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834、逆杀

转眼之间,天地之间就变成了漆黑一片。

“什么人,胆敢闯我问剑宗?”李兰身形一晃,来到了虚空之中,大喝道。

“哈哈哈,没有了丁浩,你这个愚蠢的女人,还敢如此嚣张?今日一定要血洗你问剑宗……”一个疯狂的声音传来,黑色妖云之中,一尊如山峦般阴森的巨大蛤蟆大妖现身。

“【狂刀】张凡,滚出来受死!”另一尊巨大的黑牛妖魔也现行,眼眸中杀机迸射,状若疯狂一般,巨大的身躯轰然一声落在地面上,轰隆一声,犹如地震,远处的山峦摇晃了起来。

这是黑山牛魔族的妖圣,乃是几日之前死在生死擂台之上的黑山妖帝的亲族。

轰隆一声!

一道身影从地穴深渊之中爆射了出来,落在地面,刀气凛然,血气力量犹如汪洋大海一般,正是【狂刀】张凡。

“生死擂提之战,乃是两族至尊约定,生死由命成败在天,不得记仇追杀,你今日犯我问剑宗,难道要违背至尊之命吗?”李兰面色冰冷地喝道。

“哈哈哈,至尊之命,乃是其他人不得干扰生死擂台之战,战后一切,概不负责,嘿嘿,没有了丁浩,你问剑宗在我眼中,弱小不堪一击,正好屠了,赔我儿命来。”黑牛魔妖圣冷笑。

“不错,杀我天妖殿少主,这笔仇,就算是至尊出面,也无话可说。”那巨大蛤蟆妖圣,山峦一般的暗褐色皮肤鼓起一个个极端的疙瘩,淡青色的纹络繁杂深奥,体表隐约有黑黄色的腥臭液体流淌,正是它的毒腺,看起来阴森恐怖无比。

李兰冷笑道:“天妖殿的岚,无故犯我问剑宗,杀我弟子,死有余辜。”

“臭女人,死在眼前,还如此嚣张,一会儿擒了你,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黑牛魔妖圣大吼道。

李兰突然笑了起来:“死在眼前的人,只怕不是我。”

话音未落。

轰轰轰轰!

一柱柱的金色光柱,突然从问剑宗山门的四面旷野之中,毫无征兆地冲天而起,犹如一根根金色的绳索一般,在天空之中不断地穿梭交叉,密密麻麻地覆盖了方圆数百里之内,最终组成了一张金色的巨网,将这片天地都倒扣在了其中。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天空之中千万妖族震惊莫名。

而更让他们惊骇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天地之间响起。

“既然来了,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

剑光冲天,刀气弥漫,金银二色的光焰冲天而起,一个身形从地穴深渊之中出现,左手魔刀,右手锈剑,黑发如瀑,青衫飘摆,不是【刀狂剑痴】丁浩,又是何人?

“你……怎么可能?你不是已经进入棋盘传送阵法了吗?”巨蛤妖圣如同见了鬼一般,不由得惊呼出声。

黑牛魔妖圣也被吓了一跳。

不可能啊,刚才明明看到丁浩进入了地穴深渊,又有棋盘阵法传送的气息弥漫出来,这绝对不会有错,为什么丁浩还能返回?

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说我会进入棋盘阵法?”丁浩冷笑,眼眸之中杀机凝聚,道:“我从未想要,要进入那虚无缥缈的仙界,只不过是为了引你们这群跳梁小丑现身而已。”

说话之间,问剑宗山门之中又有变化。

一层淡红色的氤氲在地面弥漫出来,如同雾气一般,转眼之间就将整个山门都笼罩其中,这雾气极为诡异,离地十多米高,恰好将问剑宗的建筑都笼罩其中,却不曾向虚空弥漫。

“红罗纱帐?神境强者?”

巨蛤妖圣和黑牛魔妖圣一看之下,顿时大惊失色,这诡异的淡红色氤氲,其内蕴含着神境强者的气息,乃是北域玄霜神殿之中一位神境强者的成名防护神通【红罗纱帐】,红雾弥漫之处,看似柔弱,实际上可以隔绝一切力量。

再结合虚空之中那交错如网一般的金色光柱,妖族上下顿时明白,自己等人中计了。

“走!”

巨蛤妖圣怒吼一声,转身就逃。

黑牛魔妖圣也失去了再战的勇气。

连神境强者都出手护住了问剑宗山门,那这一战已经没有了什么意义,丁浩等人完全可以放手大杀,不用担心战斗余波毁灭了问剑宗,且万一那位暗中的人族至尊如果出手的话……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杀!”

