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956、新月战衣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

铠甲表面的金色液体缓缓地顺着甲身流淌了下来。

丁浩以【万古青天不灭明灯印法】封印了这些金色液体。

这是一种神金,名为【惶惶神金】,也是一种罕见的神料,是铸造神器的材料,可见当初神庭那位铸器者重新炼制这铠甲的时候,也下了血本,想要恢复它的威力,可惜方法不得当,浪费了这神金。

等到金色液体全部都剥离,铠甲终于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像是一具随时都要垮塌的骷髅一样,有着人形的骨骼,非常拟人化,以某种不知名神秘的材料铸造而成,呈现出淡灰色,每一个部件上都布满了斑驳的锈迹,仿佛只要威风一吹,它就会化作一堆铁锈一样。

准确的说,根本就是一具青灰色的人形骷髅。

丁浩有点儿惊讶,这种盔甲要比之前它的金色外形更加古怪。

“已经腐朽到了这种程度了啊。”刀祖感叹,“咦?不对,看起来是被人击碎了,曾经遭受过重伤,真的很难想象,以它当时的力量,会有人什么能够伤到它?”

剑祖道:“纪元之劫到来,你我都差点儿化作飞灰,何况是它,不过能够保存下来这幅骨架,已经是很难得了。”

在他的指导之下,丁浩继续以毕方之火熔炼这骷髅一样的铠甲。

剑祖传授的口中无比繁杂晦涩,丁浩只能边熔炼边领悟。

这是一个相当消耗心神神识的过程。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突然丁浩感觉到了一丝极为微弱的神识波动,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那种混沌的意念,如游丝一般,与丁浩的神识交融。

然后丁浩注意到,这青灰色的骷髅手骨,微微地动了一下。

接着奇异的事情发生了,这具青灰色的骷髅突然像是融化了一样,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都开始泛起青光,布满了锈迹的金属骨骼像是晒在了太阳下的小奶糕一样蠕动,最终彻底液化。

青色的液体不断地朝着最中间的部位涌来。

转眼之间,整个金属骷髅就变成了一个直径半米的青色液态金属圆球,并且开始不断地收缩,像是某个淬炼的过程一样,球体滴溜溜地高速旋转,不断凝聚,到了最后变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青色圆球,绽放璀璨光芒。

看来青色才是它的本色。

“成了,将它收起来吧。”剑祖略带欣喜地道:“虽然遭受了重创,没想到它的本核还保留的很好,好生温润调养,将来有一日或许还能恢复它全盛时候的威力。”

丁浩一招手。

那青色光球滴溜溜地落在了他的掌心,有一种微凉的温度,带着跨越时空而来的沧桑悲叹,在恍惚的瞬间,丁浩仿佛听到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接着一丝奇妙的意识波动融入了丁浩的识海。

这是很奇妙的感觉,丁浩心中一阵明悟,多出了许多奇异的知识,正是如何操控这青色光团的法门。

“好精妙的铠甲!”

丁浩不由得赞叹了一声。

心念一动,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拳头大小的青色光团再度化开,如水纹一样顺着丁浩的手臂蔓延而来,然后覆盖了胸膛、腰腹、腿脚……最终彻底将丁浩整个人都包裹住,在体表形成了一层青色的膜,只留下眼睛部位露在外面。

“没有丝毫的重量,就像是穿了一件薄纱轻衣一样,”丁浩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轻盈至极,不受丝毫的影响。

操控着玄气,在身前形成了一个冰镜。

丁浩站在镜子前面看,顿时禁不住笑出声来,从镜子里面看时,自己就像是包裹在一团青色的泥巴里面,只有两个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简直就像是一个怪物一样。

“难看到了一点。”

丁浩仔细回想了一下操控法门,然后心念一动,裹在身上的青色液体开始蠕动变化,最终化作了一件青色的柔软战袍,附着在丁浩身上,微风吹来的时候,衣袂还随风飘摆。

竟然可以完全化作衣服的样子。

实在是太奇妙了。

根本就是随着丁浩的心意在变化,丁浩又试了试,还可以化作铠甲、紧身夜行衣、斗篷帽子甚至是内衣内裤……只要是和衣物有关,都可以操控它变换出来。

丁浩从来都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这种奇妙的铠甲。

真不知道这种青色的金属液体到底是什么样的神料,居然可以产生这样多种变化,简直就像是前世科幻大片终结者里面的液态金属人一样,可见当初炼制出它的那个存在,到底有多神通广大。

丁浩可以感觉的出来,这件铠甲加持到自己的身上之后,自己的防御力绝对大增。

即便是中阶神境强者的一击,这铠甲也可以承受下来。

“它的名字,曾经叫做【浣月战衣】,这个名字早就零落在时间的洪流之中了,如今它损伤太重,没有了昔日的威力,而且它的主人已死,这个名字就不再适合了,你再给它重新起一个名字吧。”刀祖提议道。

丁浩想了想,道:“就叫做【新月战衣】吧,还有一个月字,权当是纪念它昔年的辉煌。”

“新月战衣?也不错。”剑祖赞许。

“滴一滴精血进入祭炼,它就完全属于你了,”剑祖又道:“我将温润修补的办法告诉你,日后若有机缘,寻找一些其他的神料仙材,将它修补好,仅凭这一件战衣,也足以让你横行天下了。”

丁浩点头,心念一动,身上的战衣哗啦啦收缩重新凝结为那个青色的液态光球,不过他并未滴入精血祭炼。

“这件宝物是因为解语拼死一击才得到的,理应属于她。”丁浩看着旁边昏迷中的女武神,做出了决定。

“你……”剑祖呆了呆,道:“小丁子,你可想清楚,这战衣的分量,不比仙药药引差,若是能过恢复到当年的风采,甚至可以媲美仙器,你就这样放弃了?”

