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826、你很想去

猎户少年本性木讷,完全不擅长这种觥筹交错的场面,对他来说,这种场合简直要比修炼玄气还有令人崩溃,但只能硬着头皮招架,好在李兰手腕高明,一次次地帮张凡解了围。

丁浩返回之后,原本不想现身,但看到李兰忙碌的样子,最终还是出现在了宴会之上。

振兴问剑宗是昔日李剑意、弃青衫的生平之愿,这个担子现在压在了李兰的身上,虽然摆脱了昔日童年的阴影,但还是摆不脱注定的命运职责,这或许是李兰生命之中最大的牵绊吧。

身为丈夫,丁浩必须时刻站在李兰的身边。

几乎整整两个时辰之后,宴会才逐渐画上句号。

有一些北域顶级宗门的大人物留了下来,自然是要和问剑宗达成一些实质上的协议,建立阵营,李兰不得不抽身去应付这些人,而丁浩则以需要静修为理由,消失在了人群中。

看着李兰忙碌的身影,丁浩有些心疼。

李兰的天赋资质,在当年那一届的记名弟子之中,绝对是属于顶尖级别,即便是林信、任逍遥、吕狂等人,和李兰还是有很大的差距,但是三年时间以来,过多地将精力投入到问剑宗的经营管理之中,导致她修炼的时间减少,如今身为一宗掌门,李兰才不过勉强进入武王境界,和任逍遥等人比起来,已经拉开了差距。

有的时候丁浩也在想,自己将掌门之位让给李兰,到底是成全了她,还是害了她。

不过看着李兰极为充实且有成就感地处理宗门事物,丁浩又意识到,也许对于李兰来说,一手将问剑宗经营成为北域顶级宗门,这或许要比她自己实力的晋升,更令她感到高兴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

有人追求武道,有人追求权力。

而李兰显然在追求和承担那份沉甸甸的责任,在追求满足大地上和星辰怀抱之中无数个问剑宗人的期待。

想到这里,丁浩也就释然了。

反正不管李兰的实力如何,只要有自己和张凡、西门千雪、王绝峰、王小七等人在一日,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挑衅李兰的位置。

问剑山庄的后园相对安静了许多。

丁浩漫步其中,心绪飘摇。

不得不承认,丁红泪的确是给自己出了个难题,到底要不要以【遁天石匙】开启棋盘传送阵法,进入所谓的仙界去撞一撞那所谓旷古绝今的大机缘?

这可是真正的仙缘。

进入仙界,就有机会成为永恒不灭的仙人。

可进入仙界之后,还能不能回到无尽大陆?

如果无法再返回,那丁浩宁可舍弃这一份机缘,留恋红尘不成仙,这个世界有着太多太多丁浩放不下的东西,如果不能和自己在乎的人一起逍遥,那纵然成仙,又有何乐趣可言?

这才是丁浩真正犹豫的地方。

如果棋盘阵法是一个杀局或者陷阱,这个针对神境强者的局,自己进入,只怕也是又死无生,一旦自己身陨,才刚刚崛起的问剑宗,只怕用不了多久,又会崩塌毁灭。

自己的身上,实在是牵系着太多太多的责任!

或许应该拒绝丁红泪?

这个念头勇气的瞬间,丁浩却又有点儿犹豫。

后山那个神秘山洞之中,自己浸泡在乳白色液体之中脱胎换骨,又遇到了刀祖和剑祖两个老怪物,一生命运就此改变,可以说那个神秘山洞,是自己的本命之地,和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还有在后山地穴深渊之中,发现了父亲丁圣叹的护臂,这些线索,都指向了那棋盘传送阵法……

数万年的岁月以来,到底当年那对面临着神庭追杀的夫妇,去了哪里?

会不会也进入了那棋盘传送阵法之中?

想到这里,丁浩对开启棋盘阵法又有了一些期待。

在进与退之中反复地挣扎,丁浩并非是优柔寡断之人,却一时之间也拿不定主意。

“爹爹,爹爹……”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

丁浩转身,看到宝贝女儿丁天霜牵着李伊若的手,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看到丁浩,小家伙张开手臂冲了过来,一下子跳到了丁浩怀里。

“爹爹,你怎么在这里啊,我和小妈两个人找你好久呢!”小丫头吧唧着嘴,在丁浩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丁浩顿时觉得整个人都幸福的融化了。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了什么,诧异地道:“小妈?什么小妈?”

