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827、布武天下

难道我的潜意识里,是想要进入棋盘阵法之中一探究竟吗?

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但是身边这个聪慧的女子,却敏锐地把握到了自己的意思。

许久,丁浩徐徐地长出了一口气:“伊若,谢谢你。”

也就只有李伊若这样将一腔心思全部都寄托在自己的身上的女子,才会在短短一席话的时间,就清晰地把握住了自己的心思吧?连自己都理不清的思绪,因为这个聪慧美丽女子的一句话,似乎突然之间就变得简单了起来。

李伊若微笑,没有说话。

“爹爹,你看我找到了什么?太好玩了。”远处,丁天霜不知道从哪里抓出来了一只肥肥胖胖的老鼠,拎着尾巴晃来晃去。

丁浩顿就捂住了自己的脸。

自己这个女儿实在是太彪悍了,小女孩这种生物什么的,不应该是见到老鼠就尖叫起来吗,怎么这丫头片子这么兴奋?

然后下一刻,一个刺穿人耳膜的尖叫之声就冲霄而起:“啊啊啊啊,老鼠,天啊,快把它丢掉,太可怕了,竟然是老鼠……黄蓉这个傻妞到底是怎么管理山庄的,里面竟然有这么可怕的东西……”

邪月杀猪一般尖叫着,吓得浑身颤抖,如丧家之犬一般,化作一道白色流光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

丁浩和李伊若两个人面面相觑,然后相视哈哈大笑了起来。

邪月这个嚣张不可一世的大魔王,竟然怕老鼠?

身为一只猫,竟然被老鼠吓成这样?

实在是太丢猫了,它好歹也是武帝级别的实力了,就算是遇到妖帝也不可能怕成这样,现在却被一只普通的小老鼠吓得哭爹喊娘?这……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

“咦?喵喵原来怕这个啊,哈哈,太好玩了,看它以后还听不听话。”丁天霜愣了愣,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小白鼠,然后很小心地将它收了起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看着小丫头脸上那得意的笑容,丁浩突然对邪月产生了一种深深的同情。

……

两天时间很快就在忙碌之中流逝。

丁浩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就没有再犹豫。

这几日并没有再去修炼,而是在山庄之中转悠。

丁天霜和任我行这两个小尾巴,时时刻刻都跟在丁浩的屁股后面,丁浩倒也是真的废了很多心思在两个小家伙身上,为他们打下武道根基,甚至连【斗战胜诀】这样的罕世功法,都传授给了两个小家伙,丁天霜是自己的女儿,任我行又是收的第一个徒弟,谁都不能亏待。

丁浩还将自己身上的天才地宝,能够用到的,都用在了两个小家伙的身上,最后一些乳白色的神秘液体,也都以玄功打入了他们的身体之中,等日后他们长大,炼化了这神秘液体的力量,必定可以脱胎换骨,成为罕见的武道天才,至于是不是又会具有刀剑双圣体,那就难说了。

除此之外,丁浩也尽量抽出时间来陪李伊若、西门千雪和李兰三个女子。

本来丁浩的计划,是要在进入棋盘阵法之前,正式给李兰一个名分,公开举行婚礼,毕竟两个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可想到是不是该禽兽一点,将李伊若和西门千雪也纳入到新娘的阵营里面,毕竟这两个人与自己之间的关系,也只是剩下最后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而已,丁浩担心自己进入棋盘传送阵法之后,一旦一去不复返,岂不是耽误了两个奇女子……

而且还有一个谢解语……

这段感情,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

除此之外,丁浩在问剑山庄又见到了那个叫做阿金的年轻人,传授了一部剑诀,将他列入了问剑宗的门墙,引得无数人羡慕嫉妒,阿金自己也简直像是走在云端一般不真实,因为有了授艺之缘,他已经等于是丁浩的一个记名弟子了,这是无数年轻武者做梦都不敢奢求的大机缘。

在丁浩的建议之下,问剑宗也终于广开门墙,放宽了招收弟子的条件,许多超过了年龄的年轻人,也得以进入问剑宗外门,算是问剑宗的一份子了。

这一下子问剑宗就多出了数万外门弟子。

当然这些外门弟子想要真正穿上那一袭代表着问剑宗弟子身份的长袍,他们还需要经过重重的考核考验,武道天赋是其次,人品品性才是丁浩真正看重的层面,这一方面也是日后考核的重点。

