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666、通缉

丁浩哈哈大笑,手握锈剑,身形游走不定,若鬼魅幽灵一般忽隐忽现。

十几个武皇高手,居然根本无法捕捉他的轨迹。

他仿佛是一尊游走在虚空之中的行者,时不时一剑刺出,虚空之中便是银芒一闪,有人惊呼着疯狂地倒退。

以一人之力,对抗十几位方圆数百万里之内最为出色的年轻一倍高手,这样的场面,让地面上无数人看的瞠目结舌,一开始人们都觉得这个青衣书生模样的英俊少年,纯粹是在找死,把这么多高手拦在阵中,简直就是在作茧自缚,谁知道现在看起来,更像是在关门打狗。

大旗阵中,一时之间怒吼连连。

而另一边。

金蝉子身形如电,逼近【月华仙子】,人在半空,突然一掌印出。

一个巨大的金色佛陀掌印,在无尽梵音咏唱声之中,以摧枯拉朽之势,印向【月华仙子】。

“奴家只不过是一个弱女子而已,大师何必如此心狠?”【月华仙子】语气幽怨,抬手一掌,缭绕在周身的混沌之气分出一缕,犹如月华一般,刺向那佛陀掌印。

轰!

佛陀掌印和混沌之气撞击爆炸了开来。

天空之中犹如一片巨大的璀璨烟花绽放,无尽的火星爆射,光焰四射,仿佛是群星坠落一般,场面瑰丽震撼到令人咂舌。

几乎是在同时,金蝉子的身形已经穿越了这片混乱的劲气,闪电般来到了【月华仙子】身前。

“千手如来大掌印!”

一个个淡金色的掌印犹如孔雀开屏一般在他的身后浮现,旋即仿若万箭齐发,轰轰轰流星般地轰向了【月华仙子】,出手之间,竟是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

“咯咯咯,大师,凡是得不到的女子,你都要如此辣手吗?缘分是武力强迫得不到的……【混沌神壁】!”【月华仙子】娇笑着清喝,一双纤纤玉手终于从氤氲缭绕之中露出来,轻轻一拉,在身前布下了一层混沌氤氲光墙。

砰砰砰砰砰!

无尽的金色掌印撞在光墙之上,犹如雨打水面一般,激起一圈圈有名涟漪。

【月华仙子】的实力倒也真的不俗,硬是正面抵挡住了无尽掌印的轰击。

“大慈大悲掌!”金蝉子双目湛然,无喜无悲,不被她的言语激怒。

他疾进,身后一尊面目模糊的百丈佛陀金身隐现,骤然轰出一掌,空气之中尽是慈悲之意,仿佛是这位佛陀极不愿意轰出这一掌一般,又仿佛是带着对终生的无尽怜悯之意,令得对手都有一种忏悔之情涌上心头,要放弃抵抗一般。

空气在这掌印的覆压之下仿若是沸水一般激荡翻滚了起来。

砰!

【混沌神壁】犹如玻璃一般破碎开来。

【月华仙子】大吃一惊,身形爆退。

金蝉子并未追击,而是身形一闪,瞬间没入了那金船之中。

“和尚,你太无礼了。”【月华仙子】终于变色,身形如电,紧紧地追了下去。

……

“你到底是什么人?”

大阵之中,一位年轻高手又惊又怒地问道。

自己等十几人联手,在方圆数百万里之内,绝对是无敌的一股力量,别说其他年轻的高手,就算是老一辈的强者们,都不敢缨其锋芒,但是现在,眼前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年轻的青衣书生,居然以一己之力,稳稳地挡住自己等人。

这少年人一手剑术精绝通玄,只靠一柄锈剑,就牢牢地压制住了自己等人。

丁浩却是不言,身形一闪,一剑刺出。

剑光快如赤色闪电。

这年轻高手躲避不及,被一剑刺中了肩膀,只觉得一股奇寒之气顺着伤口侵入体内,转眼之间就要将自己彻底冰冻一般,骇得他第一时间倒退,全力驱动玄气压制这股寒气,再也顾不上战斗。

而在身边虚空中,已经有五六人几乎和他一模一样,中了一剑之后凝滞在虚空之中,一动不动地运转玄气,脸色苍白。

“这是什么妖法?”剩下的人惊呼。

丁浩身形闪烁,再次出剑。

他身形灵动,犹如月下谪仙一般,潇洒飘逸,身影轨迹如羚羊挂角一般无迹可寻,身下四五位年轻高手只觉得劲风铺面,还未看清楚是什么,就觉得肩井穴位置一凉,然后一股奇寒之气弥漫全身,如置冰窟一般,玄气运转都开始变得缓慢了下来。

“你是……五日之前在【楚城】击败了【白衣王】的那个北域剑客?”

