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998、怎么遇到这样一尊杀神

一个全新的世界在他们面前展开,这里像是一块任人宰割的处女地,佣兵们的身体里兽血沸腾,那种为所欲为的冲动在他们的血液里燃烧。

“大家听着,团长有令,不许私自活动,任何人不经团长允许,离开十里范围,杀无赦。”战舰上有一位独眼独臂的中年人大喝,他的肩头站着一只洁白的龙隼,气势恐怖。

这是黑血龙佣兵团的管事。

一个心狠手辣,实力极为恐怖的存在。

他一发话,佣兵们都静了下来,也不敢在聒噪,显然具有很高的威望。

但唯有一人,却似乎是没有听到管事的话一样,自顾自地朝着远处走去。

这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他一袭青衫,黑色的长发浓密如瀑布,身形修长,目光复杂中带着惊喜,看着周围的一切,脸上有一种浓浓的眷恋之情,喃喃低语道:“回来了,我终于又回来了……”

他一步一步地朝前走,完全没有将那独眼独臂管事的话听在耳中。

“唳——!”管事肩头的龙隼振翅而起,如一道白色闪电一般,划破了虚空。

“这小子要倒霉了。”有佣兵幸灾乐祸地道。

见惯了太多不守规矩的佣兵被这头拥有圣级战力的龙隼撕成碎片的场面,许多老佣兵们已经将那青衫年轻人当成是死人一个,这次为了入侵新世界,黑血龙佣兵团招了不少的新人进来,而这些肯定将会被当做是炮灰新人,一个个都不服管束,桀骜不驯的很,是该收拾一个,杀鸡给猴看了。

白色龙隼震动翅膀,眼睛盯住了那青色身影,猛地俯冲,如一道闪电,锋利的爪子之间有雷光缭绕,连虚空都在这利爪之下扭曲。

独眼断臂的管事面色无情,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残忍。

不听他的话,就得死。

不然整个佣兵团的佣兵们,还不反了天?

远处。

年轻人仿佛是没有感应到那可怕龙隼的袭杀,依旧一步一步地慢慢行走,北域正值初春,但积雪依旧厚实,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寒冷。

瞬息之间,龙隼的利爪几乎要抓到了他的肩膀。

就在这时,年轻人的肩膀轻轻一晃。

咻!

一道剑光爆射。

“唳——!”龙隼凄厉地惊叫一声,毫无悬念地被剑光命中,嘭地一声化作了漫天血雾爆开,白色的羽毛凌乱地散落。

秒杀!

一击之间,圣级龙隼炸裂。

那些幸灾乐祸等着看热闹的佣兵们脸上笑容凝固了。

大舰上的独眼独臂管事也一瞬间呆在了原地。

这年轻人……好强!

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人敢再出声阻拦他。

之前在前来的路上,故意为难挑衅过那年轻人的佣兵们,一个个冷汗直冒,才知道自己原来在死神手里走了一圈,若不是那年轻人不愿意与他们计较,只怕他们早就死了数百次了吧?

包括那位阴狠的管事,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失去了龙隼对他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因为它是管事战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他眼中涌动着寒芒,却没有出手。

因为他已经看出来,那年轻人的实力太强,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除非是团长亲自出手……

他往后看了看,大舰指挥舱的门紧紧地关闭着,那位令人颤栗的可怕团长并未有任何的表示,管事不相信团长大人没有看到这一幕,所以只有一个解释——

团长也不想惹那少年。

“到底将一个什么样的家伙,带到了无尽大陆啊!”管事心中更加惊讶了。

……

不到半日时间。

青衫黑发年轻人的身影,出现在了问剑宗山门之下。

他静静地站在洗剑池边,仰头看去,英俊的脸上难掩兴奋,但很快这种兴奋就变成了迷茫之色,年轻人的脸上浮现了凝重。

“怎么……人这么少?”

他愕然。

因为他感应出来,山门之上人并不多,和自己想象之中的画面,有着天差地远的区别。

“难道……”

他心中有不好的感觉。

下一瞬间,他身形一晃,瞬间就来到了山门。

昔日繁华的山门落满了厚厚的黄叶,很显然问剑宗山门的守护阵法已经紊乱,在他的记忆之中,按照阵法的操控,现在应该和外界的气候一样,是绿树茵茵,芳草萋萋的初春才是,可如今山门上的季节分明是萧瑟的秋。

微风吹过,尘土飞扬。

看来是太长时间没有打扫,尘埃遍地,许多武舍都已经接上了蜘蛛网,各种杂草丛生,甚至还有肥溜溜的野兔窜来窜去,一些建筑甚至已经坍塌,原本耸立的石像之上,也都蒙尘。

放眼看去,都是一派萧瑟景象。

“空了?”青衣年轻人呆呆地站在原地,心中的失望难以形容,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一个激灵,闪电般射向后山区域。

