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1030、袖手旁观

【第二天妖】感觉到了可怕的杀机。

那是一种真实的死亡威胁。

他发现丁浩和谢解语的合击,有一种奇异的增幅,两个人的力量暴涨,并非是简单的一加一,而是一种力量的狂暴增长,真凰之力和刀剑以一种奇异的方式联合,发挥出了数倍的力量。

丁浩也发现了这个异状。

“这是真么回事?难道大婚之后还有这样的效果?自己和小语的配合,没有丝毫的生涩,仿佛已经一起练习了千万遍,像是一种连击阵法一样……这是心有灵犀的感觉吗?还是两人的力量正好水乳相剂?”

对面。

【第二天妖】陷入了困境之中。

他的身上已经密密麻麻地布满了伤痕。

剑意的力量可以无视防御,无坚不摧,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细细密密的伤痕,虽不致命,但继续下去,血液会流干……

更加不可接受的是尊严上的打击。

他想不到两个小小后辈,竟然会把自己逼到如此窘迫的境地,时代真的变了吗?两个据说是这几年才窜起来的小家伙,竟然有了足以对抗神境的力量?

难道如今的无尽大陆,神境强者已经是路边的胡萝卜随便都能拔出来吗?

“啊啊啊……”他暴怒,体内的妖力汹涌,全部都爆发了出来。

他虽是神境强者,但寿元毕竟有限,为了不死,才自斩一刀封印修为,在天妖殿的天妖血池中封印己身,进入漫长的沉眠之中,使得自身元气凝固,一天才呼吸一次,使得生命流转近乎于停滞,这样才能活到现在。

这次觉醒,也不能全力爆发,否则会寿元耗尽。

但是被这么一逼,【第二天妖】也不敢丝毫留力了,他往口中吞下一株神药,药力瞬间滚滚化开。

“天妖法相!”

他一步踏出,妖气爆溢,身形猛地膨胀了开来,犹如巨人一般变得近百米高,浑身神光缭绕,银色铠甲附身,宝相庄严,犹如天神降临世间一般,令人生出一种无法抵抗之感。

妖族的本体,一般都是凶兽动物。

天妖一脉却是恰恰相反,他们的本体反而尽去妖气,神光凛然,似乎进化为了天神一样,这种力量隐隐之间,对于其他妖族有一种克制的属性,因此天妖一脉才能在妖族之中长久不衰,成为霸主级的存在。

身体膨胀之后,【第二天妖】的力量也随之暴增。

他浑身血气滚滚,如汪洋大海,生机勃勃,身上被剑意斩出来的重现了当年巅峰状态之时的力量,连面孔都变得年轻如二十岁的样子,妖气狼烟冲龙柱一般冲天而起,激荡在四周,虚空都开始扭曲了起来。

这是中阶的神境强者力量了。

“两只小蝼蚁,死吧。”

【第二天妖】气焰狂飙,轰隆大笑着,声音如雷,说话形成飓风,双目如昊日,俯身下来,带着审判的目光,大手仿若山峦覆压了下来,带着无尽的凶悍之力。

这手掌如水银流转,周围虚空皆尽被压碎,有奇异的法则之力迸发,仿佛要彻底粉碎世界一般。

丁浩爆发出的剑意,竟是无法穿透这手掌。

“老东西来真的了……小语,速战速决。”丁浩大喝。

他手中魔刀和锈剑如同双翼一般展开,十二正经和六奇脉之中,火焰与寒冰的玄气毫无保留地催动。

谢解语也彻底爆发了力量,身后真凰虚影浮现,纤纤玉手连续捏出真凰剑印,真凰巨剑急骤地震动,绞碎了剑刃之侧的虚空,最终化作了一道虚空剑刃风暴,席卷而去。

两人最强的力量爆发。

力量交汇的瞬间,一道奇光迸射而出。

天妖巨手几乎是在瞬间被摧毁。

“不好……”【第二天妖】面色巨变,巨大的瞳孔之中闪烁惊骇之色:“怎么可能?这种力量……竟然……是那种力量,糟糕了!”

他记忆之中的恐惧如汪洋一般弥漫开来。

那还是在他没有沉睡之前,遥远的上古仙古时代,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种恐怖的力量,完全克制了天妖之力——事实上不仅仅是克制天妖,那个时代的许多神通之力,都被那奇异力量克制,几乎扫遍了天下。

天妖法相几乎是在瞬间就被摧毁。

那恐怖的力量虽然并不汹涌,但所到之处,天妖法相就像是巨大的沙雕一样,无力在支撑,迅速地垮塌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天妖殿的强者们都惊呆了。

“老祖……”有天妖殿的巅峰圣级强者悲呼,如丧考妣一样,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族中最强的神通,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转眼之间,巨大的天妖法相被摧毁。

【第二天妖】变回了之前的模样,不过却不再年轻,丧失了大量元气生机的他,变得老态龙钟,白发稀疏,身形佝偻,剧烈地喘息,脸上堆满了皱纹,像是风干了的橘子皮一样,身躯摇摇晃晃,似乎站都站不稳了……

“死!”

