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626、孔亦儒

千寒绝峰约战,最终以谁都没有想到的结局,画上了句号。

虽然穆天养在这一战之中的表现,有些虎头蛇尾。

尽管他一度表现出了极强的攻击力,但是却连丁浩一招都没有接住,就彻底身死陨落,这无疑离众人的期待有些距离,在这次约战曝光的时候,很多人都以为丁浩必死无疑,这只是一个可笑的游戏,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不堪一击的人,最终却是穆天养。

不过,不管如何,这一战对于雪州局势的影响,却是极为深远的。

因为就在同一天,问剑宗兵分各路,将许多当时参与了围攻山门的宗派,彻底剿灭。

星陨宗、雷音派等宗门,根本无法抵挡问剑宗的战偶傀儡,任逍遥、关飞渡、王绝峰和冷一旋等人,几乎是一日之间,就被攻破了各大宗门,这些名列雪州九大门派之中的宗门,在强势无比的问剑宗剑锋之下,纷纷土崩瓦解。

这一次,问剑宗没有丝毫的留情。

当然,只是攻灭这些宗门的山门,驱散了其弟子,并没有大肆杀戮。

对于这些传承了数千年的宗门来说,山门被捣毁,大殿倒塌,武库被清扫一空,等于是彻底的断了传承,没有了驻地和资源,日后想要崛起,只不过是一句空话而已。

这一日,清平学院这座屹立雪州数千年的磅礴势力,也结束了它的命运。

李兰和丁浩亲自带着问剑宗的精锐,攻陷了清平学院。

作为昔日雪州人族的第一大势力,清平学院底蕴深厚,不可小觑。

楼阁水榭环绕,高楼耸立,大殿连绵不绝,占地多达数千亩,分为下院、外院、内院、深院、文院、五院和神院诸多区域,门中弟子超过五六万,高手数量也不少,除了武道弟子之外,这里还讲经传道,开授一些诸如铭文、铸器、狩猎、建筑等多科技艺。

走在清平学院恢弘大气的建筑群之中,丁浩也不得不感叹。

昔年清平学院的创派祖师,一定是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很有胸襟和眼界,创建这座学院,简直就像是前世地球上的大学一样,可以培养出各式各样的人才,的确是为了造福雪州人族。

清平学院这些年能够执雪州人族各大势力之牛耳,的确是名不虚传。

在许多方面,清平学院都超越了问剑宗这样的纯粹剑修门派。

若不是近百年的时间内,出现了方潇安和陆雄飞这样的野心家,背弃了学院创始理念,掀起内斗,搅得雪州一片腥风血雨,清平学院当真可以说是对雪州贡献最大的人族宗门。

千寒绝峰约战,方潇安将学院之中,忠于自己的精锐心腹全部都带去,基本上等于是学院一半以上的高手强者。

因此这一次攻破清平学院,倒也没有废太大的功夫,几乎就是兵不血刃。

往前再走就是清平学院内院最大的书院广场,数万清平学院的弟子。

他们面带惊慌,被强制集中到了这里,二十尊武王级别的傀儡石头人围在四周,监视正压这些普通弟子,而王绝峰的武皇级岩石傀儡石头人【擎天柱】则站立在广场中央,庞大的气息扩散开来,让清平学院的任何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丁浩进入广场。

在这一片清平学院弟子的脸上,他看到了仇恨、愤怒和迷茫。

数万双目光投射过来,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你就是丁浩?”一个声音传来。

却是一个身穿儒者服饰的耄耋老者,身体颤巍巍,拄着一根龙头拐杖,须发皆白,虽然实力不高,也就是大武师境界,尚不到先天,但看起来倒也精神抖擞,鹤发童颜颇有几分出尘的气度,定神看着丁浩。

丁浩点点头。

“打你这个雪州人族的罪人……”老头扬起拐杖就砸了过来。

丁浩伸手轻轻握住拐杖。

“这老者叫孔亦儒,是清平学院的文院的院长,平日素有威望,是整个雪州有名的文贤者,学识渊博,脾气古怪,据说曾经得到过【北域玄霜战神】的宣见,他教出去的弟子遍布雪州,很多雪州成名大儒武者,都曾在他身边追随过……”

王小七在丁浩的耳边轻声道。

丁浩点点头。

他心中已然有数。

很早就曾听说过这一号人物。

在雪州,这位老人是一个另类的传奇,虽然武道资质不俗,但是却无心向武,倒是对于经农器乐畜牧桑梓,一生经历颇丰,曾走遍雪州各大人族聚居点,收徒讲学,传授各种生存农牧技巧,也曾深入荒野许多游散的人族部落,有贤者之名,在武道领域名声不是太显,但是在普通人族子民之中,却是如同万家生佛一样的存在。

