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皇

刀剑神皇

更新时间:2021-07-28 08:03:19

最新章节:《刀剑神皇》我的新书【圣武星辰】上传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592、唐佛泪

说话之间,一切已经准备妥当。

“走!”金蝉子似乎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浑身佛光一闪,将身边人包裹在其中,瞬间在原地消失,化作一道快如闪电的流光,朝着远处流溢而去。

……

……

一路走向掌门大殿的时候,并没有遭受任何的阻击。

当日唐佛泪背叛宗门,并非是所有的人都坚贞不屈,像是问剑宗这样一个人数众多的宗门,毕竟还是有一些软骨头,大约有一百多人,最总还是选择了向唐佛泪效忠,成为了他的走狗,平日里处理一些宗门事物,帮助唐佛泪掌握宗门。

不过在今日,这些叛徒都没有出现。

宗门刚刚光复,百废待兴,有无数的事情需要立刻着手去做。

原本所有人都要涌向掌门大殿,亲眼看着唐佛泪这个问剑宗历史上最大的叛逆被千刀万剐,甚至有人设计了各种最残酷的刑法,要让唐佛泪尝尽世界上最恐怖的痛苦才死,每一个人生存下来的问剑宗弟子,五一不恨透了他。

这种憎恨,要远远超越了对于【裂天剑宗】韩养剑等人的仇恨。

所有人都相信,有丁浩在,唐佛泪绝对难逃一死。

不过最终丁浩还是制止了众人跟随前往掌门大殿的要求,甚至连王绝峰、关飞渡等人都被丁浩支开,让他们去负责其他各项修缮和统筹事宜。

丁浩选择一个人前往掌门大殿。

他要一个人去见唐佛泪。

青石板铺制的小路上空荡荡,路边的乔木长出了嫩绿的小芽,空气之中兀自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相比于后山垃圾区和下三级阶梯区域,这里的环境没有遭受战火波及,完整地保持了问剑宗最原始的风貌,这一次丁浩没有迷路,他一步一步走的很慢,顺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道路,足足走了一刻钟的时间,掌门大殿才遥遥在望。

那恢弘的建筑,象征着问剑宗的权势核心。

成为这座建筑的主人,就等于是掌控了整个问剑宗。

丁浩来到大殿之前广场上的时候,依稀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空间铭文传送阵法的气息,地面上还有残存的纹络烙印,很显然就在一炷香之前,这里有一个大型的传送阵法启动,将某些人传送向了某个未知的方位。

丁浩只是扫了一眼,就不再去关注这个铭文阵法。

因为他可以感觉得到,掌门大殿之中,那个人还在。

一步一步地拾级而上,丁浩心中到底是个什么滋味,连他自己都无法弄清楚。

这座大殿,自从成为隐剑峰的峰主之后,他已经来过了无数次。

可是唯有两次让丁浩记忆犹新——第一次和这一次。

第一次来的时候,丁浩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记名弟子,心中激动而又兴奋,而这一次,他在无数个瞬间,都有一种扭头就走,此生再也不踏入这里的冲动。

没有人守护。

轻轻一推,大殿的石门轰然而开。

里面略有些黑暗,一根根巨大的蟠龙剑柱分列两侧,相隔十米,一直延伸向大殿的深处。

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守卫,空气里弥漫着阴冷和寂寞的味道。

丁浩一步一步地走向前,最终来到了那巨大的掌门石座之前。

抬头看去。

一个如同狮虎一般魁梧勇猛的中年人,身披皮铠,手握长剑,静静地站立,身后的披风无风自鼓,仿佛是一尊矗立在阴影之中的魔神一般,双目爆射精光,站在掌门石座之前,自上而下地俯视着丁浩。

唐佛泪。

正是唐佛泪。

这位问剑宗有史以来最大的叛逆,一脸的冷笑,一脸的不甘,一脸的狰狞,俯视丁浩。

“见了掌门,为何不跪?”唐佛泪的声音,清冷的像是九煞黄泉的寒冰。

丁浩抬头看着他,目光突然变得宁静下来,没有仇恨和愤怒。

“唐师兄,你要解释什么吗?”丁浩轻轻地问。

“解释,哈哈,本掌门需要什么解释?李剑意是我卖的,弃青衫是我杀的,掌门之位,本来就是我的,丁浩,你要造反吗?”唐佛泪冷笑。

“你这样说,是想要让我毫无愧疚地杀了你,对吗?”丁浩静静地问道。

“哈哈哈,如今,我乃问剑宗的掌门,你敢杀我?”唐佛泪手心一展,一柄玉色小剑滴溜溜地旋转出现,绽放出柔和的玉光,大喝道:“掌门信物在此,持此物者,可以号令整个问剑宗,丁浩,你身为问剑宗弟子,居然称我为师兄,怎敢对我如此无礼?”

