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931、风云金鳞盘

周围有脚步声响起。

数十个身影出现在了篱笆院落里,隐隐将四面都围住,每个身影都身穿白色长袍,涌动着强横的气息,其中两人每个人手中都提着一个孩童,另有一位面貌普通的妇人,被捆在一边瑟瑟发抖。

“阁下认错人了,这里没有什么【泥菩萨】。”杨大哥面色微变道。

那白色长袍的修长身影大笑:“要不是偶然发现【风云金鳞盘】的气息,真的难以置信,昔日号称算尽天下一切玄机的一代占卜神人【泥菩萨】,竟然就隐身在这石嘴城的贫民窟,我已经观察阁下多日,阁下就不要再演戏了。”

“你认错人了。”杨大哥依旧道。

白色长袍修长身影一步一步踏出,笑道:“如果你不是【泥菩萨】,那就是我找错人了?呵呵,真是令人扫兴呢,居然认错人了,这样的话不如杀两个小孩子解闷?”

说着,他使了个眼色。

一位提着小孩的强者,挥手朝着手中五六岁模样的孩子斩了下去。

“住手。”杨大哥大急。

白色长袍修长身影制止了属下,冷笑道:“你若不是【泥菩萨】,那就没有丝毫的利用价值,不如和这两个小家伙,还有他们的妈妈一起去死吧,反正这城里每分每秒都在死人,多你们四个不多。”

杨大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眸深处露出了一丝痛苦的神色,叹息道:“我自问没有得罪过你们纳兰世家,纳兰家主你为何要咄咄逼人?”

白袍修长身影从木屋的阴影之中走出,露出一张英俊出尘的脸庞。

他年纪大约三四十岁的样子,剑眉星目,皮肤光洁如玉一般,年轻的时候绝对是迷倒万千少女的美男子,岁月在他的身上并未留下太多的痕迹,颌下的黑色长须更给他增添了几分成熟的魅力。

这人正是【天怒剑】纳兰性德!

纳兰世家的当代家主。

如果被其他人看到,一定会惊讶的叫出声,三更半夜之时,堂堂纳兰世家的家主,也是纳兰世家第一高手的【天怒剑】纳兰性德,竟然出现在了这样的贫民区。

“你一眼就看穿我的身份,还说不是【泥菩萨】?我并不想刁难你,只需要请你出山,以神器【风云金鳞盘】占卜一次,纳兰世家一定会重谢阁下,今夜得罪之处,还望多多海涵。”纳兰性德微笑道。

杨大哥——也就是【泥菩萨】摇头道:“我已经整整二十年未曾卜算天机,早就手生了,不复当年之勇,纳兰家主只怕是要失望了。”

纳兰性德哈哈大笑,道:“这个天下,谁人不知,号称天下第一奇人的【泥菩萨】,曾经在不到十岁的时候,以【风云金鳞盘】在十日之间,算尽天下一切玄机,连昔年神庭神帝的寿元,你都能算出来,号称是天机之下第一人,岂会手生。”

“任何技艺,都如武道一般,一日离手,都会退步,何况是洞察天机?”【泥菩萨】叹息道:“我因为揭露太多的天机玄秘,得罪了太多的人,所以被人追杀,亲朋好友父母妻儿都被赶尽杀绝,且自己更是因为天机反噬,变成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怪物,已经是废人一个,阁下何必看重我这个废人呢?”

纳兰性德微微一笑,道:“是不是废人,催发【风云金鳞盘】,一试就知。”

“我若是还能占卜,又怎么会被你们困在这里?”【泥菩萨】反问。

纳兰性德脸上的笑容收敛,道:“阁下昔年何等豪情迸发,今日何必畏手畏脚,如果你不想自己的妻子儿女出事,那就请好好配合我,纳兰世家别无所求,只需【泥菩萨】一卦而已。”

“他们只是普通人,何必为难他们?”【泥菩萨】苦笑,道:“放了他们吧,我跟你们走。”

“抱歉,这个恕我不能答应你。”纳兰性德摇头。

他能看出来,那个妇人和两个孩子,虽然体内没有丝毫的玄气力量,也不具备什么卓越的资质,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决心,只有控制了这三个普通人,才能真正控制【泥菩萨】,让其为自己效力。

想了想,纳兰性德做了一点让步,道:“一卦之后,我可以放你们走,并且保证从此之后,永远都不再打扰你们的生活。”

【泥菩萨】呵呵一笑。

他心中很清楚,纳兰世家在这个时候找到自己,是想要自己为他们不算什么,更清楚人的欲望是无限的,纳兰世家找到了自己,就绝对不会再放自己离开,这样的事情,他曾经经历了太多次。

