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939、突发异变

根据杂毛老向导的探查,这石嘴城之中,如今已经汇集了至少三四十位神境强者,再加上那些新近崛起的年轻天才们,局面复杂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否则也不至于连神庭都默认对这座边镇军事古城失去了掌控。

关于仙器出世的消息,已经传播的炙热,以卜算之术名闻东大陆的【天衍宗】老怪物太上长老【天衍子】,应神庭之邀,以己身寿元为代价,得出结论,仙器将会在一个月之内出世。

这个消息原本应该被保密,但不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渐染流露了出来,如今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

天听轩和地视阁这样的势力,也从侧面印证了这则消息的准确性。

各方势力一片哗然,蠢蠢欲动。

丁浩听完两方的汇报,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金可言传话,命单雄继续带人守在纳兰世家驻地之外,随时汇报情况。

杂毛老向导领了一千绝品玄晶石,乐的屁颠屁颠地又出去打探消息了,不过丁浩猜测这厮去逛窑子喝花酒的可能性更大,和他一起厮混的邪月大魔王没有现身,丁浩有点儿担心,邪月不会沾染上杂毛老向导的恶习?

在庄园内稍微活动了一番,丁浩并没有出去。

他依旧返回到了练功密室之中,继续融合【蓝髓石中玉】的力量,同时凝练【立春】、【雨水】两大剑意,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让这两大剑意彻底成形。

一个月之内,石嘴城必将大乱。

届时群雄争霸,丁浩必须尽快提高自己的实力。

……

转眼六日时间过去。

这一日。

突然一道奇异莫名的七彩光柱,从石嘴城之中升腾而起,直冲云霄,犹如一道天之痕般,划破了虚空云层,一直射入到了宇宙星空中。

这光柱诡异到了极点,是一种所有人之前都从未见过的力量。

一时间,整个石嘴城都看到了这异象。

“那是什么?”

“天啊,好诡异的力量,难道是有神境强者在战斗吗?”

“不对,这种波动……怎么像是某种阵法?有一种诡异的气息在弥漫,似乎要笼罩整个石嘴城!”

“全新的力量,莫非是仙器出世了?”

“光柱消失了……它到底是从哪里出现的?”

无数人都抬头看着天空,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奇异的变化,仿佛在这一瞬间,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在这片天地之间弥漫而过,有什么东西被改变,就像是在自己的身体之中种下了某种烙印一样。

“那光柱是从哪里发出的?”

很多人在惊讶之余,想要追寻根源的时候,却发现光柱消失之后,竟然根本无法确定它刚才到底是从哪里爆发出来,这是一种诡异的感觉,就算是神境强者都无法还原之前的一幕,就像是每个人的记忆,活生生地被抹除了一段一样。

这是一种什么神通?

……

神庭神殿之中。

八神王丁出林长身而起,下一瞬间已经出现在了高空,俯瞰四方。

“怎么回事?那到底是一种什么力量?”

他惊疑不定。

天空之中依旧留下了清晰的痕迹,之前的那一道光柱,犹如神剑直接划碎了虚空,在天空留下一道久久无法愈合的痕迹,恐怖的气息在漆黑虚空痕迹中爆发出来,几乎将整个石嘴城都笼罩在了其中。

“奇怪了,这一道七彩光柱,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从未感受到过这种力量?它明明是从石嘴城之内爆发出来,为什么我竟然无法追寻到准确地点?”

丁出林脸上浮现了暴躁的神色。

儿子丁杀的遭遇,让他大受打击,这些日子杀了不少人,但却没有找到罪魁祸首,让他心中始终憋着一股怒气,遇到任何事情,都无比暴躁愤怒。

俯瞰周围,虚空裂痕在距离地面大约一千米的时候消失。

丁出林正要靠近虚空裂缝观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面色突然大变,身体微微一震,出现了极度震惊之色。

“怎么回事?我的玄气竟然开始凝固……”

这个发现,让他大惊失色。

玄气之力乃是武道强者的安身立命之本,就算是神境强者,若是体内的玄气开始凝固,就意味着力量要是去,这种现象,只有是处于某种恐怖压制阵法之中,才有的现象。

……

“嗯?竟然是这样……”

