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1772、南柯一梦?

所以要开六道轮回,还只能一步一步来。

“好,既然如此……”丁浩头顶一道灰色璀璨光焰降落,将蒋姓尸魂笼罩在其中,片刻又消失。

蒋姓尸魂又惊又喜,惊讶地发现,自己原本飘渺如虚影一般的身躯,竟然变得凝视了起来,有了近乎于实质的躯体,身体之中又有了力量的感觉,不再是像之前那样,轻飘飘一切都身不由己。

“多谢……多谢主人。”蒋姓尸魂大喜,在半空之中双膝跪地感谢。

丁浩微微一笑,道:“我已经在你体内,留下了一丝【地狱道】的法则之力,你熟悉领会,就可以开始修炼,从今以后,你就是【地狱道】十殿阎罗之中的第一殿秦广王蒋,执掌【孽镜台】,审判鬼魂,赏善罚恶!”

话音落下。

轰隆隆隆。

天地之间异变再生,【地狱道】的天地之间,一丝丝几乎微不可查的神光,犹如光丝游走,之中轰隆隆化作闪电,全部都汇集到了秦广王蒋的身上,仿佛是强者突破之时在渡劫一般,不断地锻造凝练秦广王蒋的身体。

雷鸣之声淹没了秦广王蒋的吼叫之声。

数息之后,当天地异变消失,秦广王蒋整个人焕然一新,身上虽仍有丝丝鬼气,但看起来已经和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体内蕴含着一种奇异的雷电之力,有强横的电浆光丝,在他手中五指之间游走。

“这是……”

他微微用力,手掌之中延伸出两道淡紫色的闪电鞭,长达数千米,如臂指示,灵活至极,犹如紫色长龙握在他的手中一般。

“哈哈哈哈……”

丁浩大声大笑。

“孽镜台下判善恶,忘川河上定来生!”

十四字从丁浩的口中发出,音波化作了金色的文字,惶惶之光闪烁,前一句犹如长龙没入了【孽镜台】之上,赋予这座巨大莲台神性,而后一句则坠入下方的黑色河流之中,产生了一种近乎于法则之力。

从今以后,这黑色河流,就叫做忘川河。

“主人神威!”

秦广王蒋恢复了一些力量,有掌握了闪电神罚之力,不知道为什么,越发觉得丁浩深不可测,一言一语皆有无上的力量,简直就是言出如法,一念之间,主宰这片天地。

“从今以后,你就执掌【孽镜台】,分辨善恶……”

丁浩的声音,从天空飘荡下来。

接着银光一闪,他整个人就此消失了。

秦广王蒋站在黑色无声的忘川河之上,看着这片荒芜孤寂的黑暗世界,却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和亲切,原本以为死亡是一切的终结,没想到竟然还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

一个全新的世界,在他的面前展开。

……

……

天元城。

酒楼客房之中。

熟睡的丁浩,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原本漂浮在他头顶的【轮回天盘】,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回到了他的识海之中。

丁浩缓缓起身坐在床边,脸上带着诡异的神色。

“原来是一个梦?”

他揉了揉太阳穴,回想着刚才梦中遇到的一切,忘川河、孽镜台,还有秦广王……这一切原来都是梦境之中的事情啊,真是奇怪,自己怎么会做这样一个梦?

现在回想,梦中的一切,竟然是如此地清晰完整。

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丁浩如此清晰地记住了梦中的每一个细节,没有丝毫的遗忘。

“看来这段时间,实在是太累了。”

丁浩喃喃自语。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起身来到窗前推开窗户,金色的眼光照射进来,带着丝丝暖意和光明,飘舞的尘埃在金色光线的照射之下纤毫毕现,充满了生机活力。

已经是日上三竿。

“竟然一觉睡了这么长的时间。”

丁浩伸了个懒腰,一阵阵神清气爽。

这一觉还真的是让他放松了不少。

楼下街道上人流有变得多了起来,之前由于有有护城大阵的保护,天元城内几乎没有遭受什么损失,普通平民虽然担惊受怕,但却没有被妖族屠戮,真正折损的都是武者。

由于有【拔刀斋】这样的超级宗门驻扎,所以一些心怀叵测之辈,也不敢趁乱在城中生事,天元城的秩序,维持的相对很好。

这就是武者和武道宗门在乱世之中的作用了。

也许平日里他们高高在上,有时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平民的生死,但在战争降临的时候,武者却会为了种族存亡而出生入死,所得和付出,都是成正比的。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丁浩打开门,惊讶地发现,竟然是【拔刀斋】的一位帝级女刀客亲自上门。

“丁少侠,这是刀主收集到的一些关于北域局势的信息,刀主命我第一时间送过来。”这位帝级女刀客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英姿飒爽,体态修长健美,一袭白色紧身短甲,将凹凸有致的窈窕身段勾勒的令人怦然心动。

“有劳刀主了。”

丁浩一番感谢,结过了纸笺。

“对了,天元城的域门,今日晚些时候就可以修缮完毕了……”这位帝级女刀客欲言又止,最终低声道:“丁少侠……你们真的这么快就要离开吗?”

