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835、仙帝星转生

他庞大的身躯,如同太古山峦倒塌下来一般,直接朝着张凡所在的位置踩踏了下去。

轰!

张凡被直接撞飞,狠狠地撞在了虚空之中那金色光柱网上。

巨大牛魔以和身体不相称的速度,瞬间再向张凡的身躯撞去。

以张凡的实力,施展虚影图腾之力,对战圣人之境初阶的强者或可有胜算,但是对上黑牛魔妖圣这种高阶妖圣,几乎是没有丝毫的抵挡之力。

之前丁浩张凡和谢解语三人,在妖族大军之中穿梭,使得这两大妖圣有所顾忌,投鼠忌器,所以才无法阻挡,但两人真的是不顾下属死活,全力施展神通的话,丁浩三人瞬间就落入了下风。

“速战速决!”

丁浩身形连连变换,避开那无形的音波攻击,突地地虚空之中一停,左手魔刀和右手锈剑之中的禁忌之力,几乎是同时被催动,体内胸部上丹田毕方之火玄气和腹部下丹田狱冰玄气疯狂地催动,瞬间就爆发了全部的力量。

这还是他第一次同时全力催动魔刀和锈剑的力量。

一种炙热,一种极寒的力量,在丁浩的左手和右手之中缓缓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锈剑嗡嗡嗡爆响,其上的斑斑锈迹如活物一般飞起来,绕着膨胀巨大的晶莹璀璨剑身飞旋,像是一团团炙热的火焰一般,一种禁忌的力量,在剑身之中弥漫出来。

魔刀破碎的刀身绽放出诡异妖冶的红芒,光焰补全了刀身,那破碎的裂缝里面,有一个个古老而又神秘的鲜血符文忽明忽暗地闪烁,像是一尊古老的魔神在这一瞬间复苏一般,毁灭的力量扩散。

这一瞬间,似乎连天地都在颤抖。

方圆数千里之内,不论是妖族还是人族的武者,不论是实力高低,在这一瞬间,都感觉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奇异感觉,有一种禁不住要五体投地顶礼膜拜的冲动……

所有人都震惊地遥遥望向问剑宗的方向。

亿万万的武者高手们,惊讶地发现,自己手中的兵器,平日里熟悉至极的兵器,在这一瞬间,突然像是活了一般,不受自己控制地开始颤动了起来,那仿佛是一种灵魂的颤动,在向自己的君王膜拜臣服。

……

“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我的兵器,竟然不受控制了?”

无数人震惊莫名。

“老伙计,你这是怎么了?到底是什么事情,竟然让你如此悸动?”一位流浪剑客看着手中颤抖的长剑,心中震惊。

……

某个妖族大势力的神殿中。

“怎么回事?祖器在哀鸣,在嚎叫,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力量,竟然可以干扰祖器的运行?”一位年迈的妖族长老守护者惊慌失措的大喊。

神殿之外,无数妖族都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额住了自己的喉咙。

这是一种无形的恐慌。

一直都在沉眠之中保持着力量的祖器,竟然开始发出一种惊慌的波动,其内蕴含着的器灵魔祇在颤抖,如同见到了最可怕的对手一般,这简直近乎于一种斗志的崩溃。

“是什么力量重现世间,竟然惊动了祖器?查,快去查……那是北域雪州的方向!”

无数妖族高手冲天而起,朝着雪州飞射而去。

……

数万里之外。

某个人族宗门之中。

“到底发生了什么?镇宗神剑复苏了,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力量在召唤它?”宗门宗主惊骇万分地看着供养在宗门英烈祠堂中的破碎神剑。

这是上古时代传下来的武器,可惜破碎,器灵泯灭,不复当年斩妖杀魔的威力,多少年以来,宗门都以最强者的鲜血来喂养供奉这柄神剑,希望可以让其复苏,但却一直未能如渊,所有人几乎都已经对这柄神剑的复苏不抱希望,关于神剑昔日的荣耀,也逐渐被淹没在了岁月的尘埃之中。

但是这一刻,一直暗淡无光的破碎神剑,竟然开始颤动,然后其内有金色的光辉,缓缓地释放弥漫了出来,一种奇异的神性之力,覆盖了整个宗门。

“神剑活了!”

