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654、世界有多么大

以灭绝剑宗这种程度的超级势力,显然也都没有得到丝毫风声。

“泥州妖魔暴乱,事起突然,就算是神宫,都没有丝毫戒备,要不是丁浩你在【虢城】那一夜出手,只怕如今泥州,人族已经没有任何的聚居城市了,对于玄霜神宫来说,这是不能忍受的挑衅,你的存在,挽回了神宫最后一丝颜面。”

丁红泪染着红色指甲油的妖艳五指,在邪月的身上轻轻抚摸,轻笑道:“这件事情,由【虢城】巡察使林中行第一时间汇报,连宫主都亲自开口赞赏于你。”

原来如此。

丁浩有些明白了。

不过这显然不是全部的原因。

“那如今泥州的局面,到底如何了?”能够被玄霜神宫的宫主亲口过问,这是极大的荣耀,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兴奋若狂,但丁浩却更关心泥州的近况。

毕竟【虢城】之中,还有数百万的人族,一旦被攻破,只怕都会沦为妖魔的血食,尸骸成山。

“这群该死的妖魔,我定要亲率灭绝剑宗的剑修,将泥州妖族连根拔起。”白泉水也咬牙恨声道。

在场听到这个消息的人,没有不义愤填膺的。

就算是平日里各大宗门和武者之间,有着各种各样的矛盾,或许暗中还有流血冲突,但是在面对妖族侵袭的时候,都会瞬间站在同一立场。

毕竟这已经涉及到了种族战争。

过去四个纪元无数年积攒下来的仇恨,绝非是一朝一夕能够化解。

丁红泪看了白泉水一眼,点头道:“小家伙,你这次做的不错,如此维护我家小丁浩,本座也不会忘记你的选择,等着吧,日后自有你的好处。”

丁浩额头顿时一连串的黑线垂落。

什么叫做我们家的小丁浩?

这位大姐我们还不是很熟啊,这也仅仅才是第二次见面而已。

不过丁浩很快意识到了丁红泪的弦外之音,莫非她真的知道什么。

她也姓丁,难道和自己之间,真的有什么亲属关系?

不可能啊,要知道从伪神城市那金色光源所说的消息来看,自己这具身体,实际上数万年之前就已经存在,应该是通过某种秘法被保存到了现在,而丁红泪的口气,以长辈自居,她如果真知道自己的身世,还用这种口吻,难道她也是数万年之前的老怪物?

以赵烈的身份,都对她又恨又怕,难道她也是玄霜神宫的人?

一个个谜团,在丁浩的脑海里止不住地翻腾。

那边白泉水的表情也有点儿抽搐。

【灭绝剑魔】的威名在剑州乃至整个北域都是赫赫有名,若是论真实年龄的话,他都快四十了,却被这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高贵绝美妇人叫做小家伙,让他情何以堪?偏偏他还不能还口,到现在白泉水等人,也没有弄清楚丁红泪的真正身份。

“至于泥州的事情,自然会有神宫的高手去处理,那里的几大妖族,不知死活,自以为得势,只怕从此会永远消失。呵呵,几个域外邪魔,处心积虑地布置了这么久,终于忍不住了,玄霜神宫数万年的经营,岂是他们所能试探出来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丁红泪一脸的不屑。

丁浩和白泉水也是心中一松。

若是一切还在玄霜神宫的掌握之中,那就好。

对面。

被抱在怀里的邪月眼泪汪汪,用最柔软萌化的眼神,暗中地向丁浩求救,被抱在丁红泪的怀里,它简直就像是落入了世界上最可怕的地方一样,似乎是吃了苦头,连挣扎都不敢了。

丁浩很习惯地无视了它的眼神,看了看手中的玉牌,试着问道:“这块玉牌是……”

“哦,你说那个玩意儿啊,我从宫主的卧室里顺手摸出来的,咯咯咯,这可是个好东西啊,整个玄霜神宫也只发出去了四块而已,见牌如宫主亲临,有了这个牌子,从今以后,你的话就是法,要是以后还有赵烈之流的人来找你麻烦,就用它来吓唬他们,保证管用,哈哈!”

丁红泪恶作剧一般地哈哈大笑。

丁浩差点儿手中一哆嗦,将玉牌扔出去。

顺手摸出来的?

还是从宫主的卧室里?

玄霜神宫的宫主,岂不是就是那位位极至尊的北域玄霜战神?丁红泪居然能够随意出入北域玄霜战神的卧室?难道她是这位至尊战神的妻子?或者是……情人?

