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678、古青玉

那些心中充满了仇恨的身穿孝服的武者们,心中一片绝望.

仇人的实力如此之高,简直超出了他们想象的最极限,而且又是如此年轻,风华绝代,这辈子找他报仇似乎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同时他们又有些迷惑。

以丁浩如此恐怖的实力,为什么会滥杀无辜,一切真的如同【妙欲斋】的人所说,是为了杀人灭口?

刚刚苏醒过来的罗相才,睁眼看到这一幕,原本想要骂的话,瞬间吞回到了肚子里。

那五个断了线的纸鸢一般的身影坠落的一幕,让他身为【落神山】最优秀传人之一的骄傲和优越感,在这一瞬间,就像是烈日之下的薄雪一样消失的干干净净,和这五个人近乎耻辱的战败方式相比,自己似乎要幸运一些了。

原本以为自己成为了耻辱。

但是现在却有了其他人垫底。

今日以后,就算是有人谈论起今夜的黄鹤楼之战,最火热的话题,必然也是那惊世骇俗的一剑败五英,有了这一幕的衬托,自己的【落神大掌印】神通被破相比之下,算是极为正常的战绩了。

罗相才再看向丁浩的目光之中,已经充满了难以掩饰的恐惧和敬畏。

想象自己之前的挑衅和嘲讽,能够从丁浩的剑下逃得一命,已经算是千幸万幸,输给这样的对手,真的一点儿都不冤。

“这丁浩年纪轻轻,实力又是如此恐怖,手中的锈剑看似破烂,但绝非凡品,那一瞬间的挥剑,隐隐有至尊之力弥漫,这样的人,来历绝对不凡,莫非……莫非是北域首屈一指的那个势力的传人?”

后知后觉地突然想到了一个骇人的可能,罗相才打了个哆嗦。

他突然之间吓得面色苍白,禁不住浑身冷汗,因为想来想去,越发觉得自己猜测的那个可能性很大,放眼整个北域,似乎只有那个势力才能培养出这般俊品无双的少年天才。

如果真的是那个势力的传人,那今天可真的是惹了大麻烦了。

真是不该偏听【月华仙子】的一席话,自己偷偷私自下了【落神山】,来找这丁浩的麻烦,现在看来自己之前说的那些话,简直就是在找死,如果传到了那个势力高层的耳中,说不定整个【落神山】都有极大的麻烦。

想到这里,罗相才忍不住就看向了天空之中的【月华仙子】。

这一看,才发现天空之中,原本无比镇定的【月华仙子】,被丁浩刚才那一剑的余波波及,浑身缭绕着的银色混沌氤氲之行已经彻底消散,露出了一张美丽无暇、风情无限,犹如羊脂白玉精心雕琢的精致面容,脸上带着惊骇和错愕。

她不知道何时早就已经带着一脸的惊骇逃得远远的,一副随时都准备逃离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庞的瞬间,罗相才心中的怨气消散,突然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就算是为这个女人死了也心甘情愿”的冲动……

但只有【月华仙子】自己明白,自己内心的震撼和惊骇,显然远比脸上的表情更加丰富。

在那一剑击出的瞬间,【月华仙子】就已经知道,自己错了。

自己真的做了一个无比错误的决定,眼前这个少年的底牌,已经远远超出了她最悲观的预计,必须承认,丁浩真的有暴力破局的资本,自己选择以他为那个长久酝酿的计划的契入点,现在看来,实在是一个愚不可及的决定。

计划必须改变!

立刻改变。

原本以为金蝉子出自于大雷音寺,背后的势力太过于恐怖,是一个暂时还绝对不能触碰的存在,所以才选择了丁浩,以为他是一个软柿子,谁知道却一下子踢到了铁板上,如果重现选择,【月华仙子】宁愿选择金蝉子,也不想再去招惹丁浩。

不过一切已经无法逆转。

在万分懊悔的同时,【月华仙子】明白,错误不可挽回,为了计划,自己现在所能做的,只有将错就错,幸好今天还有一个人会出现,会解决这一切。

……

“还有谁?”

