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762、力挽狂澜(二合一)

“那是什么?”

雨灭绝睁大了眼睛。

“那道门……”

温多情感觉到了一种这个世界上不曾有过的力量,正在丁浩身后的门中缓缓地释放出来。

许多两族强者,都在这一瞬间感觉了一种莫名的灵魂悸动。

周围四面八方犹如海水一般的尸魂大军,躁动趋势越发地明显了,许多低级尸魂甚至都已经战战兢兢地颤抖了起来,虚幻的身躯如风中的烟雾一般变得稀薄。

“地狱道?难道是……”

毁灭身影楚狂徒面色大变,突然想起了一个传说。

下一瞬间——

“魑魅魍魉,孤魂野鬼,此时不如轮回,更待何时?”

空明状态之下的丁浩,再度开口,宝相庄严,身影如主宰一切的神祇一般,身后灰色的巨大光门,释放出刺目的光焰,去无法掩去丁浩的身形。

这话音犹如法旨。

话音落下。

一股近乎于法则一般的力量朝着四面八方辐射。

就看那漫天的尸魂大军,突然犹如风中的青烟一般全部都雾化,再也难以维持人形,真正化作了雾气,,然后朝着丁浩身后那灰色光门疯狂地涌去。

虚空之中响起了一种犹如解脱一般的欢呼。

无穷无尽的尸魂大军,竟是疯狂地朝着光门涌去,仿佛那里有什么吸引他们的东西一般,欢呼雀跃,在这个时候,它们多了一丝丝的灵性,不再呆板。

“发生了什么?这些尸魂……”

两族的强者又惊又喜。

灰色光门吸收尸魂的速度简直令人难以置信,瞬间就有数百万的尸魂没入了其中,光门之后似乎是另一个世界,可以容纳无数尸魂,且随着尸魂的涌入,光门的力量也是越来越强。

这灰色光门,简直就是尸魂的克星。

“地狱道?吾明白了,小家伙,你要将吾之大军,打入地狱道吗?真是妄想,给吾停下来!”

毁灭身影楚狂徒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他大喝,发动力量,想要重新控制尸魂大军。

在话音落下的瞬间,的确有一部分尸魂,奔向那光门的身形停了下来,以一种敬畏恐惧的姿态,看着毁灭身影,但是这种停滞的状态并未持续太长的时间,下一刻,所有的尸魂,依旧像是渴望归家的游子一般,疯狂地朝着那光门投身而去。

“混账,给吾停下来!”

毁灭身影大喝,一层犹如光波一般的毁灭之力,朝着四面八方辐射出去,将无数的尸魂都携裹在其中,想要将它们都控制下来。

被那毁灭光波笼罩,所有的尸魂,都如烈火焚烧一般,痛苦地哀嚎挣扎了起来。

但是几乎是在同时,丁浩身后的灰色光门之中,那灰色光焰暴涨,做出了还击。

灰色光焰所过之处,毁灭身影发出的毁灭光波,瞬间犹如被泼了滚汤的薄雪一般,消失无踪。

“呃……”

毁灭声音如遭重击,身形摇晃了一阵。

而尸魂大军以更快的速度,朝着灰色光门之中奔涌而去,犹如巨浪狂澜一般,简直不可阻挡,远远看去,丁浩的位置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海眼漩涡,无穷无尽的绿色尸魂海水疯狂地朝着其中倾泻。

“轮回之力,岂是你所能抵抗,以你凡人之力抵挡惶惶天威,自不量力!”

空明状态的丁浩开口。

这声音犹如无数的神魔同时低语,有一种无形的威力,每一个字都像是巨锤一般,重重地敲在了虚空之中每一个人的身上,尤其是毁灭身影楚狂徒,只觉得心惊肉跳。

雨灭绝、温多情、古铜色皮肤中年武圣和那面容枯槁的妖族大圣等绝对强者,面色都凝重了起来。

到了现在他们都已经看出来,丁浩身后的那六色天盘,隐隐之中代表的竟然是一种天道的力量,绝非是凡力,尤其是此刻六色光门之中幻化巨大的灰色光门,竟仿佛有无穷的神魔加持一般,简直快要衍化成为一种法则。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神器力量了。

此刻的丁浩宝相庄严,无喜无悲,面色肃穆,仿佛和身后的光门融合为一,成为了天道和法则的分身一般,有一种令人顶礼膜拜、无法抵抗的惶惶之威。

为什么会这样?

