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6016、黑色魔刃

而许多外州强者,脸上也出现了凝重的神色。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他们能看得出来,眼前的战斗只是丁浩和穆天养相互试探的过程而已,双方还是极为谨慎,并没有一出手就底牌尽出,只是双方刀法和剑法的精妙程度,和对于招式的淫浸掌握程度,让他们都十分吃惊,一招一式,看在眼里,总有一种令他们眼前一亮的感觉。

即便是或多或少地对于雪州这个北域武道荒原的武者们都抱有鄙夷之情,但是在这一刻,这些外州强者们,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两个少年,即便是放在整个北域,都是罕见的少年天才。

只是半柱香的时间而已,双方在虚空之中,不知道换了多少招。

突然,虚空之中的火星一敛。

刀剑交击之声的回应兀自在双峰之间回荡,穆天养和丁浩却已经回到了各自所在的峰座之上。

“问剑宗的剑法,也不过如此。”穆天养晒然。

他单手握剑,雪白如寒冰一般的剑身,光华灼灼,晶莹如玉,没有丝毫的痕迹,能够正面抗衡锈剑和魔刀而不受损,这柄雪剑显然也是一尊不凡的宝物。

“清平学院的剑法,也未见得高明到哪里去。”丁浩面色平静地道:“拿出你隐藏着的真正实力吧,不要再试探了,如果你只有这点儿本事,那今日之战,你必败无疑。”

“好!”

穆天养的回答很简单。

下一刻,一丝丝诡异的黑色雾气,缓缓地从他的身体之中弥漫出来。

场面顿时诡谲了起来。

穆天养原本浑身上下洁白如雪,头发胡须都是雪白,颇有些圣洁的气息,但是在这一丝丝黑色雾气的缭绕之下,变得难以言喻的阴森恐怖了起来,仿佛在他的身体之中,封锁着的一尊幽暗恶魔,正在缓缓地取代原来的他。

这黑色雾气缓缓地弥漫开来,如氤氲一般缓缓地跳跃闪烁,仿佛有生命一般。

一种难以形容的气息,近乎于魔,在穆天养的身躯之中弥漫了开来。

丁浩微微皱眉。

刀祖和剑祖曾经说过,穆天养的身体之中可能流淌着某种神灵的血液,具有血脉之体,只是外界关于穆天养的传说之中,从未见过他施展过血脉战体,此刻他施展的力量,应该就是和血脉战体有关。

不过不知道是什么战体,居然如此阴森幽暗,仿佛是囚禁在黄泉深渊之中的恶魔一般。

而且在这一瞬间,丁浩恍然之中,有一种连他自己都诧异的直觉,这种幽暗魔气极为熟悉,好像自己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般。

下一瞬间,那一丝丝浓稠无比的黑雾,犹如藤蔓一般蔓延,缠绕在了穆天养的雪剑之上。

“斩!”

穆天养站在原地,双手握剑,举过头顶,然后缓缓地一寸一寸斩下。

整个动作浑然天成,优美至极,不敢丝毫的烟火气。

只是他手中之剑,距离北峰足足有数百米远,这一剑斩出,并无剑光,亦无剑罡,更无剑气,犹如稚童挥剑一般,看起来无论如何也无法伤及百多米之外的丁浩。

大多数人在这一瞬间,都感觉到有些错愕。

但是丁浩却面色一变。

他感觉到了一种莫大的危机。

同时催动天火和狱冰玄气,银色闪耀着的冰芒和金色跳动着的火焰,同时从丁浩的身躯之中弥漫开来,魔刀沐浴在金色火焰之中,上面开始闪烁一丝丝奇异的纹络,而锈剑被那银色冰芒覆盖,表层的锈迹开始有了脱落的迹象,锈迹之间的剑刃晶莹如玉,爆射出璀璨光华。

叮!

魔刀和锈剑交叉在头顶,丁浩对着虚空的猛地一架。

轰!

虚空一阵激荡。

有撞击之声传出来。

下一瞬间,一柄长达百米的巨型黑色剑刃,在波纹涟漪之中骤现虚空。

这黑色魔刃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漆黑无比,仿若黑洞一般,连光线掠过它周围,都会被吸引的扭曲,周围的空间如流水一般缓缓颤动,荡起涟漪,却在这一瞬间,被魔刀和锈剑恰好架住,如果再迟上丝毫,黑色巨刃就可以将整个北峰都斩碎了。

四面一片惊呼。

黑色巨刃居然可以匿形,藏匿在虚空之中,且没有丝毫的气机外泄,以至于在之前,许多人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它的存在。

可以想象,如果换做是他们的话,根本无法察觉这匿形一击的到来,只怕此时已经被黑色巨刃斩为两片了,没人怀疑它的可怕攻击力。

这绝对是很可怕的必杀之招。

杀人于无形。

丁浩以魔刀和锈剑架住黑色巨人,只觉得一股磅礴难以形容的压力压了下来。

远远看去,在黑色巨刃的对比之上,魔刀和锈剑仿佛是两根牙签一般短小,不过最终却还是稳稳地撑住了。

穆天养清喝一声,手中握着的黑雾缭绕的雪剑猛然下压。

毫无疑问,那黑色巨刃是变异之后的雪剑的投影,被雪剑操控发动攻击。

轰隆!

