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908、丁浩·刀剑齐出

海族人鱼族公主一双美丽的眸子里,闪烁着某种奇异的光辉,似乎是在衡量某种抉择,她心里很清楚,像是丁瞳这种天才,一旦成长起来,对于海族来说,也会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至于西方羽族的绝顶高手们,此时眸子中也都闪烁着杀机。

黑白六翼的羽族天才费伦震惊之余,暗中朝着身边的同伴传递着消息,今日一旦有机会,绝对不能让这丁瞳活着离开,西方羽族本来就在和神庭的战争之中处于劣势,一旦丁瞳这种妖孽成长起来,只怕又要重复一次十六年之前羽族王庭被攻破的惨事。

甚至有可能比十六年之前更惨。

因为十六年之前的大神子,可没有今日丁瞳这等恐怖的实力。

另一边。

北域玄霜战神和大雷音寺佛主的面色,也是微微一变。

丁浩只觉得体内有一股灼热燃烧的东西,就要爆发出来,仿佛那漫天的黑暗流光和丁瞳身后的巨大刀剑巨翼虚影,激发了自己血脉深处的潜藏着的某种力量,就像是高傲的君王被挑衅了一般,要做出最强悍的回应。

他不得不全力运转【胜字诀】来压制这种力量。

因为丁浩心中明白,此时的自己,绝对不是丁瞳的对手,一旦被其感应到自己的存在,雷霆一击之下,自己很难幸免。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日崛起,再来一决雌雄才是正途。

丁瞳身后那一对巨大的刀剑巨翼虚影,绝对就是激发了【刀剑双圣体】的血脉之力产生的异象,不过丁浩又感觉到了一丝丝奇异之处,丁瞳的刀剑圣体血脉,和自己有一丝丝的不同。

丁瞳的刀剑圣血之力中,蕴含着不容置疑的霸道之力,完全就是一种野蛮粗暴的碾压,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霸】,而非是【圣】。

所谓【刀剑双圣体】,最核心的力量,应该在于一个【圣】字之上。

霸者终究难以成为圣。

仁者无敌,圣者怀仁,圣者亦可霸,霸者却永难成圣。

这些突如其来的体悟,就像是原本存在于丁浩的脑海之中一样,突然跳了出来,丁浩微微一愣之后,骤然觉得脑海之中,一片清明,在这一瞬间,把握住了那冥冥之中稍纵即逝的一丝奥妙,顿时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明悟。

这就是【刀剑双圣体】的奥妙之处吗?

看着丁瞳施展出来的刀剑血脉之力,丁浩领悟到了一些之前从未注意到的东西。

抬头看去,丁瞳宛若主宰一切的神魔之王,屹立在中天,周围所有人都仿佛是匍匐在他脚下的卑微蝼蚁,他一个人的气息和气势,掩盖了周围的一切,夺尽了所有人的光辉。

丁浩心中开始担忧。

面对这样的一个丁瞳,父亲这一方还有胜机吗?

这时——

“让这一切,都结束吧。”丁瞳的声音出现变化,就仿佛是一尊冷酷无情的机器一般,没有丝毫的情感,他整个人仿佛瞬间摒弃了人世间的一切七情六欲,冰冷的瞳芒如审判神芒一般审视下来:“十六年前的杂草,今日也该斩掉了,所有阻挡我的存在,都终将消散。”

这声音有一种难言的恐怖。

天地之间的强者们,在魔音入耳的瞬间,有一种被死神扼住了喉咙般的绝望之感。

无数实力稍低的强者,已经纷纷面色苍白地跪倒在了地上,而武帝境界之下的人,包括黑甲军的军士,根本无法承受这种声音,如同下饺子一般哗啦啦地从天空之中坠落下去,但他们却未发出惨叫,反而是入了魔一般,任凭身体下坠,依旧朝着天空之中丁瞳那魔神之王般的身影膜拜……

“是啊,十六年之前的一切,也该结束了。”

丁圣叹突然出声。

他周身缭绕着金色的光芒,犹如无尽黑暗之中,可以给人带来微弱希望的烛光,虽然飘摇,但却绝不熄灭,点亮了无数人的心灵。

瞬间,许多实力高深的强者,看到这金芒的瞬间,终于清醒了一些。

“来吧,让你感受一下,当年浩儿经历过的一切吧。”

丁圣叹仰天长啸,满头黑发爆发,身形冲天而起,冲开了无边的黑暗,仿佛是开天辟地的神剑一般,一往无前地朝着丁瞳冲去。

起初他的身形并不快,身体周围的金芒也并不算是多么炙热和犀利。

但是随着越来越靠近丁瞳,他整个人,就像是燃烧了起来一样。

那如蜡烛一般微弱的金芒,仿佛是燎原之火一般燃烧了起来,顺着黑色流光交缠,转眼之间,漫天的黑暗之中,开始混杂着金色氤氲,黑色流光和金色氤氲,仿佛是这个世界上最原始的力量一样,纠缠在了一起。

