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610、英灵安息

一缕黑色神魂,如流光逃逸而出,尖叫着飞遁。

却在同时,一道白色流光以更快的速度从问剑宗山门之中电射而至,将那黑色神魂吞噬,白光旋即化作了一只有点儿痴肥的插翅白猫,美滋滋地舔着嘴巴,最后一丝黑色神魂光焰被它吞进了肚子里!

“干得不错。”丁浩赞赏。

邪月将屁股对着丁浩,道:“喵,别和喵说话,喵和你臭了!”

对面。

各大宗门的强者有点儿发蒙。

一切都在电光石火之间发生,等他们明白过来四大鬼皇之一已经陨落,想要援手已经来不及。

“小子,你敢杀我鬼王宗的人?你死定了……”剩下三大【鬼王宗】武皇一呆之后,顿时全部暴怒,化作三道浓黑阴森的黑雾,疯狂地朝着丁浩绞杀而来。

之前那位鬼王宗武皇之所以死,是因为轻敌。

这三人到现在还未将丁浩放在眼里。

“那你们就去死吧!”丁浩眼眸之中,杀机大动。

他手握锈剑,毫不犹豫地催动剑中的至尊之力。

瞬间锈剑绽放出神灵一般的银色光华,璀璨夺目,宛如天地之间出现了一轮新的太阳一般,剑身的锈剑脱体飞出,化作恐怖的红色流光环绕着晶莹如神玉的剑刃飞旋。

咻!

一剑斩出。

无形的力量掠过天地。

三道阴森可怖的黑色浓雾瞬间被一分二位,从高速流转状态骤然静止了下来,重新化作了人形,僵立在虚空之中,脸上的白色鬼面粉碎,露出三张面无人色因为恐惧而狰狞的面容。

砰砰砰!

三声爆响。

三尊【鬼王宗】武皇拦腰爆开,炸碎成为了粉末,就此陨落。

“喵!”邪月化作流光回旋一圈,将三大鬼皇的神魂毫不留情地吞噬。

“不是臭了吗?有本事别吃我打出来的神魂啊!”丁浩调侃邪月。

他舌尖之下早就含好的一枚极品【回玄丹】融化,丹力化作热流涌入四肢百骸,因为催动锈剑而被抽空的玄气稍稍恢复了一些。

“不和你说话。”邪月摆弄着自己毛茸茸的尾巴,目光却已经落在了远处【红韶楼】和【银甲宗】的数十位高手身上。

在邪月的眼中,这些人可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外州高手,而是一团团美味可口的神魂。

对面。

【银甲宗】和【红韶楼】的强者们,犹如石化。

他们已经因为极度震撼而产生了极度的恐惧。

一股寒气从背后难以遏制地蔓延了开来。

天啊,这怎么可能?

四大鬼皇都是武皇境界的强者,如果真的战斗起来,他们自问,各自的人马也只能勉强和四大鬼皇战个平手而已,但在眼前这青衣少年的手中,却像是垃圾一样被横扫,没有丝毫的还手余地。

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一剑!

只是一剑而已!

刚才那一剑的气息……分明是至尊级别的力量啊!

还有这只速度快到了他们的视线神识都无法捕捉的肥猫,看着自己等人的那种眼神,仿佛就像是看着待宰羔羊,看着美味大餐一样。

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啊?!

神仙还是妖怪啊?

“丁……丁丁丁丁……丁浩,”一位银甲宗的年轻高手已经吓得牙齿打架,颤抖着道:“他……他他他就是……是丁浩!”

丁浩?!

各大高手强者在这一瞬间,脑袋里面轰地一下子就炸开了。

【红韶楼】带头的女强者看了一眼身边的年轻女弟子,见她一脸呆滞的样子,顿时就明白没错了,这个杀神一般的青衣少年,真的是那个之前还被他们看做是肥羊的丁浩。

这一下子,不论是银甲宗还是红韶楼,所有人都有一种骑虎难下进退维谷的尴尬。

当丁浩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他们有一种被死神镰刀勾住了脖子的可怕感觉。

丁浩一剑可以秒杀三大鬼王宗武皇,那杀他们也斯毫不费力,简直犹如杀鸡一般,最多也只是两剑而已,一切反转,如今他们为鱼肉,而丁浩为刀俎。

【红韶楼】四大花神之一的女强者,努力地想要挤出一个笑容来缓和气氛,却发现自己的面部肌肉僵硬,连笑都不会了。

“你们找我?”丁浩握着锈剑,看着两大宗的强者。

“这……”

“啊,这……也许是误会……”

之前气势汹汹不将问剑宗放在眼里的两大宗的人马,这个时候连个屁都不敢放。

“这一次,我不杀你们,滚回去告诉其他各大宗门的人,不要来惹我,我的耐心很有限,下一次再敢有人出现在山门之前闹事,刀剑之下,一个不留!”丁浩盯着他们,一字一句地道:“听——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不论是银甲宗还是红韶楼的强者,都如同小鸡啄米一般地点头。