转眼既至。

这里的灵气稍微充裕了一些,年轻人发现后山垃圾区和自己记忆之中的有些不同,许多新的建筑和大殿林立,比之曾经那种臭气熏天的环境要好了很多,这些显然是后来建筑的。

但这些建筑依旧是不满尘土和蜘蛛网,显然是太长时间没有人居住过了。

“没有太多战斗的痕迹,看起来不像是被入侵了,可为什么没有人了呢?”年轻人戏言自语,转眼之间,来到了后山垃圾悬崖跟前。

放眼看去,他有些呆滞了。

原本应该是深不见底的地穴深渊,记得当时有无数的问剑宗弟子被强迫进入到那罡风呼啸的深渊中采矿,但现在地穴深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地坑,就仿佛是整个后山都被人给挖空了一样。

“整个后山都消失了……难道是被裂天剑宗的人夺走的?”年轻人想起了曾经的事情,不禁心中杀意炙热燃烧,这一次他回来,绝对不会再放过裂天剑宗。

只是他此时,心中更担心宗门的安危。

到底在自己离开之后,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这时,他眼眸之中,突然闪过一丝寒芒。

因为后面风声传来,三四个人影出现,实力都极为不俗,缓缓地逼了过来,不是问剑宗的人。

“朋友,我看你面生的很,报上号来吧,那个宗门的人?来这里干什么?”为首一位面色阴鸷的中年文士面带威胁之色,看向年轻人的眼神不怀好意。

年轻人随意扫了三人一眼,看着眼前空空如也的巨大地坑,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我的家里?”

你的家里?

四个人一愣,旋即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为首那中年文士眼眸中闪过一丝喜色,道:“你是问剑宗的人?”

“问剑宗青衫东院方天翼。”年轻人很认真地报出了这个名号,对于他来说,这个名字有着极为特殊的意义。

“方天翼?没有听说过,”一位络腮胡壮汉冷笑,道:“不过,你既然是问剑宗的人,那就老老实实束手就擒吧,该着老子们立功,哈哈,守了半年,终于等到了一条杂鱼。”

方天翼眉头微微一皱,道:“你们在围捕问剑宗弟子?”

“是有如何?哈哈哈……”络腮胡大汉狞笑。

咻!

一道剑光横空出世。

四人都觉得眼前一寒,目光瞬间不可视物,被那璀璨剑光刺痛了眼球,顿时心中都大骇,第一时间后退。

等到目光重新可以看到景象的时候,中年文士三人惊骇地看到,络腮胡大汉一脸绝望,庞大的身形晃了晃,人头滚落,血箭从胸腔中喷出来,身死道消。

“是就去死。”方天翼平静地道。

这样张扬自负的话,如果是在前一刻说出来,肯定会让中年文士三人不屑一顾,但此时却有着死神一般的威慑力,那中年壮汉的实力是圣级中阶,在方圆数万里之内都是顶级的强者,可却连这年轻人一招都接不下来,就被瞬间秒杀,其他三人自问实力就算是比中年壮汉强一点,但也无法挡住青衫年轻人那一剑。

“走!”

中年文士一声低喝,转身就要逃走。

但下一瞬间,他却骇然地发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气息,如太古山峦一般覆压了过来,任凭他如何催动体内的玄气,却根本无法飞腾起来,甚至连动弹一下手指都做不到。

这是什么力量?

难道是……神境至尊的气息吗?

三大圣级强者意识到这一点,顿时吓得面色惨白,心中再无丝毫的侥幸心里,想到了关于问剑宗的传说,难道当初丁浩真的将宗门都搬入了仙界,而眼前这个问剑宗弟子,莫非是从仙界降临?否则他的实力,怎么会如此恐怖?

“你们是什么人?”方天翼背对着,语气平静地问道。

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

方天翼微微一笑,一道剑光呼啸,又有一位圣级强者的头颅被斩掉,既然是问剑宗的敌人,那他出手就不会再有丝毫的留情,这几年的经历,让他的心变得坚硬如铁。

“你……我们是【晴川殿】的人,阁下实力虽强,但我【晴川殿】底蕴也……”另一位圣境强者又惊又怒地大吼。

咻!

又是一道剑光。

这人话说了一半,身体一分为二,连神魂都没有能够逃出,就被彻底斩杀。

剩下的中年文士已经吓得浑身颤抖如筛糠。

怎么竟然遇到了这样一尊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