“我真的已经不能再占卜了,”【泥菩萨】诚恳地道:“曾经多次逆天占卜,我的能力早就丧失,”说到这里,他从怀中取出一个金银二色的小盘子,看起来极为精致,上面布满了浩如烟海的刻纹,仔细小心地抚摸了片刻,扬手丢过去,道:“这就是【风云金鳞盘】,你们拿去吧,另寻一位卦师,也可以帮你们算出仙器和仙药药引的出世之处和时间。”

纳兰性德一愣,接过金色盘子,仔细辨认。

他能够感受到其中犹如混沌一般的奇异气息,半晌才点了点头,叹道:“曾经令无数人疯狂的天机神器,的确是不同凡响……不过,”说到这里,纳兰性德一扬手,将【风云金鳞盘】重新扔回去,微笑道:“天下谁人不知,天机神器只有【泥菩萨】你一个人才能催动,别的卦师,就算是手握天机神器,也不可能算出仙器的所在……好了,废话不多说了,阁下请跟我们走吧,否则……”

他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

这笑容与他丰神如玉的气质如此不符,以至于整个人看起来突然变得如同月夜之下的恶魔一样。

一名纳兰世家的高手一指点在了小男孩的胳膊。

嘭地一声。

一个血洞在小男孩的手臂上炸开,顿时疼的小男孩哇哇大哭脸色铁青苍白地挣扎起来,却被捂住了嘴,连一丝声音都发布出来……

“你们……住手!”泥菩萨大惊,怒道:“他只是一个孩子,不会丝毫的武功,你们也下得去手,卑鄙!”

纳兰性德大笑了起来,面现不耐烦的神色,道:“我念在你一身奇术的份上,一再忍让,不过我的耐心终究是有限的,你再推辞多说一个字,他就会掉一只胳膊!”

泥菩萨又惊又怒,道:“你【天怒剑】纳兰性德,好歹也是东大陆成名已久的人物,竟然如此卑劣,对一个普通孩子出手……罢了,我就算为你算一卦又如何?仙器乃是应运而生,只有他真正的主人,才能得到,外人若是无福缘,就算是知道了详细信息,又能如何。”

“这就对了嘛。”纳兰性德满意地点点头,然后一挥手,道:“请吧,夜长梦多,纳兰世家已经为阁下布置好了卜算之地,就等阁下大显神通了。”

【泥菩萨】冷哼一声。

他心中很清楚,就算是自己真的算出仙器出世之地,纳兰世家也不会放过自己,他们绝对不会允许一个知道仙器秘密的人离开纳兰世家,自己的妻儿依然会有危险。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泥菩萨】心中叹息一声。

想自己一生前五十年纵横东大陆,一手卦卜之术堪称无敌,是各大势力争相拉拢的对象,即便是神庭,也曾对自己恭敬有加,可后三十年,天谴到来,封卦隐遁,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好不容易找了个普通女子,想要过一段安生的日子,却又被卷入了这样的风波之中。

占卜之术可以洞察天机,却不能保护自己。

【泥菩萨】懊恼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学武道,却沉迷于占卜之术,虽也曾功成名就,但此时却不能保护自己的家人。

心中愤怒自责,他也只能叹息着随纳兰性德等人离开。

……

回到红石庄园之后,已经是深夜。

丁浩没有惊动其他人,直接回到密室之中修炼。

和丁杀一战,再一次印证了之前丁浩对于自己的武道之路的设定,纯粹以剑意之力,生生地压制了丁杀,这一次他没有动用魔刀和锈剑,纯粹是以自身武学击败了一位小天才。

这一战中丁浩对于剑意之力的领悟,又深了一层。

他迫不及待地取出了【天刀绝剑楼】中得到的那个剑意蒲团,坐上去开始领悟。

闭目之间,眼前又是一片星空。

漆黑孤寂的夜空之中繁星点点。

按照丁浩之前的经验,每一颗繁星,或许都代表着一种剑意,很难想象这个蒲团到底是什么样不可思议的存在制造出来的,竟然能够囊括如此之多的剑意。

但丁浩并不打算再去领悟别的剑意了。

他已经领悟了春夏秋冬四种剑意,蕴含四种不同的力量,还未曾领悟到极精,贪多嚼不烂,再去领悟别的剑意,并不能提升自己的攻击力,反而有可能会分散自己的精力。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也是一个轮回,完美无缺,有始有终,有这四种剑意足矣。”丁浩凝神思考,剑意的修炼,在于领悟,一念通,或需抵得上数年的苦修。

“如今的四种剑意之中,春为生机,夏为炙热,秋为收获,冬为极寒,足矣覆盖一切力量变换,但总觉得还有点儿不太详细,一年四季变化气象万千,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不尽仙童,不应该止步于四季,一个真正的轮回,需要更完美的转圜切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