在死亡面前,他们心胆俱碎。

“好,那就滚吧!”丁浩不耐烦地挥挥手。

两伙人如蒙大赦,长出了一口气,转身就要走。

“等等。”丁浩突然想起了什么,招收喝道。

两伙人胆战心惊地呆滞在空中,缓缓转身,生怕这位小杀星突然改变了主意。在这样惊恐的气氛之中,有人觉得自己的小腿肚子都转筋了。

“雪州已经够乱,不需要外人再来插足,你们给我告诉那些不知死活来雪州送死的外州宗门,十日之内,给我乖乖地滚出雪州,如若不然,我会一个一个去问候他们,到时候,别怪丁浩刀剑之下无情。”丁浩话语森森,杀机迸射:“滚吧!”

两大宗门的强者们,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第一时间就逃。

银甲宗催动【千银神盾】化作一道银光,红韶楼脚下的红色绸带,是宝器【一张红尘】,飘摆之间,穿梭虚空,带着上面的女强者们,转眼之间,就消失在了远处!

丁浩看着两大宗人马消失,缓缓地呼出一口浊气。

到目前为止,来问剑宗的外州宗门,都不算是真正的超级宗门,拿得出手的强者也只不过是一二窍武皇,绝非是自己的对手,而他之所催动锈剑之中的至尊禁忌之力,就是要在问剑山脉外面留下至尊之力的气息,起到震慑作用。

如今雪州已经很乱,丁浩真的不希望这些来自于外州的宗门再来插一脚,掀起浑水。

……

转眼之间,四天时间已过。

这一日,朝阳如金,万里无云,风和日丽。

问剑宗周围的护山大阵隐去,露出了山门的真面目,山下洗剑池边的闭宗石碑,也被撤去。

从太阳升起的时刻起,问剑宗历代宗门弟子的陵园之中,树立起了一座高达十丈的淡黄色石碑,石碑古朴,犹如一柄未开锋的长剑一般刺向天穹,碑身光滑,上面密密麻麻地刻着一千多人的名字,都是在宗门大劫之中,为了守护问剑宗而罹难的弟子剑士。

这石碑看似古朴,却散发着一种神性光辉。

它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弥漫在其内,将整个英烈墓园都笼罩在其中。

只有那些经历过伪神城市的人,才会认出来,这石碑乃是以伪神城市之中那种坚硬无比的岩石雕琢,就算是历经千万年风吹雨打,也绝对不会腐朽风化,可以永恒存在,而篆刻在上面的文字,也绝对不会暗淡泯灭。

松涛阵阵。

这片不知道安葬了历代多少位问剑宗英烈的墓园,如今又增添了一千多座新坟。

无数问剑宗弟子聚集在这里,来送昔日的师长、朋友最后一程。

黑压压的人头,素洁如雪的孝衣,人人素装,全部都面带悲戚之色。

气氛沉重。

在石碑的后面,是李剑意和罗兰的衣冠冢,还有弃青衫和唐佛泪的坟冢。

唐佛泪进入问剑宗英烈圆一度引起了许多争议,最终还是丁浩和李兰两个人出面,还原了那段残酷的真相,道出了唐佛泪对于问剑宗的功绩,这才说服了众多门人弟子,许多问剑宗的弟子,这才明白了昔日那三巨头的苦心和智谋。

丁浩最终还是没有遵从唐佛泪的遗嘱,公开了这段隐藏的真相。

祭奠亡者,才能更加激发生者。

这一刻,问剑宗上下举宗哀恸,人人身着素以,缅怀那些战死的英雄。

钟声长鸣,悠悠不绝,寄托哀思,告慰亡者。

大雷音寺圣者金蝉子也现身在了问剑宗,亲自咏唱如来往生咒,梵音遮天,佛光普照,超度逝者。

斩日城、天音谷、无念派等宗门的掌门人,也都现身在问剑宗山门之上,以示对于李剑意、弃青衫等人的尊重——当然,更是因为他们这几大宗门,深知如今问剑宗真正的战力,毫不犹豫地站到了问剑宗的阵营之中。

这几大门派选出进入【百圣战场】的弟子,如刀倾城、妙音、泪听禅等人都还没有消息,不知生死。

这个时候,山下突然传来了一道钟声。

在问剑宗的山门之下,出现了五六个身影,赤裸上身,身负荆棘,十步一跪,朝着问剑宗山门之上缓缓而来,他们不敢以玄功护体,走到一半的时候,双膝已经磨得血肉模糊,额头也磕的红肿流血!

-----------

锁到小黑才出来,高估自己的战斗力了,更新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