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648、武痴丁浩

“果然是你这个老不死,今日分个生死。”裂天剑宗新出现的圣级强者,也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满面皱纹犹如沟壑,身体犹如柴禾,弥漫着一股腐朽和死亡的气息,生机不多,气血衰败了。

“呵呵,你这老杀星,早该去死了。”【灭绝剑宗】的圣级强者淡淡地笑,一出手便是银光汹涌,遮天蔽日。

这些老人曾经都是一个时代的主角,在这片天地中打出了大大的威名,成为圣者存在,无一不是有大毅力、大机缘和大运道的天才,可惜岁月无情斩天骄,属于他们的时代,终究是过去了。

如今他们血气衰败,进入了暮年,这样强行催发战力,实际上是在透支着身体内最后的生机。

“杀!”

白泉水和宋缺等人,带着其他高手冲杀。

天空之中展开了一场血腥杀戮。

【裂天剑宗】最为强大的两人被阻拦,尽管也占据着人数的优势,又在这片山脉经营数千年,但个人实力上,终究还是有差距,而宋缺和白泉水这次带来的人,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犹如烧红的铁钳插入了奶酪中一般,简直是不可阻挡。

丁浩没有犹豫,杀入了战圈。

他和宋缺、白泉水组成了一个三角突进尖锥,所过之处,几乎没有一合之敌。

宋缺手中举着【青云碎阵鼎】这件准至尊之器,专门用来击碎破解各种防御铭文阵法,所过之处,不知道有多少裂天剑宗辛苦准备的阵法被轰破,而白泉水手中一柄银色细剑,看似古朴,但是每一剑击出,都是一片白茫茫的光气,无坚不摧,也是一件准至尊之器。

这也算是他们的底牌了。

准至尊之器和至尊之器只差半个字,若是全力催动,破坏力也相当恐怖,足以匹敌圣级强者。

裂天剑宗陆续有武帝级别的强者出现,也有各种极品玄气乃至于宝器的,可惜在这两件准至尊之器的雷霆一击面前,都纷纷瓦解。

这个时候,真正超级大宗门的底蕴,在对比之下就显示出了强弱。

以裂天剑宗的积淀,对于问剑宗这样的宗门来说,绝对是不可挑衅,但是在青云宗和灭绝剑宗这样真正的超级宗门之前,就显得有点儿不够看。

丁浩催动锈剑和魔刀,并未激发其内的禁忌至尊之力,却也足以自保。

“不要恋战!”

宋缺大喝,带着青云宗的人朝着裂天山脉深处疾驰,一路血腥杀了过去。

白泉水也是同样的选择。

青云宗和灭绝剑宗能够出动力量对付裂天剑宗,卖丁浩一个人情实际上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瓜分裂天剑宗的积淀和财富,这样一个大型宗门的千万年以来的积淀,绝对是一笔极为惊人的神藏。

从根本上来说,两大宗门并不是什么善类,也算是杀人夺宝了。

转眼之间,宋缺和白泉水都已经带着人杀进了裂天剑宗的宗门之中。

各种爆炸和厮杀之声,响成了一片,一座座建筑物在恐怖的战斗之中被摧毁,神像倒塌,山峦崩催。

“只诛首恶,从者不究,负隅顽抗者,格杀勿论。”宋缺大喝,声音如雷,滚滚激荡传出去。

其他两大派的强者,也都效仿大喝了起来。

这样的效果是明显的。

眼看大势已去,越来越多的裂天剑宗的弟子放弃了战斗,转身逃离,他们不愿意陪着宗门战死,在死亡的面前,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只有少数的死士死战不退,很快就血染长空。

“所谓的超级宗门的强者们,还远不如问剑宗的普通弟子忠勇。”

丁浩摇头叹息。

轰隆!

远处一阵剧烈的爆炸。

天空被一片黑色的雾气炸出了一个犹如黑洞一般的塌陷,周围的空间扭曲,一个数百米的圆形深渊出现在虚空中,可怕的能量波动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周围无数强者被瞬间就吸入了这塌陷黑洞之中,连下方地面上的数十座黑色山峰,也被连根拔起,一起吞没……

这种可怕的场面,简直就像是上下方向颠倒,万物朝着天空坠落一般。

一个踉跄的身影,从这黑色塌陷之中挣脱出来,口中喷着鲜血,浑身犹如血洗,要天空之中摇摇欲坠,伤势极重,却正是灭绝剑宗那位圣级强者,这场可怕的战斗,他终于还是活了下来。

