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1029、天妖法相

“给我开!”

【第二天妖】巨大的身躯猛地往前踏出一步,沛然莫御的妖力摧枯拉朽一般地朝着礼台倾泻轰击而去,更加汹涌的妖力直接轰入了地下,犹如暗流漩涡一样,朝着礼台的下方蔓延而去。

不论如何,都不能让婚礼完成。

否则把自己说的话当成是什么了,自己是何等的身份地位,哼,如果在自己明确了立场之后,还让这一对狗男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完成婚礼,那岂不是在打自己的脸?

【第二天妖】心中杀意深沉,也不顾自己长辈身份,决意全力出手。

但是——

轰!

轰轰轰!

狂暴的力量轰击到了礼台周围时,那密密麻麻的透明阵法符文链条出现,犹如神龙一般游走,看似只有薄纸厚,随意一捅就会破,却完全隔绝了他的力量,除了荡漾起丝丝涟漪之外,竟是连一丝裂痕都没有出现。

【第二天妖】的脸色变了。

竟然早有准备。

“杀!”他阴沉地喝道。

身边二十多位天妖身影闪烁,瞬间朝着广场之中的真凰卫和仙凰宫的高手袭杀而去,就连那些平日里和【仙凰宫】关系比较亲近的妖族势力,也成为了天妖们的攻击对象。

今天来到这里,天妖殿就是来砸场子的。

你不是要结婚吗?

那就让鲜血和白骨堆满你的婚礼吧,相信这一定是一次难忘的记忆。

【第二天妖】狞笑:“哈哈,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人妖结合,恬不知耻,就是该死,【仙凰大圣】不知天命,逆天而行,今天血洗【仙凰宫】,让它从此在世界上永远消失,哈哈哈!”

说着,他大踏步地朝礼台走去。

赤黑色的妖气,在他的手中凝聚成为了一柄妖刃,犹如锯齿一般激荡,他浑身魔气腾腾,杀机沸腾,要破开礼台,亲手格杀这对短命鸳鸯。

整个婚礼现场顿时大乱。

广场之中顿时厮杀吼叫之声不绝于耳,鲜血如喷泉一般射向空中,兵器碰撞,妖力震荡,恐怖的能量爆炸四溢,场面混乱到了极点。

婚礼,似乎变成了一场闹剧。

礼台上。

两个年轻人却对一切恍若未闻。

戒指终于稳稳地戴在了谢解语和丁浩的手指上。

丁浩低头,凑到谢解语的耳边,轻声地道:“我们真是荣幸呢,世界上还有谁的婚礼能比我们的更恢弘热闹?整个北域的妖族都在礼台下厮杀,哈哈,看看这个天妖殿的老东西,明明气的快要爆炸,但是却没办法阻止我们的婚礼。”

被他这么一说,这混乱场面似乎反而成为了最罕见的婚礼见证。

谢解语噗嗤一笑。

丁浩双手捧起女武神的脸,唇狠狠地印在了她的唇上。

这一刻,时间仿佛是定格。

轰轰轰轰!

恐怖的撞击之声连续传来,其间还夹杂着咔嚓咔嚓阵法能量罩破碎的声音,在【第二天妖】的轰击之下,坚持了整整半柱香时间的铭文阵法,终于开始撑不住了。

“你等一等,我去解决了这个老东西。”丁浩温柔一笑。

谢解语拉住了丁浩的手,坚定地道:“我们一起。”

“哈哈哈,好。”

两人站在礼台上,面色平静,静静地看着那能量护罩完全破碎,【第二天妖】狞笑着的面孔朝着两人逼近……

谢解语一抬手。

嗖!

一道红芒划破虚空落在了她的手里。

真凰剑匣。

她反手在剑匣之中一抽。

一柄华丽修长的真凰细剑出现在了虚空中,刷刷刷,一瞬间女武神从剑匣中抽出了足足九柄长短、大小、宽厚不一的真凰之剑,如听话的精灵一般,浮现在了她的身前。

真凰手印如莲花般绽放,剑吟声之中,整整九柄真凰之剑像是活了一般,锵锵锵自己组合了起来,没一柄剑都成为了巨剑的一部分,看起来精美而又华丽,化作了一柄宽半米、长足足有四米之多的厚重巨剑,犹如一只振翅翱翔的火焰凤凰一样。

谢解语纤纤素手几乎握不住那粗重的剑柄。

但这柄巨剑就真的被她轻飘飘地握在手中,她的身形也缓缓地漂浮到了虚空。

丁浩双手往外一探,魔刀和锈剑也同时出现在手中。

魔刀之上魔焰翻滚,锈剑嗡嗡嗡作响,奇异的力量扩散弥漫了开来。

“哈哈哈,一对不知死活的狗男女,妄想反抗吗?怎配做我的对手,【仙凰大圣】何在,自己滚出来吧,不然这对小狗死在眼前。”【第二天妖】狞笑,根本不将谢解语和丁浩放在眼里。

