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975、伪神帝

谢解语手中拎着韩大人的人头。

而她的血色细剑,剑刃薄如柳叶,搭在了纳兰性的脖子上,那种混合着冰凉和炙热的奇异气息,让纳兰性被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淹没,浑身颤抖了起来。

怎么会是这样?

这个实力恐怖的女武神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连韩大人都被击杀?

这下子要糟糕了。

纳兰性牙齿撞得乱响,大脑一片空白,惨惨地谄笑,道:“别……别杀我,我不是神庭的人……我们是被神庭逼着来战斗的!”

“为什么蛊惑神庭来进攻体修营?”谢解语眸子如同炎刀,冷酷的话语令周围的温度都降低了下来。

纳兰性身体僵住了。

他原本想要将一切推在神庭的身上,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女武神竟然像是可以未卜先知一样,一眼就知道了真相。

“不说是吗?那就算了。”谢解语轻轻一抬手,血色华丽细剑一震。

纳兰性的人头就飞了起来。

他的头颅飞在半空中,脸上带着的依旧是难以置信的神色,自己什么都没说,按照常理来说,这女人不应该是严刑逼供或者恐吓自己吗?竟然……直接斩杀……难道她不想知道那些秘密……

纳兰信的头颅连同他的身躯,瞬间都被紫色火焰缭绕,化作了飞灰。

体修营外围。

神庭大军已经溃不成军。

在天地力量的压制之下,黑甲军军士的力量暴跌,不足平日里的一半,被如一头头上古暴龙一样的体修追杀,很快就击破了军阵,再加上韩姓神境强者和其他数名半身境界的强者被谢解语击杀,根本就是兵败如山倒。

纳兰世家的高手阵营看到这一幕,纷纷扭头狂奔。

看在纳兰初和纳兰游侠的面子上,金可言并未让体修们追杀纳兰世家的人。

这一战是体修们走出瀚海森林的第一战,胜的酣畅淋漓。

看着如丧家之犬一般逃离的黑甲军,体修们欢呼雀跃。

谢解语掌心缭绕一道紫色火焰,焚化了韩姓神境强者的头颅,身躯微微摇晃。

她的脸色有一丝苍白,刚刚复苏的她,身体还有些虚弱,这一战又消耗了不少精力,好在之前丁浩在她昏迷的时候,喂了不少的神丹,药力依旧在她体内,稍微炼化,可以弥补战斗的消耗。

女武神扭头看着落圣山脉之内的区域。

黄金色的光罩依旧将整片区域都笼罩,隐约可以看到其内的一些变化,谢解语的眼神之中有点儿担忧,生怕丁浩在里面出事。

她的掌心,一颗青色的光球旋转,正是【新月战衣】。

丁浩在离开之前,将这件战衣留了下来,让金可言在谢解语苏醒之后转交,也说明了这战衣的来历,这样的做法,让谢解语心中甜蜜且感动。

“不该将它留给我,你比我更需要他,浩哥哥,我身上也有一件战衣呢。”谢解语在心里悄悄地自言,嘴角禁不住露出了一丝甜蜜的笑意。

就在这时——

“单元帅回来了。”外围负责警戒的体修大声喊道。

就看一个魁梧的汉子风风火火地闯进营地,一脸焦急焦躁之色,看到金可言就一把抓住,大吼道:“天尊大人在哪里?我有要事禀告……”

“大人进入落圣山脉中去了,还未出来。”金可言连忙道。

单雄闻言,顿时大急,道:“这可如何是好?纳兰世家那边出事了,有什么办法能联系上大人吗?”

金可言摇摇头。

体修们也很担心丁浩,可现在是真的没有任何办法联系上。

“纳兰世家出了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即可。”谢解语一身红色战甲,浑身气势如汪洋涌动,在虚空之中一步一步款款走来。

“你是什么人?”单雄一愣,之前没有见过女武神。

金可言连忙在一边将谢解语的身份介绍了一遍,暗示这位天尊近卫营元帅,眼前这尊女武神实力恐怖,且未来很有可能成为天后。

单雄心中一凛。

他本来就是一个心思玲珑之辈,否则也不可能在万千体修之中被丁浩看重,当下极为尊敬地道:“臣下不知道是主母驾临,请主母赎罪。”

谢解语只是微微皱眉,并没有解释什么,道:“纳兰世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炷香之前,纳兰世家的驻地突然爆发出了强横的力量波动,有人设置下了一种极为古怪的阵法,将整个驻地都困在了其中,隐有鲜血之气逸散出来,”单雄毕恭毕敬地道:“很快其内就传出了阿初的求救信息,那是天尊大人留给阿初的求救讯号,我等想要闯入其中,却无法破开那阵法,在我赶回来之前,阿初的求救信息,也已经被隔断了……”