丁浩毫不留情,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杀入了妖族黑云之中。

“杀!”张凡凌空跃起,也全力出手。

“唳!”凤凰长鸣之声响起。

一尊巨大的火焰凤凰也从后山地穴深渊之中冲天而起,一袭红色战甲的谢解语出现,巨大的剑匣在她身边浮现,纤纤如玉的美丽小手按在剑匣之上,顿时有无数紫红剑芒漫天飞出,犹如死神收割之光一般,将漫天黑云之中无数妖族强者瞬间斩杀。

可怕的战斗爆发。

丁浩等人布置下的计策奏效。

李兰早就料到,一旦丁浩等人离开,必定会有妖族势力前来报复问剑宗,以她【玉面修罗】的心机智慧,怎么会想不到这一点?

所以才布置下了这样一个局,就是要将那些身处暗处想要对问剑宗不利的势力,都引出来,毕其功于一役,彻底将其碾压斩杀,以绝后患。

之前在神秘山洞之中开启了棋盘传送阵法的人,实际上是金蝉子。

这位如今无尽大陆佛家最大的叛徒,手中也有一块【遁天石匙】,早在今日拂晓的时候,就已经潜入到了地穴深渊之中,刚才丁浩进入神秘山洞之后,金蝉子开启了棋盘传送阵法,先走一步。

阵法启动的力量波动,从深渊之中传了出来。

所以之前天妖殿和黑山牛魔族的强者,感应到的空间阵法波动,并非是伪造,毕竟像是棋盘阵法这种上古之物的力量波动,就算是神境强者也都无法模拟出来,所以它们才会上当。

实际上天妖殿和黑山牛魔族的强者们并非是傻子,之前也一一计算了握有【遁天石匙】的各方势力,几乎是算定各大势力的人选都离开之后才出手,可惜却算漏了一个金蝉子。

天空之中,鲜血犹如倾盆大雨一般浇灌了下来。

妖族的惨呼之声不绝于耳。

问剑宗的三位天骄都没有留手,如同三柄利剑刺入了黑云之中,刀剑之光闪烁,犹如一道道的闪电,划破了漫天的黑色妖气之云,惊恐万状的妖族想要逃走,却被那漫天的金色光柱光网困住,根本无法脱身,想要与问剑宗同归于尽,但地面上的【红罗纱帐】氤氲之力,根本不是他们所能突破。

一具具妖族的尸体,像是下饺子一样哗啦啦地从天空之中坠落。

这简直就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

丁浩、张凡和谢解语三人,根本不和圣级高手硬碰,以急速的身法穿梭在妖族大军之中,来回斩杀,犹如虎趟羊群一般,手底下没有一合之敌。

“够了!”巨蛤妖圣暴怒,道:“何必赶尽杀绝?斩我天妖殿这么多高手,难道你还不满意吗?”

“哈哈哈,真是笑话,”丁浩一刀将身边三尊妖皇斩为六截,道:“你等气势汹汹要来灭我问剑宗,如果是问剑宗落入这等境地,你们可会收手?”

“人族小辈,你年纪轻轻就如此心狠手辣,杀生太多,不怕遭受天谴吗?”黑牛魔妖圣怒喝道。

“呸!你妖族以我人族我血食,肆意虐杀,今日大军前来,口口声声要将我问剑宗鸡犬不留,现在却说我杀戮太多?真是不知羞耻!”丁浩反唇相讥,手下毫不留情。

“玉石俱焚,和你这魔头拼了……”巨蛤妖圣暴怒。

只见他庞大的身躯如小山一般鼓了起来,白色的肚皮犹如一面巨鼓,一对前肢砰砰砰地敲动肚皮,顿时有一种夺魄魔音传了出来,激荡在天空之中。

无数妖族强者被这可怕音波波及,瞬间化作了血浆爆裂。

丁浩面色一变,刀剑在身前一划。

一道冰火之墙浮现在身前,挡住了这可怕音波,但却也只是挡住了一瞬,巨大的冰火之墙在下一瞬间骤然爆裂破碎,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迎面而来,丁浩闷哼一声,倒飞了出去。

巨蛤妖圣毕竟是老牌妖族强者,已经是七窍妖圣境界的修为,妖力雄浑,拼命起来,足以伤到丁浩三人。

张凡手中临时铸就的战刀被音波击碎,整个人张口喷出一道血箭,倒飞了出去……

谢解语以火焰巨凰保护己身,倒也没有受太多伤害。

“哈哈,就凭你们三个小辈,难道真能翻天不成?今日就算是我牛魔山弟子死绝,也要杀了你为我儿复仇!”黑牛魔妖圣也癫狂了。

他现出了本体。

一头数千米高的黑色鳞甲巨牛出现在天地之间,踩踏在了地面的【红罗纱帐】氤氲之上,前蹄刨地,震动方圆数百里,一对如天刀一般的牛犄角甩动,似乎连天地虚空都要被划碎。

他周身缭绕着黑色的火焰,燃烧一切,无数黑山牛魔族的高手,无法承受这种黑色火焰的炙烤,又没有空间躲避,在哀嚎声之中,瞬间被烤的肢体爆裂而死!

“哞!”

牛魔嘶吼之声震动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