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745、南荒妖女

轰!

中年文士再度被轰飞。

他的一条胳膊几乎都被砸断。

不过此时他并不像是之前那样惊慌了,反而并不急于逃离,谁坚持下去就是胜利者,只要他再支撑片刻,绝色少女伤势加剧,无法在操控【镇神印】,就是他反击之势。

身为武圣境界的强者,他的恢复能力惊人,破碎的身躯几乎是在转眼之间就可以恢复如初。

到时候,一切依旧在他的掌握之中。

轰轰轰!

【镇神印】化作虹芒,犹如灭世之光一般不断地轰击,但是威力已经是大不如前,速度也大大下降,再也难再准确地以命中中年文士……

而绝色少女的嘴角,鲜血喷出。

她整个人已经摇摇欲坠,面色再度变得煞白。

连续操控【镇神印】,消耗了她太多太多的元气。

“哈哈哈,到此为止吧……”中年文士冷笑,捕捉到一个破绽,就要出手反击……

就在这时——

嗖嗖嗖嗖!

突然人影闪烁,从空间四壁的一条甬道之中,突然闪出了十几个身影,如流光一般,突然出现在了当场。

有人来了。

而且还是人族的强者。

中年文士面色一变,第一时间后退。

他心中在滴血。

该死的,只要这些人再晚来一时半刻,自己就要得手,可是现在不行,既然来了这么多人,就得从长计议,否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算是神器到手,自己也会成为众矢之的,第一个倒霉。

中年文士装作受伤,踉踉跄跄地后退。

“是【渭水宫】的【冷面君子】岳天星前辈,你受伤了……”有人惊呼,第一时间认出了中年文士的身份,连忙扶住了他。

中年文士的名字,叫做岳天星。

他的名号是【冷面君子】,乃是中土神州【渭水宫】掌门人,也算是中途有名气的圣人之境的高手强者之一。

……

丁浩的目光,落在这些新来的人影身上。

一共十三个身影,都是人族强者。

【胜字诀】的敏锐直觉告诉丁浩,这些人之中,至少有四人,是圣人之境的觉强者,达到了武圣境界,并不比之前的四大妖圣差,其他九个人,也都是武帝巅峰境界,也算是一只脚踏进了圣人之境。

“无量天尊,我等刚才感觉到了强横的战斗波动,显然这里发生了一场大战,谁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须发皆白,鹤发童颜的老道士扫了一眼四周,语气宁静地问道。

“空气中有残留的妖气之力,还是圣人之境的妖气力量……”另一位一身淡青色麻布长衫,脚踏布鞋,头戴方帽的中年人轻轻一嗅,道:“南荒【双天宫】的螳螂老怪、中土【血池】的那头大鳄鱼……是他们的气息,难道这几个怪物,都出现在了这里?他们现在去了哪里?”

这两人都是圣人之境的强者,神识雄浑,感应能力最为清晰,虽然未亲眼见到之前的战斗,却说的丝毫不差。

另外两个人族武圣虽然没有说什么,在不怒自威的眼神,都落在了丁浩等人的身上。

显然是在等待着回答。

显然他们不禁感应到了战斗和妖族的气息,还感应到了空气中那一丝丝的神器气息,所以才第一时间追寻而来。

“有雨灭绝这个南荒圣叹峰的妖女和他的爪牙在这里,还能有什么好事?”一位来自于南荒的武帝巅峰强者,目光落在绝色少女的身上,冷笑道。

雨灭绝?

丁浩心中一动。

原来这个绝色少女的名字,叫做雨灭绝。

不过看她那冷淡嗜杀的性格,灭绝二字,倒也名如其人。

看样子她在南荒的名声并不是太好。

“【镇神印】……在她身上……这个恶毒的女人,要杀……杀我灭口”

中年文士岳天星一副虚弱的样子,指着面色煞白冰冷的雨灭绝,断断续续地说道。

“什么?”

“三大神器之一的【镇神印】,居然落在她手中?”

“我们来迟了?”

“该死,三大神器中的【年华之砂】,已经落入了妖族天才温多情的手中,现在【镇神印】也被人捷足先登了?”

