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631、离开雪州

目光从李兰玲珑有致如同羊脂玉雕塑一般的胴体上掠过,丁浩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小腹中不可遏止地蹿升了起来,身体很快就发生了变化,丁浩咬了咬舌头,深呼吸,道:“小兰,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兰用衣服覆盖了自己的娇躯,不过裸露在外面的雪白肌肤,却更显得诱惑,微笑道:“因为我等不了你两三年,谁知道两三年之后,当你回到雪州,身边又会带着多少个女人。”

丁浩一阵汗颜。

说的自己好像是一个大色鬼一样。

不过李兰这么说,等于是在向自己表白了吧?

丁浩的心,砰砰砰地跳了起来。

在那一天得知李兰实际上是女儿身之后,丁浩就有些手足无措,尤其是曾经有过肌肤之亲……

“你明天就要离开了,总得留下来一点什么东西吧?万一你见到了外面的花花世界,被那些野花野草迷了眼睛,忘记了回来的路,我岂不是要等你等到白头?”李兰语气淡然地道。

丁浩脱口而出道:“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肯定会回来的。”

李兰拢了拢自己如墨云一般的黑色秀发,动作自然而优美,笑嘻嘻地道:“就算是回来,只怕也是为了谢解语那小雅女,或者是娇滴滴的伊若妹子,还有那温柔如水的西门教习?”

丁浩一阵赧然。

“怎么?威震北域的【刀狂剑痴】也会脸红啊?”李兰像是月夜下的女王一般,极为坚定地道:“那些个傻丫头,别你迷得神魂颠倒,心甘情愿地付出,我可不一样,喜欢一个人就一定要得到他,不管你以后身边有多少个女人,但我却已经是得到了你第一次的人。”

这话也太霸气了。

丁浩恍惚之间,仿佛又看到了以前那个做任何事情都胸有成竹、从容不迫的青衫东院院首。

“不过,你不会以为我是个随便的女人吧?”李兰突然又温柔地笑着:“我这一生,只会有一个男人……丁浩,你也喜欢我对不对?”

丁浩一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依旧清晰地记得第一眼看到女儿身的李兰时候的惊艳和心跳,在【百圣战场】为李兰疗伤的时候,就曾看着李兰的背影怦然心动,那个时候,丁浩还以为自己的性取向不正常,居然会对一个男人动心,谁知道李兰居然真的是女儿身。

如此美丽果决的一个女王般的女子,没有男子会不动心。

何况丁浩还和她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

连丁浩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和李兰之间,早就已经变得暧昧无比。

看到丁浩点头,李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清丽无双的面容,在月光照耀之下犹如仙子一般明媚动人:“既然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那今晚的事情,岂不是水到渠成?有什么让你纠结的呢?我又不会像是那些庸俗愚蠢的女人一样,缠着你要名分要地位……”

丁浩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然变回了女儿身,但李兰还是以前那个李兰,果决干脆,与众不同。

不过在下一瞬间,丁浩心中的顾虑,也一下子烟消云散。

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多想无益。

体内的药力,似乎还在蠢蠢欲动。

丁浩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在李兰的身上掠过,眼眸之中,又闪烁着炙热的光芒,嘿嘿坏笑一下,突然一个虎扑,将眼前这个魔女拥在怀中,坏笑道:“小丫头,说了这么多,其实是你早就想好的吧?居然敢在给我的酒里面下药……”

李兰终于忍不住惊呼一声:“我也喝了……”

“说,你预谋多久了?还有谁是同谋?”丁浩的手不老实了,像是蛇一样揭开裘皮,顺着李兰的腰肢,缓缓地滑了下去,不老实地摩挲起来。

李兰一张脸,瞬间红的像是滴血一般,眼神立刻就迷离了。

“我不会饶过你的,小丫头,竟然敢算计我……”丁浩另一只手攀爬上了那滑嫩的一对小乳鸽,触觉微软,像是捏着两块温香软玉一般,他嘿嘿地坏笑:“女王大人原来是贫乳,哈哈,最多也不过是A+罩杯!”

