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665、祸水东引

“原来是你,和尚,你为何拦住奴家的金船?”

数十个身影从金船之中飞出来,清一色女扮男装的女武者,飒爽英气,不输男儿。

为首正是那位浑身缭绕着混沌氤氲之光的【月华仙子】。

在月夜之中,【妙欲斋】传人更显得美丽不可逼视,在她出来的瞬间,仿佛天地之间所有的月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一般,整个人散发出无尽的银色光辉,犹如傲然屹立在天地之间的女神王一般。

金蝉子掌心一展,那一缕佛性气息绽放出来。

他盯着月华仙子,一字一句地道:“交人。”

“这是什么?”【月华仙子】随便看了一眼,道:“和尚你在说什么,奴家不懂你的意思。”

“那个被你们抓住抽取了本源之力的无念派女弟子,现在在哪里?”金蝉子屹立在虚空,周身佛光大作,一个个金色梵文组成的锁链蜿蜒缭绕,犹如一条条金色神龙一般,令他整个人犹如佛陀临世,气势无双。

“奴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月华仙子】摇头。

他浑身笼罩在银色氤氲之中,面目模糊,但是隐约可见的窈窕身段和面部轮廓,反而更给她增添了无尽的神秘美丽。

她轻声地道:“和尚,数日之前,在【楚河】上空,你还曾彬彬有礼,奴家对你印象颇好,也曾允你进入天阁后厅,不过你既然是出家人,不应该贪恋女色破解,为何一直追到这里?还找了这么拙劣的借口来拦住奴家?”

【月华仙子】的声音,在月夜之中飘荡开来,落入了几乎所有人的耳中。

丁浩微微皱眉,这个女人是故意这么说的。

“不知死活东西,竟敢为难【月华仙子】!”金船之中,传出来怒喝。

下一瞬间,果然从金船九层的天阁之中,飞出数十个身影,都是神态倨傲的年轻人,实力不俗,丁浩猜测,这些人应该是在【晋城】得到了进入九层天阁的各方年轻高手,听闻到【月华仙子】刚才的话,立刻出来打抱不平。

“花和尚真是下作,人家【月华仙子】不理你,你居然恼羞成怒,使用如此卑鄙的借口纠缠,实在是丢了出家人的脸。”

“哪里来的野和尚,快滚!”

“出家人还贪恋女色,真是恬不知耻!”

下方的云梦泽码头上,也是一片叫骂之声。

许多人都被【月华仙子】几句话挑的满腔怒火,恨不得立刻冲上虚空将金蝉子暴打一顿,这个和尚真是无礼,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唐突佳人。

面对这样的变故,金蝉子的面色却始终平静。

“【妙欲斋】的传人,真是越来越出色了啊,”金蝉子收起手中那一缕佛性气息,微微一笑,道:“施主,小僧再给你一次机会,老老实实交出妙音,若她无恙,小僧便不再计较,否则,这个后果,只怕你一个小小的【妙欲斋】,承担不起。”

【月华仙子】气息一遍,沉默片刻,道:“和尚,你究竟来自于哪里?”

金蝉子却只是微微一笑,并不点破,道:“女施主既然已经猜到了,何必多此一问呢。”

“大师佛家功法如此深厚,莫非是来自于西漠大雷音寺?”【月华仙子】试着问道。

金蝉子点点头。

【月华仙子】微微犹豫,最终却昂首幽幽地道:“大雷音寺虽然是西漠至尊,但这里是中土神州,何必咄咄逼人,何况小女子真的没有见过你所说的那位妙音师傅,大师这样不问青红皂白就发难,是不是有点儿欺人太甚呢?”

她悄然换了称呼,对金蝉子的称谓,从和尚变成了大师。

这句话清晰地传播出去。

地面上。

原本吵闹喝骂的人群,顿时为之一静。

许多人第一时间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脸上露出了懊悔惊恐之色,就连从金船之中飞出来英雄救美、抱打不平的那十多个年轻天才,也都露出了惊骇之色,这和尚居然来自于大雷音寺,来头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无尽大陆分为五大域,每个大域皆有一个坐镇人族气运的至尊势力。

如北域的【北域玄霜战神】和【玄霜神宫】在北域的地位一样,在西漠,是大雷音寺的势力范围,无尽大陆五极力量格局,其中之一便是大雷音寺,这样的存在,除了中土神州的那位至高无上的存在之外,没有人可以惹得起。

“狡辩无用。”金蝉子始终平静。

但是丁浩却看得出来,这位年轻僧人眼眸之中的亮光,却越来越凌厉了。

“大师背后有大雷音寺支撑,但也不能如此欺人太甚,【妙欲斋】虽然不能和大雷音寺相比,但清白不容别人玷污,”【月华仙子】的语气楚楚可怜,道:“何况,就算是大雷音寺的高僧知道了你今夜的所为,只怕也不会支持吧?出家人怎可贪恋女色?还借势压人?”

