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993、比我想象中的来晚了

纳兰性德跌跌撞撞终于爬出了地下密室。

实力被废掉之后,他已经瞬间变得衰老,比普通的老人还衰弱,顺着破碎的甬道,爬了足足一个时辰,磕的浑身是伤,才来到了地面,这个时候,天边一轮红日正好升起了半轮,血色阳光洒落在大地。

他心中一片死灰,抬头看到了天空之中那个巨大的域门。

若是换在以往,这种奇异的画面一定会引起他巨大的兴趣,天地异变必代表着大机缘,但是此时,他仓皇如狗,只想赶紧找一个藏身之地,躲避来自于各方的追杀,好好想想该怎么活下去。

即便是丧失了一身实力,他依旧想活。

丢失掉的力量,通过修炼还可以恢复。

纳兰家还有一些神藏,这些年积攒的底蕴,也有希望帮助他恢复一定的实力。

他坚信总有一日,自己还能改头换面崛起。

当然,纳兰世家的总部是绝对不能回去了,这个时候的纳兰世家总舵绝对是个火坑,泥菩萨回回去救他的家人,而神庭和其他各方势力,也都会循迹找来,回去就是送死。

“该去哪里呢?”

纳兰性德一边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一边在心中琢磨。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传出来了沉重的脚步声,纳兰性德心中下意识地一紧,不过旋即意识到,脚步如此沉重,绝对不是武道高手,想到这里,他心中倒是轻松了一些。

很快就看到十多个衣衫褴褛的身影从碎石后面跑了出来。

是十多个贫民窟的叫花子。

纳兰性德随意瞥了一眼,这样的人平日里在他眼中就是蝼蚁,他不将这十几人放在眼里,继续朝前走去,靠的近了,冷笑着喝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滚开,不要挡道。”

放在以往,叫花子们绝对会吓得瑟瑟发抖屁滚尿流。

但是这一次,十多个叫花子并没有让开。

他们的眼睛里闪烁着贪婪和凶唳的光芒,死死地盯着纳兰性德,每个人的脏乎乎的脸上,都露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不知死活贱民们,找死不成?”纳兰性德大怒。

但是下一瞬间,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骤然一惊,霎时间背后的汗毛都一根根地竖了起来,因为这些叫花子眼中的那种光芒,就像是看到了猎物的鬣狗一样,阴狠而又暴戾。

他们要抢夺自己?

纳兰性德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东西,依旧穿着耀眼的华服装束,别说是那几个无价的宝石玉坠,单单就是这一身衣服上随便撕几块布料,都可以卖很多钱,足够这些叫花子开销一两年了。

如果换在以前,遇到这种低贱的东西,他根本不用动手,就会有手下的护卫高手出手,将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全部轰杀成渣。

但是现在,身边的心腹高手们都被他送进了【龙吟天变阵】提供能量血肉,死的一个不剩,而他自己已经失去了全部实力,没有剩下丝毫玄气修为。

而且他还不是体修,又受了伤……

现在的他,虚弱到了极点,别说是十几个凶悍的叫花子,就算是一个普通壮汉,都能要了他的命,意识到这一点,纳兰性德立刻改变了态度,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正要说什么……

那十几个叫花子已经冷笑着冲了上来。

这种生活在石嘴城最底层的人,无一不是好勇斗狠之辈,为了活下去,不把人命当回事,也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就像是疯狂的豺狗一样,在观察到纳兰性德不具备威胁之后,他们迅速扑来上来……

“你们敢……啊……”纳兰性德大呼,但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奔在最前面的乞丐迎头一拳,打歪了鼻子,鼻梁骨折,鲜血横流。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纳兰性德怒吼着要表明身份。

但下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小腹一凉。

低头看时,却见一个只有十三四水的黑瘦小姑娘,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截生锈的铁条,边缘磨得锋锐无比,狠狠地刺入了他的肚子里。

这小姑娘有点儿营养不良,又黑又瘦,皮包骨头,正应该是清纯烂漫的年纪,但在她的脸上,却看不到丝毫的纯真,值得一提的是,她的外貌竟然和纳兰初有点儿相似,但眼神里却没有纳兰初那种宁静、温柔、乖巧和笑意,只有野兽一般的狰狞和阴狠,她张开的嘴里黄色的牙齿锋利如匕首一样,如一头阴狠的小鬣狗。

