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1 02:28:23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御天神帝】上架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637、原来是他?

接着便是轰隆隆震动之声。

仿佛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攻击城墙,喊杀之声从远处响了起来。

“不好了,妖魔攻城了!”

“有大妖出现了……”

“这些该死的妖魔,居然敢攻击【虢城】,难道他们想要掀起战争吗?”

“为什么最近妖魔这么狂暴?”

各种各样的议论和惊呼声传来。

天空之中有流光闪烁,那是城中的先天强者们飞往四面城墙布防迎战。

轰隆隆的玄气爆炸之声四面响起,隐约还可以看到体型巨大犹如史前恐兽一般的怪物,在铭文护罩之外的夜空中掠过,低头喷出各色妖气妖光,轰击在铭文护罩之上,引得整个城市的地面都剧烈地震荡了起来……

城里的居民们都胆战心惊地躲在房屋里,胆子大一点的伸出脑袋透过门缝观看天空之中的战斗。

疯狂的战斗一直持续着。

这个夜晚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已经有数百年的时间,身为泥州第一大城的【虢城】没有遭遇过妖魔袭击,平静了太久,再次发生这样的场面,很多人心中都升起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

……

地虎客栈。

漫天焰光忽隐忽现,投射下来的光芒,将客栈的后院照耀的忽明忽暗,极为诡异。

一个黑色的倩影悄然出现在了后院中,脚步轻盈,飘到了丁浩的房间之外。

她凑到窗户跟前,深处手指轻轻地捅了一个小洞,凑到跟前仔细观察,就听极有韵律的鼾声,不疾不徐地从房间里面飘了出来……

“这家伙,睡得和死猪一样,丝毫没有高手风范,难道是我猜错了?”

顾星儿有点儿失望地转身来到了院子中间。

白天的事情之后,她和顾少初两个人,还有驼铃商队的华淮安反复琢磨,回忆这段时间经历过的各种事情,都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曾经结识过哪个了不起的强者,没有丝毫的线索,根本分析不出来,那神秘强者是谁,到底为什么帮助长风镖局。

难道是哪个傻乎乎的书呆子?

顾星儿最后这样猜测。

不论是商队的伙计还是镖局的镖师,所有人都知根知底,绝对不可能是那位神秘高手,这样想来,只有哪个叫做丁浩的书生,来历不明,出手又极为阔绰,随便请个向导就出一块金饼,有点儿神秘,难道他才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所以在所有人都休息之后,顾星儿才偷偷过来观察一番。

她想看看,一切是不是真的如自己所猜测。

谁知道从窗户洞里看到的并非是她想象之中那种丁浩深夜练功的场面,而是凌乱的床上仰面朝天睡得像是死猪一样的一幕,还有那清晰的打鼾之声。

这分明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细皮嫩肉的书呆子的形象,哪里可能是世外高人?

顾星儿有些失望。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她失望地摇摇头,转身正要离开,却在这个时候,心中骤生警兆,抬头看去,被不远处一幕吓了一大跳。

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影悄无声息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院子之中。

天空焰光的勾勒之下,这两个人身影极为清晰。

前面一人是一位身负双剑的剑客,三屡长须飘洒胸前,国字脸,眉宇之间有一股戾气,而另一个带着一顶四方形书生帽,年轻的面孔,在夜色之中一双眸子闪烁着阴狠的光芒,正是白日里吃了亏悻悻离去的城主府少主朱宏。

顾星儿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正要大呼提醒客栈里的其他人……

对面那国字脸剑客随手一指点出,顾星儿只觉得眼前一花,喉见一紧,任何声音都发不出来,一动也不能动,站在原地只有眼珠子能够勉强转动。

“感应不到先天之上强者的玄气气息,看来白天出手的那人,已经离开了。”国字脸闭目感应了一会儿,微微摇头。

“哼,装神弄鬼的家伙,看来也是怕了,在提前离开,算他运气好,否则今晚武先生抓住了他,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朱宏咬牙切齿地道,白日里丢了那么大的脸,这么多年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吃这种亏,让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国字脸武先生略带遗憾地道:“原本以为是一位难得的剑术高手,我还想会他一会,没想到居然逃了,实在是让人失望了,这种人没有剑者的锐气,只怕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算了,我们回去吧,这个女人,你要带走吗?”

