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630、被逆推了

丁浩稍微犹豫了一下,伸出手臂,扶住了李兰的肩膀。

也是在她这陆陆续续的醉话中,许多困扰了丁浩很长时间的谜题,终于在这一刻揭开了谜底。

怪不得一直以来,丁浩虽然觉得李兰更像是一个女孩子。

尤其是那次在【百圣战场】之中疗伤,褪去李兰的外衣之后,就觉得那玲珑的身段,像是女子,可李兰的胸部却扁平,喉部有喉结,这一切都是男性性征,原来是这么回事。

李剑意这位仁慈和蔼的智者掌门,居然也做过这样的糊涂事,居然以秘法遮蔽了李兰的女子性征,想要将她变成一个男孩子。

可惜不管这秘法有多么逆天,却无法改变一个人的先天性别。

对于李兰来说,李剑意的做法自私且残忍。

可身为一宗之主,他却又无私且崇高。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丁浩又想起了肥猫邪月曾经说过的话,李兰的心魔很重,进入【西游古路】第十一段之后九死一生。

如今看来,邪月当初真是一点儿都没有说错,以李兰这样的经历和心态,几乎可以说是日日夜夜都在被心魔折磨,根本不存在战胜心魔的可能,如果不是【百圣战场】最终瓦解,只怕李兰这辈子,都别想从那段古路之中走出来。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返回宗门之后,李兰最终还是决定变回女儿身?

却听李兰头靠在丁浩的肩头,继续迷离地道:“或许是上天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在那段西游古路,我根本找不到离开的出口,最终还是因为古路崩塌,才得以回到现实世界,而这个时候,一切都变了,父亲和母亲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在我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的时候,王绝峰教习给我的一封信,改变了一切……”

李兰说道这里,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她永远都记得,父亲在信中所说的话。

站在一个不合格的父亲的角度,那样真诚地忏悔,向自己道歉。

李兰也是第一次知道,在每一个自己辗转反侧的夜晚,父亲也曾默默地站在窗外泪流满面,作为儿女所承受的痛苦,都会一千倍一万倍地作用在父母的心中,有过很多次,父亲也曾后悔也曾忏悔……

在生前的最后一段时间里,面对着宗门未知的命运,父亲也许是终于想通了。

留下那封信,留下了破解那秘法的口诀心法,留下了忏悔,也留下了遗愿,父亲他终于希望自己变回一个真正的女孩子,为自己之前的自私行为,请求李兰的原谅!

当然,在信的最后,李剑意也提出了一个令李兰错愕脸红的提议。

那一天,李兰捧着那封信,哭的泪流满面。

而后在第二天,李兰修炼信中的口诀,恢复了自己的女儿身。

也就是在那一刻,李兰清晰地看到,自从第十一段【西游古路】之中如影随形地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的幽灵一般的白色靓丽身影,那张模糊的面孔,终于逐渐变得清晰,竟然是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开始有了浅浅的微笑。

一直到今天,就在刚才轻轻地靠在了丁浩的肩膀的时刻,李兰看到,这个白色的声音,脸上的笑容终于变得最灿烂,然后这个声影开始一点一点地在虚空之中化作了点点白光,最终全部都融合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在这一刻,这么多年以来重重地压在自己心头的那种难以形容的压力,终于彻底烟消云散了。

丁浩也不知不觉地紧紧地搂住了身边这个柔弱哭泣的女孩子。

难以想象,承受着这样的压力,李兰到底是怎么样熬过那数千个日日夜夜。

相比之下,自己似乎是幸运了很多很多。

轻轻地抚摸手中的酒葫芦,丁浩一口一口地喝着那火辣的烈酒。

渐渐地,一股奇异的感觉,从丁浩的腹部升腾起来,酒液进入身体犹如火焰一般在燃烧,一种难以把持自己的朦胧感觉浮现,丁浩觉得一阵阵四肢漂浮,视线变得模糊了起来……

“呃,这酒……好大的劲儿啊……”

丁浩突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然后晕晕乎乎地一头栽倒,倒在了李兰的怀里。

李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温柔的微笑。

“浩哥哥,你明天就要走啦,我知道我留不下你,所以你不要怪我,我可不是西门千雪教习,也是谢解语那妖女,更不是痴狂的伊若妹妹,我可等不了你那么长的时间呢……”

李兰似乎清醒了很多。

她缓缓地抱起丁浩,将他搂在怀里,然后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问剑宗山门之后那片峰峦起伏的群峰之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兰落在了一座青岩山峰之上。

剑峰耸立,高高入云,站在峰巅岩石上,远远可以看到灯火通明的问剑宗山门,从雪州各个区域赶来的参加祭奠的高手强者们还未离开,如今的问剑宗,已经成为了雪州的无冕之王!

