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710、好人卡

“无量天尊!”天枢装模作样地叹息一声,道:“女施主,你为什么会认为,贫道可以治疗此伤?”

少女听他这样问,心中稍安一些。

她扭头看了一眼旁边一身黑铁铠甲的丁浩,这才恭敬地道:“仙长能够毫发无伤地从那幽暗光牢之中走出,说明您实力强大深不可测,且您身边那位护法战将,身上铠甲有极为清晰切口整齐的裂缝,显然也被那光牢之中的幽魂所伤,如今却已经恢复,小女子木兰心,斗胆猜测,仙长您有治疗那幽魂伤势的逆天手段。”

天枢呵呵一笑,道:“你这丫头,倒是也算是有点儿机灵劲儿,也会说话,一顿马屁拍的贫道浑身舒适,不过,这一回你可猜错了,贫道真的无法治疗那尸魂造成的伤势。”

少女那双明媚如阳光一般照人的大眼睛里,最后一丝希冀的神色,快速地退去,眼角的泪珠仿佛是珍珠一般掉落。

不过下一刻,天枢子犹如天籁一般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又响起:“不过,贫道虽然不能治疗此伤,但并不代表着别人也不能治疗。”

天枢说着,指了指身后的丁浩。

“小丫头,去问问这小子吧,如果他心情好,说不定你那个什么贵爷爷,就可以活过来了!”

他?

木兰心抬头看了看丁浩,心中有一丝疑惑。

这个两米多高的壮汉,样貌粗犷凶狠,身穿黑铁甲,看起来丝毫不像是身怀大神通的强者,他的身份,只是这仙风道骨的老者的护法神将而已,战力强横或许是真的,但居然可以解去那古怪的黑色雾气?

这白胡子老头不会是在骗自己吧?

木兰心有些不确定。

不过她心中虽有怀疑,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转向丁浩,刚欲开口……

丁浩只是摆摆手,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屈指一弹。

两团毕方之火的火星,瞬间从手指尖弹射出去,分别落在了那白发老人和年轻人的伤口上,化作赤色火焰瞬间在弥漫着伤口的黑色雾气上燎过。

空气之中,顿时弥漫着一股肉焦的奇异问道。

白发老人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那年轻人更是杀猪一般凄厉地嘶吼了起来。

“好小子,你干什么?让你治伤,没本事你就滚蛋,现在你居然趁机伤人……”那唯一没有伤势的黑卷短发年轻人怒喝。

丁浩却是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下一瞬间,天枢已经骑在白虎的背上哈哈大笑着离开。

丁浩双脚发力,轰地一声,旋风一般的气流以他的脚为中心爆发开来,将那黑卷短发年轻人直接掀飞了出去,只见那坚硬的地面踩出一个蜘蛛网裂缝弥漫的深坑。

而丁浩整个人犹如炮弹一般弹空而起,黑色闪电一般消失在了远处……

“你敢跑?”年轻人吃了个闷亏,怒声大喝,想要追。

“放肆,不知死活的东西,还不给我滚回来。”白发老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对着年轻人一声冷喝。

“贵爷爷你好了?”美丽少女木兰心大喜。

这才看到白发老人脖颈伤口处弥漫的黑色雾气早就已经消失,没有了这股怪力的阻碍,以白发老人的实力,想要恢复这样的伤势,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师傅,那小子……”年轻人噤若寒蝉。

白发老人冷哼一声,不再看他,而是扭头看着丁浩两人消失的地方,运气大声喝道:“多谢两位救命之恩,在下南荒木府长老木贵,还请两位高人留下姓名,日后木府定当偿报今日之恩。”

声音激荡出去,方圆数里之内都听得清清楚楚,悠悠不绝。

但并未有任何的回应传来。

白发老人叹息一声,知道对方不愿意透露身份携恩图报,从怀中却出一颗丹药吞下,运转体内力量,开始疗伤。

那黑色雾气被驱逐之后,断头这种伤势,对于他来说,就变得非常简单了。

摸约茶盏功夫之后,白发老人浑身冒出一丝丝幽幽雾气,仿佛是一座大蒸笼一样,脖颈间的伤口处,一道道血红色的肉芽蠕动连接,最终端头之处,终于彻底愈合。

他长出了一口气,缓缓地起身。

目光在身边几人的身上掠过,白发老人若有所思地道:“好霸道的幽冥尸魂之力,好高明的至阳火焰……这次真的是从鬼门关上走了一圈,若不是兰心蕙心兰质,及时你向那黑甲神将求救,只怕我这条老命,真的就要葬送在这里了。”