有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大呼着问道。

丁浩收剑而立,退回到了大阵的中心。

十六位武皇境界的年轻强者,一个个都面色苍白的站在四周虚空,到这时连话都说不出来,都狼狈万分地运转玄气祛除体内的寒气,其中一些修为稍微低一点,连身体表层都开始出现浅蓝色的冰渣。

丁浩一挥手,撤去了四周那六柄大旗。

这是当初在【百圣战场】西游古路之中,【汨罗蛛皇】设下陷阱击杀丁浩的时候,为了防止丁浩逃走,用来封印周围空间的大旗,丁浩将【汨罗蛛皇】等人反杀之后,夺到了这些禁锢大旗,之后在刀祖和剑祖的指导之下,重新进行了炼制,将上面的铭文转化成为了汉字铭文,可以禁锢空间。

这六杆大旗,丁浩命名为【五星和谐大旗】,炼制成功之后,一直都没有怎么用到,今天却正好派上用场。

这十几个年青一代高手,实力最高也不过是四窍武皇而已,自然不是丁浩的对手,丁浩不与他们正面硬抗,只是以剑术压制,每击中一剑,都会将狱冰玄气度入对方体内。

丁浩分寸拿捏的极好。

既不会重伤这些武者,也可以在一个时辰之内让他们不再有出手的能力,不会耽搁自己和金蝉子的营救工作。

整个过程,也只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而已。

下面,云梦泽之畔。

无数关注着天空之中战斗的人,都长大了嘴巴说不出任何话来。

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天空之中发生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是一场不可思议的颠覆,那些年轻一代的高手强者,其中任何一人,都与他们来说都是只能仰望的存在,是方圆数州最为优秀的新生代强者。

但就是这样一群未来人族武道中间的高手,一起联合出手,居然败了。

而且还败得如此彻底,如此没有丝毫的悬念。

这青衣书生一人一剑,就仿佛是成年人在和幼童战斗一样,以一种笔墨难以形容的潇洒写意,轻松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看他的神态,没有丝毫的喜悦,仿佛这样一场足以让晋州周边数百万里之内轰动的战斗,对于他来说算不上任何的成就。

之前那位年轻强者的惊呼,传到了观战的人的耳中。

原来这青衣少年,居然是一个来自于北域的剑客,可是在中土神州的观念之中,北域乃是一片常年冰雪覆盖的苦寒之地,据说很多北域人都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都是野蛮之辈,武道风格也几乎走的都是直来直往、以力破巧的路线,怎么这青衣书生,非但俊秀儒雅,且剑术潇洒飘逸如同谪仙之舞一般?

五日之前击败【白衣王】,现在又一口气击败了晋城周边如此之多的年青一代强者,这少年是要来横扫中土年轻一代吗?

好强!

这样下去,中土年青一代,还有谁能够抵挡此人?

以至于一时之间,人们忘记了在金船之中的另一场战斗,忘记了【月华仙子】那撩人的身姿,都呆呆地看着天空之中的丁浩,万籁俱静,月明星稀,皎月光华仿佛是集中到了丁浩一个人的身上一般。

就在这时——

轰!

巨大的九天玄女金船,突然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无数道金色梵文长龙穿透了金船的船身,龙骨之上的铭文因为破裂也爆发出了恐怖的能量,之间一圈圈的透明淡金色劲气不断地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天空却犹如凝固了一般,一直等到这劲气扩散出去至少有数百圈的时候,轰地一声,各种金色碎片飞溅。

丁浩大吃一惊。

怎么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难道金蝉子遇上了强敌?

到现在为止,丁浩还看不清金蝉子的真正实力,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英俊如妖的年轻僧人,实力比自己只高不低。

丁浩正要支援……

却在这时,一座巨大的佛陀金身撑开爆炸乱流,从其中硬闯了出来,金蝉子整个人战在佛陀金身胸腹之间,双手抱着一个陷入昏迷之中的黑色短发女子,他嘴角有鲜血溢出,颈部右侧一片血肉模糊,仿佛是被野兽利爪硬生生地撕扯下来大片血肉一般。

受伤了?

丁浩大惊。

“妖僧哪里走?”一个怒吼,亦从爆炸乱流中追出来,黑色的雾气仿佛是跗骨之蛆一般紧紧追出来,朝着金蝉子的背部无情袭杀而来。

“滚!”

丁浩大喝一声,下一瞬间身形已经出现在了金蝉子身后。

他手中锈剑一阵,万道剑光爆射,在身前组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剑之壁障。

轰轰轰轰!

