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709、双胞胎美少女

从穿着的服饰来看,应该是中土神州【通天神教】的强者,两人的死状极惨,像是被五马分尸一般,神魂皆灭,尸体成为大小不等的碎块,鲜血凝而不散,绽放光华,尸块中蕴含着极为强横的能量波动。

“这是死于尸魂之手的伤势特征。”

丁浩和天枢很快就确定了这两大强者的死因。

这两人死后尸体晶莹如玉,至少可以放置百年而不腐朽,至少也是高阶武皇强者,可惜却惨死此地。

又往前走。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空之中的阴云越来越稀薄。

到了这个时候,那犹如巨大天眼一般睁开着的圆形奇异光门也几乎全部消失,贯通天地的幽暗光牢只剩下了最后几座。

丁浩猜测,或许那其中还有生灵强者在苦苦支撑,为了生存而咬牙支持,和尸魂苦斗,可惜没有人能够帮助到他们。

一路走来,丁浩将遇到的人族强者的尸体都收了起来。

能够进入到这里的,都是一方雄主,好歹也算是同族,应该有身为强者的尊严,日后丁浩活着走出【神圣殿堂】遗址的话,可以将其安葬在外界,或者是归还这些强者的后人,也算是一份功德。

一路向前走,丁浩又暗中向刀祖和剑祖请教过关于尸魂的来历。

“上古时代,妖、魔、人、神巨兽并立于世间,正邪难辨,据说层有一种极为邪恶的秘法,将生灵困住,将各种最痛苦的刑罚施加在其身上,刺激其神魂和感观,直至其精神崩溃,经年累月,活生生地熬制,犹如慢火炖肉一般,最终摧毁其肉体,存其神魂,然后又让这些无主神魂自相残杀和吞噬……经历无数年,杀死数百位强者,才能炼制成一尊神魂,可行走于阴影之间,无视虚空壁障,具有不可思议的暗杀之能。”

刀祖详细地介绍。

这种邪恶手段,听来都叫人毛骨悚然。

丁浩想了想,心中还有所疑问。

尸魂的确是有很可怕的暗杀之力,不过也就只有在【琼楼之海】这样极致压制的空间之中才有战力,如果实在外界的正常环境之中,面对这正的强者,只怕不会有什么威胁。

“刚才出现的尸魂,只不过是最低级的半成品,若是遇到真正的极品尸魂,阴阳并存,可以在虚与实之间自由转换,那时候万物难伤,就算是极致的毕方之火,亦难以毁灭它们,到那个时候,武圣级别的强者也难以抵挡这种邪恶存在。”

刀祖言语之间,对于尸魂的可怕之处,极为推崇。

丁浩点点头。

“为什么在这【圣堂神殿】的遗址之中,会有这种邪恶之物的存在?据说当年的【圣堂神殿】虽然行事霸道,横行中土神州,甚至挑衅【中土青木战神】的威严,但也并非是炼制尸魂的邪道宗门……”

丁浩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剑祖闻言,道:“这就难说了,传说往往都是捕风捉影的事情,一个宗门在极致鼎盛的时候骤然灭亡,必然有其取死之道,我看刚才虚空之中出现的天眼之门,绝对不是普通的幻阵或者是杀阵,而很可能是一个大陆域门,沟通另外一个大陆世界,这种遗址之中出现这种级别的空间之门,就已经能够说明很多了……”

就在丁浩在脑海里和刀剑二祖说话之间,一直走在前面的天枢大爷,突然做出了一个手势,脚步停了下来。

丁浩终止了脑海里的谈论,向前看去。

原来终于是遇到了其他人。

这是四五个从穿着来看来自于南荒的强者,不过几个人的身上都带着伤势,其中两人伤势极重,鲜血横流,勉强运气疗伤,而另外三人一脸焦急地围在身边,不知道该如何才好。

“什么人?”听到脚步声,一位身上穿着黑色简单皮甲、赤膊赤脚的黑卷短发年轻人,立刻冲上来,警惕地大喝。

天枢大爷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极不易察觉的异色,往旁边靠了靠,耸耸肩:“小家伙,别紧张,嘿嘿,路过,我们只是路过而已,你们继续……”说着从旁边绕了开去。

丁浩跟在后面。

不过他的目光,却从这几个南荒强者的身上掠过。

受伤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同样身穿马甲一般的黑色皮甲,下身是短裤一般的铠甲,胳膊和腿脚都裸露在外,肌肉黝黑精壮,仿佛是生铁铸就一般,脖颈受了伤,几乎被直接斩首,只留下了一丝皮肉连接……