“迫不及待地亮出掌门信物,实际上是在昭示它的存在,是想让我将它抢过来吧?”丁浩静静地道:“唐师兄,你明知道,我不会愚蠢到因为区区一件掌门信物,就向人下跪称臣,却还把它拿出来,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你……”唐佛泪面色一变,怒道:“蠢货,我连弃青衫和李剑意都杀了,你以为我会后手来对付你吗?现在你跪下参拜,本掌门就饶你一死!”

丁浩真的低下头认真想了想,道:“好。”

然后他就真的认认真真地单膝跪地,面对唐佛泪。

这一下子,唐佛泪如遭雷劈,呆立在当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半晌,他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很好,丁浩,既然你选择臣服于我,那我就饶你一死,不让你步李剑意和弃青衫的后尘。”

丁浩抬头,叹息道:“唐师兄,你还要演戏到什么时候?你一次次提及剑意掌门和师尊的死,不就是想要刺激我,让我杀你吗?可是,我真的什么都知道了。”

“你……你在胡说什么,你……”唐佛泪的语气,开始有些颤抖了,他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最终却有些徒劳地垂了下来,不知道何时,他的眼中已经是泪水长流。

“到底师尊和剑意掌门,是怎么死的?”丁浩认真地道:“唐师兄,现在你能把真相说出来了吧?”

两行热泪,从唐佛泪的眼中流淌。

他瞬间好像是苍老了数百岁,整个人一瞬间就颓废了下来,跌坐在了掌门石座跟前,原本如同狮虎一般威猛的脸上,却是无尽的疲惫。

唐佛泪低头苦笑,却又有些欣慰。

“弃青衫师叔说得对,这件事情,真的瞒不过你,不知道该说你聪明还是笨……刚才痛痛快快地杀掉我,拿着我的人头,去向那些受苦受难的宗门弟子交代,从此以后,你就是问剑宗的主宰,拥有无尽的威望,掌门之位,也非你莫属,在你的带领之下,问剑宗将会称霸雪州,这样做岂不是更好。”

“我不会让一个为了宗门延存不惜忍辱负重,背负骂名,做出如此巨大牺牲的宗门功勋,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在身败名裂之中死去,他应该得到应有的荣耀,永远铭记在每一个宗门弟子的心中。”丁浩认真地道。

“可是你应该知道,在我手中,的确是沾满了宗门弟子的鲜血,当日,我亲手击杀数十宗门宗老,击杀自己的弟子,击杀了数十宗门弟子,这一幕幕,千万人皆尽看在眼中,事实俱在,就算是说出真相,又能如何?”唐佛泪的神情,逐渐平静了下来。

他静静地坐在地上,微笑道:“丁浩,你知道吗,虽然剑意和其青衫师叔光明正大地完成了自己对于宗门的职责,哪怕是到死,都无愧于一世英名,受万人敬仰,而我也许会经受万人唾骂,但是我却要比他们幸运的多了,你明白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丁浩问道。

“哈哈哈,那是因为我在临死之前,已经亲眼看到宗门光复,还看到了那个被他们寄予厚望的少年,一跃成龙,成为了真正可以带领问剑宗成为超级宗门的存在,哈哈哈,当我在远处,亲眼看到你摧枯拉朽级击杀那些【裂天剑宗】的剑修,我的眼泪,都笑出来了……”唐佛泪微微迷上眼睛,一副陶醉的样子:“那可真是一副美丽迷人的画面啊,嘿嘿,李剑意和弃青衫师叔,没有看到。”

丁浩心中涌起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动。

无尽大陆虽然是一个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冰冷世界,但是却从来都不缺少流传千古的英雄事迹,不缺少心中流淌着热血,为了亲人、朋友、后辈、同胞以及心中的信念,虽九死而不悔的热血男儿。

不管是面对多么残酷的环境,有些人始终都能从容而又慷慨地奏响一曲曲壮士悲歌!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李剑意和弃青衫为宗门舍身的举动,还比不上唐佛泪不惜化身为魔,忍辱负重背负骂名的勇气。

这是人世间的大智大勇。

丁浩自问,如果当时那种情形换做自己,如果非要选择其一的话,那自己绝对会选择光荣而又悲壮的死去,而不是背负骂名忍辱负重地活下去。

那需要太大的勇气。

唐佛泪的牺牲,换来了问剑宗最需要的时间,换来了宗门崛起的希望,最大程度地保住了问剑宗的底蕴。

问剑山没有毁于战火,问剑宗八成左右的弟子没有被屠杀,问剑宗的六峰六座、藏经武库、灵草堂、药圃甚至于记名弟子的演武场住所,没有被彻底毁灭,这一切,都归功于唐佛泪化身为魔的壮举。