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783、两个小鬼

如今正值漫长的寒冬,天地之间的一切都被茫茫白雪覆盖,以至于丁浩记忆之中的一些风景地标,完全失去了作用。

三年的时间过去,雪州的地貌似乎也有了一些变化。

丁浩带着小黑狗、大魔王邪月和太古仙蝶小蝶,终于在这茫茫大雪天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不知道为什么,丁浩觉得自己路痴程度越来越严重了。

走到雪州,居然迷路,这样的事情传出去,自己【刀狂剑痴】的名号绝对会成为一大笑柄。

“怎么办?”

丁浩一时也不想乱闯,以免背道而驰,和问剑宗越来越远。

“喵,你真是越来越蠢了,人宠,到了雪州家门口,你居然迷路,我替你感到悲哀。”邪月大魔王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于丁浩的鄙视。

“有本事你把路找出来。”丁浩咬牙道。

“说你蠢你还真蠢,我是一只猫哎,又不是狗,找路不是我的特长。”邪月大魔王毫不犹豫地拒绝,实际上除了寻宝之外,它的路痴程度,丝毫不比丁浩差多少。

“汪汪,汪呜!”小黑狗清脆地叫了两声,表示自己以前没有来过雪州,所以不知道前往问剑宗的路很正常。

太古仙蝶小蝶不太喜欢这种天寒地冻的天气,精神有些萎靡,早就躲到丁浩的储物空间之中休眠了。

丁浩毫不客气地给了邪月两个爆栗子,也不顾后者恼怒的反击,召唤出玄器摩托车【黑色闪电】,就要依靠速度强行搜索方圆数千里之内的区域,就不信找不到有人的地方问路……

就在这时——

“喵?前面好像有人……”邪月将丁浩的头发揉成鸡窝,突然侧着耳朵,指了指远处冰川。

“恩?真的有人。”

丁浩目光如电,透过茫茫雪幕,看到在大约十多里远之外,一队大约二十多人的武者小队,从一个山坳之后拐了出来,踏雪而行。

……

“距离宗门还多远了?我快累死了,我要喝奶。”

一个胖乎乎的小家伙走在队伍的中间,呼出一串串白气,气喘吁吁地大嚷道。

这个小家伙浑身裹着厚厚的兽毛皮裘,蹦蹦哒哒地走着,皮帽下面一张粉嫩的小脸,看起来最多也不超过三岁,但是在成人齐膝深的雪地里竟是丝毫不费劲,身后还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裹,看起来也别夸张,就像是举着松塔的小松鼠一样。

这小家伙说着,从包裹里摸出一个水晶铭文奶瓶,含在嘴里吮吸了起来。

“任我行你这个懒货,又走不动了?像你这样拖拖拉拉走走停停,什么时候才能回去?这次我们偷偷出来已经快半个月了,再不回去就会被发现了……”另一个稚嫩的童音,从队伍的最前面传来。

说话的竟然也是一个小屁孩,年龄也在两三岁左右,却是个女孩子,身穿白色小铠甲,收拾的十分利索,粉雕玉琢一般的小脸蛋极为精致,一看就是一个美人胚子。

这小丫头走在最前面,顶着风雪,行动极为利索,显然是有着不俗的武道根基。

跟着两个小家伙在一起的,还有七八个年轻武者,身穿统一剑士袍,有男有女,也不过是十七八岁的样子,都是俊男美女,气质出尘,一个个实力都是极为不俗,其中三人玄气修为都在先天之上,在雪州武道界来说,绝对算的上是高手级别了。

这六七个年轻武者,如众星捧月一般,苦着脸将两个小屁孩保护起来。

他们身上的剑士袍材质不凡,胸前绣着一柄淡金色的小剑,如果有其他人在这里的话,一定可以认出来,这正是问剑宗内门初级核心弟子的装束。

他们都是问剑宗的弟子。

“丁天霜我的姑奶奶,你已经是三窍武士境修为了,我才刚刚突破武徒巅峰,当然和你不能比了。”小胖男孩任我行美滋滋地吸了几口水晶奶瓶里面的兽奶,舔了舔嘴边的奶渍,苦着脸道:“何况我还背着这么大的包裹,里面的东西至少六百多斤沉,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这里面有一大半的东西,可都是你的。”

“让你背包是本姑娘看得起你,负重修行是王绝峰师叔祖传授给我们的一项修行课程,怎么,你不乐意啊?”粉雕玉琢的小丫头丁天霜抬着下巴奶声奶气地道。

“愿意,愿意,我的姑奶奶,我当然愿意了,不过你好歹让我休息一下喝口奶啊……”小胖子任我行愁眉苦脸地道。

“你今年都快三岁了,还喝奶啊?你记不记得你多少次因为喝奶喝醉了闹事,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啊,你能不能成熟一点啊!”丁天霜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揪着小胖子的耳朵吼道。

