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611、李兰李兰

这是【无极宗】、【铁剑门】等参加了围攻问剑山的一些宗门的掌门人,依照当日丁浩的命令,在今日来问剑宗负荆请罪!

“你还敢来!”一位戴着重孝的问剑宗弟子忍不住,冲过去一角踹倒了【无极宗】的掌门。

当日就是此人,在战斗之中,杀了他的师兄,也是他的亲哥哥。

“手上沾满了我宗弟子鲜血的侩子手!”另一位问剑宗弟子怒喝。

一路上,许多问剑宗弟子看到这些人来,都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将他们斩成肉酱,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这些人赤手空拳而来,负荆请罪,必须让他们跪着走完这段路,一直到那些战死的宗门弟子的坟冢前磕头谢罪。

一路的唾骂敌视。

六个身影爬到问剑宗英烈圆的时候,膝盖上的白骨已经出现,额头上也是白骨森森,身后留下了斑斑血迹。

他们不敢有任何的还手,长跪在淡黄色石碑之前。

除了位列九大门派之内的大宗之外,当日参与围攻问剑宗的共有十个小宗门,其中有两个宗门的掌门,被丁浩斩杀在战神广场,剩下八个宗门,现在却只有六位掌门人负荆请罪出现,看来还是有人心存侥幸啊!

丁浩同样一袭白色孝衣。

他冰冷地笑,感应到了那两个没有出现的宗门掌门的位置,隐约是在清平学院的区域之内。

在心中,丁浩在这一刻对这两个宗门定下了命运。

丁浩低头看了看长跪不起的六大掌门,有心一剑斩了他们,但是看到那血肉模糊的痕迹,终究还是有点儿犹豫。

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有着太多的身不由己,有些宗门之所以参与了那场战斗,也是被清平学院强行携裹,身不由己,这些日子,他也曾派人仔细调查过这些事情,今日出现的六位掌门所在的宗门,基本上都属于是被半强制攻击问剑宗。

“他们的命运,就让李兰来决定吧!”丁浩最终还是没有挥刀。

只是李兰今日,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这样重要的场合,亲生父母下葬,他不应该缺席啊。

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丁浩有点儿焦急,正要去寻找,就在这是,身后突然传来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接着是一片惊呼,仿佛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一般。

丁浩心中一惊,转身过去,目光所及,顿时呆在了原地。

金色阳光照射之下,一个白衣如雪的女子,正在缓缓地分开人群走过来。

这是一个身形略微瘦削的女孩子,肌肤如雪,眉目如画,五官娇巧而又精致,无暇无疵,有一种笔墨难以形容的精致柔美,尤其是一双柳叶弯眉,更是将女子特有的温婉妩媚衬托到了极致,一袭白衣素洁如银,淡雅高贵,不食人间烟火一般,衣袂飘摆静静地走来,感人的感觉,像是一堆不染尘埃的白雪缓缓移动一般。

丁浩的心,在砰砰砰地加速跳动。

并非是因为这个女子那精致绝伦的容颜。

而是因为,这个白衣如雪的女子,长的实在是太像太像一个人。

像李兰。

“难道……”丁浩的嘴唇有点儿发干。

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一直以来,遮蔽在心头的那个疑惑,在这一瞬间豁然开朗。

白衣女子如一团云朵飘然而来,静静地站在石碑之下,双膝跪地,泪水长流,久久不起,然后又起身,来到了石碑之后李剑意和罗兰的衣冠冢之前,跪倒在地,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爹,娘……”

这一声痛哭,让所有人都震惊当场。

丁浩心中,再也没有半点儿怀疑。

这个精致绝伦的美丽淡雅女子,赫然正是李兰。

这个发现让他喉咙发干。

想起以前相处的一幕幕,丁浩就有点儿发虚。

以前和李兰可是有过很多次肌肤相亲,且还曾同在一室之中过夜,在【百圣战场】之中为她疗伤,还脱去了她的衣服……

当时丁浩也曾察觉到异状。

可是多次观察,李兰有喉结,有胡须,这些男性性征都极为明显,且丁浩还注意到,李兰胸部平坦,绝非是以布条束住,可是……

可是她居然真的是女儿身。

此时再看时,李兰的喉结和胡须,早就消失无踪,红唇之上是无暇白皙肌肤,颈间线条轮廓完美犹如天鹅颈一般,完完全全的女性特征,胸部倒是微微隆起了一些,不过并不算是如何雄伟。