按理来说,【轮回天盘】和【镇神印】、【年华之砂】并列为【最终神殿】的三大神器,威力也应该处于同一水准线一般,但是之前雨灭绝操控【镇神印】,温多情和面色枯槁妖圣催动【年华之砂】,却都难以抵挡毁灭身影楚狂徒,为何【轮回天盘】一现,尸魂大军和楚狂徒简直就是毫无抵抗之力?

难道【轮回天盘】已经脱离了神器的范畴?

还是说……万物生生相克?

不过这些已经不是两族大多数强者所考虑的问题了,眼看丁浩突然爆发有克制毁灭身影的迹象,所有人心中重新点燃了希望,满怀期待地看着丁浩,心中默默地祈祷,千万不要再出什么变故,这样希望诞生破灭再诞生的过程,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这怎么可能?吾不相信……”

毁灭身影楚狂徒大喝。

他浑身澎湃着更加疯狂的毁灭之力,犹如巨浪一般朝着四面澎湃,简直有一种毁天灭地的威势,让所有人都觉得心中瞬间压了一座古山一般,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但是一切都没有任何作用。

丁浩身后的灰色光门释放出无尽的灰色光焰,简直就是天生克制楚狂徒的毁灭之力,所过之处,楚狂徒的力量犹如冰雪消融,连一瞬都难以坚持下来。

“啊啊啊……”楚狂徒大喝,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正在逐渐地衰弱着。

天地之间,不知道何时出现了新的法则之力,正在压制着他。

在他身边,无穷无尽的尸魂疯狂地朝着灰色光门涌去。

不论是最低级的尸魂,还是拿着尸魂战将、战王,纷纷脱离了楚狂徒的控制,原本那些护卫一般拱卫着他的高级尸魂,也都从各自所占据的尸体之中脱离出来,化作绿色的光焰,朝着灰色光门之中涌去。

那些被占据的尸体,在尸魂脱离的瞬间,犹如风中沙雕一般,化作了一颗颗灰色的沙粒,消散洒落在天地之间。

尘归尘,土归土。

该去的,不该留。

这些已经死去的强者们,终于可以安息了。

整个过程不过是茶盏功夫而已,漫天的尸魂大军已经被灰色光门吞噬掉了三分之一,这种恐怖的速度,简直令人瞠目结舌。

“吾不服,给我破灭吧!”

楚狂徒难以再淡定,疯狂地大喝,没有眼球的眼眶之中,爆射出黑色死亡光柱,再度施展了【幽冥引渡】神通,想要破灭丁浩身后的灰色光门。

这种连两个银色光影都击败的可怕神通,划破虚空。

也如闪电一般,激荡着无数强者的心。

两族强者生怕丁浩无法接下这恐怖一击,最后的希望再度破灭。

好在他们所担心的一幕并未出现。

【幽冥引渡】死亡光柱在距离丁浩还有十米的时候,突然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挡了下来,就像是射入到了另一个空间一般消失,又在丁浩身后十米的位置出现,没入了灰色光门之中。

这种画面极为诡异。

就想【幽冥引渡】的死亡光柱,被送入了一个极短的空间通道。

“啊……为什么会这样?”

毁灭身影楚狂徒突然惊慌地大吼。

只见黑色死亡光柱源源不断地从他深陷的眼眶之中爆射出来,不断地没入到丁浩身后的灰色光门之中,他极力地挣扎,但却像是停不下来一样,磅礴的力量,从他身躯之中倾泻而出。

“不对,楚狂徒的力量,似乎是正在被剥夺。”

雨灭绝看出来了一些迹象。

如果说一开始是楚狂徒试图用【幽冥引渡】的力量破解丁浩的【地狱道】的话,那现在分明已经变成了【地狱道】在利用【幽冥引渡】神通来剥夺楚狂徒的力量。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看楚狂徒那疯狂挣扎的样子,竟是完全停不下来,早就不由他来做主。

很快,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楚狂徒身上的力量急骤衰弱衰减的征兆。

楚狂徒的力量,在急剧地下降着。

“不……吾不服,这不可能,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力量?怎么可以克制吾的【幽冥引渡】奥义?难道一切都是注定!”

