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775、离去

作为中土神州有数的刀法宗门,她们对于刀道的理解,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包括拔刀斋主在内的女刀客们,一生练刀,以刀为伴,虽然没有修炼过刀楼之上的那上百部上古刀诀,但修炼过的刀诀也不在少数。

她们显然可以修炼【刀二十四】。

将这部刀诀交给这些美丽的女子们,显然是最合适的选择。

丁浩一直就没有敝帚自珍的想法。

除了自身的秘密之外,他觉得自己身上的所学,没有不能传授给别人的——当然,前提是必须选择合适而又可靠的人。

让丁浩没想到的是,【刀二十四】居然换来了拔刀斋主赠阅【一怒拔刀向青天】刀典,这个是意外的收获,丁浩没有扭捏拒绝。

离开拔刀斋之后,丁浩又前往天元城守护大阵的各个阵眼,以自己所学,还有身上的神料晶石,在刀祖和剑祖的指导之下,重新修改和加强了这个守护大阵。

这样一来,就算是妖族卷土重来,如果没有巅峰圣级的绝对强者坐镇,十天半月之内,也休想轰开这改良之后的大阵。

做完这一切,丁浩返回酒楼。

自己能做的一切都做了,绝对算得上是仁至义尽,天元城的命运,还要靠这里的人族自己来守护,超天神殿相比也不会坐视不理,中土人族也会做出反应,自己则要赶快赶回北域雪州了。

……

在丁浩离开不久,拔刀斋的四位帝级女刀客也到了守护阵法各个阵眼,带着门中的高手,想要来修缮大阵。

“什么?丁浩已经修缮了阵法?这……”

听到守阵武士的汇报,四大帝级美女刀客,再一次面面相觑。

“什么?这怎么可能?”一位拔刀斋的男铭文宗师惊讶。

旋即他又有些埋怨地道:“他又不是铭文阵法宗师,你们这些护阵的弟子,怎么就允许他一个外人,在这里胡闹?一旦护城大阵出现什么问题,这个责任谁来担当?”

说话的铭文宗师,表面上看起来很年轻,白面无须,身穿白袍,黑发浓密,头戴书生方巾,颇有点儿俊雅之气。

拔刀斋修炼刀法刀诀的都是女弟子,不过宗门之中,又设置了铸器、铭文、丹药等外斋,这些外斋的人员,却是以男弟子居多。

说话的这位年轻铭文师,却是铭文外斋的首席铭文大师,地位不俗,名叫路远山。

路远山年轻有为,风流潇洒,于铭文阵法一道造诣不浅,也算是这天元城之中的风云人物之一,为人自傲,一直到现在都未曾娶妻,一直都苦恋内斋四大帝级女刀客之中的排行首位的大姐帝花,可惜一直都没有什么进展。

丁浩的出现,让路远山的雄心本能,隐约地感觉到了一种威胁。

他不得不承认,丁浩要比自己更加出色和优秀。

尤其是今天,看到四大帝级女刀客提起丁浩名字时候的表情,路远山心中就产生了一些不忿,正好借这个事情,看似是责怪守阵弟子,实际上却是在贬低丁浩。

守阵的弟子们都不敢多说。

“先不忙着责怪,路师请查验一番,阵法铭文有何变化。”帝花若有所思地道。

看到苦恋的意中人开口,路远山面带微笑地点点头,道:“好,我这就去查验,唉,希望这丁浩没有胡闹太离谱,如果阵法被他无知地破坏,那想要恢复惋惜的威力,可就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

说完,转身去检查。

四大帝级女刀客相互对视一眼,按捺下心中的猜测和好奇,静静等待结果。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远处传来了路远山义愤填膺的大吼之声——

“胡闹,这六十二条铭文回路,怎么可以这样修改?实在是太荒唐了,简直就是胡闹!”

“还有这里……”

“这里……”

“这个丁浩,根本就不懂铭文阵法,护城大阵完了!”

“必须修改回来……咦?怎么会这样?”

