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703、断手金钩(2)

丁浩只是以剑意和剑法,就摧枯拉朽地击败了六人。

造成这六人实力短期内暴增的原因,一定就是那【黑摩柯之力】。

“你们体内的力量?从何而来?”丁浩屈指弹出一颗小火苗,落在刀疤脸壮汉的寒冰之上,将其头部的寒冰融化。

“你……你……”刀疤脸壮汉大口大口地喘息,体内的力量依旧被狱冰完全压制,他又惊又怒地看着丁浩,怒吼道:“你快放了我们,【三首天犬】本源精华我们兄弟不要了。”

“先回答我的问题。”丁浩目光如刀,紧紧地盯着他,赤色火焰犹如精灵般在五指之间跳跃,美丽而又致命。

“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你……”刀疤脸大汉咬着牙一脸狰狞。

“看来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丁浩嘴角划起一丝弧线,跳跃在指间的小火苗分出一颗小火星,落在了刀疤脸大汉的头顶,渗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你……啊……啊……”刀疤脸大汉杀猪一般嚎叫了起来。

那看似无害的小火星入体之后,他只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是被火焰点燃炙烤一般,那种发自于灵魂的痛苦,远远比千刀万剐的凌迟更加煎熬。

他很快就彻底崩溃:“饶命,我说,我说……”

丁浩点点头。

刀疤脸壮汉顿觉体内那种痛苦消失无踪,他满头冷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惊魂未定地道:“我们兄弟,原本只是克州一个中型佣兵团的首领,大概是在三个月之前,有人找到我们,做了一项交易……”

“什么样的人?什么交易?”丁浩精神一震。

任何事情一旦牵扯到【黑摩柯之力】,对于丁浩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事情,这涉及到自己的身世,还有那段尘封了无数年的恩怨。

“那是一个以黑色斗篷披风遮去了真容的人,不过我注意到,他的右手似乎被斩掉,无法重生,以一只金钩代替,他说可以赐予我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至强力量,我们需要做的是……是……”

说到这里,刀疤脸壮汉突然张大了嘴巴,再也发出不来任何的声音,像是一只离了水的鲶鱼一样,眼神涣散,瞳仁消失,一缕缕的黑色雾气从他的口鼻眼角之中喷了出来,犹如黑色的鲜血一般极为可怖。

“不好!”

丁浩心中一惊,正要出手的时候……

砰!

一声脆响。

刀疤脸壮汉的脑袋像是被击爆的西瓜一样爆裂了开来,血浆脑浆溅射到了四处。

浓郁的黑色雾气从他的脖子的断口处喷出来,转眼之间,他剩下的被冰封的身躯化作了一张干瘪的躯壳和身上的衣物。

“死了……他的体内,被种下了极为厉害的禁制,一旦说起和那黑披风斗篷人的信息,就会直接爆炸裂了,显然那断手金钩黑披风神秘人,不想别人知道这个秘密。”

丁浩叹息。

既然刀疤脸壮汉的身体之中,被种下了这种禁制,那剩下的五个人的体内,想必也有类似的禁制。

丁浩向刀祖和剑祖请教,是否能够破解这种禁制。

可惜接下来的几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最后丁浩以神识秘法强行搜寻第六个人的识海,终于隐约看到了刀疤脸壮汉所描述的那个断手金钩披风神秘人的身影,不过在同一瞬间,那身影竟然仿佛是也感觉到了丁浩的存在,微微抬头,一抹厉光闪过,表情狞笑,然后画面破碎,第六人的脑袋也瞬间爆裂了。

丁浩叹息了一声。

只找到了只鳞片抓的信息,线索还是太少。

不过这六人也算是死有余辜,从搜寻这第六人的脑海记忆得知,这六人生前作恶不少,爆脑而亡,也算是恶贯满盈该有此报。

那断手金钩神秘人,到底是谁?

他是否来自于神恩大陆?

和那位东方神庭的那位宿敌有什么关系?

难道神恩大陆的力量,已经开始渗透到了无尽大陆?他们的目的何在?

一个个谜团,在丁浩的脑海之中盘旋。

必须找到那个断手金钩神秘人。

他以【黑摩柯之力】催生出这种程度的高手,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目的也在【神圣殿堂】遗址?还是另有所图?

丁浩突然觉得自己这次探索【圣堂神殿】遗址之行,不会那么简单了。

“汪汪,汪汪汪!”

