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875、我接受你们分批支付

血色和银色的剑气光团之中,那身影投射出两道如闪电一般的银光,施展一种很奇异的瞳术,想要将丁浩看个通透。

丁浩冷哼一声,识海运转,【胜字诀】秘法爆发,催动了识海之中那个金色光珠。

沛然莫御的气息爆发。

丁浩眉心裂开,一个金色如神灵之目一般的竖眼睁开。

华贵而又森严的瞳光爆射而出。

两人的瞳光撞击,如同有形之物一般,令波动点周围的虚空像是要融化一般,如水纹荡漾。

嘭!

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传出。

银色的瞳光碎裂开来,而金色的瞳光则擦着那神剑门老祖宗的身影一闪而逝。

在那一瞬间,丁浩看到了半张鲜血淋漓的脸。

是的,只有半张脸。

好像是被什么恐怖的力量直接轰碎了他的头颅,头颅的一半被轰的粉碎,只剩下了半张面孔,伤口边缘处鲜血蠕动,白骨阴森,甚至可以看到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血管,在微微颤动着。

这神剑门的老祖宗果然受伤了。

丁浩心中更是大定。

只是一个短暂的过程,但周围双方的人却都是屏住了呼吸。

瀚海森林的体修门发出一阵欢呼,而神剑门的强者们却都纷纷变色。

看刚才的清醒,竟似乎是那青铜鬼脸面具人占据了上风?这怎么可能?神剑门掌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青铜鬼脸面具人的玄气波动,分明是在武帝低品阶段,竟然可以抵挡得住神境的老祖宗的瞳术?

片刻的沉默和寂静。

“武道天眼?有点儿意思,年轻人太嚣张了,锋芒毕露,就算是绝世天才也要夭折……”神剑门老祖宗阴测测地道。

丁浩反唇相讥:“这么大的岁数了,既然受了伤,就好好回去养伤,都一身老骨头了,还争强好胜,赶紧缩回去修养吧,免得伤势加重,呕血而亡,那就太不划算了。”

“老夫虽然受伤,杀你,却也只在一念之间。”神剑门老祖宗话语之中,蕴含怒意。

丁浩哈哈大笑,胸部中丹田的毕方之火玄气缓慢地注入到魔刀之中,一字一句地道:“你来试试看。”

魔刀嗡嗡嗡震动。

就仿佛是嗜血的魔神要品尝生灵的血肉。

一个个奇异的血液流光符号,在魔刀刀身逐渐清晰闪亮了起来,伴随着破碎刀身开始逐渐膨胀完整,魔刀之中的禁忌之力终于开始缓缓地弥漫在这天地之间。

“什么?”神剑门老祖宗面色骤变,缭绕在他身体周围的血色和银色光焰,突然像是风中残烛一般凌乱地山说起来:“竟……竟然是……那把刀……虽然破碎了……但这种气息,绝对没错……天啊,是他回来了吗?”

一种深深的恐惧,像是汪洋一般瞬间淹没了他。

这青铜鬼脸面具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他的手中,怎么会有这把刀?

而且看样子,他竟然可以使用这把刀的力量?

不论如何,绝对不能与此人为敌。

因为这把刀背后的力量,绝对不是自己和神剑门所能冒犯的。

一念及此,神剑门老祖宗竟是一语不发,身影化作了一道流光,瞬间消失在了原地,没入了远处神剑山脉的深处,彻底离开了。

这个变故,让所有人都大为意外。

连丁浩自己,也都没有料到。

他早就感应到这位神剑门的神境强者受了伤,应该就是当初围攻那位落在神剑山脉中的转世魔星的时候,被转世魔星所伤,而且伤势极为严重,以至于他原本的纯银色泽的力量光焰之中,掺杂了血色,那是自身血气血液外泄所致。

天眼观察更是印证了这一点。

所以即便是面对这尊神境强者,丁浩有魔刀和锈剑在手,也有信心一战,就算不胜,也可以保证天部落联军全身而退。

但怎么在自己激发了魔刀之力后,这神剑门老祖宗竟然如此光棍,立刻就退。

应该不是被魔刀的力量所惊退。

毕竟是神境强者,这种程度的力量,可以抵挡他,但是却无法给他造成致命的威胁,那么他之所以惊退,除非是因为……

莫非这人,知道魔刀的来历?

丁浩心中霍然一惊。

魔刀是当初自己在【百圣战场】之中的【西游古路】的残刀世界之中得到,来历神秘,足以与同样神秘的锈剑对抗,连刀祖和剑祖也讳莫如深,难道真的有什么极为惊人的来历,连神境强者都可以吓得魂飞魄散?