他根本未将丁浩两人放在眼里,点名挑战【仙凰大圣】。

但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哈哈,既然老的当缩头乌龟,让小的来送死,好好好,先宰了这对短命鸳鸯,再毁了【真凰城】,看你出来不出来。”【第二天妖】狂傲嚣张地大笑。

他目光落在两人的身上,反手一劈,一道恐怖妖力斩袭杀而去。

这是真正的神境力量。

丁浩面现冷笑。

魔刀和锈剑交叉十字,在身前一挡,银色和红色的光焰澎湃而出,形成了一个十字形的巨大弧罩,将自己和谢解语挡住。

轰!

妖力斩落在弧罩上,撞击溃散。

巨大的礼台瞬间分崩离析,化作了片片碎石,但谢解语和丁浩两人却是毫发无伤,身上不沾尘。

【第二天妖】微微一怔。

虽然想到两人或许会挡下自己随手一击,但却没有想到,会这么从容地挡下来。

“呵呵,这种程度的攻击,真是笑死人了,真正不知死活的人是你,老东西,你已经在黑暗之中沉睡太久了,早就该化作尘土了,却还跑出来丢人现眼,还不明白吗?你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一个早就该被时间淘汰的老朽,还要称王称霸,真是跳梁小丑不自知,太可怜呢!”

丁浩口中毫不留情。

【第二天妖】闻言,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圣天,脸上瞬间就青筋暴起,难以额遏制的怒火爆开,一字一句地道:“小杂碎,你说什么?”

回应他的,却是一道赤红剑光。

“唳——!”

真凰长鸣,有一种激荡错乱人心的力量。

巨剑化作虹光,瞬息就到了【第二天妖】眉心之前。

谢解语一言不发,巨剑出手。

“放肆!在我面前,竟敢主动出剑?”他怒吼,这小辈竟敢对自己主动出手?

他心念一动,【第二天妖】眉心处顿时浮现出一层妖力护罩,将那犀利的剑尖挡住,即便如此,一股急骤的刺痛,还是让他眉心一疼,挡住了这夺命一剑,却没有挡住奇异力量的撞击。

托大了!

他心中一惊,立刻闪避。

一滴鲜血,从他眉心处滴落。

虽然只是皮肉之伤,但却让【第二天妖】愤怒如同燃烧,近万年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受伤,对于他这等境界的强者来说,眉心滴血等于是已经输了。

咻!

剑气如虹,第二剑紧接而至。

“小辈,死!”【第二天妖】恼羞成怒,猛地轰出一拳,狠狠地砸在了真凰巨剑之上。

轰!

妖力震荡。

谢解语倒飞了出去。

但并不狼狈,女武神的身形如同一根不着力的凤羽一般,动作优美。

【第二天妖】冷笑,正要追击,突然停住了身形。

原来不知道何时,身体方圆百米之内竟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隐约还有水泡泛动、流水潺潺、鱼儿摆尾、鸿雁长鸣之声传来……

“这是……”

【第二天妖】一怔,旋即眼眸之中寒光大作。

剑意!

这种层次的剑意,已经到了润物细无声的境界。

他是沉眠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自然更是深知剑意的可怕,曾经见到过几个上古的人族狠人,领悟了剑意之后,几乎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近乎于无敌的存在。

没想到才从沉睡之中醒来,居然又遇到了剑意。

而且还是如此年轻的一个人族少年。

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么,一苏醒过来就道仙凰宫,没有好好了解过如今北域大地的局势变化……

浑身妖力澎湃,将自己紧紧地携裹在其中,【第二天妖】面现狰狞之色,身形如电,在这淅淅沥沥的小雨之中如闪电一般射出。

他的目标是丁浩。

斩草除根。

绝对不能让一个领悟了剑意的人族祸胎活下去。

而丁浩也抱着同样的打算。

既然来捣乱我的婚礼,那就做好死的觉悟吧。

原本就是要引出你们这群腐朽的跳梁小丑,既然都乖乖地跑出来上钩了,那就都死吧,只有你们这些逆势而行的阻碍都被清除了,北域才有可能迎来一个真正的稳定联手局面。

丁浩瞬间引爆了剑意领域。

咻咻咻咻!

漫天的雨点化作了世界上最可怕的犀利杀机,其间还有鱼游、雁鸣之声,亦如无声杀机一般,将【第二天妖】围住。

霎时间血光迸射。

“啊……”他怒吼,剑意竟然袭破了他的神境护身妖气。

“唳——!”真凰长鸣,谢解语的攻击再度降临,巨剑有真凰之力的加持,无坚不摧,快如闪电。

-----------

还有2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