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811、第一战

人们在议论纷纷。

真的不知道己族的至尊为什么会应下这样三场擂台生死战,难道真的如妖族高手所说,是为了以三位雪州武者的生命,来当做是祭品,来平息妖族的愤怒吗?算是对宋缺、顾星儿和刀倾城等人屠灭【品血峰】高手的补偿?

可是这样的绥靖政策,真的可以为人族换来和平与尊严吗?

刀倾城也在人群之中。

他的伤势还未痊愈,面色略显苍白,怀中抱着蓝色长刀,刀穗在风中哗啦啦作响。

时至今日,他依然不后悔自己去邀杯楼大闹。

有死而已。

如果人族至尊真的要用族中武者的生命和鲜血来平息妖族的愤怒的话,那就让自己去做那祭品吧,死有何惧?只是人族至尊这样的做法,也未免太有损人族尊严,生存的土地,历来只有刀剑和鲜血才能换来,若是一位忍让退让,得到的只有灭绝,难道这些简单的到来,那些已经活了漫长岁月的巨臂们都不懂吗?

耳边传来了人族武者的议论之声。

刀倾城看到了一张年轻的面孔,有点儿熟悉。

哦,对了,当日自己大闹邀杯楼,正是这个素不相识的年轻人,带着一伙儿人族武者,略显紧张局促但坚定不移地紧紧地跟在自己的身后,虽然并没有出手帮助,但可以感觉到,这是一个胸中流淌着热血的大好男儿,起码心中还有战意,面对妖族并不怯懦。

虽然这年轻人的实力极为普通,但是这份胆气和道义,却很反刀倾城的胃口。

如果人族之中,都是这样的热血男儿,何愁不能大兴?

刀倾城侧耳,听到了这个年轻人正在慷慨激昂地说着什么——

“谁说我们没有胜机?你们别忘了,丁浩回来了,昔日雪州武道的传奇神话回来了,哈哈,只要丁浩出战,就一定能够取胜。”年轻人显得极为兴奋,明显是丁浩的崇拜者。

“阿金,你说的有些道理,但不要忘了,这一次生死擂台是三局两胜,【刀狂剑痴】只是一个人,最多也只能胜一局,剩下的两局,雪州还有谁能出战?最终我们还是得败!”

“就是啊,除非丁浩可以连胜两局,这太难了。”

“不是太难,而是根本不可能,因为一个人只能出战一次,丁浩就算是有连胜三场的力量,也只能胜一场比赛而已。”

“唉,真的是完全没有胜机啊!”

人群慨叹。

叫做阿金的年轻人涨红了脸,道:“一切都有可能,不能如此悲观,更何况这三场生死擂台,乃是我族至尊定下来的,至尊的智慧和魄力,岂是我等所能度侧?一定是有其中的道理,我相信庇护了人族数万年的至尊,绝对不会让我们失望。”

听到这里,刀倾城心中一动。

虽然有很多人对这个叫做阿金的年轻人的猜测不屑一顾,但不知道为什么,刀倾城却突然觉得他的话,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道理。

难道这其中真的有什么玄机。

就在这时——

“你说的很对,在最坏的结果到来之前,不要盲目悲观,谁说我雪州人族,没有顶级强者?”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刀倾城一愣,旋即不可思议地回头看去。

却见一个身穿青衫的英俊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人群之中,正站在那叫做阿金的年轻人身边,微笑着道:“不知道阿金兄弟来自于哪个宗门,有如此见识,令人佩服。”

阿金看到有人赞同他的观点,顿时极为兴奋,道:“这位大哥客气了,我只是一个无门无派的散修而已,一时气愤之言,见笑了。”

刀倾城眼睛亮了。

他已经认出了这个青衫年轻人的身份。

虽然已经时隔三年多未曾见面,但三年的时光仿佛没有在这家伙的身上起什么作用一样,他还是如三年之前一般温润谦和,甚至看起来有点儿更加年轻英俊了。

刀倾城张口正要说什么,却见青衫年轻人抬头微笑着看了他一眼,轻轻地摇头。

刀倾城一愣,旋即明白了什么,点点头,没有在说什么。

这一瞬间,这位刚烈火爆的【斩日城】掌门人,突然心中打定,没有了丝毫的担忧顾虑。

……

出现在人群之中的,自然是丁浩。

回到了问剑宗之后,安排好一切,今日一早便马不停蹄地来到镜湖。

以丁浩如今的实力和地位,是完全有资格出现在各大超级宗门掌门的坐席区,不过他显然不想像是大熊猫一样被所有人围观,所以和各大宗门的耆宿巨擘们打了招呼之后,就悄悄溜了出来。

