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930、剑邪·泥菩萨

杨大哥灌了一口美酒,这才咂着嘴又道:“有传闻说幽冥鬼宗乃是当年【碧落黄泉神朝】的化身,这样的说法并不准确,因为幽冥鬼宗实际上只是【碧落黄泉神朝】两大残余势力之一的【黄泉神殿】的化身,而这一神朝的另一大神殿【碧落神殿】也未灭亡,演化成为了另一支恐怖的力量,名为【碧落仙宗】,名头远不如幽冥鬼宗,但底蕴实力,却并不比幽冥鬼宗弱,只是更加神秘低调而已。”

正好路过此处的丁浩,心中一动。

这些消息很具体,竟然和自己从【天听轩】之中得到的消息很相似,看来有几分正确性。

就听那杨大哥继续道:“我要说的第二件大事,正和【碧落仙踪】有关,因为【碧落仙踪】的传人,也出现在了石嘴城,据说实力很强,身边跟着一位神境老仆,专门为了即将出世的仙器而来。”

丁浩原本正要离开,听到这话,微微诧异,这杨大哥知道的消息挺多,心中顿时有了一些兴趣。

他干脆走进了这个露天酒肆,随便坐在距离这伙大汉不远处,点了几样小吃,静静听了下去。

就听杨大哥继续道:“这位【碧落仙宗】的传人绝对是个狠角色,据说体内有一种恐怖的隐藏力量,可抗战神,十日之前,他在十万大战区域,击败过一位神庭的神境强者。”

“这么隐蔽的事情,杨大哥你是怎么知道的?不会是在蒙我们吧?”有个毛头年轻人忍不住质疑道。

杨大哥嘿嘿一笑,面现不快地道:“别管我怎么知道,反正这些事情,我讲出来就是图一乐呵,你们要是相信就继续听,不相信就别听。”

立刻有人呵斥刚才出言怀疑的毛头年轻人,道:“你小子懂什么,杨大哥是出了名的神通广大,他说出来的消息,怎么会有假?杨大哥你别理他,继续说。”

毛头年轻人也赶紧道歉。

杨大哥嘿嘿一笑,继续道:“这第三件大事嘛,和曾经大陆上的一则传说有关,诸位有谁知道,当年叱咤大陆的那位盖世天才剑邪?”

大部分都面面相觑。

有一位略微年长的老年人皱眉苦思,突然想起了什么,讶然到:““剑邪?莫非是曾经和【三千绝剑】石一皇并成为神庭之外双绝剑的剑邪?那个亦正亦邪,神出鬼没,曾经为了报答一碗豆花早饭之恩,一日八百斩,覆灭了七大宗门的剑道狂魔?”

杨大哥点点头,道:“正是这个老怪物,当年剑邪的【莲华无双斩】被无数人看做是剑道至高宝典之一,只可惜此人太过于孤傲冷僻,没有什么朋友,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有清楚他的师承,游戏人间,这些年很少出现,有人说他已经离开东大陆去游历异族疆域了,不过在半个月之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紫发银眸的年轻人,施展过半式【莲华无双斩】。”

“莫非是剑邪的传人?”有人若有所思地道。

杨大哥笑着道:“很有可能。”

“怎么这些老怪物的传人,都现身在这里了,就和约好了的一样……”有人感慨道。

“仙器要出世,有些人隐藏不住了。”

“这么多的天才汇集这里,只怕早晚有一场天才战,不知道虽能笑道最后,谁才是天才之中的天才?”有人突发奇想道。

“这个很难说,如果神庭那位叫做丁瞳的少年没有在十万大战一战中重伤,说不定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但如今嘛……”杨大哥灌了一口酒,道:“神庭的【雷霆咆哮】丁零、人鱼族公主和剑邪传人都很强,幽冥鬼宗和碧落仙宗的传人也很神秘,谁高谁低,很难说的清楚,对了,十万大战一战,出现过的那个神秘青铜鬼脸面具人也很可怕,估计还会现身!”

“青铜鬼脸面具人?难道他也是年青一代的强者?”有人诧异。

杨大哥点点头,道:“事后有人查过此人的行踪,倒也有一点儿线索,据说【天听轩】和【地视阁】都卖出消息,此人的年龄,不超过二十二岁,难以置信,二十二岁年纪就可以击败十神子这种半身境界的高手,夺走天杀剑,这人不比之前任何一个天才弱。”

众人都哗然。

关于青铜鬼脸面具人的身份来历,最近一段时间,也是一个大热的话题,很多人都做出了猜测,大部分人都认为,此人可能是当年大神子麾下的强者,所以才有那样恐怖的实力,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年轻。

没有超过二十二岁的话,那十六年之前的他,也才不过是六岁左右吧?