旁边的七八个年轻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两个小家伙简直就是问剑宗的活宝,别的小孩在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只怕还躺在奶妈的怀里吃奶,走路都走不稳,可这俩小屁孩由于先天基础打的实在是太好,天资聪颖,后天又被各种天才地宝灌铸,已经修炼到了武士境。

问剑宗山门不知道多少次被两个小家伙闹得鸡飞狗跳。

偏生他们的父母,都是宗门的支柱巨擘,所以更是没有人敢招惹这两个小祖宗了。

这一次两个小祖宗以闭关修炼为借口,实际上却是偷偷跑出来玩了。

这几个年轻人都是平日里和两个小祖宗相熟的弟子,被两个家伙威逼利诱着陪同出来,好在问剑宗山门方圆数千里之内,平日里他们历练和各种宗门任务,都已经很熟悉了,所以倒也没有什么危险。

“好了,两位小祖宗,这次出来已经快半个月了,再不回去,宗门就炸锅了,你们也要露馅。”一个容貌娇俏的问剑宗女弟子笑着道。

“是啊,还有半天的路程,就可以回到宗门了,最近这段时间,雪州比较乱,还是尽快回去为好。”另一位国字脸的稳重男弟子也道。

话音未落。

国字脸男弟子突然察觉到了什么,神色一变,朝着右侧看去。

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身穿青衫,面色晶莹如玉,英俊的有点儿过分的年轻人,一步一步走来,转眼之间竟然已经靠近到了不足十米之外。

“诸位少侠,在下有礼了。”青衫年轻人拱手。

这个时候,其他六七名问剑宗的年轻弟子们,才惊讶地发现了他的存在。

“这人实力可怕,无声无息侵入到了自己十米之内,居然才被发现。”国字脸年轻弟子心中暗凛,使了个眼色,其他六名师弟师妹瞬间做出了反应,将两个小孩围在了中间,隐隐形成了一个守护阵型。

“阁下有何指教?”国字脸年轻弟子面色警惕地道。

“在下行走在这冰原,一时迷失了道路,不辨方向,所以过来问个路,冒然果然实在是唐突,诸位问剑宗的少侠不要见怪。”青衫年轻人面带微笑地道。

国字脸年轻弟子脸上的警惕神色并未淡去多少,淡淡地道:“原来如此,不知道阁下要去哪里?”

青衫年轻人的微笑像是温暖的春风,道:“正要去问剑宗山门,不知道各位少侠,可否带在下一程?”

去问剑宗?

国字脸年轻弟子一愣,如果这人是去其他地方,自己只要指一个方向,就可以打法,但偏偏是去问剑宗,这样一来,他岂不是要一路跟在自己等人的身边?

若是放在平日,待他去问剑宗也无妨。

可是如今雪州风云突变,鱼龙混杂,妖族大量出现,而自己等人身边带着的这两个小祖宗,可是问剑宗极为重要的人,若是这个青衫年轻人是敌非友,只怕有一场大麻烦。

“不知道阁下去问剑宗,所为何事?”国字脸年轻人冷静地追问了一句。

青衫年轻人,当然就是丁浩。

没想到这一队人竟然是问剑宗的弟子,实在是再好不过了,正好可以和他们一起返回问剑宗,不过丁浩也有意想要试试,时隔三年,问剑宗新收的弟子们品德如何,所以并没有表露身份。

他在通天浮屠神塔之中才过去不到半年时间,又因连续融合石中玉,皮肤越发晶莹,看起来更加年轻,像是十六七岁的样子,所以这些问剑宗的弟子,竟然没有认出来眼前这个青衫年轻人,就是整个宗门无数弟子高手顶礼膜拜的太上长老丁浩。

对于眼前这几个年轻弟子的表现反应,丁浩很满意。

“在下去问剑宗,找一位朋友。”丁浩微笑着道。

“哦,不是道阁下的朋友,是哪一位?在下进入问剑宗已经有两年时间,为何从来没有见过阁下?”国字脸年轻弟子依旧极为警惕。

“我那位朋友,已经有三年多时间没有见啦,他的名字,叫做王绝峰。”丁浩将腹黑总教习拉了出来。

王师叔祖?

果然,这个名字一出,年轻弟子们的表情,瞬间为之轻松,看着丁浩的眼神,也多了几分亲近。

不过那国字脸年轻弟子依旧极为警惕,又问了几个王绝峰的特征,丁浩对答无误,这才最终同意带丁浩前往问剑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