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1028、那就让他们都去死吧

这话一出,顿时整个广场之中一片寒意。

摆明了【第二天妖】就是来找碴,哪有在别人婚宴上说新郎官是早夭之相的?

别说是丁浩这种狠人,换做是泥菩萨都要被气的冒烟,而天妖殿的人都嚣张惯了,闻言更是哈哈大笑,【第二天妖】是古祖级别的人物,实力深不可测,一旦动手,就是天崩地裂,有谁能挡?

而且一旦打起来,到时候这个婚礼只会成为笑话。

很多人都想要知道,丁浩会如何应对。

“一把骨头都快腐朽了,还出来招风,就不怕风大被吹成飞灰吗?”丁浩冷笑着针锋相对。

“人族小子你火气太大了,这不好,很容易招致灾祸,我看你活不过今年。”【第二天妖】冷森森地笑,盯着丁浩的目光犹如虎狼盯着猎物。

“是吗?我倒是也精通一点相术,我看你这老东西脸上横纹丛生,眼含戾气,体内更有腐朽腥臭之气,头顶隐隐有血云,不如我与你算一卦,你绝对活不到明天,你信不信?”丁浩掐指捏出了一个手印,笃定地道。

“放肆,你说什么?敢对我族古祖无礼?”四五个天妖殿强者拍案而起。

丁浩哈哈大笑。

笑声之中尽是不屑之意。

这声音如滚雷一般激荡在天妖族的耳边,实力稍低的几个妖族强者面色巨变,只觉得血气翻滚,体内妖气竟然隐隐有一种不受控制的趋。

天妖殿强者们皆尽变色。

“哼。”【第二天妖】冷哼一声,震散了丁浩的笑声。

天妖殿的强者这才觉得气息顺了一些,看着丁浩的眼神之中,顿时充满了惊骇之色,想不到这才几年过去,这个人族天才的增长竟然是如此之快,已经稳稳压住了圣级存在。

这时,礼台上又有传送阵法光焰闪烁。

一袭雪白色曳尾婚纱的谢解语出现在了礼台上。

广场里顿时嗡嗡嗡议论喧哗之声响成一片。

在这一瞬间,天地之间一切的光彩仿佛都消失了,唯有这个身穿着白色婚纱的美丽女子,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的风景要比她更加美丽,仿佛是造化将一切美好都赋予到了她的身上,顷刻间就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太美丽了!

在看到谢解语的瞬间,所有的妖族强者都仿佛觉得耳边轰地一声,连思维都变得苍白了起来,仙凰宫圣女的名声也曾在妖族内部流传过,但很少有人知道,她竟然是如此风华绝代。

“真……太美啊!”【太初公主】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她被称作是妖族第一天女,号称风姿绝世,也一直对自己的容貌非常有自信,但在这一刻,竟然隐隐生出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想起当初自己在两族三战擂台上输给了这个美丽新娘,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如另外一个女人。

温多情眼睛之中也有亮光闪过。

他轻轻地摇着白玉折扇,似笑非笑。

就连那早就修炼到了古井无波状态的【第二天妖】,眼睛中也有一道惊艳的光芒闪过,他活了近万年,见过太多的绝色天骄,见过太多的无暇丽人,但也不得不承认,礼台上的那个女子,有一种艳倾天下的容颜。

“婚礼开始——!”

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广场上空响起。

这是仙凰大圣的声音。

声音之中蕴含着奇异的法则之力,激荡四方,令所有妖族强者都产生了一种臣服顺从的冲动,根本升不起丝毫的对抗之心,犹如臣子听到了君王的声音一般。

丁浩笑盈盈地前者谢解语的手,缓缓地走过礼台。

那二十二位花童小女妖扬手洒向天空,一点点亮星化作了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然后又瞬间在虚空之中绽放,接着一片片瑰丽的花瓣如同花雨一样飘落,落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礼台四面有奇异的光柱散发出温馨的光,照射着丁浩和谢解语。

虚空之中响起了悠扬的乐声,这是一种妖族从未听到过的乐器的演奏,如梦似幻,一连串奇异的音符激荡出来,仿佛是有一种魔力,珠圆玉润的音色和美妙的音域,如同圣灵在低吟赞歌一般!