“贵爷爷你好了?谢天谢地,实在是太好了!”木兰心和妹妹木铁心这对双胞胎喜出望外。

“恭贺师傅,您安然无恙,弟子我实在是太高兴了。”没有受伤的那黑卷短发年轻人木安一副喜极而泣的样子,恭恭敬敬地跪倒在白发老人的面前。

“哼!”白发老人一声冷哼,道:“孽徒,之前在幽暗光牢之中时,要不是你贪生怕死,关键时刻退缩,将宁儿置于险地,他怎么会受伤如此严重?为师又怎么会被尸魂偷袭得手?心浮气躁,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刚才那两人,实力连为师都忌惮,你怎敢大呼小叫?简直就是自取死路,哼,我木贵怎么收了你这样一个不成器的东西做徒弟?”

木安闻言连忙跪地俯首认错。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眼眸深处,却极隐晦地闪过一丝不满之情,被他掩饰的很好。

白发老人木贵冷哼一声,不再理会木安,而是过去治疗那受伤极为眼中的年轻人木宁。

“师傅,我们还要继续深入吗?”木安凑过来,心有余悸地问道。

这里的危险程度,超乎他的想象,一向在他眼中所向无敌的师傅,居然都受了重伤,这让他有些忐忑了。

白发老人木贵很快就稳住了木宁的伤势,回头瞪了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徒弟一眼,道:“当然要继续前进?怎么?你怕了?”

“不不不,我只是担心木宁师弟的安慰,毕竟他的伤势还未完全好,如果继续深入……”木安山色闪烁地道。

“这个倒是不用担心。”美丽少女木兰心看着远处丁浩等人消失的地方,自信地道:“我们木府的绝对强者,这次来了不少,因为怕别人捷足先登,进入了【通天浮屠神塔】,得到了其中的神器,所以才加速先行,我们现在只要一路小心,等到了【通天浮屠神塔】之下与他们汇合,到时候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木宁师弟的伤势,一定也可以立刻治好。”

“恩,兰心说的不错,我们要加速前进,一旦到了神塔之中,应该就不会再遭遇这万载尸魂,到时候就安全许多了。”白发老者木贵点点头,继续在前方辨路,带着几人避开杀阵幻阵,小心翼翼地前进。

“贵爷爷,我觉得刚才那黑甲战将,很不简单呢。”双胞胎美少女之一的木铁心,凑到白发老者木贵身边。

白发老者点点头,道:“尸魂之力在这片【琼楼之海】,可以发挥出的力量极为可怕,即便是我,也差点儿着了道,一旦被尸魂之力入体,若非是至阳之力,绝不可能将其驱逐,我刚才被尸魂之力所制,无法外视,隐约觉得那股火焰之力,霸道无比,极为奇异,似乎……似乎隐约之间,蕴含一丝兽力,也不知道那黑甲神将使用的是何种火焰,居然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之中,轻易祛除尸魂之力。”

“蕴含兽力?”一边的美少女双胞胎之一木兰心目中闪过一丝异色,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道:“整个南荒,能够使用兽力的只有一股势力,就算是在中土神州,也未曾听人说有何宗门以兽力修炼为主,莫非…”

木铁心美丽的眸子里厉芒一闪,惊呼道:“莫非那黑甲战将,居然是三年之前反叛出【羽化神朝】、这段时间在南荒搅得天翻地覆的那妖女的人?”

一旁的黑卷短发年轻人木安眼中一亮,一丝阴狠之色闪过,大声道:“没错,绝对是那妖女的人,这天下还有谁能驾驭兽力?”

白发老人木贵点点头,道:“这个猜测,并非是没有可能。”

木安闻言,更是得意了,道:“哼,若真的是如此,师傅,下次遇到,一定不能轻易放过他们,那妖女背叛师门,掀起无数腥风血雨,已经成为南域公敌了,她的属下,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的语气之中,带着一丝丝敌意。

白发老人木贵一瞪眼,怒斥道:“混账,不管他是不是那妖女的人,他都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就凭这一点,你都要心怀感恩之情,怎可出此忘恩负义之言?”

木安背着兀自昏迷的木宁,被骂的面红耳赤。

白发老人顿了顿,又道:“若那黑甲神将真的是妖女的人,须想办法让他改邪归正,他愿意出手救我们,说明并不是一个坏人,只要心存善念,愿意放下屠刀,我们都应该给他们一次机会。”

“贵爷爷说得对。”木兰心精致无暇的脸上露出笑容,道:“我也觉得,那黑甲战将是个好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