丁浩低头看了看昏迷之中的谢解语,心中涌起无限温柔,微微一笑,道:“再无敌天下的神物,也抵不过她对我的一颗心。”

剑祖无语。

刀祖也呆了呆,半晌才喃喃道:“我现在知道为什么那些貌美如花的小妞儿都喜欢你了,妈的,你小子泡妞还真是舍得下血本啊!”

丁浩:“……”

“若不是这样一颗赤子之心,你也不可能有今日的成就,我和疯婆娘没有看错人。”剑祖赞叹了一句。

丁浩只是嘿嘿一笑。

这一日他依旧留在农家院落里,一刻钟都不离开地守在谢解语的身边。

女武神体内的伤势已经复原了大半,不过因为消耗了太多的精力,所以依旧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中,丁浩亲手以神药炼制了几颗温润神识的丹药,渡入到谢解语嘴里,帮助她尽快恢复。

远处落圣山脉依旧有恐怖的力量波动传来。

整个石嘴城都在这样的可怕波动中瑟瑟颤抖,无数普通武者和生灵惊恐地发抖,生怕战事升级,若是有高阶神级强者介入,只怕整个石嘴城都会化作蛮荒死亡之地,到时候生灵涂炭,流血漂橹。

转眼已经又是夜幕笼罩大地。

无尽的仙气从落圣山中心区域喷薄而出,强者的身形如流光掠过天空,一股股恐怖的力量爆炸开来,仿佛是璀璨的烟火。

而每一朵烟火的盛开,都代表着一个绝对强者的陨落。

“仙器还未出世,但已经有更多的神境强者出手了……地穴虚空之中,只怕已经成为了恐怖的死敌,半神之下,绝难幸免,”丁浩看着落圣山脉方向,也不由为之心惊。

也不知道这时候父亲到底有没有出手?

仙药药引对于母亲极为重要,只怕他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丁浩有点儿担心。

就在这时,丁浩突然新生警兆,察觉到了什么,隐身到了坍塌的茅屋之中。

下一瞬间,月夜下院落里多了一个鬼魅一般的身影,黑色的长袍仿佛与院落的阴影融为一体,一张似乎非哭、似笑非笑的青铜鬼脸面具,在月光的照射之下,平添了几分惊悚和阴狠。

是【幽冥鬼宗】的传人。

他怎么到了这里?

丁浩心中微微一惊。

这人的实力很可怕,掌握着失传的鬼宗神通,神秘莫测,只是他不应该是在地穴虚空之中争夺仙药药引吗?怎么离开来到了这里?莫非是追踪自己而来?

丁浩略微思忖,摇摇头。

自己应该并没有留下什么线索才是。

就在这时,奇异的变化再度出现,皎皎如雪的月光下,突然又多出了一个人,一袭白衣,有一种说不出的寂寥寂寞气息,黑发飘飘,面部始终缭绕着一团淡淡的银色混沌雾气,挡住了本来的面目。

这人出现的极为突兀,就仿佛他原本就站在那里一样。

看到这人的瞬间,【幽冥鬼宗】的传人身体微微一震,旋即死死盯住这个人影,冷笑道:“朋友,你还要追我到什么时候?莫要欺人太甚!”

丁浩在暗中大奇。

原来【幽冥鬼宗】传人,竟是被这白衣如雪的身影追到这里来的,以他的实力和神通,竟然有人可以将他逼到这种程度?

“随我回去。”白衣如雪的人影静静地道。

他说话的声音平静而又淡漠,可以听出来是一个很年轻的人。

“去哪里?”【幽冥鬼宗】传人道。

“去了就知道了。”白衣如雪身影道。

“不可能。”【幽冥鬼宗】传人冷笑道:“我还有要事,奉劝阁下速速离开,若是再纠缠不休,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的语气之中,有几分忌惮,显然是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和这人动手。

白衣如雪年轻人道:“你的道错了,我是为你好。”

幽冥鬼宗传人桀桀冷笑:“大道三千,各走一边,你是什么人,有资格管我修何道?”

白衣如雪年轻人道:“大道三千,各走一边,他人修何道我不管,我只管你。”

“你……”幽冥鬼宗传人大怒气结,不过下一瞬间,一道闪电在他脑海中掠过,他似是突然想明白了什么,道:“我知道了,你来自于那个地方。”

“不错。”白衣如雪年轻人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