第一次听说这个人的事迹之后,丁浩也曾慨叹。

在这样实力为尊、武者为尊的冰冷世界,像是这样的人,实在是不多了。

想不到今天,在这样的场合下,居然见到了孔亦儒。

“丁浩何罪之有?”丁浩看向这白发老人孔亦儒。

“搅动雪州动乱,残杀无辜,攻陷清平学院,将鲜血和火焰带进了这清平了数千年的人族文武圣地,每一条罪状,都能让你死无数次。”孔亦儒虽然实力不高,但中气十足,声音洪亮,看着丁浩这个清平学院强者心中的大魔王,丝毫没有畏惧之色。

丁浩点点头,手腕一抖。

嘭地一声,铁木雕琢的龙头拐杖顿时化作了一蓬青烟消失。

孔亦儒被震得倒退了两三步。

“老师……”身后有十几位身穿儒服的年轻人大声惊呼,第一时间挺身而出,赶紧过来扶住他,有一两个还以自己的胸膛挡在了孔亦儒的身前,生怕丁浩这个大魔头杀心暴起,一个个都用愤怒的目光,看着丁浩。

丁浩轻轻地拍了拍手,轻轻地摇头。

“外界传闻你是一位大贤者,见识渊博,想不到真是见面不如闻名,我看你是老糊涂了,颠倒黑白,无视因果,今日一切,都是方潇安和陆雄飞种下的果而已,如果没有他们屠杀问剑宗弟子的因,也就不会有今日清平学院被踏破的果。”

“方潇安和陆雄飞两个独夫,背叛学院精神,当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不听我的劝阻,一意孤行,铸下大错,死有余辜,不能代表清平学院,不过死在你丁浩手中的无辜者,一点儿也不比他们两人少……唉,一群争名夺利的武夫,粗鄙浅薄之辈,不足与语,如果世界上没有你们这种只知道打打杀杀的武夫,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灾难和死亡。”

孔亦儒挺直了身躯,丝毫不畏惧。

他一脸不屑地看着丁浩,愤怒地喝道:“今日你踏破清平学院,纵容那些粗鄙的武夫,劫掠文院典籍,清洗修炼资源,打死破坏学院建筑,这等于是断绝雪州人族的文明根基……哼哼,后人史书记载,你不会成为胜利者,更不会成为英雄,而是一介暴徒武夫而已。”

丁浩哈哈大笑。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武夫,你这把老骨头,还有你身边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们,只怕早就成为妖魔口中的食物了。”丁浩讥诮地看着他。

“呵呵,和你这个粗鄙武夫,多说无益,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丁浩,你罪孽深重,等着吧,不会有好下场。”孔亦儒神色坚定,盯着丁浩,毫不退让,一字一句地道。

丁浩点点头,微笑道:“也好,那我就等轮回到来吧。”

说到这里,丁浩突然话锋一转,漫不经心地道:“既然你觉得清平学院是雪州人族基石,不如这样,我给你一次机会,你来为我管理今日之后的这片建筑,让我看看,你口中的这些文明之基,能够为雪州人族带来什么。”

“哼,一个粗鄙的后辈武夫,也配让我为你效力?”孔亦儒一愣之后,不住地冷笑,脸上是毫不掩饰的鄙夷不屑。

“哦,”丁浩点点头,漫不经心地道:“你不愿意啊?那就没办法了。”丁浩摊摊手,转身对王小七道:“传我的命令,准备柴火,将清平学院给我一把火烧了,但凡实力超过大武师境界的清平学院弟子,一并杀了,不许放走一个!”

王小七愣了愣,旋即会意,大声地答应着。

“你……你这个屠夫,侩子手,恶魔,丁浩,你不能这么做,你怎能如此嗜血暴虐?”孔亦儒顿时大惊,气的浑身哆嗦,大声怒骂。

丁浩微笑着看着他:“那你要不要为我效力呢?”

“你……我……”孔亦儒神色变幻,又惊又怒,脸色瞬息万变,气的吹胡子瞪眼,最终突然一头撞向旁边的石柱,“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如意。”

丁浩冷笑一声,心念一动,一股柔和的力量瞬间将他裹住。

“你如果死了,我会更加嗜血,将清平学院的人,一个不留,全部屠杀,然后再一把火烧掉这片建筑,彻底灭绝了你口中所谓的雪州人族的根基。”丁浩面色肃杀,看着孔亦儒,一字一句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