黑色雾气犹如巨爪章鱼一般不断地轰击剑之壁障。

天空之中犹如在敲响一面无形的巨鼓,可怕的音波一层层扩散开来,震得下方硕大云梦泽的湖水卷起一层层数十米高的巨浪,而站在岸边的观战者只觉得眼冒金星,耳朵嗡嗡嗡犹如失聪一般,实力低一些的人,口鼻之中都溢出了鲜血。

丁浩被震得连连倒退。

“这是什么力量?”他震惊,只觉黑色雾气之爪的抨击之力,强悍无匹,远超自己之前遇到的任何力量。

电光石火之间,已经撞击了数千下不止。

丁浩手腕发麻,锈剑几乎要拿捏不住。

这一惊可真的是非同小可。

自从融合了【紫皇石中玉】之后,他的肉体之力,已经达到了五窍武皇的境界,再加上这些日子不断地温润修炼,就算是面对着六窍武皇,也绝对不会有这么吃力,但是此时居然有种抵挡不住的趋势,剑之壁障眼看就要溃散。

就在此时,黑雾之中也传出一个极为隐蔽的惊呼之声。

“是妖魔……金船之中,隐藏着一只巨妖,丁兄小心。”金蝉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气息不稳,显然受了不轻的伤势。

妖魔?

【妙欲斋】乃是人族势力,她们的金船之中,怎么会藏着一头如此凶悍的妖魔?

丁浩一惊之下,不敢再有丝毫的大意,怪不得这黑色雾气看起来极为怪异,不似人族修炼的玄气力量,原来居然是妖气,应该是以某种秘法加以掩饰,隐去了大部分妖气的特征,所以自己一时之间,没有看出来。

能够伤到金蝉子的大妖,绝对非同小可。

丁浩心中一动,催动锈剑,剑身那斑驳的锈剑嗡嗡嗡振飞起来,就要释放其中的至尊禁忌之力。

却在这时,对面的黑色雾气突然疾退,瞬间就拉开了数千米的距离,竟是朝着云梦泽的深处逃逸而去,去势如电,丁浩想要再追也来不及了。

“金蝉子,丁浩,你们两人,贪恋奴家美色,以势压人,毁我金船,杀死我【妙欲斋】数百名弟子,此仇不共戴天,月华发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我要将你们的丑行,公告天下,大雷音寺又怎么样?教出如此卑劣无耻的弟子,也该向我中土神州,有个交代!”

【月华仙子】的声音,在虚空之中清晰地回荡。

她整个人,也化作了一道流光,消失在了云梦泽深处的雾气之中。

当真是一个非常阴狠的女人,临走还不忘反咬一口。

云梦泽位于【晋城】之畔,其大若海,浩瀚神秘,深处中年云雾笼罩,瘴气横生,多有远古巨兽大妖,是一处极为危险的地方,堪比迷宫,不熟悉地形的人,根本不敢深入,丁浩和金蝉子相识一眼,放弃了继续追下去的打算。

天空之中,那破碎的金船化作了无数碎屑,朝着下方湖水之中坠落。

一起坠落的,还有【妙欲斋】数百位弟子的尸体,和今夜进入金船之中,意图一亲芳泽的数百位晋城周边的年轻高手们的尸体。

金船的爆炸,几乎让里面的所有人,瞬间都被席卷撕裂粉碎。

这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在中土神州有不小名气的九天玄女金船,就此彻底被毁。

下方湖畔,人们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战最终以这样的结局画上了句号。

“大师,伤势不要紧吧?”丁浩来到金蝉子的身边。

“无妨,只是被妖气入侵体内,需要三五日才能祛除妖气,这回可真的是大意了,被那妖孽隐藏在暗处偷袭,小命差点儿就交代了。”金蝉子摇摇头,神色平静。

不过他颈部的伤口处,鲜血淋淋极为可怕。

那些破碎的血肉都已经变成了墨色,散发出腥臭的味道,仿佛是腐烂了一般,伤口边缘的血管暴起,呈现出青黑色,这种颜色正顺着血管不断地朝着更深处蔓延,看起来极为可怕。

丁浩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种伤势,可比想象之中的更加严重。

金蝉子乃是佛家传人,修习的佛家功法,对于妖气妖法最是有克制效果,居然还无法第一时间祛除这股黑气,可见这黑气有多么可怕,换做普通人,只怕坚持不到现在,早就化作了一滩黑色脓水。

“丁兄弟先帮我抱着妙音。”金蝉子将怀中的黑色短发女子递过来。

妙音?