这老者浑身闪烁着奇异的光彩,盘膝坐在地面,似乎是在努力地疗伤,但效果不佳,因为那断裂的伤口处有黑色的雾气缭绕,无法被祛除,几乎断下的头颅无法愈合。

而另一一个受伤者则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这个倒霉的家伙也是黑卷短发,被一道触目惊心的切口,从左肩一直滑到了右腹,五脏六腑彻底被斩碎,整个人几乎被斩碎,鲜血像是泉水一样从伤口出喷出来,伤口处也有黑色雾气缭绕,无法愈合。

若非是先天之上的强者生命力强横,换做普通武者,这样的伤势,早就一命呜呼了。

丁浩一眼就看出来,这两人的伤势,都是被尸魂切割留下。

那在伤口处缭绕的黑色雾气,明显是幽暗光牢之中存在的那种可以隔绝一切光线的黑雾,居然可以缭绕在伤口处不散,导致伤势无法痊愈……

这一幕让丁浩心中一动。

自己也层被尸魂之刃所伤,几乎被腰斩,不过当时伤口很快就愈合,并未察觉到任何的异样,所以自己当时也没有留意。

难道那黑色雾气居然还有这种可怕的杀伤力?

可以阻止强者的伤势愈合?

可是为什么这种杀伤力对于自己并没有作用呢?

从这几人的身边走过,丁浩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南荒强者的衣着打扮,和北域以及中土都完全不同,基本上都穿的很少,赤裸着胳膊和小腿,大多数人甚至都赤足,即便是武皇级别的强者,也不例外,服饰极为简单,不似中土和北域那种长袍飘摆、衣袖当风、追求华丽和美观的风格。

这一行南荒强者之中,除了那受伤的两人之外,还剩下三个人,其中两个是十六七岁的妙龄女子。

这两个女子的皮肤,并不相识南荒男子那样黝黑,恰恰相反,竟是白皙如羊脂白玉一般,白嫩水灵,容颜极为小巧精致,都是罕见的美女,眉目之间有一种南荒女子特有的狂野气息,英气勃勃。

两人身穿短铠,只是隐约遮住了丰满高挺的圣女峰,纤细柔软的白皙腰肢裸露在外,肚脐处镶嵌着红色的宝石,缭绕着迷人的红色氤氲,越发衬托的肌肤无暇如玉,精巧的铠甲护住了臀部和双腿之间,白嫩修长的大腿晃人眼睛。

南荒的女子穿着极少,但却佩戴者很多精巧的饰品,这两个少女一头淡紫色的秀发光华可鉴,佩戴着至少几十种精巧无双的银白饰品,曳尾流苏,弥漫着银色光芒,手腕和脚腕也都佩戴着十几个脚镯手镯,做工精细,显然是出自于大师手笔。

两个少女美丽惊人,静静地站在那里,将南荒女子的魅力,展现的淋漓尽致。

最令丁浩称奇的是,这两个少女的长相极为相似,仿佛是一个模子里面倒出来的一般,看样子竟是一对双胞胎姐妹花。

“贵爷爷,你怎么样了?你一定要撑住,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两女都是惊慌失措,其中一个更是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丁浩扫了一眼,心中暗暗猜测,这两女看样子是来自于某个南荒大势力的弟子,否则也不可能一路进入到这里,不过在这里被压制了实力,丁浩无法看出她们的真正武道玄器修为,但若是论肉身修为的话,实在是和自己差的太远。

不过隐约可以感觉的出来,这五位南荒强者之中,以那位几乎断头的白发老者实力最高,一身力量令丁浩也有些心悸,即便是受了重伤,也犹如一头负伤的荒古巨兽一般,气机骇人。

而这一对美少女双胞胎的实力其次,那一脸警惕地盯着丁浩等人的黑卷短发年轻人,虽然身上没有什么伤势,实力却一般,几乎被斩为两半的年轻人实力应该是最低的一个……

看着两个少女哭的伤心,尤其是精致容颜上那惊恐和悲恸的表情,令丁浩不由得心中一软,莫名地想到了失踪已久的妹妹丁可儿。

如果她也来到这里,身边的亲友师长受伤,以她那善良的性格,一定也会哭的这么伤心无助吧?

也许是当初的那份诺言实在是太沉重,以至于丁浩每看到一个南域的少女,心中总会觉得亲切一些,就仿佛是真的看到了自己的妹妹一样。

就在这时——

“前辈,这位前辈,您能不能救救我的贵爷爷和师弟,您一定有办法,对不对?”双胞胎之中的一个南荒少女,突然冲到天枢的跟前,出言哀求。

天枢如今的这副化身的面孔,一派仙风道骨,鹤发童颜的样子,给人深不可测的仙人般感觉,也难怪这少女潜意识中会觉得他有治疗那黑色雾气伤势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