……

……

雪州往南,经过的第一个州是冰州。

北域的季节正值盛春转夏之际,正是一年之中,万物勃发、生机鼎盛的时候,也是一年之中各地商队商团和佣兵们最为活跃的开始。

驼铃商队只是冰州一个默默无闻、名不见经传的小商队。

此时驼铃商队的伙计们,正在忙碌着准备行装车辆,准备出发前往剑州,采办一些草药和铁器,回来贩卖。

剑州是北域大州,地理位置较好,物产丰富,尤其是其特产【剑心草】,是炼制金疮药的绝佳草药,添加了【剑心草】的金疮药,疗效要比普通金疮药神奇数十倍,是大多数游走在死亡线上的中下层武者的必备之药。

【剑心草】只有剑州盛产,北域其他各州绝迹。

此时正是【剑心草】繁盛之际,北域大大小小的商队,都会前往剑州,收集一批【剑心草】,贩卖往各大州,虽不说是暴利,但只要多来往几次,也可以让许多中小型的商队,赚到整整一年开度的资本。

如果再顺利收购贩卖一些其他草药、精矿和物资的话,也算是小有盈利了。

驼铃商队总共只有三十多人,商队老板叫做华淮安,是一位巅峰大武师境界的武者,经营商队已经有十多年。

手下的伙计,多多少少都是武者。

他们跟随华淮安出生入死行走荒野这么多年,也算是亲如一家人了。

并不算是豪华的商队大院之前,伙计们忙碌地准备着行装。

还有三四十个清一色黑色皮甲的彪悍武者,或坐或站在大院里面,这些人神情彪悍,身怀利器,虎背熊腰,浑身有一股煞气,显然是刀头见过血的亡命之徒,却是华淮安花了大价钱请来的保镖,是冰州一个还算是有名的镖局的镖师。

“爹亲爹亲,你不去行不行啊?”十岁的儿子华磨剑拉着华淮安的手,仰着头问道。

华淮安笑了。

这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壮汉,眼睛里闪过一丝溺爱之色,抚摸着儿子的头,柔声道:“剑儿,为什么不让爹爹出去啊?”

“你每次出去,都是好长时间,我和奶娘在家里很担心呢。”华磨剑长的胖乎乎,很是可爱,童言无忌。

华淮安笑的更灿烂了。

他今年五十有三,十年前麦夫人才为他生了独子,却因为难产大血崩而死,留下这个独子。

他中年丧妻,极度哀恸,发誓不再娶。

而四十多岁才有这么一根独苗,也算是老来得子,激动他当时三天三夜都没有睡着觉,真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口中怕化了,要星星不敢给月亮,宠的不得了,给儿子起名华磨剑,希望他能够像是一柄绝世宝剑一般,一番磨砺之后,绽放出万道光华。

“爹爹要赚钱送剑儿去【逐鹿书院】学武,当然得出去干活做事啦,怎么可以一直都待在家里啊。”华淮安笑着抚摸着儿子的脑袋,眼神里有说不出的溺爱。

华磨剑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在之前的历次资质测试中,小男孩都展现出来绝佳的天赋,如果能够拜到大宗门之中,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这几年以来,华淮安一直想把儿子送进冰州底蕴最为深厚的【逐鹿书院】学武。

可惜【逐鹿书院】的门槛极高,除了资质之外,还需要大量的财物。

华淮安这些年冒险四处行走,为的就是积攒一些家底,等明年【逐鹿书院】开院收徒,华磨剑的年龄正好,将他送进【逐鹿书院】,选一个高明一些的师傅,也算是了了他一桩心愿。

“老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长风镖局的镖师们,也都到齐了。”一位中年独眼络腮胡汉子过来禀告。

华淮安点点头,回头大声道:“兄弟们,吉时已到,焚香斩鸡,即刻出发!”

伙计们大声答应着,开始进行最后的仪式。

这是许多商队远行之前的惯例,进行一些古老传承的祭祀,祈求那些冥冥之中的神灵保佑,希望这一趟可以平平安安地回来,毕竟行走在聚居城市之外的荒野之中,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虽然大部分路途都可以通过州域传送门完成,但也有一些路,是需要他们冒着和妖魔遭遇的危险徒步的。

“好了,剑儿,在家乖乖听奶妈的话,爹亲很快就会回来了。”华淮安抱起儿子,胡子拉碴的嘴巴在儿子粉嘟嘟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啊,坏爸爸,坏爸爸,又用胡子扎我……”小男孩笑嘻嘻地揪着老爸的胡子。

就在这时——

“老板,听说你们商队,要去剑州?”一个温和清朗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华淮安扭头看去。

却是一个一袭青衫、面如冠玉,身材修长的英俊少年郎走了过来。

这青衣少年穿着极为质朴,却有一种出尘的气质,身无长物,肩头蹲着一只白色的宠物猫,起来像是一个书生一般,正面带着微笑看着自己,刚才问话的人,正是这个书生模样的少年。

“你是……”华淮安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在下丁浩,只是一个游方书生,也想要去剑州游历见识一番,可惜我不怎么认识路,听城里人说,驼铃商队正好出发要去剑州,所以斗胆冒昧问一句,不知道老板能不能顺路带我一程呢?”英俊书生微笑道。

“这……”华淮安有点儿犹豫。

----------------

第二更,求月票。

明天依旧2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