丁浩缓缓地落回到黄鹤楼之巅,俯视四方。

简单的三个字,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

就连那些满腔仇恨的武者们,此刻也不敢和这个青衣如玉的少年对视,当他站在那里,就是一座不可攀越的山峰,是人们对于年青一代武者实力最极限的想象所在。

如果说在不久之前,很多人都确定,今天不管如何,汇集一堂的中土神州武者都可以击败这个恶魔的话,那么在此刻,所有人都已经放弃了围剿追杀他的打算,因为这个少年,根本就是一个不可战胜的存在。

“我要杀人,必是光明正大,何必隐瞒?”丁浩一字一句地道。

四方无人再敢出声。

很多人都开始渐渐地相信。

的确,像是实力如此之高的天才武者,没有理由去屠戮那些弱小的武者。

如果之前丁浩开口否定,绝对会被斥为狡辩,但是现在,这样的话就有说服力了。

在这个丛林法则的冰冷世界,唯有实力才是最终决定对与错的根本。

丁浩展现出了超凡入圣的实力,以一己之力,当着无数人的面,击败了周围数百万里之内,中土神州能够汇集到的最强大的高手,这样辉煌显赫的战绩,清晰地说明,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将这方圆百万里之内,都变成为一片死亡之地。

像是各大超级势力的传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既然丁浩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各大超级势力的传人斩杀的斩杀,重伤的重伤,那说明他根本无所顾忌,不怕各大超级势力的报复和追杀,对于这样一个狂人来说,杀数百数千的普通高手武者,根本就犹如踩死一群蚂蚁那么简单。

如果他真的杀了那些人,根本没有必要否认。

因为他不怕任何的复仇。

说的更加难听一点,像是之前那些死去的人,虽然在一州一域有点儿名气,但根本不配成为丁浩这样超级天才的对手,就比如一头高高在上的黄金神龙,会无聊到去追杀几只蚂蚁苍蝇吗?

实力决定了境界。

而境界决定了对手。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一切都是这么简单。

所以此刻,丁浩这样的话说出来,许多人不约而同地产生了一种的确如此的认同之感,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怀疑。

“那他们到底是被谁所杀?”有人在下方大喝。

丁浩哈哈大笑,却是不语。

笑声之中,尽是不屑嘲讽之意。

问这话的人低下头满脸羞愧,的确,不管那些死去的中土高手是被谁所杀,都已经和那青衣少年无关,中土神州冤枉人家,已经是很惭愧的事情,莫非还要指着人家去帮你追凶复仇不成?

那些因为亲友师长死去而满怀仇恨的人,此刻也渐渐地从愤怒和仇恨之中苏醒过来,当理智在他们的大脑之中占据上风,他们开始重新思考,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等人,是不是真的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给利用了。

就在这时——

“就算他们并非是死于你的手中,和你还是脱不开干系。”

一个威严如君王一般的声音,突然在虚空之中响起,接着青黑色的夜空荡起波纹涟漪,一个魁梧高大的身形,一步踏出,影像幻灭,出现在了天空之中。

随着这人的出现,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丁浩骤然觉得天空之中一黯。

这种暗淡,并非是光线上的衰减,而是一种心理和气机上的压制。

丁浩瞳孔骤缩,心中一凛。

高手!

这个突然出现的魁梧身影,是一个真正的绝对强者。

比之之前罗相才等各大派的传人相比,这人的实力绝对强悍了无数倍,他的身形周围并无光焰闪烁,也无任何的气旋和光线扭曲,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就给了丁浩一种巨大的压力。

自从丁浩出道以来,还从未遇到过如此强者。

此人是谁?

丁浩咬碎了舌尖之下的一枚极品【回玄丹】,药力化作热流涌遍全身四肢百骸,经脉通道之中被锈剑几乎吸干的狱冰玄气,终于又恢复了两三成,一枚绝品紫色玄晶石扣在掌心,源源不断地向丁浩输送纯净灵气。

以他此时的状态,想要再催动一次锈剑之中的禁忌至尊之力,已经绝对不可能。

不过十二正经之中的狱冰玄气不足,但六奇脉胸部中丹田之中的天火玄气却时分的充足,处于饱满巅峰状态,可以催动一次魔刀,所以丁浩面对这个突然现身的强敌,并不畏惧。

对面。

看到此人出现,一直面色难堪的【月华仙子】却终于是露出了一丝喜色。

不过,她并未敢向这人靠近,而是小心翼翼地行礼,道:“奴家月华,见过古大统领。”

魁梧高大声音轻哼了一声,并未看她,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丁浩,那一对瞳孔,仿佛是两个幽幽深潭一般,漆黑深邃,内有星辰日月运行变幻的大道轨迹,仿佛可以吞噬一切。

丁浩疯狂催动【胜字诀】。

一瞬间强横神识迸发,犹如透明气浪一般在虚空中扩散弥漫,才勉强抵挡住了那可怕的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