“啊……阿初……”纳兰性德恍惚仿佛看到了那个被自己逼死的小姑娘。

这小乞丐愣了愣,旋即恢复了之前的冰冷阴狠。

她紧握着用铁条在纳兰性德的小腹恶狠狠地捅进去,然后迅速抽出来,手法极为熟练地闪电般连续又捅了几次,简直将纳兰性德的肚子捅成了筛子。

杀人对她来说,仿佛只是例行公事一样。

最后的力量从纳兰性德身体里流淌消失。

一起流淌消失的还有他的生机。

身体无力地仰天倒去,纳兰性德张开的手臂想要抱住什么,最终却徒劳地垂下,他的眼神里有愤怒,有不甘,有难以置信,有迷茫,有悲哀……

他无法想象,纵横东大陆左右逢源的自己,连神庭都欺骗了,竟然有一天,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死在一个低贱如蝼蚁般小乞丐的手里……

很快纳兰性德身上的衣物就被一扒而光,叫花子们一哄而上拿走了所有他们认为有价值的东西,纳兰世家的当代家主,全身赤裸地躺在碎石尘埃里面,鲜血染红了周围。

在意识游离的那一瞬间,纳兰性德不知道怎么的,脑海里又回想起了杀死自己的小乞丐的那张脸,恍惚间这张脸和纳兰初的脸缓缓地重合,像是同一个人一样……

死在了一个和纳兰初相似的小姑娘手里,这莫非就是上天的报应?

纳兰性德嘴里,已经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人影闪烁,一个身穿黑袍的英俊独目年轻人从天而降,落在了纳兰性德的身边,低头凝视着他。

是丁瞳。

丁瞳像是看着一条狗一样看着纳兰性德,他的独目之中,有七个光点犹如七颗星辰运转闪烁,朦胧氤氲之光散发出来,如雾气一般将纳兰性德整个人都笼罩在了其中。

他在‘看’着什么。

有一种奇异的力量,笼罩了纳兰性德,他身上的一切仿佛是凝滞了一样,包括那流逝的生机,也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

半晌。

“果然是【泥菩萨】。”丁瞳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这个传说之中的人物,竟然真的如此厉害,以一己之力,遮蔽了天机,算计了各大势力所有的卦师,也混淆了至尊强者的推衍,更蒙蔽了自己【七巧造化之瞳】的洞察,生生地改变了天象天机,瞒天过海成功。

丁瞳的目光,再次落在了纳兰性德的身上。

这个该死一万次的狗奴才,表面上对神庭谦恭,暗地里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挟持【泥菩萨】瞒天过海,连自己都欺骗了,妄自己还真的以为他是好心,帮助自己诳走了那个命外之人……

“原本以为仙器争夺过程之中注定会出现的变化,会应在那个命外之人的身上,谁知道竟然是这样……真的是太失算了。”丁瞳心中有一种无法抑制的愤怒:“呵呵,纳兰世家没有必要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

他一念之间,就判定了这个东大陆豪门世家的死刑。

下一瞬间,他再次运转【七星造化之瞳】,一道淡金色的光芒直接射入了纳兰性德的大脑之中,强横地从其中搜寻信息,到了最后那金色光芒化作了七彩氤氲,将纳兰性德的整个脑袋都笼罩在其中。

原本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纳兰性德,手脚突然剧烈地抽搐了起来。

……

破碎的地下密室空间。

静静地盘腿坐在原地的【泥菩萨】突然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他裸露在外的脖颈、手掌等部位的皮肉,如同被滚水泼过一样溃烂,淡褐色的脓水泛动,周身都布满了一种腥臭味道,像是即将腐烂的尸体。

浓郁到难以形容的天谴之力,弥漫在整个密室空间里。

【泥菩萨】连续喷出几道鲜血,到了最后,他喷出的血液之中,竟然带着破碎的脏器,已经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腥臭黑色。

但他的眼神之中,却充满了笑意。

轻轻地呼出一口气,他全身上下唯一算是完好的部位只有眼睛,当他眼睛睁开的时候,其内有大片星河运转,一幅幅模糊的画面,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其中就包括那十几个凶狠乞丐杀了纳兰性德的画面。

【泥菩萨】一直看到丁瞳出现,这才闭上了眼睛,不再演算。

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之后。

轰!

一道强横的力量落在这个被毁坏的纳兰世家地下密室里,光华散去,出现的人,正是丁瞳。

“你比我想象中的来的晚了一点。”【泥菩萨】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