朱宏的目光,夜色中闪烁着阴狠淫秽的光芒,点头道:“当然,我看上的女人,还没有一个能逃出我的手心,何况,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贱婢而起,我一定要让她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也好……不过,为师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女人嘛,玩玩就好,切不可迷恋,武者还需以修炼为本,何况这种野路子出身的低贱女人,血统驳杂,也不是合适的练功炉鼎。”国字脸武先生仿佛是已经见怪不怪,随口说了一句,就要离开。

顾星儿这个时候可谓是又惊又怒。

她体会到了绝望的滋味。

想喊想叫想挣扎都不可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朱宏的魔抓朝着自己抓来。

如果落在这个畜生的手里,只怕会生不如死。

“嘿嘿,小贱婢,这一次看还有谁来来救你……”朱宏冷笑,伸手就要拦腰抱起这朵黑玫瑰走人。

眼看手掌就要搭在顾星儿的身上,却在这个时候,他眼眸之中,突然出现了惊骇的神色,身体僵硬,如同见了鬼一般飞快地后退,在旁边的国字脸武先生原本云淡风轻的脸上,也骤然浮现出见了鬼一般的神色,眼睛瞪得犹如铜铃,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顾星儿心中一片绝望,但是闭着眼睛半天,没有想象之中的事情发生。

她睁开眼睛,才发现朱宏和那武先生都一脸惊疑不定地看着自己……不,这两人的目光焦距,并不在自己的身上,而是看向了自己的身后,仿佛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我身后有什么吗?

顾星儿虽然也有点儿莫名其妙,但心底里还是禁不住升起一丝希望。

“你……阁下是谁?”武先生轻声道,缚在背后的双剑,已经不知道何时握在手中,神态极为戒备。

“你们两个,各断一指,然后离开,今日就饶你们一死。”一个同样压低了的声音,从顾星儿的背后传来。

这是……好熟悉的声音。

是那个神秘强者。

“你就是那个人?好。武某正要会一会你。”

武先生眼眸之中,爆发炙热战意,他双剑在胸前交叉,一挥手,背后飞出四杆赤色大旗,无声无息地插在了后院的四面,顿时勇气一团团氤氲混沌之气,将整个后院都封锁了起来,隔绝了外界的一切气息。

武先生右手长剑刺出,一道剑芒,直接奔着顾星儿身侧飞射。

就在这个时候,顾星儿终于看到了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那个神秘身影。

她震惊的无以复加。

那青色的身影飘飞如雾,姿势无比潇洒,不是那个刚才还在床上酣睡的书生又是谁?

却见这叫做丁浩的书生,右手在虚空之中随意地一抓,顿时一抹极度寒意在虚空之中弥漫开来,一团银色寒冰在他手中之中蔓延出来,仿佛是活物一般,瞬间化作了一柄晶莹长剑,剑身布满了奇异的铭文,一剑刺出,尖锐呼啸,和武先生斗在了一起。

顾星儿可以发誓,这绝对是自己有生以来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剑术比斗之一。

丁浩手中的银色冰剑,并无多少光华,自从第一剑刺出之后,就仿佛是黏在了武先生的双剑之上,不管武先生的双剑如何变化,始终无法摆脱这冰剑的粘缠。

一开始那武先生还能以完整的剑式反击,但是到了后来,不论他如何爆发玄气,不论他如何变换剑式,始终都被那一柄鬼魅一般的冰剑牵引,开始身不由己地被冰剑带着活动起来。

“你……这是什么妖法?”武先生大惊,奋力挣扎。

丁浩面色平静,并不说话。

他一袭青衣,手中冰剑不急不缓地来回变换,姿势身法潇洒至极,仿佛是谪仙在月色之中舞蹈一般,武先生有苦说不出,像是一个醉汉一般,被丁浩带的跌跌撞撞,脚步踉跄,到了最后,连完整的剑式都无法施展。

自始至终,这场剑术对决,竟然是没有传出哪怕一声长剑撞击的声音。

顾星儿看的有些目瞪口呆。

“原来这个书呆子,真的是一个绝顶高手,这么说来,白天出手惩戒朱宏的也是他了……以他这种实力,可以横行各州了,不知道为什么却要混在驼铃商队中,到底是什么目的?”

任她聪明一世,也绝对不会想到,丁浩是因为路痴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可惜这个时候,顾星儿的身体还是无法动弹,连话都不能说,否则只怕她早就大喊了起来。

顾星儿心中的震惊,简直难以言表。

就在这时——

“够了!”

那跌跌撞撞的武先生,终于忍不住爆喝一声。

---------------

求票求各种哪,大家也都快放假了吧,过年记得多锻炼,少喝酒,身体才是第一位的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