而且这里是神恩大陆,神剑门老祖宗能够认出魔刀的可怕,莫非这魔刀,昔日也是神恩大陆之物?

一个个念头,在丁浩的脑海之中一闪而逝。

与此同时。

对面。

神剑门掌门脸色已经彻底苍白,看向丁浩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敬畏和惊恐。

因为刚才在老祖宗退却的瞬间,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之中响了起来——

“忍让。”

是老祖宗的声音。

这还是老祖宗第一次如此凝重而又无奈地说出这个词。

老祖宗在清晰地告诉自己,对面的敌人,太过于可怕,不是神剑门所能抵挡,千万不要硬抗,否则会给神剑门带来灭顶之灾,为今之计,只有忍让。

天啊!

神剑门掌门心中一阵颤栗。

这到底是惹上了一个什么样的敌人啊。

他咽下一口干涩的唾沫,看向丁浩,面部肌肉有些僵硬地道:“既然阁下已经救出了自己的女儿,那今夜之事,就到此为止吧,我神剑门也有损伤,我们两不相欠。”

这话一出,空中一片喧哗惊呼之声。

之前老祖宗离去的时候,神剑门宗老高手和弟子,心中就有不好的预感,现在听掌门人说出如此气短的话,震惊之余,又有些憋屈气氛,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羞辱的表情。

有人还想要说什么,神剑门掌门脸色瞬间变得凌厉起来,摆手制止,根本不给其他人说话的机会。

昆玉呆了呆,立刻就明白,这应该是老祖宗暗中交代了什么。

他心中的震撼,简直犹如狂涛怒澜一般。

神剑门何时如此屈辱过,想不到竟然惹了这种敌人,只怕就算是神庭大军压境,掌门人的姿态之低,也不过如此了。

“你这个大坏蛋,欺负猫猫和狗狗,不能就这么算了。”丁天霜脆生生地开口。

她也是鬼灵精,早就看穿了局面。

丁浩微微一笑:“就这么算了,我女儿不答应呢。”

神剑门掌门心中憋屈到了极点,什么猫猫狗狗之类的,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因为欺负了猫狗而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咬着牙道:“那阁下想要怎么样?”

丁天霜笑嘻嘻地在丁浩的耳边悄悄说了一句什么。

丁浩哈哈大笑,道:“听闻神剑门的铸器绝技天下无双,尤其善于铸造铠甲和兵器,不如这样,赔偿一万套玄器铠甲一万件玄器兵器,这件事情,就算是扯平了。”

“什么?这不可能……”神剑门掌门人面色大变地拒绝:“我神剑门是善于铸造铠甲和兵器不假,但这些年的积淀加起来,也不足一万套,阁下简直是狮子大开口,根本就是在强人所难。”

他此时简直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抓狂。

一定是刚才那小丫头告诉青铜鬼脸面具人,神剑门善于铸造兵器铠甲的,而那小丫头之所以知道,却是他自己之前利诱丁天霜和任我行的时候,主动说出来的神剑门的底蕴,这简直就是自作自受。

丁浩的笑容逐渐收敛,冷声道:“我麾下一万天部落大军,正缺武器铠甲,如果神剑门不愿意成人之美的话,那我们就只有攻破神剑门的山门,自己动手抢了。”

“你……”神剑门掌门人面色通红:“阁下不要欺人太升。”

“欺人太甚的,只怕是你神剑门吧,将我女儿和徒弟诱骗出瀚海森林,还想要抹去他们的记忆,利用他们来培养什么无敌战神……我今日不踏破你神剑门,都算是仁慈了。”丁浩冷森森地道。

“可是……”神剑门掌门强忍着怒火,道:“我神剑门真的拿不出来这么多的铠甲和兵器。”

丁浩微微一笑,也不说话,一扬手,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牌飞过去。

神剑门掌门接过玉牌,稍微观察,顿时面色大变,看着丁浩的目光,简直像是见了鬼一般,脸色瞬息万变,一阵青一阵红,最终化作从未有过的颓废,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算你狠……不过我神剑门真的是能力有限,不可能一下子拿出那么多的玄器铠甲和兵器。”

丁浩笑的很狡猾,道:“没事,我可以接受你分批支付。”

神剑门掌门人仰天长叹,最终做出了决定,一副悲壮之色,道:“我们现在只能拿出五千副玄器铠甲和兵器,剩下的五千……一年之内付清,这是我们的极限了。”

“这个可以。”丁浩满意地点点头,道:“回头我会交给你一些图纸,我要你们按照我的要求,来打造一批兵器和铠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