宗主大呼,喜极而泣。

宗内数万弟子欢呼雀跃。

……

再数万里之外。

一处神秘的地方,一百零八座奇异的圆形漂浮山峦,在虚空之中以一种奇异的节奏和轨迹,在缓慢地运转,仿佛暗合天地星辰的自转和公转,仿佛是命运的齿轮一般,虚空之中空气粘稠,像是透明的波纹一样闪烁。

在这一百零八座圆形山峦之下,有阴阳鱼形状的黑白神殿。

其内白色雾气弥漫。

三个须发皆白的老道人,盘膝坐在蒲团之上,各自占据三才之位。

“妙极妙极,仙帝转身,打劫开启了!”天才之位的鹤发童颜道人突地睁开双眼,瞳孔一片混沌灰白,并无瞳孔,有一挂星河在其中运转。

“万兵齐鸣,这乃是杀戮之兆,修罗之界要开启了。”地才之位的鹤发童颜道人若有所思,他的眼眶之中,犹如深渊一般漆黑,没有半点光明。

人才之位的道人也睁开眼睛,其内有无尽的白色神光爆发出去,仿佛是看穿了人世间的一切虚妄,勘破了滚滚红尘,肃穆道:“仙帝之星流转明灭不定,并非是稳定征兆。”

“不管如何,仙帝星转生,太古之世重临的契机已经到了。”天才道人道:“我们也准备好,迎接力量潮汐的回归吧,这一次轮回若不能归位,那再无重塑六道的可能了。”

“正是如此。”地才道人和人才道人齐声道。

……

问剑宗山门。

无数柄的长剑和长刀,从问剑宗弟子及周围数百里之内的武者们的手中飞出来,在这一瞬间,冲出了【红罗纱帐】的控制,朝着丁浩所在的位置飞来,嗡嗡震颤,犹如朝圣。

冰和火的力量,在丁浩的左右身体之中凝聚。

当火焰和寒冰相接的时候,一种全新的力量诞生。

这并非是两种相克的力量的相互泯灭,而是创造与新生。

银色和金色的光焰,将丁浩的身躯笼罩在其中。

周围的空间和时间,在这一瞬间,就像是被封锁冰冻凝结了一般,黑牛魔妖圣巨大的身躯,保持着冲撞的姿态凝聚在空中,巨蛤妖圣右前肢放在肚皮上,左前肢高高地扬起,保持着拍鼓的姿势……

这两大绝对强者脸上都出现了惊骇惊恐的神色。

但他们的身躯,却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锁定,就像是陷入了沼泽的蜗牛一般,只能缓慢地挣扎,无法做出最合理的反应。

魔刀和锈剑,在丁浩的胸前缓缓地交叉,然后又缓缓地划出。

无形的力量,犹如仙魔的意志般不可逆转,在这一瞬间排山倒海一般倾泻而出。

黑牛魔妖圣和巨蛤妖圣面色已经狰狞,不惜燃烧本源之力,疯狂地征兆,但却始终无法完全摆脱那神秘力量的锁定,动作依旧缓慢而又蹒跚。

眼看两大妖圣,就要瞬间陨落。

就在这个时候——

“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赶尽杀绝呢?”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天地之间响起,一股超越圣人之境的力量从远处的天边而至,想要阻挡丁浩这一击。

那是妖族至尊的声音。

黑牛魔妖圣和巨蛤妖圣犹如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脸上浮现出了狂喜之色。

两人眼眸之中,都闪烁着阴毒恼怒的神色,都在心中暗暗发誓,一旦今日逃离,绝对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问剑宗,丁浩的力量他们不可敌,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那些行走在外的问剑宗弟子没有办法,巨大的耻辱,让他们心中怀着疯狂的怨恨。

“他们打上门来,自取灭亡而已,道友请置身事外。”

丁红泪的声音,也几乎在同时响起,笼罩着问剑宗山门的【红罗纱帐】氤氲冲天而起,化作了一道红色幕墙,将从远处天边而来的妖族至尊的力量隔绝。

“会盟其间,不死圣人。”妖族至尊还在坚持。

丁红泪哈哈大笑,道:“进犯在先,不在此例。”

僵持了片刻,天地之间响起一声叹息,妖族至尊的力量最终如潮水一般缓缓地散去。

丁红泪的【红罗纱帐】氤氲也重新撤回地面。

黑牛魔妖圣和巨蛤妖圣眼中的希望泯灭。

一股微风拂过他们庞大犹如太古山峦一般的身躯。

下一瞬间,一切都结束。

燃烧了本源之力的高阶圣级强者之躯,终究难以抗衡丁浩手中魔刀和锈剑联合迸发的神秘力量,僵硬在天空之中,犹如石化了一般,然后咔嚓咔嚓的轻响声传来,在无数双呆滞的目光注视之下,两大强者庞大的身躯化作了漫天的青灰,碎裂了开来!

陨落!

同时陨落!

刀剑之力余势不衰,天地之间被围困的妖族强者,也在这一瞬间尽数被歼灭。

丁浩屹立在虚空。

失去了玄气力量的继续催动,魔刀和锈剑颤动之声缓缓弱小,其内的禁忌之力也如退潮一般缓慢消散,逐渐恢复了之前那残破锈迹斑斑的面貌。

笼罩在丁浩身上的金银二色光焰,也渐渐地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