丁浩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原来这个身上仅披着一层薄薄黑布、大片如羊脂白玉一般滑腻白皙的肌肤露在外面的黑色短发女子,居然就是无念派一直未曾回归的女弟子妙音。

只是她的头发不知道何故,又长了出来,黝黑浓密,正好齐耳,看起来极为美丽。

原来金蝉子终究还是救出了妙音。

丁浩双手抱过妙音。

金蝉子立刻从储物戒子之中,取出一颗金色的佛珠,按在了自己脖子受伤的部位,不断地轻轻妍动。

那佛珠绽放出金色微光,极为神奇,滚过的地方,原本腥臭的黑色脓水缓缓地退去,肌肉略微恢复了一些血色,比之前要好了很多,不过还是没有完全恢复。

“好厉害的妖气,连这【赤火佛珠】居然都无法彻底消去这阴煞之气。”金蝉子叹了一声,“看来这伤一时半会好不了了。”

“先离开这里再说吧。”丁浩略微观察,发现妙音陷入一种极为奇怪的昏迷之中,情况有点儿不妙,需要细致的治疗。

金蝉子点点头。

就在这时——

“你们两个侩子手,双手沾满鲜血,还想走?”一个怒喝,一个身影挡在了前面。

却是之前被丁浩击败的年轻高手之中的一个。

他一脸愤怒,双目简直能喷出火来,死死地盯住两人。

“就是,你们不能走!”

“实在是太卑劣了,和尚,你好歹也是一个出家人,为何如此心狠手辣,居然出手击毁金船,不顾船上那么多人的生死,你这个侩子手,屠夫,你要给【晋州】人族一个交代!”

“今夜金船之上,不但有数百名【妙欲斋】的可怜女子,还有五六百人族子弟,都死在了你的手中,”一个年轻高手愤怒地指着金蝉子大骂,然后又对着丁浩骂道:“你一身剑术通玄,为何不做些好事,却偏偏要助纣为虐?你的心是黑的吗?”

十几个年轻高手眼中都喷着怒火。

丁浩习惯性地皱眉。

金蝉子面色平静,道:“阿弥陀佛,金船乃是【妙欲斋】自己炸毁,并非是小僧出手,小僧也曾试图救人,可惜力有未逮,善哉善哉。”

“住口!和尚,收起你这番虚伪的慈悲面孔!真是太可笑了,【妙欲斋】的人又不是傻子,为什么要自己炸毁自己的金船?”

有人愤怒地大骂。

金蝉子耐心地道:“这一点小僧也很奇怪,也许以后【月华仙子】会做出一个解释,不过,金船之中隐藏着妖魔,却是不争的事实,或许她们想要掩饰什么吧。”

“哈哈哈,真是荒唐!无耻!这种拙劣的借口,你也编的出来?在场所有人都亲眼看到,是你追求【月华仙子】不成,恼羞成怒下了杀手,不仅仅杀了这么多的同族,居然冤枉【妙欲斋】勾结妖魔,和尚,你也太无耻了!”

“就是,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妙欲斋】有阴谋,难道他们连自己人都会杀吗?”

“哼,想不到堂堂大雷音寺,也会出这种败类。”

年轻的高手们围住丁浩和金蝉子。

下面一些不知真相的人也被挑拨,大声地咒骂着,甚至还有一些先天之上的高手,凌空飞起来到空中,站在了那些年轻高手的身后,气势汹汹,斯毫不退让,将丁浩和金蝉子两人团团围住。

“真是一群蠢货。”丁浩也有点儿头疼。

总不能大开杀戒,将这些不明真相的笨蛋全部都杀干净。

现在看这样子,只怕整个【晋城】已经没有了自己两人的立身之地了。

那【月华仙子】离开之前的几句话,真的是具有蛊惑人心的力量,再加上那黑色雾气将妖气隐藏的极好,几乎没有人发现,现在看来,倒像是自己和金蝉子成为了屠夫了。

“走。”

金蝉子言简意赅。

“哼,想走那里去,除非你将我们都杀光。”一个年轻人大喝。

丁浩无可奈何地摇头:“一群被女人玩的团团转的笨蛋,也自命为天才,说实话,你们真该好好去补点儿脑残片,你们的热血和勇气,用错了地方。”

话音落下。

光华一闪,丁浩和金蝉子都消失在了原地。

数十位高手想要阻拦,却根本跟不上这种速度,转眼之间,两人就已经消失。

“把今夜发生的一切,都传到中土神州各大州,一定要让这两个屠夫没有藏身之地,哼,犯下如此杀孽,就不相信【超天亭】的【超天神卫】不出来管管!”

“让画师描摹画像,整个中土神州,都要通缉他们。”

“把消息放出去!”

年轻强者们纷纷大吼,余怒未消,要发动整个中土神州武林道的力量,来找回面子。

一场不小的风暴,逐渐拉开了序幕。

-------------

山里没网,大雪封山。

为了传这章,徒步走了半个小时,冻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