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1010、清算的开始(1)

“小凡?”远处的猎户之中,有人惊喜地大喊了起来。

所有的猎户都激动了起来。

在最绝望的时候,有雪部落的武道神话回来了,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心中的惊恐和愤怒在这一瞬间全部都消失,这是一种信念,所有猎人们都相信,当这个人回来,一切的灾难和痛苦都将结束。

年轻人对着猎户微笑,温暖入春。

下一瞬间,当他回头看着像是虫子一样匍匐在地上的光头巨汉的时候,那笑容突然变得冷酷如寒冬,一字一句地问道:“你不是要一根手指头按死我吗?”

张凡平日里沉默寡言,但是当他愤怒的时候,每一个都会如尖刀利刃一样,令对手感到绝望,被前所未有的恐惧淹没。

是的,百蛮山猎户的荣耀、昔日雪州武道的三大神话之一的【狂刀】张凡,在这个时候终于回归了。

光头巨汉难以置信地看着张凡。

怎么可能?

这样荒凉贫瘠的小地方,这种衰败稀薄的力量潮汐之中,怎么可能诞生如此恐怖的高手?这种旺盛如同汪洋一般的恐怖血气之力,分明已经快要接近神境存在了。

张凡抬头看了看近百名神恩佣兵,右脚轻轻地一步踏出。

霎时间一道道藤蔓般的裂纹,像是疯狂飞窜的蟒蛇一样,从他的脚下蔓延了出去,快如闪电,电光石火的瞬间就来到了神恩佣兵们的脚下,恐怖的力量霎时间从他们的脚下爆发开来。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爆炸之声传来。

数百名神恩佣兵,包括光头巨汉在内,身躯像是被铁锤砸中的瓷器一样,化作了血色粉末溅射,没有人能够逃脱。

……

雪州。

雪龙山西部。

太平城。

这里是方圆数千里之内最大的人族聚居城市,昔日也是在问剑宗的庇护之下,但自从新域门开启,黑暗混乱时代到来之后,一切都改变,太平城的城主雷涛顺势而起,拉拢了城中几个大大小小的门派,干脆自立为王,不再遵从问剑宗昔日留下来的规矩,成为了城中一霸。

没有了问剑宗的约束,雷涛撕掉了昔日伪善的面孔,手段血腥,为人冷酷,在太平城中简直及时为所欲为,他强征城中平民为奴,加紧修建加固城防,疯狂掠夺城民的财富,血腥敛财,同时不断地收纳聚集从四面逃难而来的武者,编为军队,野心不断地膨胀。

太平城城民的生活,瞬间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甚至为了加固自己的统治,雷涛大肆构陷杀害一切和问剑宗有关的人和势力,一些有子嗣曾经拜入问剑宗的家庭,几乎被赶尽杀绝,曾经和问剑宗有过关系的人,也全部都被下狱拷杀。

“问剑宗已经是过去,从现在开始,太平城就是【神雷宗】的天下。”雷涛得意洋洋地宣告,他将自己的势力整合,命名为【神雷宗】,要做那开宗立派的第一人。

城主府中。

“禀告宗主,最后一批的问剑宗逆贼已经押赴刑场。”一位身穿赤色皮甲的侍卫单膝跪地大声道。

雷涛大笑:“哈哈哈,好,我亲自去监斩,只有杀光问剑宗的人,我【神雷宗】才能真正在太平城之中立足,开创千秋万代之霸业,哈哈,混乱的世界,才是强者的乐园。”

他带着属下高手卫队,很快就来到了太平城刑场。

这里曾经是城中最大的牲畜屠宰场,雷涛自立为王之后,杀了很多人,后来干脆就将这里改造成为刑场,在过去的数月时间里,已经有数千人在这里被以各种罪名虐杀。

刑场的周围,被强制驱赶来了无数的平民。

在【神雷宗】高手的驱赶之下,他们围聚在刑场的周围,看着被押在场中的一百零一名囚犯,目光已经有些麻木,以往每次有人被杀的时候,他们都会被驱赶来观刑,雷涛用这种‘杀鸡给猴看’方式,来瓦解人们心中反抗的勇气。

“拜见宗主。”

无数人都在强制压迫跪地,高声膜拜。

雷涛如天神一般,站在监刑台上,狂风吹动他的血色披风,火焰一般的长发跳跃,眸子里精光吞吐,杀机盎然,嘴角挂着得意而又凶残的笑。

刑场中血迹斑斑被拷打的体无完肤的一百多人,戴着镣铐,闭目等死。

人群中。

“唉,老王头是个好人啊,他也只不过是曾经见过一面那问剑宗的丁浩而已,根本就和问剑宗没有丝毫的关系,也被抓起来打成了这样……”

“这算什么啊,王宏一家只是因为老宅子在昔日问剑宗城中驻地的旁边,就被全家都杀光了!”