人群一片哗然。

丁浩心中一动。

听这些人说来,似乎三大神器之中最后一件【年华之砂】已经有了主人,而且还是落入了妖族之手,这的确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过转念一想,这一次进入【最终神殿】的妖族高手数量,要比人族还多,人族能够得到三大神器之中的两件,从概率学上来讲,已经是气运逆天了。

仔细观察,丁浩发现这些人身上都多多少少带着一些战斗痕迹,应该是已经经历了一番苦战,想来是之前和妖族势力争夺神器【年华之砂】留下的痕迹。

他们在争夺之中失败了。

估计是感应到了这里的战斗气息,所以才第一时间赶来。

可惜他们还是晚了一步。

人群喧哗。

一些人看着雨灭绝的神色,就有些微妙了。

神器的诱惑,不是所有人都能阻挡。

在这一刻,说不定许多人心中都在想着怎么样才能把神器据为己有。

即便是同族内部,杀人夺宝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终于有人按耐不住了。

正是之前那个叫破了雨灭绝名字的南荒高手,他四十多岁的样子,肌肤黝黑犹如生铁铸就,身形瘦高,站出来一步,冷笑道:“各位前辈同道,恕在下愚见,【镇神印】这样的神器,关闭到人族气运,绝对不能落入雨灭绝这样的妖女手中。”

“说得对,一个小小的女娃娃,怎配有这样的神器?”

“让她将【镇神印】交出来,大家共同协商,推举一个德高望重,有资格持有神器的人,由他来保管神器……”

“说得对,这件事情,事关人族气运,绝对不能马虎。”

有人眼中一亮,大声附和。

绝色少女雨灭绝闻言,并未有多么愤怒的表情出现,而是不屑一顾地冷笑,像是在看着一群小丑表演,因为受伤而显得苍白的脸色犹如飓风之中的一朵小白花一般,倔强坚强,有一种别样的魅力。

丁浩眉头皱了起来。

这些人说的冠冕堂皇,实际上说白了还不是要巧取豪夺。

果然对于【镇神印】这样的神器,所有人都有着贪婪占有之心。

他心里对这些所谓的前辈高人有点儿失望。

就听那个南荒瘦高强者继续道:“诸位可曾听说,南荒西州,曾有一妖女欺师灭祖,反叛出宗门,做下人神共愤恶事,和妖兽一族联手,为祸人族?”

“莫非是号称【灭绝八荒】的圣叹峰那个妖女?”中年文士岳天星神色闪烁,似是想起了什么。

另一个强者也恍然大悟的样子,惊讶道:“我也曾听说过,南荒人族圣地之一的【天府】,曾出过一位叛逆恶徒,弑师叛祖,自甘堕落,曾经杀的南荒血流成河,无数人族义士死于其手,将整个南荒搅得腥风血雨,被称作是南荒有史以来人族最大恶人,难道竟然就是这个丫头不成?”

瘦高强者点头一笑,又以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叹息道:“岳前辈说的不错,那个罪大恶极、恶贯满盈的孽障,正是眼前这个看似天真的少女,大家不要被她楚楚可怜的表象所蒙蔽,死在她手中的高手强者,不知道有多少,据说圣地【天府】之中,就有三位德高望重的长老,死在这妖女的手中,其中一位还是平日里对她照顾有加,视她如亲女的师伯……唉,真是造孽啊!”

“竟有此事?”岳天星一副惊叹的样子,然后道:“怪不得刚才大战之中,本宗出手帮她击杀妖族强者,助她夺得了【镇神印】,谁知道她非但不知感恩,居然还要趁我不备,出手偷袭与我,想要杀人灭口!”

这话一出,顿时引得其他人又是一阵哗然。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真是狼心狗肺,连帮了自己的【冷面君子】岳前辈都偷袭?谁不知道岳前辈急公好义,古道热肠?”

“如此说来,这妖女真的是个丧心病狂的孽障,【镇神印】这样的东西,绝对不能落在她的手中!”

岳天星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叹息道:“这都怪我,不知道她的身份,只是看她天赋不错,想要帮助他一把,谁知道居然不知不觉中助纣为虐了,本座罪莫大焉!”

“这当然不能怪岳前辈,只能说这妖女太过于狡猾了!”

“是啊是啊,岳掌门不必自责!”

有人在一边附和着说道。

就在这时——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丁浩突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指着岳天星和那瘦高南荒高手,拍了拍巴掌,鼓掌道:“精彩,真的精彩,两位有这种口绽莲花,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口才,为什么不去茶馆里做个说书人呢,相信到时候你们一定能够名扬天下!”

众人都是一怔。

之前因为【镇神印】的缘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绝色少女雨灭绝的身上,在一边疗伤的丁浩,气息微弱,力量波动小的可怜,所以几乎被完全忽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