丁天霜顿时笑了起来:“爹爹你真笨,小妈就是伊若妈妈啊,我一直都这么叫她,小妈对我可好了,你不在的时候,有时候妈妈太忙没时间管我,是小妈经常陪我玩,教我武功,所以妈妈让我叫她伊若妈妈。”

伊若妈妈?

丁浩一呆,抬头看了看李伊若。

五院第一美女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丁浩意识到了什么。

好一个李兰。

原来你在暗中也一直都知道一切,还默默地做了不少事情,你这么做,是等于已经承认了一些事情吗?

“你和伊若妈妈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丁浩捏了捏小丫头的脸蛋。

“霜儿像你了啦。”小家伙很不满意地道:“难道没有事情,就不能来找你了吗?”

丁浩语窒,这小丫头片子实在是太鬼灵精了。

将小丫头抱在怀里,丁浩来到李伊若跟前,静静地挨着她坐在了花园的石廊长阶上,如今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候,外面风雨飘摇,但山庄的后园却有结界守护,气候温润,芳草萋萋,鲜花烂漫,一派盛春景象,迎面有带着泥土花草香味的风柔和地吹来。

丁天霜在草地里蹦蹦跳跳地追逐蝴蝶,像是一个快乐的小精灵,银铃一般的笑声,在空中回荡。

丁浩轻轻地挽住李伊若柔软的腰肢,绣着伊人迷迭香一般的发香,微微闭上眼睛,原本因为棋盘传送阵发的事情而有些烦躁的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李伊若螓首轻轻地靠在丁浩的肩膀,此时无声胜有声。

丁浩想起了以前的时光,想起了第一次遇到这个美丽少女的那一日,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又想到结束记名弟子生涯的那一日,天音和青檀对自己所说的话,心中也有些愧疚。

如今的自己名震天下,但身边的这个一直默默付出的女子,期待的或许并非是那惊动天地的荣耀,而是如此刻温柔娴静的时光吧。

然后一个名字再一次,在丁浩的脑海之中跳了出来。

方天翼。

那个剑道天赋卓绝的少年,那个曾经自己最好的朋友,和王小七、张凡一样,时时刻刻不问理由站在自己身边的朋友,此刻却不知道去了哪里,再想一想那一日在宗门雪崖前,天音柔弱而又憔悴的身影,丁浩心中的愧疚更深了。

再回想今日丁红泪所说的一席话,丁浩已经隐隐猜测,方天翼的失踪,很可能和【六道仙门】以及那棋盘传送阵法有一定的关系,否则绝对不可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也许有什么超出常理的迹象出现,方天翼被仙界的缝隙,给吸了进去?

丁浩虽然不擅长观人面相,但可以断定,方天翼绝非是夭折之相。

过去三年,李兰也曾以巨大代价请动了神秘的【天机谷】,卜算方天翼的下落,得到的结论是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但并非是夭折陨落,这种自相矛盾的说法,一度让人感到费解,但如果在无尽大陆之外有其他世界存在的话,那似乎就可以解释的通了。

丁浩又想到,如今无尽大陆局势已乱,仙界对于任何种族来说,既是契机,也是巨大的危险。

因为不管是其中哪一个种族得到仙缘,都意味着神境强者平衡的局面瞬间被打破,对于另一个种族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覆巢之下无完卵。

如果自己拒绝了丁红泪,或许可以在亲人们的身边陪他们一段时间,但这段时间很可能极为短暂,可一旦灾难降临,这些自己所珍惜的东西,只怕一夜之间,就会瞬间化作飞灰,没有绝对的实力,根本无法保全自己所在乎的一切。

如果自己能够有连神境强者都畏惧的实力的话……

丁浩有些动摇。

“在想什么呢?”李伊若抬手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梢。

丁浩看了看她,微微一笑:“一件很伤脑经的事情。”当下也不隐瞒,将丁红泪所说的话,和自己关于方天翼的一些猜测,所有的事情,都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道:“你来说说,我该如何选择。”

李伊若很明显被丁浩所说的内容给狠狠地震撼了一把。

到最后她将头轻轻地靠在了丁浩的肩膀,略微犹豫之后,道:“浩哥哥,你去吧。”

“恩?你认为我应该去?你觉得这是一次机会吗?”丁浩有点儿好奇,原本只是想找一个倾诉的对象,也许说出来自己心里会轻松一些,没想到李伊若居然给出了一个这么坚定的答案。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机会,我只是觉得,从浩哥哥你刚才说话的语气来说,你很想去。”李伊若轻轻地道。

这句话,让丁浩顿时呆住。

我很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