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986、没有想到吧

那匕首被催动,立刻爆射出蓝色光芒,化作液体就要朝着丁浩的体内流窜。

丁浩冷哼一声。

背骨脊梁大龙发出一声龙吟,骨骼啪啪啪作响,紫色的龙气呼啸,一条紫色神龙咆哮,缭绕着丁浩的身体飞舞。

那蓝色匕首瞬间竟然被这力量重新逼出来,化作了固体匕首的模样。

丁浩背部的肌肉如山岳一般隆起,可怕的肉体之力爆发,一点一点地将将重新化作固体的蓝色匕首挤出了肌肉,就像是弩箭迸发一样,叮地一声,射向空中。

纳兰夫人看到这一幕,彻底惊呆了。

这是什么样的怪物啊,竟然能够将剧毒之刃直接从肌肉里挤出来。

难道他的一身肌肉,都是神铁铸就的吗?

要知道自己炼制的这深蓝匕首,即便是稍微入肉,就会释放出恐怖的毒力,普通的圣境强者只要是皮肉被划破一点点,立刻就会暴毙,神境强者也会陷入虚弱状态之中。

但眼前这个人,他难道不是血肉之躯吗?

丁浩转身,盯着纳兰夫人,就仿佛是一头穿越远古洪荒而来的巨兽盯着一只渺小的蝼蚁,眼睛里的目光,是毫不留情的残忍之色。

纳兰夫人霎时间陷入了一种近乎于崩溃的恐惧之中,对上那目光的瞬间,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无边的血海所笼罩,她想要第一时间拉开距离,但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僵住了一样,竟然有些不听使唤。

丁浩一抬手,捏住了她天鹅脖颈一样柔软白皙的脖子,就像是钢箍缠住了天鹅。

“你……放开……我……你……”纳兰夫人瑟瑟发抖。

她面色潮红,呼吸急促,完全喘不过气来,像是溺水的可怜虫一样挣扎,双掌如同疾风骤雨一样击打在丁浩的身上,但却像是击在铜墙铁壁上一样,令她手掌生疼。

“毒妇,是你三番五次派人来袭杀阿初,”丁浩眼眸之中杀机炙热,残酷地道:“去地狱向阿初赔礼道歉吧。”

话音落下。

丁浩一伸手,那从空中落下来的蓝色匕首正好落在手中,握住柄部,反手一伸,蓝色匕首就毫不留情地插入了纳兰夫人的心脏。

“啊……不!”

纳兰夫人惊恐地惨叫。

神境强者就算是心脏被毁也不会致命,但那蓝色匕首之中的毒力,像是疯狂燃烧的火焰一样,顺着伤口迅速地流窜进入了纳兰夫人的体内,令她痛苦地哀嚎了起来。

转眼之间,这个毒妇白皙的肌肤就化作了幽蓝色。

丁浩一甩手,将她像是扔垃圾一样扔了出去。

然后丁浩的目光,落在了那个一直站在旁边,及没有逃走也没有出手的淡金色面具人的身上,这个人的气息有点儿熟悉,丁浩觉得自己仿佛是在哪里见过此人一样,却一时完全想不起来。

面对着暴怒辣手的丁浩,淡金色面具人目光平静,落在丁浩的身上,似乎是在审视着什么,又仿佛是在叹息着什么。

丁浩的目光,越过他的身体,看到了密室中间依旧疯狂闪烁着淡银色光芒的【龙吟天变阵】之上。

纳兰游侠的咆哮声如同疯狂激荡的滚雷一般传出来。

丁浩微微皱眉。

因为即便是隔着老远,他也清晰地感觉到了纳兰游侠体内发生的变化,一种前所未有可怕的力量,正在缓慢地以纳兰游侠为中心滋生,即便是盛怒之中的丁浩,也不敢挑衅这种力量,感到了一阵心惊肉跳的渺小。

怎么会这样?

丁浩的仔细地观察【龙吟天变阵】,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阵法,以丁浩的铭文造诣,竟然一时根本看不清楚头绪,无法分辨出来这阵法的阵眼到底在哪里,那一道道闪烁着银光的铭文纹络,繁杂浩瀚犹如汪洋,看一眼都会觉得让人眼晕目眩。

这个阵法,绝对是一个很恐怖的阵法高手布置下的。

刀祖和剑祖也在观察,一时竟然也无法看出端倪。

“不管那么多了,既然看不出阵眼,那就强行破阵!”丁浩缓缓地将纳兰初的尸体放在地上,随手一划,布置下一个保护阵法,将她保护在其中,然后握住魔刀锈剑,注入玄气之力,要施展禁忌之力。

纳兰初已经死了,绝对不能让纳兰游侠再出什么事情。

答应她的,一定要做到。

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淡金色面具人看到丁浩随手一划布置下的阵法,眼睛微微一亮,显然有些惊讶,也有些欣赏,不过他依旧静静地站着,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出手或逃走的打算。

魔刀和锈剑在丁浩的手中震颤。

强大的禁忌之力散发出来。

刀祖和剑祖明白丁浩此时的心情和决心,所以全力帮助丁浩催动刀剑的力量,没有丝毫的保留。

“时间到了。”

淡金色面具人突然开口道。

丁浩一怔,动作微微一停。

“仙器出世的时间到了,世人都以为仙器会在落圣山脉出世,呵呵,但他们都错了,所有人都错了,一切都是假象……”

淡金色面具人微笑着道。

下一瞬间——

轰!