整个过程堪称是梦幻。

这种画面奇异而又温馨,充满了神话色彩。

在场这么多妖族强者,都是整个北域极为有名的大人物,但是却也从未见过这种形式的婚礼,也从未见过这样的结婚仪式,震惊之余,也都被这美丽的画面所折服……

那一对金童玉女犹如神仙人物一样,超凡脱俗,行走在礼台上,就仿佛下一步要飘仙飞升晋入仙界一样。

许多女性妖族强者纷纷心动不已。

对于任何一个种族的女性来说,这样一场婚礼都绝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太初公主】的呼吸都稍微有点儿急促了。

而温多情也早就忘了摇晃折扇,眼眸之中凝聚着一种奇异的光彩,表情有点儿呆滞,似乎是陷入了某种深沉的回忆之中。

但就在这个时候——

“且慢。老夫有话说。”【第二天妖】突然一声大喝,声音如晴空炸雷一般打断了回荡在空中的美妙音乐,音波如飓风般扩散开来,震得所有人大脑中嗡嗡嗡乱响,一些妖族强者猝不及防,被这音波直接震飞了出去。

广场之中,骤然大乱。

【第二天妖】猛地站起来,雄浑的妖力爆发出来,如同汪洋澎湃一般朝着四面辐射,他看着礼台,冷笑道:“妖族圣女,怎可下嫁人族人族?这桩婚事绝对不可行,给我停下来吧,交出丁浩这个人族小贱种。”

他口中每说出一个字,都有一股强横的妖力激荡而出,朝着礼台轰击而去。

这是一种很恐怖的神通。

近乎于言出如法。

但也几乎是在同时,礼台的周围有一道隐形的防护阵法出现,密密麻麻的透明符文闪烁流转,如从九天流淌下来的瀑布一样,隔绝了一切力量,将【第二天妖】的妖力全部都阻挡了下来。

那澎湃如灭世之涛的妖力,撞击在阵法上,竟是不能掀起丝毫的涟漪。

而礼台之上,丁浩和谢解语仿佛根本未曾听到一般,继续进行着婚礼的仪式,有小花童举着婚戒走上来。

一切礼仪都是按照小丁丁的设计,和前世地球无二。

婚戒是丁浩亲手炼制,花费了不少的心神,不仅仅是空间容器,更是一个强大的守护亚神器,凤凰振翅的造型,镶嵌了一颗由丁浩玄气凝结而成的寒晶,如钻石一般璀璨耀眼。

对于谢解语来说,这戒指的实际用处并不大。

但是当她从丁丁那里听说了婚戒的意义之后,在丁浩为她亲手戴上戒指的瞬间,整个人都陷入了巨大的幸福之中。

自从幼年时代家族衰落,后又遭逢巨变,家破人亡之后,她就一直都生活在复仇的愤怒之中,拜入问剑宗之前的那段朝不保夕的生活,让她心中除了活下去不惜一切代价复仇之外,心中在没有任何对于未来的期待,在那段灰暗而又痛苦的日子里,唯有小丁丁是她生命之中唯一的光彩和依靠……

后来的洗剑池边,那个面色清秀坚毅的少年,挺身而出为她挡住抽过来的长鞭的一瞬间,生命之中似乎终于开始迎来了光明。

永远都记得那少年微笑着递过长袍的样子,永远都记得他在自己洗澡时安静守护在旁边的背影,永远都记得他掰开肉饼送到丁丁手里的温柔,永远都记得看着自己时眼睛里的惊艳,记得他赠送衣物和银两的关切,记得他转身而去大笑的豪迈身影……

那一日,在夕阳的照射之下,少年的身影,就牢牢地印刻在了谢解语的心上。

那是她在家破人亡、所有亲人都离自己而去的生命最黑暗的时候,感受到的第一缕温暖,看到的第一缕光明。

没有人知道,在那一刻起,风华绝代的女武神心中就已经放不下那个少年,哪怕这少年从此之后默默无闻只是一个普通武者,她也绝对不会嫌弃……

后来拜入问剑宗,血脉之体得到激发,实力飞速提升,她终于有了复仇的资本,也终于可以帮助小丁丁解除了她体内的封印,让小丁丁恢复了灵身的力量……

于是复仇已经变得顺理成章。

曾经毁灭了整个谢家的小宗门,在成长起来的谢解语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当她亲手将那个小宗门从世界上抹除,女武神俯瞰这滚滚红尘,她已经没有了任何一个亲人。

丁浩成为了她心中的唯一。

为了丁浩,她可以付出一切。

成为【仙凰宫】圣女,继续为问剑宗而战……这些也都只是为了丁浩而已。

而现在,戴上戒指的这一刻,谢解语知道,自己的生命之中,终于又有了一个血脉与共的亲人,一个不离不弃生死与共的人。

防护阵法之外,那个面目狰狞的【第二天妖】在狞笑着说什么,她听不到。

广场上妖族强者们的惊慌失措和怒吼咆哮,她也听不到。

她的世界之中,此时唯有眼前的这个男人。

昔日那个洗剑池边对自己温柔微笑的少年,如今成为了自己的丈夫了,成为了自己生命的另一半。

如果有人反对自己戴上这戒指,那就让他去死吧。

女武神脸上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

还在码字中,如果兄弟们等太晚等不到第二更,那就是说明天三更了。作息有点儿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