丁浩左手魔刀一震。

一道无形的刀意迸发。

他的剑意走的是二十四节气的方向,刀意却走了风雷水火电等自然之威的方向,春夏秋冬亦可以衍化风雷水火电,这种自然气象之变化,也是一个完美的轮回。

而如今丁浩在万千变化之中,领悟了这一式风之刀意。

这一刀,正是风之刀意。

一刀斩出,并无什么威势,却有和风吹拂。

【第二天妖】瞪大了眼睛,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他咬破舌尖喷出一道精血,喷到了手中一张黑色的皮毛之上,霎时间这皮毛迎风就涨大,化作一片黑云,有恐怖的嘶吼从其中爆发,抵挡住了这一刀的刀意。

这是天妖至尊之皮。

乃是【天妖殿】的气运宝物之一,据说是仙古时代一位臻致极境的天妖先祖羽化之时,留下来的一块腹部的皮毛,蕴含天地法则之力,更蕴含那位极境天妖的力量,可以诛仙杀佛。

风之刀意还未撞击在这黑云上,就即刻溃散。

但几乎是在下一瞬间,【第二天妖】身躯就迅速老化,表层皮肤像是沙粒一样纷飞,生机近乎于瞬间干涸。

“不……”他惊恐地大吼。

他毕竟已经太过古老,吞下神药也不能恢复青春,催动这天妖皮毛需要磅礴的血气和力量,以他此刻的状况,竟是只能维持一瞬而已,若是继续下去,他会被这皮毛直接吞噬掉……

“杀!”

丁浩刀下毫不留情,又是一刀斩出。

和风微醺,缓缓而出。

【第二天妖】连连后退,但却无法躲开这风的追击。

“妖神宫……【太初公主】,你们还不出手?”【第二天妖】疯狂躲避,凄厉地嘶吼。

这一次阻止仙凰宫的大婚,是天妖殿和妖神宫联手谋划。

【太初公主】缓缓起身,脸上露出一丝奇异的笑,却没有出手,而是挥挥手,身后数十位妖神宫的高手,嗖嗖嗖电射而出,却不是去阻挡丁浩和谢解语,而是在四面隐隐守住了整个广场。

“你们……你……”【第二天妖】面色大变,极度震惊,电光石火的一瞬间,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天妖殿中计了。

妖神宫竟然和仙凰宫联合了?

这一次所谓的婚礼或者根本就是一个杀局?

【第二天妖】在一瞬间想到了很多。

“背信弃义,【妖神宫】必遭天谴!”【第二天妖】如同困兽一般疯狂怒吼,眼中闪烁着不甘和阴狠的光芒。

【太初公主】微笑道:“何出此言?【妖神宫】与天妖殿从未结盟,何来背信弃义?这次我们也未曾正面答应你们的提议,只是来参加婚礼。这是你们和仙凰宫之间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妖神宫】不会插手。”

【妖神宫】的高手,摆明了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

“啊……”【第二天妖】惨叫,一条手臂被斩断,血液狂喷,整个热越发不支。

“你之前不是很嚣张吗?”丁浩屈指一弹,剑上血珠溅开,剑峰直指【第二天妖】,杀机沸腾一步步逼近,道:“阎王要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我说你寿不过今日,现在相信了吧?”

“小杂碎,你好狠。”【第二天妖】凄惨怨毒地笑。

丁浩冷森地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仙凰宫好心好意请你来参加婚礼,你却带着杀机而来,祸乱真凰城,这是自取思路……受死吧!”

雨水淅淅沥沥滴落。

隐隐还有风呼啸。

刀意和剑意一起施展。

风雨交加。

有奇异的变化在这个过程之中衍化,产生了新的力量。

这不是丁浩第一次尝试刀意和剑意齐出,之前修炼的时候就有尝试过,对于这种变化,他心中已经有多了解,每一次施展,心中的明悟就更加清晰。

【第二天妖】一脸绝望。

这种刀剑之领域,蕴含一种大势在其中,如日月之行、星河灿烂一般,无法躲避,以他如今的状态,根本抵抗不了。

难道自己的时代,真的已经过去了吗?

他从未想到,自己竟然会折辱到两个后辈的手中?时代变化了,神境强者在这片大陆上已经无法称雄。

-----------

第二更,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