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650、灰飞烟灭

“听说你嫡系玄孙一辈,出了一个小天才,恩,白泉水倒也是个人物,你将嫡系血脉交到他手中,未来可期。”老人点点头。

“你这老不死,这次破例出手,难道不是为了后辈吗?宋缺迟早都要执掌青云宗,你今天以自己的一条命,为他扫平障碍,日后他成为掌教,你身后一系的后人,可保五百年平安。”灭绝剑宗老年强者也叹息。

这两人年轻的时候,都是一代人杰,也曾相互竞争,彼此看不顺眼,大战不知道多少次,那时候何等风华绝代,纵横北域,都是太阳一般的人物,可惜如今,昔日的故友多半已经陨落,两人也老的牙齿都快掉光,犹如朽木,却能心平气和地站在一起说几句知心话。

“尽人事,听天命,如果圣战一旦爆发,谁能活下去,太难说了。”老人感叹。

圣战两个字,从他的口中说出来,顿时令周围天地一暗,仿佛瞬间天地之间有了一股啸煞之气。

两人说着,青云宗老人的气息越来越弱。

他的目光,重新回到丁浩的身上,若有所思,最终道:“小家伙,我老人家毕生纵横北域,会过不知道多少英雄豪杰,还从来没有见到你这种武痴,放着裂天剑宗的万年神藏不去攫取,非要留在这里受虐,你以为圣级的力量是那么可以轻易捕捉感应的吗?”

丁浩嘿嘿一笑,也不多说。

“可惜了,你若是出身于名门大派,日后成就一定更高,”老人叹息一声,又道:“我毕生所学,都在一个剑字上,发下宏愿,要重现上古传说之中的杀生大剑术【大衍身剑术】,到如今,也算略有所得,我不成了,既然你是个小武痴,又以剑为兵器,不如就将这门未完成的剑道神通,送与你也好。”

“啊?”丁浩一愣,想不到这老人突然之间会这么说。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眼前光华一闪,老人已经将一个羊脂玉牌,塞到了他的手中。

“这部剑诀,前六层已经圆满,可放心修炼,后三层还未成型,或有缺陷,你可看情况选择修炼与否,哈哈,老夫去了,小家伙,日后你若有成,我的后人若是有难,还请你能稍加照顾。”

话音未落。

一团璀璨光华从这老人身上迸发出来。

最终他整个人化作了一蓬光雨,融入天地之间,消失在了丁浩的眼前。

一尊圣级强者就这样彻底陨落了。

“这老不死的,眼光倒也毒啊。”灭绝剑宗的老人言语萧瑟,最后一个同时代亦敌亦友的强者,在自己的眼前化道消失,浓浓的寂寞顿时淹没了他。

“前辈,你伤势不要紧吧?”丁浩看他身上伤口往外喷血,自身愈合之力近乎于无效,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位老人哈哈大笑,摆摆手,转身一步一步朝着远处走去。

每一步踏出,身形一闪,便是数百米的距离。

“哈哈哈,风血江湖月如钩,万里长天云未收,何当拭剑向天啸,敢问苍天谁风流……谁风流……”包含着悲怆沧桑之意的大笑之声,从这个泣血佝偻的背影传来,转眼之间,这位老人就彻底消失在了远处的天空之中。

丁浩静静地看着他远处的身影,一阵默然无语。

“江湖路危机四伏,不管你武功多高,一旦踏入就别想全身而退,小家伙,前路漫漫,多多小心啊……”老人的话,从风中传来。

……

……

一则震撼性的消息,席卷了剑州乃至北域。

裂天剑宗被灭了。

作为传承了数千年的剑修宗门,裂天剑宗一直都很强势,是剑州有数的大宗门,实力雄厚,门中高手如云,行事向来极为霸道,这些年又有大兴之兆,雄踞裂天山脉,算得上是剑州的一霸,底蕴深厚,有圣级强者坐镇,很少有人敢惹。

这样一个宗门,在乱世之中屹立了数千年,却在一朝被人灭门。

消息像是飓风一样传播开来。

一开始有人不相信,认为这消息太过于荒诞,裂天剑宗这样大的宗门,怎么可能会在一日之间被铲除。

于是有人专门赶往裂天山脉一探究竟,但是当他们出现在裂天山脉外围的时候,远远看到的一切,让他们都惊呆了。

所有人都被震撼了。

昔日阴森可怖的黑色山脉群,那一座座恢弘的殿堂和楼宇,早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疮痍,山脉倒塌变成了黑色沙漠,一条条地底岩浆凝固之后的岩脉,仿佛是一条条狰狞丑陋的巨蟒蜿蜒盘桓在沙漠之中,空气之中还残存着极为恐怖的力量气息,令人心悸。