石嘴城一处普通的砖瓦民房里,一位正在闭目修炼的紫发银眸的英俊年轻人,突然睁开眼睛,若有所思。

他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玄气流速逐渐变慢,有一种逐渐凝固的趋势。

“看来和师尊所预言的差不多,仙器出世,这个世界要变了……呵呵,这场争夺,开始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他嘴角勾勒出一丝跃跃欲试的微笑。

在砖瓦民房的外面,一位佝偻苍老的身形,正躺在树荫下的躺椅上假寐,他一头白色头发简直比身体还要长,犹如银色的瀑布一样垂下来,却又在距离地面大约一掌宽的时候,奇异的漂浮,不沾染尘埃,轻轻地游动,宛若流水。

“血的预选要开始了,呵呵呵……”

细碎的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落在老人的脸上,老人微笑,祥和的脸上,突然有一种奇异的表情,突然有一种浓郁如海的血腥气息弥漫而过。

……

“祭司大人,净世之光真的出现了!”

一位兽人强者仰头看天,兴奋地道。

奇异的青石祭坛上,手握星辰权杖的绝色女子赤着雪足,站在斑驳的印痕上,双臂张开,口中念念有词,妖冶的红色长发无风飘摆,一袭白色素洁如雪的袍子,越发衬托出了这位不到二十岁的兽族女祭司的圣洁娇艳。

祭坛周围,有兽人族的强者环伺。

其中一位身材魁梧,须发浓密的年轻兽人,在人群中特别的显眼,他浓眉大眼,一道淡淡的疤痕从眉心画下到了嘴角,痕迹已经极浅极浅,非但不碍他的相貌,更给他增添了几分彪悍粗狂之美。

这年轻兽人一头长发如同火焰燃烧,手握一根淡金色的长棍,大马金刀地站在哪里,有一种无形的气势弥漫开来,即便是许多老牌兽人强者,在看着这个年轻人的时候,目光之中都会露出忌惮之色。

如果有其他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这火焰长发的猿族兽人,正是这一段时间里,在石嘴城打遍年青一代无敌手的【小猿王】。

“仙缘就要降临了,这片区域,都会被仙的力量封锁,如果能够得到仙器,那我们兽人一族就可以离开极北苦寒之地,重返东大陆了……”

少女祭司的声音犹如仙铃一般悦耳。

她双手捧着星辰权杖,面色圣洁。

听到她的话,兽人强者们都沸腾了起来。

“如果能够得到仙器,一定尽数灭杀北地的巨兽,让这群牲畜付出代价……”【小猿王】一字一句地道,声音从他口中说出来,就像是一片尸山血海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一样,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浓浓的杀意和血腥味道。

……

“嘿嘿嘿嘿,这一天终于来了!”

一个浑身都笼罩在黑色帽衫斗篷中的人影,站在街边的阴影中,抬头看着天空之中那一道裂痕大笑,当他微微侧身的时候,帽衫边缘露出了一张青铜鬼脸面具,似哭非哭,似笑非笑,面具下的眸子里,闪烁着疯狂的神色。

没有人发现他是什么时候出现,他就如幽灵一般出现又消失。

而与此同时。

在距离数十里的另外一条街道上。

有一位身穿着白色长袍的年轻人,抬头怔怔地看了一眼天空之中的裂缝异象,眸子里略过了一丝落寞神态,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这一天终于要到来了,你知道吗,我是多么不想对上你啊……”白袍年轻人轻叹,他有一种特别的气息,仿佛与周围的景象格格不入。

……

“这是什么?”

丁浩被那七彩光柱惊动。

等他从练功密室里出来的时候,看着天空之中的巨大黑色裂痕,心中极为震惊,那是一种怪异的力量,撕裂了天空,留下了一道连法则之力都无法弥合的裂痕,有奇异的能量,从这裂痕之中散发出来,注入到了石嘴城上方虚空中。

“好奇怪的力量,有一种可怕的压制之力……”丁浩脸色微变,感觉到了诡异之处,无形的压制力量有加重的趋势。

莫非是有人暗中开启了什么压制阵法?

不太对啊,这种力量,并非是铭文阵法的波动,到更像是一种极为原始的法则之力,整个石嘴城都被笼罩其中了,那一道光柱,到底从何而来?

丁浩心中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他发现自己体内的火焰和寒冰玄气收到了压制,但似乎并不是特别严重,玄气流速从也随之下降,力量在衰减,修为降低到了双脉初阶一窍圣人之境的程度,并且随着天空之中那裂缝里释放出越来越多的奇异能量,还有进一步被压制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