除此之外,丁浩设立了一个独立于问剑宗之外的演武堂。

在这个演武堂之中,除了问剑宗的镇宗绝学【太玄问剑篇】之外,宗门武库之中的许多中高阶的武道战技,都可以向散修及其他宗门的弟子传授,其中不乏一些放在以前足以令无数人打破头的高级玄气心法和神通战技,丁浩亲自刻下了整整九十九尊石刻武碑,每一尊武碑之上,都镌刻着一门心法战技,树立在了演武堂内廷,那些通过了简单考核的散修,可以修炼这石碑之上的功法。

这件事情,彻底震动了整个雪州乃至于北域。

如此彻底公开武道功法战技,在人族数千年以来的历史上,根本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尤其是许多高级功法战技,和北域许多宗门大所珍藏的镇宗功法相差无几,放在过去,任何一个宗门得到这样的功法,只怕都要严格控制……

但是今天,丁浩却无不吝啬地将这些功法战技都公开了。

消息传开,一开始还有人不信。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演武堂内廷武碑上看到了完整的功法秘籍,并且经过简单修炼论证,发现这些功法并无陷阱缺陷之后,演武堂几乎都快要挤爆了。

“不可思议,竟然是真的?”

“天啊,【玄龟镇海诀】,这是罕见的地级上品的功法啊,足以被许多小门派当做是镇宗至宝,现在就真的这样完全公开了?”

“【妙玉生香诀】,地级极品功法……”

“【彻地刀诀】,半步天阶刀法……”

“问情刀法……

“简直就是难以置信,平日里我们花费无数心血资产,都无法得到这样一部功诀,现在却可以随意选择……这,【刀狂剑痴】丁浩为什么要这么做?”

人群震惊了。

武碑上的九十九尊功法,虽然并没有天阶中品以上的神通,对于很多大宗师以上境界的强者来说,意义不是很大,但对于无数中下层的散修和小门派、小学院的弟子来说,却是平日里根本无法接触的高深秘籍,得到其中一部,都可以改变他们的命运……

丁浩为什么要公开这些功法?

而且还是无偿公开?

无数人都在心中问自己。

也有一些中大型宗门势力的弟子,来到演武堂之中一探究竟,到最后很多人都拿出了刀笔,开始誊抄记录武碑之上的绝学秘籍,想要将整个武碑都复制下来。

丁浩也没有加以阻止。

消息传开,有越来越多的人族武者感到演武堂,来观摩武碑上的神通战技,许多人都是将信将疑地到来,最后状若疯狂地坐在演武堂之中不走了,如痴如醉地观摩上面的武学。

有问剑宗的弟子在维持秩序。

如今问剑宗势大,强势崛起,也很少有人敢在演武堂做出过分的事情来。

到了最后,甚至有一些妖族强者也被惊动,冒险化身为人形,来到演武堂观摩验证,到最后都被自己看到的深深地震撼,可惜人族功法对于妖族来说,并无多大的参摩意义,就算被妖族高手记去,也没有什么用处。

……

“这是要布武天下吗?”妖族有绝对强者慨叹:“先是【七玄斩】,如今又有演武堂九十九座武碑,如此继续下去,不出五十年,北域人族的平均实力,只怕是要翻倍,有点儿可怕啊!”

“布武天下?好大的野心,丁浩此子,有枭雄之相,如此下去,用不了多久,只怕北域人族之心,皆归丁浩了。”黄泉妖圣也在慨叹。

他见识过丁浩的实力,如今却被丁浩这样的大手笔给震撼了。

他预感到对于妖族来说,这将是一个很不好的趋势。

“好大的魄力和手笔,丁浩将成为我妖族的心腹大患啊,必须想办法除掉此子,否则又是一个人皇出现。”天妖殿一位资格极老的妖圣也若有所思地道。

而人族一方,各方势力也都是议论纷纷。

“丁浩这是要干什么?公布出来如此之多的神通战技,这是破坏规矩的事情,简直就是乱来!”紫灵宗宗主恨恨地道。

“规矩?什么规矩?难道我人族武道大兴不好吗?”一位老辈武圣不屑地反驳道:“在我看来,若是以前有人有丁浩这样的魄力和勇气,将这些功法公布出来,我人族也不至于落到如此若是的地步。倒是有些人,一个小宗门,几本破功法,还敝帚自珍,生怕别人知道,徒增笑料耳。”

“可这样让如此之多的人族功法公开来,到最后只怕妖族也会得到,若是妖族研究透了人族功法,到时候只怕危害更大……”有人担忧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