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981、龙吟天变阵

丁瞳依旧似笑非笑地看着丁浩。

面对着逼迫过来的丁浩,他似乎是并没有交手的打算。

顿了顿,丁瞳突然开口道:“听说你很护短,很在乎身边的人,那么如果现在你曾经的救命恩人,如今的衣钵弟子,那个可怜的小女孩,现在就快要被人杀掉,你会选择继续留在这里争夺仙器,还是去救她呢?”

丁浩脸色一变。

丁瞳知道纳兰初的事情?

难道这一切都是他的安排?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丁浩的心中蔓延,他突然觉得,自己一定是忽略了什么。

纳兰性德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想到这里,丁浩下意识地回头向仙道峰看下去,仿佛是在回应他的目光,一道赤红色的火焰流光,在笼罩着落圣山脉的黄金光罩之外闪烁,划破虚空,久久没有散去。

“那是单雄发出的紧急讯号!”

丁浩让单雄带人守在纳兰世家驻地之外,一旦有任何不对,立刻赶回来通知自己,若是一时连不上,就发出这个讯号来找自己。

纳兰世家那里,一定是出事了。

就在这时——

“师父,您在哪里,求求您快点儿出现吧,救救游侠,他快要不行了……师父您快出现吧,请听到我的祈祷,师父……”

纳兰初那惊慌焦急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丁浩这一次捕捉到了,纳兰初的声音,竟然是直接在自己的识海之中浮现,而并非是通过耳朵传到。

丁浩呆住了。

因为在这一瞬间,眼前浮现出了纳兰初的虚影。

在眼前的虚空,像是过往事情的回放一样,这个乖巧的小姑娘,抱着双腿瑟瑟发抖,看不清楚她在什么地方,但情况显然很糟糕,她小巧的脸蛋上挂着泪珠,整个人显得仓皇无比,像是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绵羊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丁浩抬头看向丁瞳,以为是丁瞳的安排。

但却发现丁浩似乎并未看到这个虚影,他的眼神只是在讥诮地盯着自己,完全没有注意到虚空中纳兰初的虚影,很显然他也完全听不到纳兰初的声音。

“师父,你在哪里,求求你,阿初求求你,快点儿听到我的声音,游侠快要死了,请你听到我的祈祷,一定要救救他啊……”纳兰初的声音如游丝一般,断断续续地在丁浩的识海之中响起。

而眼前的虚影越发的清晰了。

阿初似乎是在一个很奇怪的环境之中,周围有奇异的能量涌动,她娇俏的小身子在颤抖,眼神中充满了绝望和仇恨,也充满了渴求,瘫在地上,白皙纤巧的小手合十,在苦苦地祈祷哀求。

丁浩感到不可思议。

这声音和虚影到底是怎么传到这里的?根本就像是幻觉而已,但给丁浩的感觉却又是如此的清晰真实,在这仙道峰的仙道罡风凛冽吹拂中,有一种悲怆悲壮的气息。

丁浩再一次确定,丁瞳是真的绝对看不到纳兰初的虚影,也无法听到高纳兰初的声音。

似乎是察觉到了丁浩的异状,丁瞳也在以一种奇异的目光,打量着丁浩。

“这似乎是血祭的力量,”剑祖的声音传来,道:“试着回应她,也许他能听到你的声音。”

丁浩一愣。

隔着仙道峰以及周围黄金护罩回应?纳兰初可以听到吗?

“阿初,是我,我听到了,你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丁浩神识运转,试着沟通。

……

……

纳兰世家驻地。

地下五百米深的密室大厅之中。

一个奇异的阵法正在运转之中。

复杂繁多如烟海一般的铭文条纹闪烁,磅礴到令人难以想象的能量在酝酿,从上方向下俯视的话,这个直径足足有五千米的巨大阵法,就像是世界上最复杂的电路图一样,有一道道电流通过,释放出炙热的光,令人看一眼就会晕厥。

刺目的白色光焰,从每一道纹路之中闪烁出来。

在这个巨大阵法的最中心,赤身裸体的纳兰游侠正在痛苦疯狂地挣扎,他像是一头丧失了理智的野兽一样,被固定在了阵法的最中央,无法脱困,而肉眼可见一道道细如发丝的银光,从这磅礴的阵法之中不断地分离出来,缓慢地朝着他的四肢身体蔓延……

那银色细丝每蔓延一点,纳兰游侠就痛苦地怒吼。

他用拳头轰击地面,像是擂鼓一样疯狂,体内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有阵法加持的地面,也被他轰得塌陷下去,那可怕的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了纳兰游侠正常状态之下拥有的力量,足以一瞬秒杀一位半神境的强者。