“这个雷涛也太狠太绝了,当年问剑宗正盛的时候,他像是一条狗一样跟在问剑宗的后面,摇尾巴比谁都勤快,现在却这样追杀与问剑宗有关的人,他就不怕报应降临吗?”

“唉,问剑宗整个宗门都消失了,说是去了仙界,但实际上谁知道呢?雷涛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造反,何况听人说过,他背后还有靠山呢。”

人群之中有人议论,虽然同情那些被压在刑场上的无辜之人,但所有人都是敢怒不敢言,只要说错一句,被雷涛的人发现,就会面临比死还恐怖的下场。

“时间到,开始行刑。”有监斩的高手看了一眼日晷,大声喝道。

“雷涛,你这个疯狗,你不得好死,问剑宗迟早会回来为我们报仇的……”一位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囚徒大吼,愤怒地挣扎,身上的伤口崩裂溅射出血浆,钢铁镣铐哗啦啦地响。

囚徒们愤怒而又绝望地诅咒怒骂。

但更多的人却是已经被打的半死,无力挣扎。

雷涛站在远处的观刑台上,嘴角露出了冷酷的笑。

在他的眼中,杀几个人算什么,乱世之中人命还不如狗,就是要以鲜血和白骨,让那些生来就该为奴的人知道,老老实实地接受命运吧,这个世界强者为尊,而你们就该被踩在脚下。

狂风烈日之下,侩子手高高地扬起了鬼头刀。

锋利的刀刃,反射着令人绝望的寒光。

“杀!”侩子手大喝一声,一口烈酒喷到了刀头,扬手斩下。

噗!

血光崩裂。

人头飞起。

场外无数人都低下了头,不愿意再看到这样无情的屠戮。

但是很快,有人突然惊呼了起来。

然后这惊呼之声疯狂地传染弥漫了开来,像是惊潮一样扩散,很多人提前低下了头的人莫名其妙地抬起头来,再去看时,也一个个都被惊呆了。

有人头飞起。

但死去的人,却并不是那受刑者。

而是侩子手。

一道从远处射来的璀璨剑光,如神罚雷霆一样,斩断了他的鬼头刀,也斩掉了他的头颅。

观刑台上,雷涛脸上一片惊愕。

“什么人?给我滚出来。”雷涛怒喝,身形一闪,来到了虚空之中,环视四方,浑身杀机涌动。

咻咻咻!

数道尖锐的破空之声传来。

一种奇异的力量在虚空之中扩散了开来,璀璨如银的流光闪烁,急骤的狂风突然停了下来,人们抬头看时,却见刑场之中,突然多了几个身影。

“雷城主,好久不见了。”突然出现的十几人之中,为首一位面色红润的中年人冷冷地笑道。

“你是……”雷涛一怔,仔细看时,觉得这人有点儿面熟,仿佛是在哪里见过一样,但却一时又想不起来。

但当他的目光,落在了这几人身上的服饰的时候,突然一个激灵,难以形容的恐惧瞬间如同潮水一般,将他淹没。

是问剑宗的剑士袍。

他们是问剑宗的人。

雷涛脑海之中一道闪电闪过,突然明白了什么,失声惊呼道:“你……你是古心长老……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

古心是昔日问剑宗的外门长老,已经有数百岁,是一位先天之境的强者,算不得是问剑宗的核心层,负责巡视问剑宗庇佑区域之内各城的状况,曾经多次来到太平城中,因此雷涛非常熟悉,甚至还曾想方设法地巴结过古心。

不过那时的古心,已经是白发如雪,血气衰弱,步入了暮年。

但现在的古心,血气旺盛,黑发浓密如瀑,面色红润,分明是正值壮年的征兆,所以一时之间,雷涛也没有认出来。

雷涛哪里知道,古心等人到了神恩大陆之后,修为瓶颈终于突破,连续晋升了两个大境界,如今已经是二窍武皇境界的修为,又获得了四百年的寿命,生机重回身体,恢复了壮年之态。

“哼,狼心狗肺包藏祸心的贼子,竟敢残杀我问剑宗的人,为祸太平城,我看你是活到头了,乖乖过来受死吧。”古心眉毛掀动,心中愤怒到了极点。

他们一路赶来,遇到一些难民,进入城中之后,又陆续听说了这里发生的事情,古心的愤怒简直难以遏制,当年正是在他的极力推荐之下,雷涛才得以成为太平城的城主,自己真的是瞎了眼,竟然引狼入室,没有看清楚这厮的阴险,铸下了这等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