肯定不是大神子昔日麾下的强者了。

又是一个怪物级别的天才。

酒肆里的人都有点儿沉默,想一想这些少年天才如此年轻就威震天下,而自己这些人已经成年,却也只是厮混度日,都觉得人生一片灰暗。

“诸位,我在这里多嘴劝一句大家,如今大陆局势错综复杂,曾经那些光耀天下的人和势力的传人,也纷纷都现身了,幽冥鬼宗、碧落仙宗、剑邪传人,神庭几大天才,大神子,青铜鬼脸面具人,丁不三丁不四,海族人鱼公主、鲛人天才、西方羽族、北方兽族……”

说道这里,杨大哥叹息了一声,一口气将一整坛美酒都灌下,面色突然颓废了下来,道:“一个可怕的乱世就要到来了,我有一种预感,用不了多久,整个石嘴城数百万里疆域,都会变成一个绞肉战场,诸位若是没有要事,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否则一旦仙器降世,这片天地都会被打穿,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说完,整个人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朝着酒肆外面走去。

众人都呆住。

原本是兴高采烈地聊天,没想到聊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都有一些意兴萧索,杨大哥说的不错,没有绝对实力,还是趁早离开为好,免得被殃及池鱼。

丁浩看着那位杨大哥的背影,若有所思。

这个人只怕是不简单,说了这么多的辛秘,不是一般人能够知道,可他为什么要将这些事情都宣扬出来呢?

咚咚!

突然传来了重重敲桌子的声音。

丁浩思绪被打断,抬头看时,却见一个满脸横肉的络腮胡大汉站在身前,低头狞笑道:“小子,大爷手头紧张,借我几枚玄晶币花花。”

周围的大汉们都幸灾乐祸地看着丁浩。

丁浩从怀中取出一枚低品玄晶石,丢在桌子上,交了一声小二结账,下一瞬间整个人诡异地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络腮胡大汉只觉得眼前疾风一闪,人影就消失,顿时惊得张大了嘴巴,顿时明白自己遇到了高人,吓得一身冷汗。

周围其他人也都瞬间哗然。

没有人看清楚丁浩是怎么离开,速度已经超越了他们反应的极限。

店小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过来要收玄晶石。

那络腮胡大汉一句话都没有多说,转身就走,一刻都不停留,直接朝着石嘴城的西城门方向走去,连夜离开了石嘴城,再也不做丝毫的停留。

酒肆里其他人也都默不作声。

杨大哥说的话不到一炷香时间就应验了,那英俊青衣书生名不见经传,却如此可怕,刚才他若是发怒,就算是屠了整个酒肆也是一念之间的事情……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危险了。

经历了今晚的这件事情,这间酒肆里的很多人,第二日都默默地收拾了行礼,离开了石嘴城,杨大哥的话,还有丁浩高深莫测的实力,都给了他们极深的触动。

仙器和仙药药引虽好,但也需有命来享用。

在这个是丛林法则的冰冷世界,没有足够的实力,那就需要有足够的自知之明,否则也需前一刻还是活蹦乱跳的生命,下一刻就是尚有余温的尸体。

……

杨大哥也许是真的喝多了酒,有些步履蹒跚,身形摇摇晃晃,离开了酒肆,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两边街道的灯光越来越昏暗,行人也越来越少。

虽然微醺,但他还是来到了熟悉的家门口,这是一个简陋的篱笆院落,透过篱笆桩可以看到一座两层木板小楼,倒也精致,院子里的竹竿上,还挂着四五件衣物,其中两件是小孩子的短袍。

在看到小孩衣服的瞬间,杨大哥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不过下一瞬间,这微笑瞬间就变成了凝重和震惊。

他一步踏出,跨越了数十米的距离,来到了院子里,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愤怒的神色,轻声道:“是哪里的朋友驾临,还请现身。”

月色之下,篱笆院落里一片寂静。

“哈哈,不愧是曾经名震大陆的【泥菩萨】,隐退了这么多年,竟然还如此警觉。”一个突兀的笑声出现,就看院子里突然多了一个修长丰润的身形,长发如瀑,月光下伟岸,有一股潇洒之气。

这人身穿白袍,有那么一瞬间,仿佛天地之间的月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犹如流动的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