千寒绝峰一阵震荡,无数冰石翻滚坠落。

“哈哈,这一招不行。”丁浩大笑,双臂骤然发力,猛地一扭。

咔嚓咔嚓!

巨大的黑色魔刃被小如牙签的锈剑和魔刀这么一扭,顿时如遭重创,表层剑身出现了一道道白色的裂纹,旋即一寸寸地断裂开来,最终嘭地一声,彻底破碎,黑色的碎片犹如一只只黑色蝴蝶一般漫天飞舞,最终化作丝丝黑色雾气,消散湮灭在虚空。

南峰之上,穆天养倒退了一步。

雪剑表层缭绕着的黑色雾气在这一瞬间滚汤泼雪般消失。

他面不改色,并未因此而退却。

依旧是双手握住雪剑,穆天养清喝一声,身体之中有更多的黑雾弥漫出来,疯狂地朝着雪剑之上弥漫,所过之处,雪白的剑刃化作了漆黑,仿佛是被涂上了黑色的颜料一般,瞬间整个雪剑变成了一柄极为诡异阴森的黑色魔剑。

“斩”

穆天养双手握剑,疾如闪电地迎头斩下。

这一次不再是无形之刃。

虚空之中再度出现一柄百米多长的黑色魔刃。

和之前杀人于无形不一样。

这一次的魔刀,气势熏天,极为恐怖,恒硕在天地之间,仿佛是一尊太古魔神一般,刃身周围隐隐有一团团黑色魔气化作千百妖魔,时隐时现,变换万千,发出阵阵鬼哭神嚎,魔音贯脑,整个虚空都是一片黑色。

魔刃斩下,天地为之变色。

整个虚空在这一瞬间脆弱的就像是一块透明的蛋糕一般被齐齐地分为了两半,在魔刃两侧催卷起来,刃光无坚不摧,给人一种连这片天地都要在它面前分为两半的视觉冲击力错觉。

“恩,这一招有点儿意思了。”

丁浩大笑。

这的确是威力惊人的一招杀式。

攻击力堪比三窍武皇。

丁浩身形一纵,直接朝着那灭世魔刃迎上去。

他手中的锈剑和魔刀微微一动,便有无尽的刀光和剑光飞旋着斩出。

叮叮叮叮!

火星飞溅,鸣响不绝。

那巨大的灭世魔刃仿佛实质一般,被刀光剑光撞击在其上,发出金属激荡的火星四溅,在一瞬数千次的撞击之下,魔刃开始微微震颤,下劈速度终于有了一丝丝的减弱。

远处的南峰之上,穆天养握着漆黑如墨的长剑的双手,也在微微颤抖,仿佛承受着巨大的反击力量。

天空之中。

丁浩身体化作金银交加的光团,不断有金色的刀光和银色的剑光飙射出去,疯狂地击斩在那巨大的魔刃之上,虽然看起来效果缓慢,但是却在一点点一点点地降低魔刃下劈的速度。

说时迟那时快。

在众人感观之中才不过是一瞬的时间,巨大魔刃的剑峰之尖,在丁浩千万道刀剑之光的撞击之下,居然逐渐地变缓了颜色,原本如狱如魔的浓稠黑色,居然逐渐被染成了金银二色,仿佛是就要被融化一般。

丁浩击出的这数千道刀光剑光,却是精准地击在了巨大魔刃的同一个部位。

而千寒绝峰的南峰之上,穆天养如同遭受了重击一般。

他握着幻化为黑色的雪剑的双手之上,已经是青筋暴露,肌肉凸起,肌肤毛孔之中,隐隐有血珠沁出,仿佛那千万道刀剑之光,并非是站在魔刃之上,而是站在了他手中的墨色雪剑上一般。

别人不会知道,穆天养承受着什么样的压力。

丁浩那看似随意的刀剑之光,实际上每一击都蕴含着相当于二窍武皇肉体之力的力量,撞击在魔刃,反馈到雪剑,穆天养虽然施展出了秘籍杀招,却也承受着恐怖的反震之力,换做其他任何一个对手,就算是一二窍武皇境界的强者,只怕最多承受五六下撞击,就会被震成肉糜了。

狭路相逢勇者胜。

穆天养硬承这恐怖的反震之力,猛然挥剑,要以巨大魔刃斩碎丁浩。

但是——

“哈哈,看来这一招也不行,给我碎!”

丁浩大喝一声,身形一顿。

漫天的刀剑之光一敛,犹如长鲸吸水一般回到了他手中的锈剑和魔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