楚狂徒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悲怆和不甘。

随着力量被剥夺,他的身形逐渐清晰起来,缭绕在全身的毁灭之力逐渐地散去,众人逐渐能够看清楚他的身体,一袭破破烂烂像是随时都会风化的袍子,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洞,边缘部位都如锯齿一般,穿在身上有些大,在风中飘摆……

没有人想到,这个统帅主宰着无数可怕尸魂大军的超级强者,居然穿着这样破烂的衣服。

而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楚狂徒的身躯……

竟然也是那黑色的袍子一样破烂。

这绝对是无比阴森恐怖样貌,犹如被扔进了油锅里炸了一半又捞出来的怪物一样,面部大部分肌肉都已经脱落,露出了阴森的白骨,唯有脸颊和额头部位,还可以隐约看到一丝丝的血肉和白色的筋,脖子里全部都是白骨,再往下,透过破烂的黑袍,可以看到红色的碎肉和白色的骨头……

这幅样貌,就像是一副骷髅上面挂了一些血肉一样,有着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两族强者都张大了嘴巴,没想到楚狂徒竟然是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就连那些狰狞的尸魂,和他对比起来,都显得可爱了许多。

到底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太多的谜团。

“啊,不,吾不服,吾不服啊!”楚狂徒疯狂地大吼,但是却改变不了一身力量被灰色光门【地狱道】剥夺的下场,他根本无力反抗,身上的力量气息,越来越弱,越来越弱。

与此同时,漫天的尸魂大军,数量也开始变得稀少了起来。

和楚狂徒疯狂地反抗不同,尸魂大军恰恰相反,它们发出欢快的嘶鸣,争先恐后地朝着灰色光门之中涌去,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它们。

这个令两族强者都瞠目结舌的过程,整整持续了一个时辰。

在天地之间无形的力量的作用之下,很少有人能够参与到这个过程,而且也没有人想要参与其中,生怕破坏了丁浩的神通,给这个恐怖的半骷髅楚狂徒逃走。

时间流逝。

不知道何时,漫天的尸魂大军,最终彻底消失。

当最后一缕尸魂特有的尖锐嘶吼之声消失在众人的耳畔,那铺天盖地的绿色光潮终于完全消失,令人压抑的颜色消散,天地之间恢复了清明,蔚蓝色明亮的天空和乳白色的云朵,含着泥土之气的威风拂面,带来勃勃生机。

丁浩身后的灰色光门,也已经开始缩小。

最终彻底变回了之前只有巴掌大小的面积,回到了其他五色组件之中,重新拼成了一个完整的【轮回天盘】。不过上面涌动着的光焰并未消失,在吸纳了成千上万的尸魂之后,那灰色光门小片,则色变得越发莹润了起来。

丁浩身上那种宝相庄严,如神魔附身一般的气息,也缓慢地散去。

他睁开了眼睛。

眼神清澈而又坚定。

虽然之前他并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像是有另外一个陌生的自己在完成这一切,但这并不妨碍丁浩对已经发生的一切事情的感知,从最初的震撼,到现在的淡定,丁浩已经可以做到面不改色。

刚才的这个突然过程,让丁浩觉得自己冥冥之中,对于【轮回天盘】的感应和掌握,加深了许多。

这件神器并不相识【镇神印】和【年华之砂】那样强悍,似乎没有什么直接的攻击力,但却主宰者六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像是连接向六个截然不同又相互关联的世界,有着极为特殊的妙用。

透过灰色光门,丁浩隐约之中,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吾不服啊,吾卧薪尝胆,厚积薄发,才有今日之威势,九十山头,功亏一篑,皇图霸业竟是葬送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后辈手中,吾不服啊……”

已经显露出了本体,身上再也没有之前威势的楚狂徒,仰天大呼,感觉到自己大势已去。

微风萧瑟,风吹破烂黑袍,猎猎作响,犹如一曲葬歌。

“难道那个人留下的手段,真的不可破解吗?他应该已经死了,可时隔万年,依旧可以算计我,我恨啊……”

楚狂徒大吼,声音中充满了不甘。

“多行不义必自毙。”丁浩看着这个已经没有了威胁的大敌,心中没有丝毫的可怜,从之前两个光影和他的对话来看,他并非是善类,当年【神圣殿堂】的覆灭,和他有着直接的关系。

“若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谁执子?”楚狂徒仰天大呼,紧接着又哈哈哈大笑了起来:“吾历经艰辛,以为吾会超脱,谁知道,到头来依旧是落得个堕入彀中的下场,哈哈哈,这无尽大陆,终究只是一隅,只是一隅啊!”

他的声音,无比地悲凉。

但是听在两族强者的耳中,却犹如炸雷一般。

无尽大陆只是一隅?

这怎么可能?

丁浩却是早就知晓了那个幅员辽阔、更加磅礴的神恩大陆的存在,所以还未如何惊讶,不过楚狂徒知道的东西,显然要比自己多了许多。

“萧秋水,你赢了,虽然你借了那个人之力,但你的确是赢了,一切都该结束了,你我风华绝代,到头来也只是别人角力的棋子而已,哈哈,还搭上了整个【神圣殿堂】,就让这一切都结束吧,在死亡之界,让我们看看,谁才会笑到最后!”

