁浩的脚印前进,没有发现什么异状,脚下的青草茵茵,柔软而又舒适,周围吹来的微风中都带着青草的香气。

大概过了半柱香时间之后,丁浩呼出一口浊气,这才缓缓地道:“好了,可以了。”

众人这才轻松下来。

宋缺疑惑地看着丁浩,道:“三弟,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丁浩点点头,道:“暂时还说不清楚,但我们眼前看到和感知到的一切,似乎并不是真实的东西,一个几乎可以完全欺骗我们任何感知的幻阵,背后隐藏着巨大的杀机。”

众人闻言,都是一震。

他们都是北域大陆顶级的存在,其中也不乏一些阵法大家,但是却没有看出来任何的端倪,若不是刚才丁浩提醒,说不定已经有人误入幻阵杀阵付出代价了。

丁浩松了一口气,继续释放甚至感知。

在神识的反馈之中,周围根本没有任何花鸟鱼虫之类的美景。

一切都是近乎于真实的幻象。

众人所处的环境,一直都是【饿鬼道】阴森的环境,之前经过的是一个长达数万米的独木桥一样的地方,周围都是万丈深渊,黑色气息涌动,黑暗力量令人窒息,似乎可以压制众人的力量,众人都看不到这样的真实画面,一旦一个不小心踏出独木桥的范围,绝对会瞬间卷入那黑暗力量,瞬间粉身碎骨。

过了这独木桥,再往前走,是一条不断有黑色火焰喷出的陷阱之路。

那黑色火焰可以焚烧神魂,足以对神境强者造成威胁。

而这一切只有丁浩一个人能看到。

这似乎已经不能从实力上来解释,甚至连神识的差别都不能解释这一切,【胜字诀】的确是古往今来第一修炼神识的功法,但其他一些中阶神境强者,修炼神识的功法定然也很独特罕见,却不能看到丁浩看到的一切。

“或许和【轮回天盘】有关?”

丁浩在心中暗忖。

他闭着眼睛,不被视觉所困扰,以神识开路,带着众人走过来这一片充满了黑炎陷阱的路程。

周围的环境很可怕,足以对神境强者产生威胁。

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里,丁浩一直都以神识搜索,闯过了不少陷阱和暗中的杀招,这个过程中,有几次几位神境强者怀疑丁浩的说法,自己进行尝试,却受了轻伤,其他人这才明白,自己等人果真过处一个极度危险的环境中。

直到足足六个时辰之后,丁浩才长出了一口气。

“好了,我们似乎走出危险区域了。”丁浩缓缓地睁开眼睛。

其他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这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景象,早就不是绿树芳草灵兽轻风的仙境景象,重新回到了饿鬼道典型的那种灰土黄沙般死寂的场景,与之前饿鬼道贫乏的景物相比不同的是,远处的地面上,开始有山峦起伏出现,一条古老的河床一般的大道,通向那连绵的山峦,有大风呼啸,卷起漫天的灰土黄沙!

这条大道充满了古朴苍桑的气息。

也不知道是在什么岁月里被什么人曾经走过,大道仿佛是通往天上,其中两条车辙极为清晰明显,就像是镌刻在石板上的痕迹一样,让人情不自禁脑海之中总会浮现出一匹瘦马牵引着破烂马车在这里走过的画面……

一个身穿着雪白色儒服的年轻人,静静地站在这条大道上,阻住了众人的去路。

他很安静,身前支起一张巨大画板,正在低头作画。

因为低着头,所以被画板遮住,众人都看不到他的脸,但那种遗忘沧桑一般的气质,却让人觉得这一定是一个年轻英俊的书生,是一个才华横溢,腹中有锦绣文章,笔下可描绘千般大道的风流人物。

“没想到,你们居然能毫发无伤地走出来,真是让我意外。”儒服年轻人头也不抬地道,他的声音淡漠而又平静,却有着一种无法掩饰的沧桑和无奈,那种语气,蕴含了太多复杂的情愫。

“你是第二位守关者?你是……”丁红泪终于明白了什么,看着这儒服年轻人,讶然道:“你是十二暗使中的【画天暗使】?”

“能够走出我的画的人,我不杀,你们可以走了。”儒服年轻人不愿意多说,仿佛多说一句都会耽误他作画,他脚步不动,身体连同画板都轻轻地移动到了大道一侧,让开了道路。

丁红泪也没有再问什么,向众人使个神色,踏上了这沧桑奇异的大道。

众人这才明白,原来这儒服年轻人,也是十二暗使之一。

在路过那儒服年轻人的时候,丁浩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当目光落在他的画板上的时候,丁浩猛然一怔,旋即明白了什么——那巨大画板上绘出了不同的一幅幅小巧画面,清晰无比,栩栩如生如同照片一样,而每一幅画都和自己等人有关。

“那些画面好熟悉……那是……”

丁浩震撼地发现,每一副画面所画的内容,都是自己一行人之前路过危险区域时候的画面,尤其是自己闭着眼睛走在前面带领其他人的画面最多。

画面上的一切,简直就像是之前经历的再现。

不,不是再现。

丁浩猛地意识到,是自己等人走过的地方,那些肉眼和神识都看不到的陷阱和威胁,都是这儒服年轻人所画的东西,是他用画笔创造出来的世界,而自己等人,只不过是在他的画中世界里走了一圈。

这是什么神通?

之前大家遭遇的危险,都是这儒服年轻人故意画给我们的?

难怪他之前说,能够走出他的画的人,他不杀……真的是可怕,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修为,将他人无声无息地摄取置入自己的画境中,随意操控画中人的命运,就犹如主宰一切的神!

若不是自己身上出现的诡异状况,神识可以看透虚妄的话,那这儒服年轻人【天画暗使】完全有可能将数十位神境强者玩弄于鼓掌之间,或许最终有人可以创出画中世界,但绝对会付出不菲的代价。

就在丁浩看到画面的同时,那儒服年轻人突然扭头看了丁浩一眼。

“你竟然可以看透我的画?”猩红的目光和缭绕着黑气的面孔,果然是一个修炼黑暗力量的至强者,和已经灭亡的【灭绝暗使】极为相似,他那血色目光在丁浩的身上掠过,似乎是有一点点的疑惑和迷茫。

丁浩没有回答。

他在回头擦肩而过的瞬间,扫到了【天画暗使】正在创作的画卷。

这是儒服年轻人花瓣上的最后一幅画。

这幅画只是寥寥几笔,却传神地勾勒出了丁浩的背影——也只是一个背影,雪白的纸面上没有其他任何景物和环境,儒服年轻人提在手中的笔久久无法落下,似乎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将丁浩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之中。

丁浩等人最终越过【天画暗使】,朝着远处的山峦之中走去。

“那里就是真正的饿鬼道核心中央轮回区域了。”丁红泪松了一口气,神色轻松了许多,意外地闯过了【天画暗使】的关卡,接下来绝对再无守关者,轮回仙缘就在这山中,还能见到那几个人,自己的任务就要完成了,接下来的一切,交给命运来做出审判。

-----------------

补更是要补的,不过这几天够呛,有好几位读者和作者来宝鸡,我要招待一下,今天去法门寺,在高速公路上被堵了一下午,回来很晚了,就2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