丁圣叹的身形,切开了黑色流光,瞬息就来到了丁瞳的百米之外。

这样的变故,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丁浩心中一震,一颗心瞬间悬在了嗓子眼。

他明白这是丁圣叹最强力量奥义的反击,也是最强的反击,如果这一招不能击败丁瞳,那父亲就会有生命危险,今天之局,也将彻底失败。

“哈哈哈,可笑,萤火之辉,也妄想与昊日争?”丁瞳毫无人类感情的声音响起。

下一瞬间,漫天黑色流光如同漩涡一样疯狂地绞杀起来,瞬间就将大部分的金色氤氲绞碎,而丁瞳背后的巨大刀剑双翼,也仿佛是被冥冥之中存在的神魔巨手握住,闪电一般劈了下来。

刀锋剑芒,直指丁圣叹的眉心。

天空之中,飓风罡风狂暴,霎时间无数强者直接被卷飞了出去。

丁圣叹金色身形的速度,终于被缓缓降下来了一些。

丁浩心中狂震,一颗心几乎从嗓子眼里跳出。

这一刻,他简直比自己面对生死一瞬的时候还要紧张,父亲的速度被降下来,意味着开始处于颓势,虽然不知道那种可以克制丁瞳黑暗气息的金色氤氲是什么力量,但显然并不能长久。

难道要败?

不能让父亲一个人去面对这样的敌人。

一个念头在丁浩的脑海之中跳起来,然后疯狂地滋生,他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魔刀和锈剑同时出现在了手中,腹部下丹田和胸部中丹田的玄气疯狂地注入到了其中,刀剑挥动,犹如翅膀一煽,丁浩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丁瞳冲去。

恐怖的禁忌之力,在魔刀和锈剑之中爆发了出来。

锈剑化作数十米长的晶莹玉剑,其上的锈迹疯狂急速飞舞,如同缭绕的血色流光,而魔刀同样膨胀,刀身完整,其上几个古老沧桑的符文犹如血流。

两件兵器,另种截然不同的禁忌之力,毫不掩饰地挥洒在了虚空之中。

众人皆惊。

“杀!”

丁浩大喝。

他全身的精气神集中,从未像是这一刻一般全神贯注。

这一瞬间他脑海之中一切的杂念都消失,手中有刀剑,心中也只剩下了刀剑,视线之中的一切模糊了下来,而唯有丁瞳的身影,却越来越清晰。

魔刀锈剑齐出。

一股新的恐怖的力量融合迸发。

那漫天飞舞的密密麻麻地朝着丁瞳膜拜的刀剑兵器,顿时变得凌乱了起来,丁丁咣咣地撞击在一起,就仿佛是同一个臣子看到了两个君王的出现,变得错愕纷杂,也不知道该向哪一个君王膜拜。

诸天的兵器,有的朝着丁浩的方向轻颤,有的朝向丁瞳,甚至彼此之间还产生了撞击,乱成了一团,还有一大部分不受控制地坠落下来……

看到这一幕,许多强者震惊之余,连忙将自己的兵器收了回来。

“怎么回事?这种异象……”

“这青铜鬼脸面具人的力量,竟然可以干扰丁瞳……”

“又一种令刀剑万兵都颤栗的气息,这绝非是普通的力量……难道这青铜鬼脸面具人也隐藏了实力?”人鱼族公主睁大了眼睛,从那天街头轻轻一撞开始,这个青铜鬼脸面具人就一次次地让她震惊,她心中对于这个怪人,产生了浓浓的好奇。

“又一个绝世天才要出世了吗?”

“双雄争辉?”

“不对,青铜鬼脸面具人的力量,还是太弱小了,无法对丁瞳造成实质的威胁,两个人不是一个级别的……”有人看出来了一些端倪。

黑暗天穹之中。

丁浩浑身携裹着刀剑光辉,如一颗拖着长长曳尾的流星一般,义无反顾地朝着黑暗魔神丁瞳冲去。

那漫天的黑色流光,终于被牵动。

咻!

魔刀和锈剑合击,瞬间一股强横到了不可思议地步的流光,如利剑斩碎朽木一般,竟是后发先至,超越了丁圣叹的身形,击向丁瞳。

“什么?!”

丁瞳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意外之色。

那迎面而来的流光,表面上看起来微弱如一根细针一般,仿佛随意一捏就可以粉碎,但其内蕴含着的那种特殊的力量,却近乎于坚不可摧,甚至隐隐有些熟悉,有些克制自己的黑暗之力,迎面而来,给了自己前所未有的威胁之感。

“该死的蝼蚁!”

丁瞳一指点出。

攻向丁圣叹的巨大刀剑虚影巨翼,一闪对上了那一缕奇异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