一股极度强横的力量突然从【龙吟天变阵】之中爆发出来,难以形容的力量冲天而起,霎时间密室空间的穹顶就被直接掀飞,数百米的岩石和泥土被直接炸开,冲天而起的银色光华如柱,射出地底,射向了遥远的星空……

这银色光柱给人一种贯通天地的视觉震撼。

而与此同时,纳兰游侠痛苦的哀嚎和咆哮声停歇了。

镌刻着【龙吟天变阵】铭文纹络的地面,瞬间岩石破碎,上面所有的阵纹都粉碎毁灭,碎石迸射,刺目的银色光华从碎石之中爆发出来,像是燃烧着的银色火焰,令人睁不开眼睛。

丁浩也微微迷上了眼睛。

啪嗒啪嗒!

轻微的脚步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那刺目的银色光焰缓缓地散去,露出了两个人影,一大一小,牵着手从银芒火焰中走出来,一步一步缓缓地朝着丁浩走来。

丁浩抬眼看去,突然浑身一震,瞳孔骤缩。

“呵呵,没有想到吧。”纳兰性德脸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得意笑容。

他的身体完全恢复了。

之前被丁浩彻底轰爆,肢体破碎化作了血雾,一身骨头也都成为了粉末,只剩下了一颗头颅,而现在他那些被打碎的肢体全部都恢复了——不仅仅是恢复了,且变得更加强大,全身上下都赤裸,可以清晰地看到每一块肌肉都如同神铁神料一样,闪烁着晶莹的光泽,一种近乎于仙道的力量,在他的新躯体之中澎湃着。

在这种力量面前,即便是神境强者也渺小如同蝼蚁。

纳兰性德旁边,站着的是纳兰游侠。

这个平日里傻乎乎就只知道傻笑和吃东西的少年,此时完全变了一副样子,他身上的白色袍子换做了一副银光闪闪的铠甲,严丝合缝地将全身上下都笼罩掩盖,甚至连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都像是镀了一层银粉一样,整个人仿佛是长了一层金属皮肤外壳。

不过他最大的变化,并不在装束。

而在于气质。

以前那个憨态可掬的傻少年,现在脸上没有了丝毫的憨厚,一双眉毛如利剑高悬,眼睛之中已经没有了瞳仁,取而代之的是毫无感情的金属银色光芒,整个人面部线条变得前所未有的凌厉,不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更像是一柄当世无敌的杀人武器。

“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你就要破坏了我的大事。”纳兰性德深深地出了一口气,微笑道:“可惜命运还是站在了我这边,你没有直接轰杀我,而是将我轰入了【龙吟天变阵】,这给了我机会,现在我终于得到了仙器,问这天下,还有谁是我敌手?”

仙器?

丁浩一怔,旋即一道闪电闪过脑海,瞬间明白了什么。

他的目光落在了纳兰游侠的身上,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极度震惊的神色。

“没有想到吧,真正的仙器,并不是利剑,不是长刀,不是死的器物,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是我的儿子,哈哈哈哈,”纳兰性德疯狂地大笑了起来:“要是不是一代奇人【泥菩萨】算尽仙道天机,我也不会知道这样一个古往今来最大的辛秘,所有人都被骗了,他们像是傻子一样被骗到了落圣山脉自相残杀,而我却可以轻轻松松地在这里得到仙器。”

丁浩依旧处于一种极度的震惊之中。

纳兰游侠就是……就是仙器?

一个人形仙器?

这怎么可能?

难道所谓的仙器……竟然是一个有生命有灵魂的奇异存在?

可那落圣山脉之中发生的一切,那黄金王座、黄金神殿、黄金擂台、天选之战和黄金仙光,这一切到底该如何解释?

纳兰游侠的身体的确是有古怪,丁浩早就发现他的体内,蕴含着一种很神秘的力量,虽然从未修炼,但一些巧合情况下爆发出来的力量,也极度强大。

但丁浩也只以为这是因为他体内有某种未曾激发的神秘血脉之力而已,却万万都没有联想到,他这个活生生的人,竟然就是未激活的仙器。

“哈哈,啊哈哈哈……怎么样?你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亲手交给我的这个小家伙,竟然就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仙器吧?这种滋味怎么样?是不是很懊悔很愤怒呢,因为这件仙器,明明曾经在你的手里,可你不识货,将他送到了我的手中……”

纳兰性德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和得意。

差点儿功败垂成,差一点就失去了一切,好在最后时刻奇迹出现了,这种绝望之中获得希望的感觉,真的是很好,现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仙器在手,这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人是自己的对手了。

他要先拿丁浩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