如果名震妖族的【老少双杀神】离开,刀主又寿元将尽,如果妖族再卷土重来,天元城只怕危在旦夕,她心中真的是纷乱如麻,可刀主有令,不许她们开口留人。

丁浩一愣,犹豫了一下,道:“我必须尽快赶回北域,因为那里,有我的亲人。”

“我知道了,打扰少侠了。”帝级女刀客神色一黯,转身离开。

丁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女刀客转身走了几步,突然又回头看了一眼丁浩,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叹息一声,消失在了走廊远处的拐角。

丁浩当然明白这位帝级女刀客的意思。

可是……

“唉!”

他也低低地叹息了一声,转身回到了房间里。

接下来的一整天时间,丁浩都没有再走出房间一步。

……

夜色很快又笼罩天元城。

中午和傍晚时分,有酒店中的小二将饭菜送到了房间门口,不过房间门一直都紧闭,丁浩也一直都没有出来将饭菜取进去。

其间天枢大爷来过一两次,不过也没有敲开丁浩的房间门。

邪月大魔王在中午的时候回来,一副偷鸡贼得逞的鬼祟表情,和小白虎兄妹还有小蝶商量着什么,很快又一起结伴离开。

小黑狗却是留了下来,静静地趴在丁浩的门口。

月亮初升的时候,客栈里来了四个披着白色斗篷的神秘身影,一路走着,来到了丁浩的房间门口。

……

“呼……大功告成!”

丁浩缓缓地呼出一口浊气,擦去额头密密麻麻的汗珠,收回火焰玄气,疲惫的感觉再一次像是潮水一样侵袭而来。

身体四周布置下的敛息阵法早就已经失效。

连续一整天高强度地催动玄气力量,即便是丁浩也有点儿吃不消了。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了敲门之声。

丁浩一怔,神识已经察觉到了来的是什么人,一抬手,房门打开。

四个身穿着白色斗篷的人影鱼贯而入,最后一个人抬手关上了房门,四人齐刷刷地揭去了身上的伪装,露出四张清丽英挺的绝色面孔,肌肤白皙,黑发如云,春花秋月,各有千秋,都是气质出尘、犹如女武神一般的帝级女刀客。

“你们……”丁浩讶然。

“丁少侠!”为首一位女刀客,正是今日上午给丁浩送来信笺的美丽女子,无暇如玉的脸上,闪烁着坚定的神色,单膝跪下来,道:“丁少侠,我们姐妹四人,有事相求丁公子!”

“这位姐姐快请起,丁浩不敢当此大礼。”

丁浩被吓了一跳,立刻抬手一股无形的力量涌出,将跪倒在地的女刀客扶起来,正色道:“四位姐姐有什么事,快请说,何必如此。”

女刀客站起来,羊脂白玉一般的脸上,说过一丝红晕,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三位同伴,眼中闪过一丝决绝,点了点头。

下一瞬间,四人竟是齐齐都脱去了身上的白色斗篷。

丁浩脑袋顿时轰地一声差点儿炸开来。

原来这四位帝级女刀客,斗篷之下,竟是什么都没有穿,一丝不挂,露出了四具羊脂白玉一般的胴体,晶莹的肌肤瞬间令整个房间都一亮,春色无边,修长的大腿,纤细的腰肢,精巧的脚踝,胸前粉红色的蓓蕾,精巧的锁骨和那四张英气勃发的美丽脸庞……

浓郁处子体香扑面而来。

丁浩在瞬间,只觉得血气翻涌,小腹部位一阵热气难以遏制地升腾起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

一呆之后,丁浩立刻第一时间后退,转过头去不敢再看,不过刚才惊魂一瞥之间,四位女刀客完美无瑕的胴体,却在他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就仿佛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深深地烙刻在他的记忆深处。

【拔刀斋】乃是中土神州的大宗门势力之一,门中都是女弟子,无一不是色艺双绝的女中豪杰,尤其是这四位,乃是拔刀斋刀主的亲传弟子,高高在上的帝级女刀客,冰清玉洁,一向眼高于顶,都是极为骄傲的女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