她真的是女子。

至于以前她到底是怎么伪装到那么完美无缺的程度,丁浩真的猜不出来。

瞒过别人或许情有可原,但他修炼【胜字诀】有着天生敏锐的直觉,洞察力细致入微,一切微小的变化都逃不出他的双眼,可是居然从未察觉到李兰是女子。

同样震惊的还有李伊若、张凡、任逍遥、西门千雪等人。

只有王绝峰似乎是早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没有太多的惊讶。

腹黑男看了一眼丁浩,眼眸深处一丝幸灾乐祸的神色一闪即逝,如果不是在这么肃穆的墓园之中,只怕这厮早就忍不住要大嘴巴拉仇恨嘲讽丁浩了。

丁浩想起几日之前,王绝峰交给李兰一封信笺时候的表情,意识到了什么。

“爹,娘……”李兰哭的撕心裂肺。

她以前从未露出过如此无助柔弱的一面,似乎在变回女儿身之后,性格也变得柔弱了起来,削瘦的肩头微微抽搐,让人看了都觉得心疼,油然而生一种怜惜之情。

丁浩终于是有些忍不住,过去轻轻拍了拍李兰的肩膀,以示安慰。

李兰拭去脸上的泪水,缓缓地停止了抽泣之声。

在李剑意和罗兰的衣冠冢之前深深地磕头,然后站起来,转过身来的时候,她脸上的哀恸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犹如火山爆发前夕可怕的宁静,柳叶眉弯弯,眸子如冰雪,顾盼之间,自有一股女王般的气势弥漫开来。

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个女孩的转变。

只是包括丁浩在内,没有人能够看到,之前那个一直如同鬼魂一般萦绕着李兰的白色靓丽女子的虚影,正在一点点地靠近李兰,它深处手臂,轻轻抚摸李兰光洁如玉的额头,动作轻柔。

“这六个人是生是死,小兰,你来决定吧。”丁浩轻声道。

李兰轻轻点头,锵地一声,从腰间长鞘之中拔出雪白利剑,一步一步地来到这六人身前,手腕一抖,长剑如电,刷刷刷毫不留情地刺出,剑峰如电,鲜血飞溅。

丁浩愣了愣。

李兰最终还是没有选择杀掉这六人。

而只是废掉了他们的修为,破去了他们的玄气。

“从今以后,你们就在这英烈园之中守墓吧,用你们的余生,在这里赎罪。”李兰平静地道,吹落剑峰上的鲜血,还剑入鞘。

六大掌门死里逃生,虽然失去了一身修为,但是保住了性命,这却是他们上山之前想不都不敢想的好事,原本以为等待着自己的是酷刑和死亡,现在居然可以在这墓园之中度完残生,六人连忙点头称是。

“善哉善哉。”金蝉子在一边叹息道:“放下才能获得,李施主有大智慧。”

李兰回头看了这年轻俊美僧人一眼,冰冷地一笑。

……

墓园之事结束之后,问剑宗基本算是重新立稳了脚跟。

再有不到五天时间,就是千寒绝峰约战的日期。

此时的雪州,已经是混乱不堪。

从外面传来了消息,【神童】穆天养终于返回了清平学院。

这位昔日的雪州年青一代第一人,只是在镜湖之畔惊鸿一现,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返回到了清平学院。

据说陨星圣子闻讯之后,还专门赶往镜湖,要与穆天养一战。

可惜却去的稍微迟了一些,没有赶上。

“哼,什么狗屁【神童】,在我家少主面前,还不是夹着尾巴逃了!”陨星圣子身边的白发神秘老仆阴测测地扬言:“千寒绝峰之战,是一个绝佳的扬名舞台,只属于我家少主一个人,到时候要让整个雪州,都匍匐在我家少主的神威之下!

这些日子里,陨星圣子游走雪州,挑战了无数前辈成名强者,包括十几位在【雪州强者榜】上有名的老一辈强者,都是一招秒杀,全部取胜,其中有几位曾经看不惯他阴狠歹毒手段,出手惩戒或者言语斥责过陨星圣子的老辈强者,全家都被他虐杀。

获得了奇遇的陨星圣子,在雪州掀起了一阵阵腥风血雨。

“哈哈哈,待到千寒绝峰之战,我要亲手击杀丁浩和穆天养,世人会明白,谁才是真正的雪州第一强者。”陨星圣子大杀四方,以雷霆手段震慑了星陨宗上下,斩杀数百,血流成河,在星陨宗宗主下落未知的背景下,成为了星陨宗新一任宗主。

不过这个宗门更像是他的玩物。

他丝毫没有留恋,返回镜湖之后,暂时停留在镜湖养精蓄锐,回复玄气。

他的话没有人敢无视。

因为这段时间,随着丁浩隐身不出,穆天养同样行踪诡秘,陨星圣子的确是杀出了大大的名气,展现出了不可思议的实力,震惊四方,连【玄霜神卫】都不愿意缨其锋芒,看他残杀了许多雪州武道前辈,没有出面管制。

--------------

求月票和订阅,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