李兰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厚厚的白色裘皮铺在地面,将丁浩放在上面。

静静地看着丁浩那张英俊的脸盘,李兰清丽无双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红晕,编贝一样洁白晶莹的牙齿咬住红艳艳的嘴唇,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样,轻轻地拉开了衣裙的系带……

以前李兰从未想过,自己还能够像是一个女人一样,出现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也未曾想过自己这一辈子还会对一个男人动心,会像是普通的女孩子那样,为一个男人牵肠挂肚,这种感觉就像是做梦,一个美丽的梦。

做出此刻的这个决定对于她来说一点儿都不难。

像是李兰这样的性格,一旦她开始喜欢一个男孩,那就会像是一团烈焰一团烈火一样,付出一切热情和所有,不会有丝毫的吝啬和迟疑,如此的坚定,如此的决绝。

也许是因为这么多年被那秘法作用的原因,李兰的娇躯显得异常的纤巧精致,身体每一个部位都像是造物主精雕细凿一般,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小巧灵韵,为了胸部略微有些贫乳之外,其他部位弧线都优美的令人惊心动魄。

天空之中的月光洒落,犹如银辉一般,被这具完美雪白胴体吸引,都汇集到了她的身上。

“浩哥哥,你要离开了,既然连你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来,那总要在这里,留下一点什么东西吧,我没有那么多的耐心,我真的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既然如此,那我就要提前下手了哦……”

李兰的脸上,带着一丝坚定的圣洁之色。

她缓缓地跪倒在丁浩的身边,纤纤素手温柔地为丁浩脱去身上的衣物。

丁浩此时完全处于一种奇异的半昏迷状态之中,就像是一个喝醉了酒躺在云层里的人一样,头重脚轻,心中像是有一团火在缓缓地燃烧一样,迫切地需要将热量从体内倾泻出去。

他完全不知道身边发生了什么。

只觉得一股从未闻到过的幽香逼来,仿佛是来自于传说之中仙界的奇异感觉。

丁浩本能地拥抱身边的温香软玉。

“哦……”微弱但是销魂的呻吟声,从李兰那高高扬起犹如天鹅脖颈一般优美的喉咙里,缓缓地发出。

月光悄悄地隐入到了云层间。

天空中稀稀落落的星星们红着脸眨着眼睛。

山峰周围传来了野兽嚎叫的声音。

天地之间的一切,是如此美丽。

丁浩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轻飘飘地像是翱翔在云端,温暖湿润的湖水包裹着自己,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感觉,发自于灵魂的轻松感觉,让他忍不住要发出阵阵长吟……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眼前的一切,渐渐开始变得清晰。

丁浩努力地睁开眼睛,一片璀璨的星空印入眼帘,耳边传来阵阵兽鸣之声,身下柔软,有风吹来,一阵阵的微凉感觉,令他心中一惊,瞬间双手一撑坐了起来,却看到自己浑身赤裸……

下意识地扭头,看到一具欺霜赛雪犹如羊脂玉一般完美纤巧的玲珑娇躯,静静地躺在自己的身边。

完美娇躯的主人,一双弯弯的柳叶眉之下,命令的眼睛里,有意思故作镇定的换乱,微笑着道:“你醒了。”

丁浩心中的慌乱逐渐平静下来,拍着脑袋想了想,渐渐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己的酒量虽然不太好,但毕竟也是先天之上的高手,没有那么容易醉,为什么在喝了几口那个酒壶里装的的酒液之后,就立刻开始控制不住自己,难道那酒里面有……

天啊!

丁浩有一种啼笑皆非的错愕。

自己居然被逆推了?

被逆推了!

逆推!

而是被迷倒了之后的逆推……

这种无数宅男梦寐以求的艳遇,居然真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生气了?”李兰一只手撑着头,极为慵懒地侧卧在宽大的裘皮软毯,看着丁浩,像是一只乖巧的波斯猫一般,柔柔地道:“不会吧?不要这么小心眼嘛,放心吧,我不要你负责。”

丁浩额头顿时一排黑线。

这丫头实在是太过分了,迷奸了自己,居然还这么若无其事。

在这一瞬间,丁浩也有些恍惚,自己……这算是……穿越之后终于结束了自己的处男之身?以这种方式……呃,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

昨天是小年夜,忘了向大家百年,今日补上,大家小年夜快乐。

今天两更,这几天一直被出版商打电话一再要求停止电子更新,刀子感觉很惭愧,对不起大家,说什么都不会停更。

谢谢大家的月票和订阅,祝大家回家路上,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