可那银色的地面有毫发复杂的神奇阵法加持,仿佛是液体一样柔软,每当纳兰游侠一拳砸下去,就会凹陷酥软,卸掉这种可怕的力量,等纳兰游侠拳头收起来的时候,又会恢复如初,不会有丝毫的破损。

在银色阵法之中的纳兰游侠,就像是一头落入罗网的上古凶兽一样,疯狂地挣扎,却无法挣脱。

恐怖的力量气息不断地从他身躯之中散发出来,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体内的力量仍旧在不断地攀升,仿佛是永无止尽一样。

巨大密室空间的外围,有数百位身穿白袍的纳兰世家最为精锐最为忠诚的强者,面无表情地守护。

密室最东面。

纳兰初等数十个纳兰世家的高层站在一起,紧张地关注着阵法之中的纳兰游侠。

“太慢了,这样的苏醒速度太慢了,我们必须抢在落圣山脉的一切尘埃落定之前,彻底唤醒那种力量,”纳兰性德英俊的脸上有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阴鸷疯狂,他咬牙,白森森的牙齿如同野兽的锋芒,道:“将所有的底蕴都投入进去,全力催动【龙吟天变阵】。”

旁边一位带着淡金色面具的身影闻言,犹豫地道:“可是那孩子的身体,还无法承受【龙吟天变阵】的全部力量,若是全力催动,只怕会摧毁他的身躯。”

“哈哈哈,我只要结果,不计过程,如果无法承受,那就让他去死吧。”纳兰性德的声音近乎于残酷:“这不正是他的价值所在吗?”

“可他……毕竟是你的儿子啊。”淡金色面具身影依旧劝道。

“哼,一个低贱的野种而已,怎么能算作是我纳兰世家的人?死了正好,用他体内肮脏血液,来洗刷我纳兰世家的耻辱正好。”一位头戴凤钗、体态玲珑的中年美妇冷笑着道。

纳兰性德冷冷一笑,道:“夫人说的不错,我带他回来,就是为了今日大事,否则他是生是死与我何干?再说,他是我的孩子,他的血肉生命都是我所赐予,就应该回报我,哈哈,你堂堂的【泥菩萨】,算尽天机,应该懂得天道无情,且这阵法也是你布置出来的,又何必在这个时候妇人之仁呢?快去全力催动阵法吧。”

淡金色面具身影略微犹豫,终于还是朝着闪烁着疯狂银光的【龙吟天变阵】边缘走去,开始以某种特殊的手法,改变一些铭文线路的纹络。

下一瞬间,就像是温热的油锅里撒了一把盐一样,整个阵法果然逐渐变得更加疯狂起来,如烧开了的沸水,而阵法之中纳兰游侠的痛苦咆哮之声也越来越巨大,挣扎的更加疯狂。

他体内有一种恐怖到令人颤栗的力量,正在缓慢地复苏。

这种力量无比可怕,犹如毁灭世界的魔神一样,即便是站在数千米之外,隔着老远,又有阵法的保护,但那些在【龙吟天变阵】周围负责警戒的纳兰世家的高手们,也一个个都面色巨变,心中有一种绵羊被猛虎盯上的心惊肉跳的感觉。

片刻之后。

“最多再有一天时间,一切就可以完成了。”

带着淡金色面具的【泥菩萨】返身回来道。

纳兰性德满意地点点头,道:“好,太好了,不愧是大名鼎鼎的【泥菩萨】,果然是算尽一切,这一次就全靠你了,哈哈哈,连神庭都被蒙蔽,等到他们发现真相的时候,大势已定,一切都已经注定,哈哈哈哈……”

纳兰性德疯狂地大笑。

他眼睛之中已经是一片炙热的红色,整个人陷入了某种亢奋癫狂之中。

这个密室无比巨大,简直就像是一个地下虚空一样。

可见纳兰世家为了修筑这密室,不知道费了多少的人力精力,密室四周和顶部的墙壁上,有一道道游龙一般的铭文飞快地闪烁游走,收敛了一切气息,外界根本无法感知这里正在发生着什么。

【泥菩萨】眼神平静,没有再说什么。

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永远都只是一个被人利用的工具而已,就算是算尽天机又如何?实力不够,终究是别人的棋子,可以算到神帝的寿元,可以算到他人的命运,却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想要让家人妻女活下去,自己似乎是别无选择。

除非事情发生变化。

他扭头看着【龙吟天变阵】。

那浩杂如烟海一般的铭文纹络看似是无序地闪烁游走,但在他的眼中,那确实代表着一个个命运的轨迹,无数道铭文无序地混杂相交,那就是天地之道的运转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