混在人群之中,听到了许多议论,丁浩对于这些中坚武者们的意见看法,终于有了一些了解。

和如今的大陆局势一样,大部分对于人族的未来,还是抱着悲观的态度。

丁浩只是倾听,并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

已经三年没有出现在雪州公众面前,所以大多数人对于【刀狂剑痴】这个雪州传奇久闻其名,但却当面不识真佛,并没有认出他来,一直到听到了这个叫做阿金的年轻人的话,和自己心中所想产生了共鸣,所以丁浩才忍不住说了一句。

阿金对于能够出现这么一位和自己意见相同的人,感到极为兴奋,又连续聊了一阵。

他显然没有认出来,眼前之人,便是自己日夜崇拜近乎于痴狂的【刀狂剑痴】丁浩。

“这位小兄弟,你认为今天的生死擂台,我们能赢吗?”阿金看出丁浩气质不俗,末了问了一句。

丁浩微微一笑,道:“难说,五五开的局面,如果把握的好的话,还是有赢的机会的。”

话音未落,旁边却飘来一个刺耳的嘲讽之声,道:“年轻人,你这话说的也太大了吧,五五开的局面?只怕人族连两成的胜机都没有吧……也不知道那些大人物是怎么想的,定下这种必输之局,都是那个叫做刀倾城的家伙惹出来的事情,不自量力去招惹品血峰……”

丁浩扭头看去,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黑衣的高瘦年轻人,一脸倨傲之色。

“看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哼,这件事情,就应该把斩日城的这帮家伙交给妖族,做出一个交代就可以了,现在好了,上升到了种族尊严的地步,一旦擂台之战输了,我们可就丢人丢大了,到时候两族会盟,人族也将处于劣势。”这高瘦黑衣年轻人颐指气使,一副看透了时局的高人模样。

他的话,竟然也得到了一些人的支持。

阿金怒了,道:“你们这是什么话?将自己的同胞交出去任由妖族屠戮,难道就能挽回种族尊严?【斩日城】虽然是雪州小宗门,但至少还有热血有勇气,敢于与妖族一战,这才是真正的尊严。”

“哼,匹夫之勇而已,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人族气运和大势,都是被这种莽撞的匹夫给葬送了。”黑衣年轻人不屑一顾地道。

丁浩看了一眼,摇头道:“只怕是有些人连匹夫之勇都没有,只会夸夸其谈,指手画脚,若是真正开战,第一个夹着尾巴逃跑。”

黑衣高瘦年轻人顿时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咪一样,跳着脚怒道:“你说谁呢?”

丁浩没有再说。

以他如今的实力地位,再和这样的人做这种口舌之争,实在是无聊之极。

但那黑衣高瘦年轻人却以为丁浩怕了,冷笑道:“不怕告诉你,我乃是紫灵宗核心弟子,前几日和掌门人一起,有幸拜会过青云宗和武极宗的掌门,知道这三场生死擂台之战,各大超级宗门都已经不抱希望了,难道你以为真的会有奇迹出现?”

他这么一亮身份,周围许多不明真相的武者就相信了,连忙围过去打听内幕消息。

紫灵宗北域一个中等偏上的宗门,实力不俗,虽然不比青云宗等顶级势力,但是和雪州的门派比起来,简直就是巨无霸一般的存在,令人仰望。

丁浩却是微微一笑。

紫灵宗不就是当初觊觎问剑宗后山的紫色龙气,围困问剑宗山门,却被自己杀的落荒而逃的一个宗门吗?想不到这宗门的后辈弟子,在雪州还是如此的嚣张跋扈。

被这么多人围在中间,黑衣高瘦年轻人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得意洋洋地洒出了各种真真假假的消息,引出众人一阵阵的惊叹,过了一阵,看了丁浩和阿金一眼,挑衅似地道:“人族至尊和各大超级势力在布置一个很大的局,今天的生死擂台,就是用来被牺牲的,不信你们看着,雪州选出来的参战者,都是极为普通的无名之辈,走个过场而已。”

话音未落。

人群突然一阵躁动。

远处一道乌黑色流光闪烁,妖气滚滚,整个天空都黑了一片,连天空之中的昊日都被遮挡,一种沉闷的压力压抑气息弥漫开来,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却见那漫天的妖气黑云骤然如长鲸吸水一般凝缩,朝着战神广场上的金色擂台落下,最终化作了一个浑身黑色战甲、头部两支油黑狰狞牛角的魁梧壮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