丁浩脑海里,顿时联想很多。

他突然觉得这位一直关心自己的绝美妇人,似乎有点儿不怎么靠谱。

白泉水等人,也有点儿瞠目结舌。

这些消息,实在是有点儿太骇人。

丁浩还想要再问什么,丁红泪却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一般,摆摆手,道:“好了,该知道的你终究会知道,不该知道的,你问我我也不会告诉你,这次就这样了,下次有事,直接出示【仲裁令牌】,来玄霜神宫找我……对了,你这只小肥猫,看起来挺可爱,能借给我捏几天吗?”

捏几天?

邪月一听这话,顿时像是发疯了一样疯狂地挣扎起来。

丁浩看它这样子,知道这个玩笑开不得,连忙道:“它太顽劣,经常惹事,跟在我身边野惯了……”

“好了好了,说着多不就是不愿意借嘛,算了,我也不夺人所好了。”丁红泪像是个负气的小女孩一般,气哼哼地跺脚,终于松开手把邪月放了。

“喵呜!”

在丁红泪指尖松开的瞬间,邪月发出一声惊魂未定的尖叫,如脱缰的野狗一般,咻地一声,化作一道流光,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速度之快,绝对是它有史以来最极速的一次。

丁红泪咯咯咯娇笑。

她是个女魔头,喜怒不定,极致魅惑。

记得丁浩第一次见她,在那大殿之中,红粉屏障上有春宫图幻象,身边还跟着数十个穿着暴露的极为美貌的莺莺燕燕少女,仿佛是游走在红尘之中的风尘女子一般,令人摸不清她的品性,但对丁浩的关系,却是极为真实的。

“小家伙,此间事了,接下来你要去哪里?”丁红泪对于丁浩明显非常感兴趣。

丁浩坦然道:“我想去南域。”

“南域?哦,是了,你要去找你哪位失踪的妹妹,对吗?”丁红泪若有所思。

丁浩心中一震,讶然道:“巡察使也知道我妹妹在南域?您对我这么了解,也姓丁,到底是不是……”丁浩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种种迹象表明,丁红泪和自己之间,一定有某种关系。

“你想知道,我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丁红泪似笑非笑地看着丁浩。

“是。”丁浩肯定地点头。

可丁红泪最终还是微微摇头,道:“现在还不到告诉你的时候,终有一日,你会明白……你想去南域,也好,出去见识见识外域风光,平静的水面,锻炼不出优秀的水手,你日后想要完成自己的使命,终究是该走出去看一看,你才会明白,这个世界有多么大。”

我的使命?

我有个毛的使命啊。

丁浩觉得丁红泪有些神神叨叨,不过他叹了一口气,也不再问。

既然丁红泪这么说,那接下来估计是真的问不出来什么,她是不会说的。

“咯咯咯,小家伙,不要气馁嘛,真相绝对不会像是你想象的那么复杂,总有一日你就会知道,好了,看起来这里也没有我什么事情,陈伯,我们走吧。”

笑声未落,她整个人就此毫无征兆地消失在虚空。

那位实力高深莫测的陈伯,不知道何时,也一起消失。

白泉水看在眼里,心中震撼无比,这两人的实力,简直是匪夷所思。

以他的目光,居然都无法看出他们是如何离开,何况【剑都】上空,布满了各种虚空铭文阵法,一般人根本做不到裂开虚空,而他们出入【剑都】,如同游走无人之境一般,这等实力,只怕还在圣级强者之上。

……

……

转眼之间,又是半月过去。

关于裂天剑宗被灭的消息引起的轰动,逐渐平息了下来。

这个世界上,随时都有强者和大势力如烟花般泯灭,优胜劣汰,强者为尊,自古如此,最初的震撼之后,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倒是在泥州发生的妖魔暴乱的消息,逐渐在北域传播了开来。

人族在这次劫难之中被重创,整个泥州至少有三四千万的族人死去,成为了妖魔的血食,生灵涂炭,死伤无数,流血漂橹,尸骸成山,据说整个泥州除了【虢城】之外,人族几乎全部死绝,没有任何幸存,惨烈到了极点。

这是近百年以来,北域出现的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的屠杀。

消息爆出,将沉淀了无数年的人族和妖族之间的仇恨,再一次彻底引爆。

许多出身于泥州而后投入其他大州宗门的有名的强者,闻讯之后,怀着满腔的仇恨,纷纷第一时间赶往泥州,发誓要为死去的亲人和朋友复仇,要灭绝泥州妖族,一个个红着眼睛,看到妖魔就杀,整个泥州顿时大乱,杀气冲天。

但凡是到过那里的人,无不被一路所看到的凄惨景象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