而裂天剑宗那位太上长老,始终是稍逊一筹,战到最后,终于是不支,最终自爆也未能杀掉对手,却造出了天空之中那灭世一般的场面。

可怕的虚空黑洞,久久不散。

这一幕简直犹如末日一般,许多人面现惊骇之色。

丁浩抬头看去,也一阵阵的惊悚,即便是自己,要是被这样的能量塌陷波及,只怕瞬间也会被撕碎。

宋缺和白泉水也都心惊。

武皇之上为武帝,武帝之上才是武圣,圣级强者要比自己等人高出两个大境界,真的不是目前他们所能揣测,要是对上这种老怪物,也是瞬间就要被秒杀。

此时,裂天剑宗的山门已经被彻底攻破。

到处都乱成一团。

甚至有一些裂天剑宗的弟子,利用熟悉地形建筑的优势,趁乱在各个武库之中洗劫一番,还有人点火制造混乱,喊杀声一片,到处都有火光生疼,血腥之气冲天。

宋缺、白泉水和丁浩等人,并不缠斗,直接朝着裂天剑宗最大的武库深处杀去,一路上,看到有裂天剑宗的弟子起了内乱,为了争夺宗门财物而自相残杀,尸横遍地。

“这样的宗门,岂能长久?”

丁浩叹息。

所谓的大宗门在丁浩心目之中的形象顿时轰然倒塌。

他们还远不如问剑宗以及清平学院这样的小宗门。

起码小宗门的弟子,在宗门面临大难的时候,会不怕死,挺身而出,哪怕是死战,也不会畏惧,清平学院之中,也有孔亦儒这样的人,且大部分弟子都极为强硬,但是裂天剑宗的弟子,在这样的局面之下,非凡不能维护宗门,反倒是起了内杠,自相残杀。

天空之中的战斗依旧惨烈。

青云宗和灭绝剑宗的数十个老一辈强者,拦住了裂天剑宗的元老耆宿,直大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可破的能量波动疯狂地扩散开去,许多裂天剑宗的弟子躲避不及,瞬间被震成为齑粉。

这也是为什么两大宗门只选出了少数精锐高手参与这次行动的原因——

起码可以避免这种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场面。

树倒猢狲散。

在宗门的真正强者被缠住的场面下,普通裂天剑宗的弟子一番洗劫,作鸟兽散。

轰隆隆声之中,一座座黑色的山峰倒塌,修筑在山峰之上的建筑物化作废土。

烟尘碎石冲天而起,将方圆数百里的大地都笼罩。

地面裂开了一道道深不见底的缝隙,有赤色的岩浆从地缝之中喷出来,犹如红色的河流一般在地面上流淌,然后很快又凝固化作了黑色的岩石,空气之中硝烟弥漫,充斥着硫磺刺鼻的味道。

原本蔚蓝如洗的天空,此刻已经被各色光焰所遮蔽。

老一辈强者们的可怕力量,彻底打碎了虚空,透明色的空间壁障碎片四溅,一个个漆黑犹如巨兽之口的空间裂缝,释放出巨大的吸力,地面上无数岩石尘屑,缓缓地朝着天空升起,场面无比诡异,就像是突然失重一般。

这片空间的力场,已经被这样剧烈的战斗,给彻底搅乱了。

简直就像是传说之中的神魔战场一般。

“丁兄,愣在这里干什么,神藏可不等人,难道你不要你那一份了?”眼看裂天剑宗最大的神藏宝库已经被破开,就在眼前宋缺转身,却看到丁浩正在盯着天空之中那神魔一般的战场发愣,不由得提醒了一句。

丁浩心念一动,道:“哈哈,我怎么会不放心白兄和你,只是突然有点儿事情,你们先去吧。”

“也好,你快点。”宋缺带着青云宗的高手,冲杀进去。

既然早就确定了要动裂天剑宗,那青云宗和灭绝剑宗都做了各种各样的准备,启动了早就埋在裂天剑宗内部的钉子,将许多重要的信息打探的一清二楚,所以很容易找到裂天剑宗的最大武库,这些积淀了千万年的神藏,如今属于他们了。

而裂天剑宗显然是有点儿应对不及,没想到两大宗门会突然大举进攻,可谓是一败涂地。

看到两大派的人都已经冲入地下神藏宝库,丁浩手握锈剑和魔刀,稍微催动其中力量,反而是转身朝着那错乱力场的神魔战场之中缓缓地靠近。

这种程度的战斗,也许宋缺和白泉水这样大宗门的核心人物,并不陌生,青云宗和灭绝剑宗为了培养他们,会让他们感受圣级的力量,但是对于丁浩这样出身于小门派的弟子来说,却是极为罕见。

丁浩要好好感受这种圣级强者的力量波动,或许会有感悟。

越是靠近那混乱的力场,丁浩就觉得呼吸都困难了起来,原本顺畅的玄气开始变得滞涩,在经脉通道之中运转缓慢,一道透明光波辐射而过,丁浩冷哼一声,身体不由自己地骤然朝着天空闪电般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