耳边传来了小黑狗的叫声。

丁浩低头一看,小家伙正咬着自己的袍摆,黑宝石一般的大眼睛之中满是亲昵,朝着自己撒欢儿呢。

融合母亲本源精华之力的过程已经结束。

和之前比起来,小家伙的毛皮更加光华黝黑,简直就像是黑色的绸缎一般,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辉,原本就很是肉呼呼的小身子更加莹润圆滚,像是一个黑色的小肉球一般,四根小短腿跑起来很有喜感。

那只恐怖的【三首天犬】虚影,已经彻底消失,再也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喵,小家伙,你找错人了,我才是你的主人。”邪月很不满意地抱起小黑狗,提醒道。

“汪汪,汪汪!”小黑狗亲昵地舔了舔邪月的脑袋。

“喵,算你小子识趣,现在知道巴结我了吧,哈哈,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小跟班了,放心吧,跟着喵爷,保证你吃神兽喝琼浆……哎?等等……喵,你小子干嘛?我是公的,我没有奶……我靠,你再舔,喵就生气了……”

邪月狼狈万分地逃窜。

因为小黑狗居然将嘴巴凑到了邪月的肚皮底下,想要吃奶。

“哈哈哈哈……”丁浩和天枢大爷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

……

在长途跋涉了又十日时间之后,丁浩和天枢终于赶上了前方探索大部队。

【圣堂神殿】遗址的外围地区,出现在了眼前。

在茫茫【埋骨森林】之中,出现了一片罕见的绿茵草地,隐约可见金黄色的残垣断壁被藤蔓掩埋其中,倒塌的神像和城墙,还有高大石殿的基座,都被翠绿的苔藓和蕨类植物覆盖,二十多米高的高耸拱门依旧挺立,独臂的战神雕像手中长剑,指向了远处……

这只是【圣堂神殿】遗址的外围。

像是一个失落的国度一般,充满了残缺和神秘之美。

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弥漫在遗址的上空,类似于一种结界,丁浩在踏入遗址外围的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空间和力量法则的骤变,体内的玄气被压制,运转缓慢下来。

这种感觉极为熟悉,因为在【百圣战场】的伪神城市之中,丁浩也遭遇过这种情况。

“难道在这个遗址之中,也有一个上古原始铭文阵法,将武者的玄气力量压制?”丁浩释放出神识观察,进入这遗址之后,玄气力量的作用被压制,肉体之力会发挥出更强的战力。

“妈的,我讨厌这种感觉。”天枢大爷嘴里念叨,显然也察觉到了力量法则的变化。

进入遗址外围的瞬间,凌空飞行变得无比困难,极度消耗玄气,两人落在地面,不得不步行。

邪月大魔王则完全顾不上感受这些。

它骑在一头白色横纹母虎背上,怀里抱着呼呼大睡的小黑狗。

这白色横纹母虎是邪月在半道上抓来的,刚刚诞下两只小虎崽子,被邪月大魔王里将母子三虎全部都抓了来,成了小黑狗的奶妈。

一开始这白色横纹母虎还有点儿不乐意,它毕竟也是【埋骨森林】之中的一小霸王,实力不俗,体内含有一丝上古巨兽的血脉,不过被邪月大魔王一通收拾,又被天枢大爷抡起黑锅一顿猛砸,最后不得不忍辱负重,认了小黑狗这个干儿子,任其吃自己的奶。

如今小黑狗和其他两个还未满月的小虎崽子,成了奶兄奶弟低了。

而邪月大魔王成了苦逼的全职保姆。

一旦小黑狗睁开眼睛,它就得立刻抱着小黑狗和其他两个小虎崽子去喂奶。

“喵,喵好命苦……喵真傻,真的不该收养这个小魔王……”邪月絮絮叨叨地念叨。

丁浩也瞧得直乐,以邪月不靠谱的跳脱性格,居然老老实实地照顾小黑狗和两只白虎崽子,简直就是破天荒,它没吞掉三个小家伙就算是嘴下开恩了。

两人五兽的奇异组合,就这样闯进了【圣堂神殿】外围。

一路上看到了前行者们的留下的痕迹,有战斗痕迹和气息,被新毁坏的神像和石墙,显然不久之前有强者在这里进行过剧烈战斗,不过却没有尸首和血迹,倒是隐约可见一些残碎的兵器……

“让我看看,接下来该怎么走。”

天枢大爷从怀里掏出一张古地图,仔细看了一阵,这才走在前面带路。

丁浩怀疑这老家伙手里很有可能有真的完整的【圣堂神殿】遗址的地图,现在更加确定自己这样的猜测了。

遗址外围极为磅礴,无边无际。

放眼看去无数残垣断壁耸立连接,以某种极为奇异的方位相连,通体金黄色看不到边,这些残碎的建筑物组成了一座另类的迷宫,武者在无法凌空飞度的情况之下,若是方向感不强,行走在这金色废墟之中,极容易迷失。

对于丁浩来说,这种地形显然是极为致命的。

他只能老实地跟在天枢大爷身后。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天枢大爷突然停了下来。

“你有没有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窥视我们?”天枢大爷狐疑地道。

----------

第二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