路远山惊讶万分的声音,再次在众人的耳边响起,他似乎是突然发现了什么,怒吼责骂之声骤然停止,语气之中,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气息。

然后他的声音,就消失不见了。

四大帝级女刀客等待了一阵,还不见路远山回来,最后还是决定进入阵眼之中去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前光华流转,进入阵眼。

却见路远山满头大汗地趴在地面上,面色潮红如同疯狂一般,正在比划计算着什么,白色华美的袍子上沾满了尘垢,显然已经达到了忘我的程度,连身边来人都不曾注意到。

针眼之中,地面时清一色的黄色岩石铺就,厚重沉稳。

岩石上刻画了一道道神奥繁杂的线条,正是铭文图案,一眼看去,犹如流动着的海波一般,繁如烟海,实力稍低的武者,一眼看去,就会眼花缭乱地昏死过去。

看到路远山这个极有洁癖的家伙,不顾身上尘土疯狂地演算着什么,四大美女脸上都露出了惊疑之色。

半晌之后。

“这不可能,为什么会这样,这不可能啊……”

路远山一个屁股蹲跌坐在地上,毫不顾忌形象,面色苍白,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脸上的神态难以掩饰心中巨大的震惊。

“路师,到底怎么了?”帝花皱眉问道。

看他的神态,美丽的女刀客以为阵法出了巨大的纰漏,丁浩破坏了天元城数千年积淀的屏障,那绝对是可怕的错误,正在下意识地想着该如何为丁浩开脱。

就在这时,却听路远山苦笑道:“丁浩,我不如他!这修缮之后的阵法,威力之强,远超之前完整时候数倍,更为可怕的是,经过丁浩的修缮,这个阵法开启之时的消耗,不足以前的百分之一,以我们天元城目前的晶石储存,足可以再支撑三个月!”

“什么?”

所有人都惊呆了。

路远山失魂落魄地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向外面,自言自语道:“我路远山勤修铭文数十年,自以为天生异秉,五十岁之前进入八阶铭文师之境,已经是天才之中的天才,没想到在这个【刀狂剑痴】面前,竟然还差这么多……我不如他,我不如他啊!”

一个心高气傲,对于自己所学有着极度自信的人,骤然见到比自己所学更高的山峦,心中的震撼和挫折感,可想而知。

帝花张了张口,想说什么,最终却还是沉默。

四位美丽帝级女刀客脸上的震撼,已经开始变得麻木,今天一天时间里,那个来自于北域的绝世天才,狠狠地考验了她们的心理承受能力。

她们正要返回拔刀斋,将这件大喜事禀告拔刀斋主,就在这时——

“哈哈哈,就算是我不如他,那又如何,我还有时间,我还可以精修钻研,哈哈,丁浩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必须好好看一看……”

却见路远山又状若疯癫地跑了回来。

和之前的失魂落魄相比,这一刻的路远山容光焕发,精神百倍,像是恶狗扑食一般,冲到了那被修改过的铭文阵法之前,仔细地观察揣摩了起来。

就在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路远山突然想通了。

见到别人比自己更强不可怕。

可怕的是自己放弃追逐的努力。

而且,丁浩所修改的那些铭文阵法,对于他来说,真的是有着无比的吸引力,简直就像是致命的毒药一般,让他无法舍弃。

四大女刀客相视一笑。

这个路远山,虽然脾气臭了一点,人也骄傲自负了一些,但有的时候,其实也蛮可爱。

……

……

丁浩是在当天夜里就离开天元城的。

离开之前,没有和拔刀斋的人打招呼,而是让邪月大魔王将【一怒拔刀向青天】刀典送回了拔刀斋。

等到四大帝级女刀客和拔刀斋主知道的时候,丁浩一行人,已经离开了天元城。

通过域门,丁浩终于来到了乾城。

这是乾州最大的人族城市。

在此之前,乾城也遭受到了妖族的攻击,不过乾城之中的人族圣级高手的数量,可要比天元城多了无数倍,再加上人口众多,高手无数,历史底蕴和积淀也是超出天元城太多,所以妖族的围城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威胁,反倒是在丢下了数十万具尸体之后,妖族大军败退了!

不过丁浩在走出域门的一瞬间,还是感受到了乾城紧张的气氛,明显和平日里不一样。

街道上披坚执锐的甲士来回巡逻,还有许多大宗门势力的武者在维持城中的秩序,对一切可疑人物都排查的非常严格,以防妖族强者化作人形,混入城中进行破坏。

丁浩也听闻到了一些消息。

乾城已经在准备派遣一支由五名圣级强者带领的援军,前往天元城支援,其中还包括四十名超天神卫。

这让丁浩放心了一些。

在等待域门开启的时间里,丁浩又打听了不少消息,从各方汇集的信息来看,中土神州的人族妖族之间已经彻底决裂,太古盟约的秩序荡然无存,而北域也不乐观,据说已经有不少的北域宗门,被妖族势力灭族……

这无疑让丁浩更加心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