楚狂徒疯狂地大笑。

笑声落下。

嘭!

一声轻响,楚狂徒那半人半鬼的身形,突然爆裂开来,化作了一蓬青烟,如雨似雾一般消散在了虚空之中,顷刻间身形和灵魂全部都消散在了天地之间,从此世界上不再有这个人。

而唯有那破破烂烂不满小洞的黑色袍子,在空中无力地随风飘落,最终也不知道坠落到哪里去了……

一切都结束了。

最可怕的灾难,以谁都没有想到的结局,画上了最终的句号。

天地之间,似乎还残留着之前疯狂大战留下来的惨烈气息,近万人族和妖族的高手,存活下来的不足十分之一,一些圣人境界的强者,也在大战之中陨落了,至于丧身的皇级和帝级高手,就更是不计其数……

两族强者都感觉到万分的疲惫,心中再也提不起丝毫的战斗欲望。

“丁浩,今日你击杀楚狂徒,虽为自保,但我温多情虽为妖族,却不愿意白白承受别人的恩惠,我欠下你一份人情,日后只要我能力范围之力,可为你做一件事情……后会有期!”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妖族天才温多情。

他向丁浩拱手,留下这样一句话,最终和那位受了重伤的妖族大圣一起,第一时间化作流光,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

妖族天才之语,掷地有声。

“丁浩,我熊耳山银甲一族,也欠下你一个人情,日后必有偿还!”一个浑身闪烁着银色甲胄,本体为穿山甲的大妖,拱手行礼,说完从身上拔下一片银鳞,算作是信物,也转身离开。

“哈哈,不错,虽然人族和妖族势不两立,但老子却也不是那种知恩不报的坏种,老子是南荒血潭之主,今天欠你一条命,以后只要不违背我妖族之事,你让老子做什么都行。”一头红色异种鳕鱼大妖闷声闷气地道,说完留下一截鱼须,化作流光离开。

“不错,我们也欠了你一条命!”

“嘿嘿,想不到本尊居然有一天,要仰仗一个人族小子活命,这份情,本尊早晚会还你!”

一个个的妖族强者,都留下了自己的信物,转身离开。

当然,也有其中一些妖族强者,什么也没有说,甚至连一声谢谢都欠奉,直接转身离开,其中就包括黑煞狼族的那位妖圣境界的老祖。

这一次黑煞狼族倾尽族中的高手而来,更是由他这个圣人之境的绝对强者领衔,最终却死的只剩下了黑煞老祖一个人,对于黑煞狼族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丁浩也击杀了不少的黑煞狼族强者,两边算是结下了深仇大恨,以黑煞老祖睚眦必报的性格,当然不会再去感谢丁浩。

“哈哈,丁兄弟,这一回你可是赚大了,很少有人能够像你一样,令这些骄傲到骨子里的妖族强者们记下恩情。”【战神殿】的廖巨战哈哈大笑,恭喜丁浩。

他在这场浩劫之中,侥幸活了下来。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几位战神殿的强者,也都纷纷向丁浩道谢。

丁浩最终和廖巨战等人再度约定,待到身上事了,一定前往【战神殿】赴约,战神殿的高手施礼离去。

“想不到我竟然活了下来……”无极宗的魏无病慨叹。

不过他的情况并不怎么好,之前为丁浩分担压力,消耗了不少的生命力,即便是圣人之境的强者,也伤及了本源,实力倒退的厉害,只怕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就要跌落到圣人之境以下了。

“丁兄弟,这次多谢你了,日后我无极宗必有厚报。”魏无病神色复杂,留下了一枚无极宗长老令牌,也转身离开。

“他时日无多了。”看着魏无病的背影,古铜色皮肤中年武圣叹息。

“不会吧?毕竟是圣人之境的存在。”丁浩讶然。

“圣人之境的强者生命力虽然悠久,但魏无病本就已经血气开始衰竭,进入暮年,这次消耗太重,只怕活不过三年了。”古铜色中年武圣解释道。

一尊圣人之境的强者的衰落,终究是一件令无数武者唏嘘的事情。

丁浩心中叹息了一声。

这时又有一些人族强者过来道谢,就连【落神山】罗冠天等之前对丁浩有敌意武圣,也都面色尴尬地出现在了丁浩的面前,表达出了善意,想要和丁浩修复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