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862、人去楼空?

很多人面对着危险也不后退,也有着自己的想法,一旦晴川殿和问剑宗斗个两败俱伤,他们或许可以鹤蚌相争渔翁得利,毕竟传说之中,问剑山上有无数天才地宝。

“问剑宗的护山阵法被轰破了。”

许多人都看出了端倪。

晴川殿并没有继续攻击,这第一波攻击只是为了破开问剑宗的防御,毕竟他们也想要得到山上的宝物,如果乱炮轰下去,将整个山门变成废墟,那一切宝物都成渣渣了,未免暴殄天物。

护山大阵破碎之后,笼罩在问剑宗山门之上的白色雾气也开始消散。

这白雾本就是阵法的一种,用来遮挡视线。

天空之中。

“呵呵,不堪一击。”王笑忘冷笑,毕竟只是一个小宗门而已,真的是太弱小了,对付这样的宗门,出动晴川战舰真的是杀鸡用牛刀,看来自己还有些高估这个问剑宗了。

他低头俯视下去。

突然他的笑容有点儿凝滞。

而与此同时四周围观的各大势力的强者们,也都诧异地睁大了眼睛。

眼前的场面,和所有人想象之中的都不一样。

原本以为接下来将看到或者愤怒、或者畏惧的问剑宗弟子,看到这个新兴宗门的武者们准备拼个鱼死网破的场面,看到慌乱奔跑的人群和面带绝望的问剑宗高层们……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

当那白色的雾气全部都散去,问剑宗的山门露出了真面目,亭台楼阁石阶神殿在阳光之下显得安静而又祥和,这是一个布局极为合理的山门,规模在许多中级宗门之中都算是恢弘了,看得出这些年问剑宗的确是在苦心经营。

一座座白色的武库巨塔像是利剑一般刺向虚空。

但唯一与这一切都不和谐的是,整个山门之中,竟然空荡荡没有一个人。

数万问剑宗弟子就像是彻底消失在了空气之中一般,失去了踪影。

空荡荡街道,空荡荡的石殿,空荡荡的药圃,空荡荡的演武场……

就连宗门之中圈养的各种家禽牲畜、灵兽飞禽也都消失无踪,连一根鸡毛都没有留下来,阳光的照射之下,可以看到许多灵田药圃也被拔了个干干净净,甚至连药圃的泥土都刮掉了三尺……

这种画面,就像是整个问剑宗被洗劫了一般,没有留下丝毫值钱的东西。

“逃……逃了……”

王笑忘一时之间大脑也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怎么可能?

在出兵之前,晴川殿的暗哨强者早就在问剑宗山门周围暗中监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问剑宗武者离开山门,可以说是彻底封锁了这个山门,除了丁浩等少数实力强横的高手之外,普通的强者弟子根本无法离开。

事实上这短短几日的监察,晴川殿也早就确定问剑宗上下没有任何一个人离开。

可是现在山门之上,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了呢?

这么多人,其中还有不动武技的普通人,都去了哪里?

实在是太诡异了。

“降!”

王笑忘一声令下,晴川战舰朝着问剑宗山门落下。

四方围观的各大势力,也开始缓缓地靠近,想要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现在的局面很明显,问剑宗的人的确是逃了,而且逃得干干净净,把宗门中各种值钱的玩意儿都搬走了,但问题是他们到底是怎么逃离的?

数万人的迁徙,可不是一朝一昔就能完成。

在几乎整个北域目光的注视下,数万人消失的无影无踪,简直有点儿骇人听闻,就算是至尊之位的神境强者,也不可能在短短几日时间里,将这么多的人带走。

问剑宗的人,去了哪里?

谁都没有想到,今天居然会看到这样一幕。

“给我搜,我就不信,他们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王笑忘心中有一种一切都不受控制的糟糕感觉,大声地下令道。

晴川殿的高手们跃下战舰,开始疯狂地搜查了起来。

一盏茶功夫之后。

“禀告堂座,整个山门都搜遍了,没有发现丝毫踪迹,他们都离开了,传说之中的【神明药圃】也被搬空,那几口神井也都被填掉,整个问剑宗都被搬空了,连……”说到这里,汇报的高手忍住嘴角抽搐的冲动,道:“他们连吃饭的碗筷都全部带走了。”

“后山地穴深渊的紫晶石矿脉呢?”王笑忘冷声道。

“晶石矿脉倒是还在,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已经被挖空了许多,大概有十分之一的晶石,都被挖走了。”