一切都毁灭了。

曾经屹立在这里的那个大宗,仿佛根本从来都没有存在过,消失的无影无踪。

裂天剑宗真的被灭了。

被彻底从这个世界抹去了。

有人闯进了战场之中,依稀还可以发现许多残砖碎瓦,以及大量的残碎兵器,运气好的人,从遗迹中发现了玄器、丹药和经籍都宝物,又引发了一场争夺,引得许多武者都来到这里,进行疯狂的发掘,倒也被他们从沙漠之中寻到了许多宝贝。

还有人传言,裂天剑宗最大的千年积累神藏,并未被夺走,而是在最后的时刻,被那些拼死抵抗的剑修们,沉入到了沙海的深处,只有有缘人才能够得到。

各种各样的传言,像是瘟疫一般流传着。

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居然可以一朝之间抹平裂天剑宗这样的超级势力?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许多人都在打探消息,而后来真相也逐渐传开、

“原来是青云宗和灭绝剑宗联手,怪不得……这两个庞然大物,就算是其中一个要对付裂天剑宗,也可以做到压倒性优势,两相联合的话,裂天剑宗真的是一点儿机会都没有。”

“裂天剑宗也是可怜,居然同时惹了这两大超级势力!”

“可怜?我呸!他们可怜,那可真是大笑话,这些年他们灭掉了多少宗门,明里暗里做了多少人神共愤的事情?要我说,这就是报应,裂天剑修们太过嚣张,终于招惹了祸端,被灭掉那是他们活该。”

“哈哈,不错,这样的宗门,就是人族内部的毒瘤,早该除掉了。”

“呜呜呜,爹亲,您在天有灵,听到这个消息了吗?裂天剑宗终于被灭了,我们玄灵宗的血仇,有人替我们报了,你和娘亲,还有那些死在裂天剑修们手中的宗门弟子们,在九泉之下安息吧,儿子会遵照您的遗愿,隐姓埋名做个普通人,再不踏入江湖!”

裂天剑宗被灭的消息传出,各种各样的反应都有。

这件事情,成为了这段时间最为火爆的话题,几乎整个剑州,都在议论猜测。

而越来越多的消息,也开始传播了开来。

“喂,你们听到了吗?裂天剑宗之所以被灭,其实与【刀狂剑痴】也有关系。”

“【刀狂剑痴】?就是前段时间传的很凶的那个雪州的少年天才?不会吧,他毕竟只是一个后辈而已,在裂天剑宗、青云宗和灭绝剑宗这样的超级势力面前,连一粒微尘都算不上,这样的超级大事件,和他能有什么关系?”

“哈,这你就不懂了吧?据说丁浩和灭绝剑宗的【灭绝剑魔】、青云宗的胖子大魔王宋缺,都是挚交好友,而两大宗门之所以对付裂天剑宗,就是因为裂天剑宗招惹了丁浩……”

“无稽之谈!宗门之间的干戈,关系重大,岂会因为区区私交,而贸然进行征伐。”

“反正我听得就是这样,信不信由你们,再说,前段时间,【灭绝剑魔】白泉水亲自到域门广场迎接的那个大人物,据说就是丁浩……”

在【剑都】的一座酒楼之中,来往的食客们大快朵颐,都在纷纷议论这个最火爆的话题。

各种各样的消息都有。

在酒楼二楼靠窗的位置,红木大桌旁边,一位窈窕倩影静静地坐着,听着人们的议论,脸上带着淡淡的忧愁,楚楚可怜,越发地动人,犹如遗落凡间的仙女一般,一副发呆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定是的,一定和他有关,他说过,来剑州是为了办一件大事,现在他做到了,裂天剑宗这样的超级势力,在他面前也要灰飞烟灭……”

女子痴痴地想着。

在她手边的桌角,立着两柄骨矛,洁白如玉,造型古朴,看似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剑心草】已经收购的差不多了,呵呵,有了灭绝剑宗打出的招呼,驼铃商队这次绝对大赚,看样子再有两三天,就要返回冰州了,这一去,也许以后永远都不能再见到他了……我是不是该停止这份痴心妄想?”

每当想到那个笑脸,那个背影,少女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刀绞一样疼痛。

肆意张扬了这些年,原来喜欢一个人,就是这种感觉吗?

这才短短几天时间,自己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多愁善感,满腹哀愁,再也不复昔日的果决豪爽。

就在她呆呆地出身的时候,突然身后有人轻轻碰了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