“阿初?那是谁?”谢解语问道。

单雄一呆,这才明白主母大人很可能不知道天尊大人最近的事情,连忙不敢隐瞒,将纳兰兄妹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谢解语听完,半晌不语。

“纳兰世家吗?”她想起了之前那个叫做纳兰性的人的表情,意识到这中间或许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你们守在此地,等待接应浩哥哥,我去一趟纳兰世家。”

话音未落。

谢解语已经化作一只火焰凤凰,掠过天空,闪电一般朝着石嘴城纳兰世家驻地的方向掠去。

既然是浩哥哥的弟子,那就一定要保护好。

……

……

伪神帝。

丁浩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这里看到了伪神帝。

一袭简单的棉布黑袍,没有什么神器铠甲,浓密的黑色长发用一根黑色的布带简单地束住,浑身上下穿着打扮都极为简单,面如冠玉,肌肤如少女一般白皙,显得很是英俊,整个人有一种儒雅高贵的气质。

这就是昔日的十三神子。

如今的伪神帝。

他脸上带着一丝与生俱来的倨傲,站在山巅,有一种卓然不群的气质,飘飘若仙,仿佛是身在画中但却随时都可以破画而去,即便是其他几位神境强者,在他身边也全部都失去了色彩。

和十六年之前比起来,岁月像是没有在这个男人的身上留下丝毫的痕迹,他还是那么的年轻,就如同十八九岁的少年郎。

这也是丁浩为什么一眼就认出来他的原因。

伪神城市的金色光团传输的画面之中,当年祁连古峰一战,十三神子正是这幅面貌,不过和十三年比起来,他的气质发生了太大的变化,之前那种锋芒毕露的尖锐气息收敛,变得质朴简单了太多,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站在哪里,伪神帝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不会武道的普通人一样,在他的身上,感觉不到丝毫令人惊恐的玄气力量波动。

但丁浩心中清楚,这样的伪神帝更加可怕。

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那刚才的山头巨峰,应该是他以大神通斩落的?

一个个谜团在丁浩的心头浮现。

“年轻人有点儿意思,居然能够从老十那里夺走天杀剑,又能夺走老八的战衣,他们都小看你了。”伪神帝微笑,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

尤其是那种淡泊之中偏偏带着久居高位的威严尊贵,让人情不自禁地就生出一种臣服膜拜的感觉。

但对于丁浩来说,眼中却唯有仇恨。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抑制住了出手的冲动,心中衡量着这一战的胜算,不断地在脑海之中勾勒着战斗计划。

“从你的眼中,朕看到了仇恨。”伪神帝目光淡泊,一眼就能看穿人的心思,微笑道:“是因为你曾经有亲友死在神庭之手吗?”

丁浩默不作声。

这些年因为神庭的强势作风,不知道有多少宗门被灭,多少强者被杀,多少势力被铲平,所以像是丁浩这种仇恨的目光,伪神帝也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了,他以为丁浩也是这样的复仇者之一,所以并不在意。

“十万大山一战,本来朕要试探逆贼丁圣叹,却不想被你破坏了局,能够击破瞳儿的刀剑皇式,你的天赋,的确是罕见,所以朕要来见一见你。”伪神帝平静地微笑,像是在和老朋友聊天一样。

“只是来见一见吗?”丁浩冷笑。

“哈哈哈,不然你以为呢?”伪神帝大笑。

他接着道:“莫非你以为朕是来降罪于你?朕这些年虽然怜惜人才,不止一次大开方便之门,赦免许多罪人,但你手中沾了太多我神庭忠贞之士的血,却也不能留你,不过以你的年龄实力,身为九五之尊的朕若出手,便是欺负后辈,让天下耻笑,所以你放心,今天朕不杀你。”

丁浩冷笑不做声。

“朕只是好奇,想知道被瞳儿亲自点名,要亲手击杀的对手,到底是什么样子。”伪神帝微微一笑,道:“今日一见,倒也有点儿意思,你可以算是瞳儿的半个对手。”

言语之间,对于丁瞳极为自信。

丁浩也微微一笑,道:“你就不怕我斩了你的宝贝儿子吗?”

伪神帝哈哈大笑,笑声之中,既是对于丁瞳的绝对自信,也是对丁浩夜郎自大的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