听到这样的汇报,王笑忘紧绷着的心,才算是稍微松下来一些,如果连玄晶石矿脉都被挖走的话,那晴川殿的这次行动就变得毫无意义,甚至会成为笑柄。

“查,问剑宗的人到底去了哪里。”王笑忘就不相信,数万人能够一息之间全部都消失,一定是躲在什么地方了,这样有用吗?真的是太天真了。

“禀告大人,我们在问剑宗的演武场上,发现了一个类似于传送阵铭文图案,也许他们是以传送阵发逃离了这里……”另外一位晴川殿高手搜查到了一些线索。

“去看看。”

王笑忘来到了演武广场上。

瞬间就有一种极为奇异的空间阵法残余气息迎面而来。

在偌大的广场之上,有一道道深达半米的刻纹,宽若水渠,弥漫在几乎整个广场之上,纹络复杂到了极点,仿佛是被烈焰灼烧过一般,有一些青灰色的粉末留下来。

“是已经彻底燃烧过的玄晶石粉末。”王笑忘仔细观察,得出了结论。

与此同时——

咻咻咻咻!

人影闪烁,数十道身影掠过长空,落在了广场之上。

“什么人?”晴川殿的高手警惕了起来。

王笑忘的眼睛却眯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原来是青云宗、灭绝剑宗、天灵邬的各位,不请自来,却不知是为了什么?”

现身的人,是北域其他十大顶级势力的高手。

“哈哈,王老怪,问剑宗山门又不是你晴川殿的产物,我们怎么不能来。”青云宗一位武圣强者反唇相讥道。

王笑忘冷冷一笑没有说话。

虽然外界传闻青云宗和灭绝剑宗都是问剑宗的支持者,晴川殿这次大举征伐,担心的是会受到青云、灭绝两大宗门的阻挠,谁知道两宗根本没有任何的阻拦,看来这两个宗门,也在垂涎问剑宗的宝物呢。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禀告大人,有其他门派的人,闯到山上来了。”一位晴川殿高手匆忙而来汇报,这个时候,之前在四方围观的其他大大小小门派的人,也都闯入了问剑宗山门,想要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哼,这些不知道死活的东西,也想要分一杯羹吗?”王笑忘脸上露出了冷森的杀意。

“呵呵,让大家来见识见识你们晴川殿的威风,岂不是更好?”青云宗武圣哈哈大笑:“这里又不是你晴川殿的地盘,让所有人都进来。”

王笑忘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挥了挥手。

他最终还是没有下令阻拦。

当初丁浩布武天下,已经赢得了无数武者的心,具有着特殊的威望,得到了各方的拥护,这也是为什么各大宗门一直垂涎问剑宗的药圃和晶石矿脉,却不敢明面上巧取豪夺的原因之一。

晴川殿好不容易借着罗通的死发难,就是为了有一个正当的理由,以免激起各方的怒火。

那些大大小小的宗门,虽然并不被晴川殿放在眼里,但若是激起众怒,也是一件无比危险的事情。

现在将各方人马放进来也好。

让他们都明白是问剑宗畏罪逃了,晴川殿并未大开杀戒,只要稍微操作一般,说不定还是一件有利于晴川殿的好事。

于是很快,整个广场四周就挤满了人群。

大家都看着那繁杂如烟海一般的青灰色刻纹发呆,人群中有不少的铭文师,也都双眼冒光地看着一道道铭文,想要搞清楚这个阵法的作用,毕竟问剑宗上下离奇消失,这个阵法现在看来是唯一的线索了。

“不对,这是一座上古年代的铭文阵法,不是近代的产物……”有人惊呼,认出这些铭文刻画之法,纹络行走之法,都是已经失传无数年的上古阵法奥义。

“很明显这是一座传送阵发,看来问剑宗利用这座阵法离开了。”

“可是他们去了哪里呢?这阵法会通往什么地方?”

“好神奇的铭文纹络,按理来说,上古时代的阵法,在这个时代已经无法发挥作用了,毕竟如今天地之间力量潮汐退化,大道有缺,可为什么这座阵法会产生如此浓郁的空间力量气息……”

“问剑宗也真是可怜呢,好不容易看到了崛起的征兆,却被逼着不得不抛弃山门仓皇逃离……这或许就是小门派的悲哀吧。”

“我们能不能尝试再一次催动这个阵法,也许可以搞清楚问剑宗的人到底去了哪里。”

人群议论纷纷。

王笑忘心中一动。

的确,如果能够再次催动阵法的话,说不定可以追查到问剑宗的人下落,一座上古时代的阵法却可以在如今这个天地环境之中启动,这也是一个怪事,说不定追查下去,或可得到一份更加逆天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