这句话,提醒了很多人。

那些站在【月华仙子】身后英雄救美的少年英才们,也是眼睛一亮。

是啊,这和尚即便是出身于大雷音寺,但并不占理,就算是日后大雷音寺知道了,只怕非但不会为他撑腰,还要按照寺规惩罚他,毕竟金蝉子今日的行为,可是破解的逆行。

“和尚,还是回去好好修行吧,别在这里丢大雷音寺的脸。”

“唉,大雷音寺的名声,都被你这种花和尚败坏了。”

“大雷音寺也不能不讲理,和尚你今天如果硬是要做这等卑鄙之事,我们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护得【月华仙子】的安全。”

那些少年英才们一个个都站了出来,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浑身涌动着强横的玄气修为,犹如一轮轮小太阳一般,释放出气势和金蝉子对抗,将【月华仙子】挡在了后面。

“阿弥陀佛!”金蝉子叹息了一声,“既然女施主执迷不悟,那小僧可就要动手了。”

话音未落。

那漫天飞舞蜿蜒金色梵文锁链突然一顿,旋即刺破虚空,呼啸着朝【月华仙子】席卷而去。

“先过我这一关。”

一位年轻天才大喝一声,手握一柄龙血大戟,浑身玄气爆发,武皇修为展露无遗,挡在了前面。

“大家一起出手,不必和这和蛮横无理的花和尚讲道义。”有人大喝,在同一时间出手。

能够进入九层天阁的年轻人,都是武皇级别的高手,也算是晋州和方圆几州之内最为出色的年青一代强者,十几个人同时出手,天空之中顿时玄气波动翻滚犹如惊涛骇浪一般,一层层的劲气不断地撞击扩散,各种玄气幻化出来的兵器动物奔腾呼啸,犹如神灵战场。

即便是那些在五六百米地面之下的人,都感觉到一阵阵窒息,不得不第一时间后退,生怕被波及。

而与此同时,那【月华仙子】却悄悄地往后退了一段距离。

丁浩从那氤氲缭绕之后的窈窕身段轮廓上,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幸灾乐祸。

及至此刻,他对于这个女人已经充满了厌恶。

这绝对是个心思阴狠的祸水级女人,极为善于把握男人的心理,几句话就可以挑的这么多的年轻强者为她出手。

这些人原本都是一方俊彦,二三十岁能够到武皇境界,也都是心志坚定之辈,可是遇到这个女人,仿佛一夜时间失去了理智判断一般,简直是为这个女人而疯狂,就如那【白衣王】一般,被【月华仙子】区区几句话就挑拨的来找自己比剑。

心中一动,锈剑出现在了丁浩的手中。

“速战速决,先救人再说,不要和这些人纠缠。”丁浩身形一闪,切入到了战团之中。

妙音在【妙欲斋】的人手中,如今事发,面对强势的大雷音寺,为免留下证据,她们很可能会毁尸灭迹,然后死不承认,毕竟大雷音寺这种势力,绝对不是她们所能惹得起,如果在这里被她们拖延太长时间,那对于妙音非常不利。

多以丁浩知道,自己必须出手了。

“好。”金蝉子点头,不再和这些年轻强者纠缠,话音落下的时候,身影已经鬼魅一般地穿越了战场,极速逼近金船。

“和尚哪里走?”几个年轻强者大喝,转身就要追。

“一群糊涂蛋,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都给我乖乖留下来。”丁浩扬手一挥,顿时六杆大旗飞出去插在虚空之中。

红色的大旗犹如血染,上面有五颗金色星芒,旗杆有碗口粗细,呈现出淡银色,上面有蟠龙刻痕缭绕,犹如六条神龙一般钉在虚空,旗面迎风招展,三十颗星芒散发出透明劲气波动,一个个汉字铭文闪烁银光飞舞,犹如神蝶一般翩然美丽,封锁了周围百米之内的虚空,将那十几位年轻武皇全部都囚禁在其中。

虚空之中,丁浩张剑而立。

“小子,你找死!”

“快放我出去,不然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眼看金蝉子浑身佛光大作,犹如流星般朝着【月华仙子】和金船逼过去,这些试图在美人面前表现的英雄们急了,他们尝试了几次,发现不能快速攻破这大旗禁制之后,顿时一个个面目狰狞地朝着丁浩杀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